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76、浑身挂头

    哈塔族祭司房间内的壁画和之前他们在矿道里看到的并不一样, 如果说矿道里的壁画是极简主义的话,那么这房间内的壁画就要复杂很多——约莫有两幅壁画, 每一幅都有两米长半米宽, 从叙事的顺序来看, 顺序是先看上一幅,再看下一幅。(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上面那幅图上的剧情和之前他们在矿坑看到的一幅壁画的剧情能对上,之前的壁画是有外星人一样的生物来到这个星球,而这边的壁画则是画得更为细致:一开始是有五艘三角形的飞艇过来,从上面下来的人虽然还是被画成火柴人的风格, 但身上却穿着衣服, 不再是光溜溜的了——火柴人们身着银色收腰的军装, 眼睛的位置是黑乎乎的一道粗杠——一看就知道是星际宇航空军部的军人, 现实中的星级军团除了传统的海陆空三大分支以外, 还有一群专门进行星际之间航空战斗的, 而他们的制-服也是公认的骚包,每一年星际军迷开cos大会时,都有一群颜值超高的小哥哥小姐姐穿一身银装出来显摆。

    至于说眼睛位置的黑杠, 则很容易联想到航空军人会戴的智能墨镜。宇宙浩瀚无垠, 同时危机四伏,航空军人的最大敌人就是各地的星际海盗, 他们才是隐藏在星区阴影中的地头蛇,善于配合陨石和小星球使用光能武器,军人们应对不好的话,轻则措手不及导致操作变形, 重则眼睛受伤直接下场。

    所以纪律严明的军人会一直带着这幅丑丑的墨镜。

    据凌绝所知,他们玩家所扮演的战争学院的学员其实是第三批来到这颗星球上的。第一批来的人当然是航空军人们,他们负责肃清这颗星球周边的危机,并且对星球的价值做出评估,第二批来到的则是战争学院的教官和工人们,等他们选好基地驻址并且建造好基础建筑物后,学员们才是第三批来到星球上的。

    理论上,航空军人一定和哈塔族的人有过交流,但不管是宣传片还是进入游戏之后,都没有人提过这件事。

    反而是哈塔族留下的壁画写了这些。

    为首的军人身材最为高大,有一嘴非常具有辨识性的火红色的络腮胡子,长的是虎背熊腰(其他火柴人身宽都只有他的一半),他的胸前有十枚徽章,其中有五枚都是由小到大五朵金花,说明他的军衔是元帅等级,此外还有两枚帝国超级英雄徽章,一枚黎明勇士徽章,一枚和平大使徽章,最后还有一枚是他自己的派系——狼派徽章,上面有一只嗥叫的狼头。

    ……哈塔族的壁画师父能把这些细节都表现出来,也是费老大功夫了。

    不过信息量是真的够够的,就算凌绝刚来星际时代还没半年,也知道这位元帅是以现实中的火狼元帅作为原型塑造的。

    按照这游戏的尿性,这一位火狼元帅的脾气性格应当和现实中的那位一样火爆而且正直,逃生计划不管有怎样的内涵,对外都只是普通游戏而已。把这样一位知名人物拿来当彩蛋已经算是很不敬,如果再毁坏人家的形象,让人家在这游戏里当个反派,估计明天逃生计划就凉凉了。

    其他游戏开发人员不好说,但晋炀绝对不会做这么蠢的事情。

    绝哥优哉游哉地想,那么既然火狼元帅不可能是反派,那之后出场的穿着战争学院制服的被画得尖嘴猴腮的教导主任先生,他的成分就很好确定了。

    因为他还和火狼元帅的部下呲牙咧嘴来着,当然面对火狼元帅时,他又换成了谄媚嘴脸。有一说一,哈塔族画师能用如此简陋画风表现出这般强烈情绪,这水准当真了得。

    而在下面的那副壁画中,教导主任模样的家伙一边对着发光的石头流口水,一边在一片黑暗之中,偷偷潜入到哈塔族内部,他的手里拿着不知道是书卷还是羊皮纸的东西,暗搓搓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

    之后,虫族就出现了——壁画上画了钻出地表的穴道虫和在周边飞舞的蜂族。

    就算是不了解情况的一般人看到教导主任的行为和之后虫族出现的结果,也能联想到怕是教导主任眼馋哈塔族的光石,但是又不能明白地强取豪夺,所以想了这么一招:他召唤虫族,把哈塔族强制清理出来,这样他们再清缴掉虫族,就成了哈塔族的恩人,恩人想开采光石,土著人能拒绝吗?

