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九章 改名

    源尘内心震动,他确实震惊住了。(看啦又看小说网)

    但是随即了然,毕竟未来的噩便没有死,反而似乎在寻找白帝。

    少女踩着菜刀飞驰在天空,激动莫名,俏脸涨的血红。

    “师傅太不小心了,竟然让我找到了一把菜刀,听说这把菜刀还是师傅最顺手的宝贝,但是现在是我的了。”

    少女丝毫没有发现源尘所化的云。

    源尘就这样慢悠悠的飘在少女身侧,因为这样他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温暖,他知道这是白帝的感觉,但是他却没有排斥。

    若没有白帝,那溯源大陆都可能易主,人类的命运可能就此发生改变。

    白帝以及他的兄弟们,为了守护人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们不仅是魂飞魄散,连真灵也消散了。

    唯一留下的,也只有这一点感觉了。

    “我希望你永远这样快乐无忧的生活。”

    源尘开口,又似在自语。

    当少女御菜刀飞出极北之地后,源尘便无法在陪同在她身边。

    直到少女完全消失之后,源尘才叹了口气。

    命运总是喜欢捉弄别人。

    不知过去多久,源尘又遇见了噩,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噩受到重创。

    “抓住她,你们这些魔界妖人,竟然敢踏足我们红尘圣界,真是该死。”

    “说,你们魔界妖人是不是又在搞什么大动作,你们就该死绝,让你们永远留在那个不毛之地,算是一种恩赐,竟然还敢觊觎圣界。”

    “直接杀了,不留后患。”

    少女已经长大,黑色长发垂在背后,本来柔顺的秀发,此刻已经染满鲜红色鲜血。

    噩那张天真无邪的脸此刻也布满了泪痕。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杀了我师父,为什么啊。”

    “我没有伤害你们任何人,我只想在圣界生活,难道如此小小的心愿,你们也不许……”

    一群红尘圣界的正派人士齐齐冷笑,一个矮胖老者走出,他的双手沾满血迹,显然刚刚不久杀过人。

    “不许?你是不是没有意识到什么。”

    矮胖老者露出贪婪的面容,沾满鲜血的手指点在噩的眉心,然后顺着俏脸向下滑动,一直停在噩的下颚那里。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你是魔界妖人,我是圣界圣人,我杀你师傅不需要理由,你师父出现在圣界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不过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奴仆,我可以放过你。”

    “甚至我还可以消去你魔界妖人的帽子,让你真正自由。”

    噩有些茫然的看着这个杀掉自己师傅的老人,心中只有杀意。

    她没有想太多,只要能够杀掉这个矮胖子,做牛做马又算得了什么呢。

    正当她要答应之际,突然一把剑贯穿了矮胖老者的胸口,矮胖老者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转身看向那个最小的徒弟。

    矮胖老者是红尘圣界剑圣宗的长老,在他手下有不少徒弟,但是唯有小徒弟最是惹他关注。

    小徒弟小小年纪便突破了元婴境,成为了万年不可见的奇才。

    如今小徒弟已经是十五六岁,他唇红齿白,风尘俊朗,一直以来,矮胖老者都已有这样的弟子为荣,可是如今,他竟然死在了自己徒儿的剑下。

    本来以他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被一剑捅死,但是他没想到小徒弟的剑如此妖邪,竟然在吸收他的血肉与灵力。

    以前他虽然察觉到徒儿剑的非凡,但是没想到如此不凡。

    竟然可以跨境界弄死他。

    “你……”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刚开口,嘴巴之中便涌出血液。

    血液喷洒在徒儿剑上,全部被其吸收了。

    “老东西,总算找到机会弄死你了。”俊朗少年看着自家师傅变成了人皮,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这若放在其他场所,俊朗少年一笑,肯定能博得不少女子的倾慕,但是现在,他的师兄、师姐齐齐后退,震惊的看着小师弟。

    俊朗少年收起剑后,转头看向曾经疼爱他的师哥师姐,阳光一笑道:“师兄、师姐,魔界妖人已经被我解决了,我们走吧。”

    其中一个高大的青年浑身一颤,看了看笑着的小师弟,有那么一瞬间,他发现小师弟原来是那么的恐怖,在他的脑海中,小师弟的笑已经变成了阎王的邀请。

    想到这里,他打了个哆嗦,然后也尴尬的笑了起来,附和道:“对,师傅……不……是魔界妖人已经死了,我们可以回去了。”

    俊朗少年依旧带着笑,看向另一个师姐,那位师姐顿时感觉双腿一软,就要瘫软在地,若不是另一个青年上前扶住,恐怕她就要趴在地上了。

    “对,大师兄说得对,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赶紧回去复命。”

