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8、厚此薄彼

    在这五分钟内, 陪审团成员们已经完全地闹成了一团。(www.sites3.com)

    莉琪的家庭教师首先发难:“当时你们说嫌疑人只有可能是莉莉,所以立刻将她扣押起来了, 好吧, 那么现在有了不同的嫌疑人, 为什么你们不快点去把那位克里斯先生和那位米凯先生都给关起来呢?”

    她的这番言论引起在座的人的不满:“希望你保持公正心态,林诺夫人,我们知道你和波登小姐私交甚笃,但当时关押波登小姐的人也并不是我们——”

    “的确并不是你们,”林诺冷笑一声:“但就在刚刚我还听到有人说反正事情已经如此明了, 我们完全不必在这里浪费时间, 不如直接判她一个绞刑回家去什么的。啊, 我真希望人有良心, 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话, 所以在这时候也会感觉到愧疚。”

    她严厉的遣词让在场不少人都觉得很不舒服, 有的人羞愧地低下了头,有的人则是强撑着不为所动的神情,还有的人则是对着林诺怒目而视, 这期间就有杂货店老板, 因为他刚刚就说了“与其在一个已经确定的案子上浪费时间,不如回家盘账”这样的话, 自我代入情节更重,此时直接拍案而起:“你说什么?马德,你敢说莉琪-波登就绝对不是凶手吗?”

    林诺丝毫不畏惧:“我不会这样说,但我也不会在证据指控并不明确的时候为了节省自己的时间而冤枉一个无辜的姑娘杀人。”

    眼瞅着他们要争吵得更加厉害, 牧师夫人习惯性地打起圆场:“好啦好啦,你们不要吵啦,刚刚那名侦探的确提供了不少新的线索和证物,我们不如好好讨论一下吧。”

    陪审团中的医生拖着下巴,他也是想要赶紧结案离开的那个人,他明天下午在附近城里有个预约,但他到现在还没有来得及看一下病人寄过来的病历复印件,如果今天不能早早回去的话,那么不免要在晚上赶路的时候熬夜,而他这辈子只在考医生证书的那几年熬过夜,自从过上现在的中产阶级生活,就再也没受过罪了。不过他比杂货商要聪明得多,他绝对不会把自己负面的情绪表露出来,所以现在也是用对待最不听话的病人的无奈又温柔的口吻哄诱道:“我承认这位侦探先生的确帮咱们找到了看待这个案件的新思路,但是你们不觉得那有点问题吗?”

    “一个人杀死两个人,怎么会一点声音都没有呢?就没有别人听到吗?”

    牧师夫人说:“然而当时别墅里没有其他人,管家女仆他们都在花园里……我曾经去波登家做客,他们家的别墅还是挺大的,有一次波等夫人和我在屋里看到了一只很大的老鼠,我们尖叫起来,但是在花园里的波登先生说他什么都没听到。”

    医生看起来有点想翻白眼了:“不是,夫人,我不是说在花园里的人,我是说,如果不是莉琪小姐杀人的话,她为什么没有被吵醒呢?”

    这个的确太重要了!一瞬间,林诺的声势被压到谷底,杂货店老板嘲笑她:“是啊,居然会忽视这么重要的一点,我看你才是不重视法律,光想着给朋友翻案吧!”

    林诺说:“也许她吃了安眠药——”

    医生:“应该不会吧,我一年前曾经去为波登夫人治疗失眠症,当时聊到了安眠药的问题,她告诉我他们家只有她有睡眠问题,所以莉琪和波登先生都是从来不吃安眠药的。”

    “莉琪小姐以前的确不吃安眠药。”这时候侦探先生终于带着一群证人和两名警察姗姗来迟,他很得体地对着朝着众位陪审员们微微欠身,正对着他的就是莱杰先生,他的神色和一开始已经完全不同,此刻正眯着眼睛看凌绝,但看到凌绝的目光完全不在他身上,反而是先回答了医生的问题,微微放下心来,反正侦探先生目前提出来两名新的嫌疑人也和他没有关系。

    医生听到这里就“啊哈”出声,结果侦探接着又加了一句:“不过据我所知,莉琪小姐这段时间性情很不稳定,而很多人认定是她杀害了自己的父母,也和这种情绪变化有很大关系。人在这种环境下,会对某些药物产生需求,也是非常正常的。”

    这个说法听起来有些道理,但对于医生来讲这就不是个好答案了。不过他只是重重哼出一声:“你不会只有这样的一个猜想吧?证据,我们要的是证据!”

