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1、分宿舍

    “……你们能不能再唱一遍?”黄晓杰木愣愣地对病人提议。(m.sites3.com手机阅读)

    但是这群保持了很长时间沉默的神经病人们,在合唱玩这首神经病之歌后,就又如同被锯了嘴的木头一样了,听到黄晓杰的问题,他们只是集体回过头,看着走廊尽头坐着的护士王安娜。

    然后又集体扭头盯着黄晓杰,目光中表达的含义非常明白,黄晓杰连忙摆手:“对不起,那啥,那要不你们别唱,小声再说一遍?我不会去告状的!”

    病人们:“……”

    被这群真-神经病用怀疑智商的表情盯着,这让黄晓杰心里很是郁闷,他小声抱怨:“那你们这样谁能记住嘛,又没有说这是听力考试,只念一遍题的,比高考还难……”

    他苦恼地挠脑袋,身为一名刚经历过高考的学生,他本来还想玩游戏放松心情的,结果没想到才玩到第三个副本就梦回高考听力+阅读理解了,简直痛苦。

    他旁边那个叫林小鹿的妹子也小声说:“……试卷都没有这么难。”

    黄晓杰一下子找到了知音:“你是学生?”

    林小鹿说:“不,我是小学老师,唉,我现在终于知道做我出的试卷的学生们是什么心情了,你也是老师吗?”

    黄晓杰瞬间走远了两步:“……不,我们不一样。”

    结果就这时候,却听到身后有沉稳可靠的男声传来:“没事,我都记下来了。”

    他回过头,看到的是之前一直都没有说话,很低调的另一个叫齐云的眼镜男,他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虽然突然要接受那么大的信息量,脑袋一时间会转不过来。但是仔细想想,其实这个谜题并不算很难。”

    听到他这么说,玩家们立刻围成了一个小圈子,尽量离这群病人远一点,不想让他们听到交谈的声音,所以都拼命压低,跟之前厕所地下党接头差不多,玩这游戏真刺激。

    “一共九名病人,他们之前和我们不熟,但每个人胸前都有名牌,想要进行辨认还是很方便的,”齐云说:“而且男女比例也和我们一样,都是六男三女,这也是方便我们进行记忆。”

    “所以刚刚他们唱的时候,我就把这些都记住了,”他简单讲了一下每个病人的具体病症,然后又开始解释之后那一段歌词的意思:“……去掉食物链一般的谁怕谁,谁不能和谁在一起之外,我觉得有几点特别需要注意。”

    “第一,偏执狂也许有杀人的能力,基佬最可怜但也最能让人恐惧,抑郁症并非看起来的无害,异食癖有时候什么都能吃,这四种病症的病人是没有具体指向性的,甚至他们的情况是怎么一回事,我们也搞不清楚。”

    另一个眼镜男,也就是之前那个叫苏西的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反倒是精神分裂和异装癖,看起来没有指向性,但他们的具体定位和能力很明确——精神分裂会伪装,异装癖会打探别人的秘密。这里也引出了一个新的问题,我们的病症是否只是一个需要扮演的外在特征?它会不会还附带有什么能力或者状态加持?”

    “比如说,张成选择了异装癖,是不是就能和歌词里说的一样,很会打探秘密?”

    名叫张成的男玩家年纪比大家都大一点,得有三十岁左右了,他义正言辞道:“我是不会这样做的,说实话,我对那些什么小秘密啊悄悄话啊最不耐烦了!”

    说是这样说,但想要赢游戏,人就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之前选择了异食癖,并且当时也并不觉得这个病症有什么不好扮演的一位叫萧百里的男玩家叹一口气,他拍拍张成的肩膀:“得啦,兄dei,打探秘密其实也没什么,我这个异食癖才是真的坑爹,啥叫有时候什么都吃啊,万一那时候我在厕所呢?”

    这个安慰太过于硬核,让所有玩家不由得浮想联翩,脸色铁青,快要吐了。

    最后还是苏西把话题牵回来:“好了,先不说闲话,我们来考虑一下怎么分配。我的建议是给所有病症分组,明确表示过不能和谁住在一起的那几个先放在一边,先把看起来比较危险的几个拉出来分析。”

    那就是刚刚说的,偏执狂,基佬,抑郁症和异食癖了。

    “还有一个,不要漏下,”魏兰插嘴说:“就是那个叫刘素的,我记得他说自己是暴力倾向吧,他声称杀了两个人,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就是有五个危险分子,就算是已经玩过两三个副本,对自己的能力信心十足的众人也觉得有些棘手——如果让他们四个病人住一起,然后由玩家控制剩下的一个,看起来是最稳妥的决定。但实际上这个选项才是最凶险的,让这四个不稳定的家伙住一起,首先他们会失去很多向这四人打探消息的机会,其次,万一晚上他们斗死一个,可能很多线索就断掉了。

    在这个游戏里,有时候退缩就是慢性死亡,想要不被淘汰,就得先抛弃“不想被淘汰”这个想法,脑子里只想着“赢”才行。

    但说是这样说,副本里不止有自己一个人,五个危险的npc,不管怎样每个宿舍都无法均分。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们想要推脱危险,把安全留给自己。

    黄晓杰的眼睛转了一圈,他急得很,他现在已经想明白这个副本设置成这样的意义了!再这样下去,他们这些玩家是很容易闹矛盾,乃至分裂的!