    然而普通人只能联想,无法给教导主任定罪,凌绝却可以:他看到教导主任的那卷书上的图案的确有点像是召唤咒文的简化版:哈他族人观察不仔细,只能画成这样了。

    那么在宣传片和游戏设定里都提到的,被虫族杀害的哈塔族人的真正死因,就非常难说了。

    当然,也不好说壁画上的就都是真的……只不过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著人,这么费尽心思去污蔑战争学院的教导主任,逻辑上行不通。如果说壁画不是哈塔土著画得,是星际人画得,那就更加让人捉摸不透。

    第二幅图的最下面画了个箭头,指向祭司床铺旁边的一口脏兮兮不起眼的大锅,显然这就是哈塔族虫巢位置的线索,凌绝在地上看到了剥落的皮毛,哈塔族为了不让壁画被不该看的人看到,是用皮毛遮住了天花板的,玩家把它们撕扯下来才能得知其中秘密。凌绝走到箭头所指的角落,戴上手套握住大锅的边沿晃动,发现这锅子外面有一层陶,里头居然是铁铸的,这玩意儿和地面连在一起不能摇动,凌绝试探左右施力,锅子缓慢地转动起来。

    地面上也随之裂开一个口子,这是哈塔族的密道,瞧着有一段历史了。绝哥寻思着这不会是为了防备反派教导主任专门挖掘出来的,倒有可能是为了防御野猪族,之前游戏背景中讲野猪族的新王是一头善于野蛮冲撞的猛兽,哈塔族的防御不太管用,所以就挖掘出一个地下居所,这样就算野猪进入到哈塔村里,也找不到人,只能原路退回。

    没想到这处原本是庇护哈塔族的避难所,现在成了虫族分巢之一。

    凌绝想了想,往地道里放出一只窃听机器人。在不知道对手情况的时候他一般不会以身犯险,尤其是在狭窄地形中。地道里暂时没有活物,他又等了一会,仍旧未发现虫族残余,只有人类玩家的气息。

    “a队的人过来了?什么情况?我们的人还有多少……算了,所有b队人员撤回地道——等等,这是什么?”

    “窃听机器人?马德,地道口被发现了!”

    随后是一阵刺耳的电流声,以及扭曲的儒雅随和话语,之后没声了,绝哥就知道,他的小机器人捐躯了。

    好在小机器人捐躯,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这个地道里的人为什么要让b队人员撤回?从语境上讲,这个“回”只能是回到地道里来。但他们已经被a队干掉了大半人的情况下,回来也不免被瓮中捉鳖:毕竟凌绝完全可以派队员在村子里堵着,到了六点钟,b队人一定要回去补给装备道具,他们回去了就是必死的,不回去的话错过一夜休整机会,也只是苟个一晚上,明天早上死更惨。

    但他们还是这样选择,那么除去自杀的可能性,就是地道里另有玄机了。

    “绝哥,我们已经到了,”薇比带着队员轻脚走进祭司土屋,她和她的小队友们腰间各自都挂了五六个虫头,看到绝哥无语的眼神,满不在意地拍拍异型那死不瞑目的脑袋:“没办法呀,空间包裹放不下啦。”

    凌绝:“……这什么垃圾道具,居然能放不下?”

    薇比俏皮地吐舌:“没办法呀,我们把b队的人搜刮光,就变成这样啦。其实我们还算好的,沃夫更惨……”

    正说着沃夫也到了,哼哼着说:“我怎么听到你们在说我坏话?”凌绝回头看他,饶是做好心理准备,还是被吓了一跳。

    这家伙估计杀疯了,战利品多到放不下,此刻腰上挂了三层虫脑袋,上半身和下半身则叮铃咣啷地都是缴来的枪和刀,活脱脱是个土匪头子。

    他身后的小分队队员也是一脸生无可恋,他们也有战利品,只不过没那么多。原本如果是老大独吞大量物资,不分给小弟的话还是很容易引起众怒,然而在场的队员却没有一个想为沃夫“分忧解难”的。

    沃夫解释说:“没办法,我力气最大,背着这些东西也能战斗,这些小身板儿就不行啦(他还特意得意地瞥一眼迪迪和米斯,后者转头翻白眼)。”

    然而凌绝观看其他人的表情,怎么都觉得他们不是背不动,而是……毕竟虫头里面还有未流尽的体-液,一般人腰上挂几个还好,沃夫这三圈下来,身上估计都湿透了吧。

    味道太感人,又腥又臭,模样也感人,有碍观瞻。

    凌绝暗中叹气:“行,你战斗力高,那等会下地道,你就走第一个吧。”

    作者有话要说:  写这一章的时候突然觉得……舔包舔太多了,也是一种苦恼2333333

    感谢在2019-11-10 18:10:02~2019-11-12 23:46: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非洲阿爸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非洲阿爸 9个;美食美克、猫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非洲阿爸 40瓶;今年也会有头发的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