    凌绝把阿克推到众人眼前:“证据就在这里。”

    “他叫阿克,我想你们应该也见过他,虽然他和岛上除了克里斯先生以外的人都不熟,但我想你们偶尔应该也见过一两次面。他为克里斯先生服务,帮他做各种可能不太光彩的事情。虽然他并不想过这种生活,但是很显然又没有力量脱离这份工作。”

    阿克一把甩开他:“喂!你到底要说什么!”

    “不过最近克里斯先生交给了阿克一个非常‘苛刻’的任务。因为波登先生不愿意卖掉这处地产,所以他让阿克来威胁他们夫妇俩,在他离开之后,如果还不行的话,就让阿克杀死他们两人。我想你们大概知道一件事,克里斯先生虽然一直让阿克去为他做坏事,但在这之前,所谓的坏事也并没有那么坏——罗德岛很多年没有发生过恶□□件,这也是岛上居民告诉我的。”

    “所以这一次,阿克从心里上退却了,他不愿意剥夺他人的生命。”

    “他决定只是来波登宅看看,如果能劝说波登先生签合同的话是最好,如果不行的话他在想其他办法,”凌绝删去阿克想要敲一笔钱离开克里斯先生单飞的想法:“但是当他在大约三点到三点半那段时间来到波登宅的时候,他却发现波登先生和波登夫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年轻侦探平静的讲述让陪审员们又回忆起了噩梦一般的那一天,他们中有的人在胸口画十字,有的人则是双手合十喃喃自语,展现出宗教信仰的多样性。凌绝的目光挨个略过这些人,似乎在他眼里,在场的每个人都可疑的样子,这时候,长桌对面那位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莱杰先生终于无法保证平静:“你确定他说的是真话?”

    阿克恶狠狠地瞪着他,瞪着这个看外貌和自己有很多相同之处,甚至有可能还来自于同一个家乡,但此刻却也是第一个对自己的人性提出质疑。然而凌绝此时却不再需要他了,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但行为却总是透露着古怪和变-态的混蛋侦探一伸手就把他拨到后面去:“我相信不是他,如果是他的话,我想他会把莉琪小姐也一起杀掉,毕竟莉琪小姐不管有没有吃安眠药,这个讯息波登夫妇都不会告诉和他们一家关系并不好的克里斯先生,那么阿克也就更加不会知道这一点。”

    莱杰先生第一招落空,但他并不多么气馁,他把警察们整理出来的案件顺序在心里过一遍,目光投向米凯先生,口吻诚恳中带着恰到好处的疑惑:“那么,你刚刚说过的最后一个离开别墅的米凯先生,会不会是案件的凶手?”

    凌绝还是没有一开始就把答案说出来,在这个副本里,他更加喜欢把自己的证据和观点摆明,然后让npc们自己去思考,然后必然得出一个倾向他的认知。这倒不是说他突然转了性子,只是有时候他不需要态度过于强硬,那样只会让对方对他产生抗拒感,就比如说在这个副本里,为了早点完成任务,做出一些性格上的让步是很有必要的。

    “米凯先生说自己两点半到达波登宅,他和波登夫妇进行了一些讨论,但并没有耽搁太长时间,当他离开的时候,他还去了一趟莉琪小姐的房间,那时候莉琪小姐还在睡觉。于是他就离开了,按照他的叙述,这一共估计用不了半小时的时间,但是具体的并不清楚。”

    现在游戏中的陪审员们果然也都被他带走了思路,他们开始认真地思考一个问题:“所以真正的死亡时间大概是两点半到三点半之间?”

    “也不能这样说吧,真正的时间不是应该再往里面一点……不过前提是他们要说实话。”

    “我觉得应该没错吧?那个阿克先不说,米凯对波登一家子也算是非常痴心的了,要真是他杀了人,也不会诬陷给莉琪吧?”

    “所以真正的凶手是谁?”

    “还有谁和他们一家人有关系的?”

    这时候凌绝没有说话,他在等他们慢慢地扯到一个人身上,偶尔加上一句“那么当天还有没有其他人出入波登宅呢”“这个人和波登夫妇有没有过矛盾”这种略带指引的话,让桌子对面的莱杰先生愈发坐不住。

    最终,莱杰先生在场上有一半的人都在看他的时候,终于出声为自己辩解:“我想侦探先生您这样不太公平吧?先是说出对他们的怀疑,然后又帮他们洗白,最后把话题指向我,难道是因为他们和您一起走过来,产生了感情,我没能和您发展感情,所以厚此薄彼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场外的晋先生打出红牌警告:你说谁厚此薄彼谁???

    npc:???剧本就是这么演的,我念个台词都不行吗???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食美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连川 5瓶;柒冉木木、且喜溪流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