    真到了那时候还玩啥啊,直接团灭得了……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面临着什么,但他们都没有开口,每个人的脑袋都在飞速运转,想要得出一个最优解,然而——

    “——你们可以选其中三个给我当室友。”

    上午进诊疗室时,那个用特别骚的操作给他们创造了在厕所开会的机会的名叫凌绝的玩家双手抱臂,脊背靠在墙上,低着头淡淡地说。

    “给我三个,还会剩下两个宿舍,你们每个宿舍再分到一个,三对一还是比较安全的吧。”

    他抬起头,笑的很是张扬,不过并不是对着玩家,而是对着更远处的乖乖站成两排的病人们:“歌词里不是说了么,基佬最可怜但也最可怕,说不定这才是食物链顶端啊,要是我不能趁着这个优势去欺负他们,那我要难受死了。”

    黄晓杰:“……有一句话我一定要说,凌绝同志,你好骚啊。”

    凌绝:“……”

    凌绝一秒冷硬脸:“谢谢夸奖,不过不是给你看的,请你闭眼。”

    黄晓杰:“???”所以不是给我看的,是给那群精神病看的吗?等等你确定这样不是更有问题?

    其他七名玩家也是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张成小声说:“不能这样吧,的确基佬听起来挺厉害,但是就这样让你以身犯险,也不太好吧……”

    之前做过分析的齐云也说:“根据歌词中最后两句所说,我们可以判断在病人睡觉之后可能会存在有危险,一个人的话没有照应,恐怕不行。”

    就连最冷淡的苏西也推着眼镜说:“毕竟……你是男性,只能和其他男性一个宿舍,又是基佬,这……我认为不太安全。”

    ——这话好像听起来就有点不太对了。

    但不管怎样,有凌绝带头,之前那个人人自危的局面好像就破解了,玩家们冷静下来,再一次抱起团。他们分析,除去这几个危险人物,另外需要注意的就是精神分裂者和异装癖,这两个病人最好能打散了。

    同样,和这两个病人一个宿舍的玩家必须是非常敏锐的,最好是能对他们有一定防范能力的,这一点也需要好好考虑一番。

    最终,他们选择了看起来最危险的分配方法,就是所有人员全都打散,每个人都要和病人同住,这样危险程度大大提高,但是也方便他们监视病人。

    具体如下:

    男宿:1、凌绝,张成,李强,刘素。

    2、黄晓杰,苏西,白异,向小成。

    3、萧百里,齐云,葛原,祁杰。

    女宿:1、孟珂,林小鹿,米小花,玛丽。

    2、魏兰,克丽丝。

    这样分配,等于所有人都要直面病人,谁也不比谁安全。如果没有一个人先站出来的话,恐怕也没法这么分。

    但玩家们现在却都充满了自信和决心。

    他们分好了宿舍,就去喊护士王安娜。因为众人讨论花了挺长的时间,得有半个多小时了,还很担心护士会不耐烦,结果王安娜小姐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跟被人钉在这里一样,听到众人这样说,她也只是点点头:“好的,左边三个是男宿,右边两个是女宿,这一点请不要弄错。”

    “每天晚上十点钟到十二点钟,是巡逻查寝时间,其他时候,我们医护人员并不会管病人内部的关系,请自便行事,”她说到这里,那股恶意又回到僵硬的脸上,这是这一次她的眼神不再空洞,而是直勾勾打量众位玩家,好像是第一次看到他们一样:“请在晚餐之前将宿舍打扫干净,晚餐时间是晚上六点钟。”

    说完,她就从旁边的楼梯下去了。

    一众玩家面面相觑,他们跑到宿舍门口,打开每一扇门,发现里面都是灰扑扑的,跟长期没有人住过一样。

    ——但是问题是,之前的病人是住在哪里的?

    这个问题教人没来由得背后冒冷汗。

    人群中,只有凌绝冷着脸,转头就走,和他一个宿舍的张成赶紧撵上:“你要去哪?”

    凌绝撸上袖子:“我去把清洁工绑过来打一顿。”

    “???”张成把他袖子撸下来:“大哥,绝哥,你饶了人老头吧!”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