    俊朗少年扫过的地方,师哥师姐们都点头哈腰,根本不敢硬抗。

    笑话,能够轻易斩杀教主级别存在的人,若是想要杀他们岂不是如切菜一般简单。

    一大帮人乱哄哄的走了,俊朗少年在即将离开极北之地的时候,抬头看了眼天。

    他的一双眼眸中有红芒闪过,然后他便离开了。

    噩发疯似的将矮胖老者的皮死得粉碎,心中的仇恨依旧无法消解。

    她的师傅,是一个悬壶济世的医者,同时也是一位救济贫穷的厨师。

    ※※※

    “徒儿,你要记住,只有心正,影子才不会斜。”

    小女孩看着谢谢的影子,有些诧异的问道:“师傅,我的影子是斜的,那我岂不是心不正了,师傅,你快教教我,怎样才能做的心正。”

    白发白眉白须的白衣老人呵呵一笑,他指了指即将升起的朝阳,高深莫测道:“太阳升起后,你的影子不就正了吗?”

    “可是升起的太阳终会落下啊,师傅,快教教我,怎样才能保持心一直正?”

    白衣老人捡到了讨饭的小女孩,或许是冥冥中的感应,他收了对方做徒弟。

    如今他们红尘圣界,还能看到太阳东升西落,如果他们去了魔界,就再也看不到这样美丽的景色了。

    “外物的力量终究有穷尽的时候,太阳也会落山,那你不妨在心中装一个小太阳,永远不落。”

    “那样你的心便一直是正的。”

    ※※※

    “师傅,你骗人,就算我一心向正,我的影子还是会斜。”

    噩抱着一抔黄土行走在极北之地。

    极北之地太美了,这里不仅有极光这种罕见美景,还有无尽的花海。

    各色花都有,这里就像是一片花海,令人心旷神怡。

    “师傅,你放心,我的心从来没有歪过,一直正着。”

    “但是我们这样的心正究竟能换来什么呢?”

    源尘听得想要落泪,他一直都陪在噩身边,他清晰的感受着噩的变化。

    她发现,噩长大了,真正的长大了。

    “这就是我成长后的样子吗?师傅,你说过的,在我成年后,要亲自为我举办成年礼。”

    泪水滚落入澄澈的湖水中,带起一圈圈涟漪。

    噩洗过澡后,突然冲入花海,大声的叫了起来,一边叫一边笑。

    有时候笑比哭更痛苦。

    噩就像是疯了,她直到筋疲力竭才在花海中睡着。

    微风吹过,花儿们弯下了腰,露出了沉睡在花海中的噩。

    源尘一直都在,他没有离开半步。

    正在这时,噩突然睁开了眼睛,血色眼眸给源尘一种熟悉感。

    也在此刻,一扇青铜门打开,源尘和噩都被吸了进去。

    花儿被轮椅碾过,依旧非常绽放着自己的美。

    一群少年郎看着关闭的青铜门,他们脸上都不约而同浮现了微笑。

    “白帝,欢迎回归。”

    源尘清醒过来,感觉浑身都湿透了,梦见噩,果然还是做噩梦了。

    这个噩梦很沉重,也无法忘记。

    倒不是源尘不能忘记,而是他不想忘记。

    “白帝,你理应流芳千古,向女娲一样,成为一代传奇,但是你却选择了隐藏自己。”

    “你是英雄,你值的我源尘尊重。”

    坐在床上,源尘陷入了沉思,他脸色沉重,先前在梦中发生的一切他都历历在目。

    他知道以七王的实力还不足以打破溯源大陆的天空。

    但是那件事情还是发生了,诸天都在下血雨,那是怎样恐怖的画面。

    天竟然破了,这是何等的伟力啊。

    那绝不是普通的力量可以做得到,至少七王做不到。

    源尘的灵魂曾与白帝化成的白雾融合,在那一刻,他便已经得到了白帝的很多记忆,不然他也不会如此关怀噩。

    可以说,现在的源尘就是白帝的延续。

    只是白帝的延续并没有抹去源尘的主神识,论记忆长度的话,源尘自然比不过白帝,哪怕他加上重生前的时间也不行。

    可是他不是在现实中接收白帝的记忆,而是在梦中。

    梦中发生的一切看似很长,其实不过是一瞬间罢了。

    “那臭小鬼回来了吗?他竟然还敢回来,房子的租金一直没交,别以为年纪小,就有特权,在雾城我还从没怕过谁。”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响声,源尘揉了揉眉心。

    他现在突然有种强烈的渴望,他想要改名。

    或许是白帝记忆的缘故,也可能是冥冥中的感应。

    也许改掉自己的名字后,自己的命运便将真正的发生改变。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