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6、第三十六章

    后舱里堆了些杂物, 靠墙一隅挂了张皂色的粗糙帘幔,后头也不知藏的何物。(看啦又看小说网)

    帘幔前的空处不见桌椅, 只角落里垒了一摞蒲团。

    船家老大取了三个蒲团来扔在地上,随后又有船工送来简单食盒。

    “船上没什么好吃的招待,启程时带了些肉干,还有点枣糯团, 胡乱凑活着下酒吧。”船家老大揭开食盒盖子, 爽朗地招呼二人坐下。

    赵荞与贺渊挨着坐下,向船家老大道了谢。船家老大递了两个装酒用的空土碗给二人。

    “对不住,他眼下还不能喝酒,”赵荞笑着将两个碗一并接了, 对船家老大歉意道,“出来前醉酒磕破脑袋, 伤还没好全, 大夫交代要忌口, 酒是头一桩。”

    船家老大倒也没勉强, 改丢了个水囊给他:“那就喝水吧。”

    于是就吃吃喝喝地闲谈起来。

    近几日赵荞都没再试图接近船家老大,这显然使他松了些许戒备,态度是很弛随意的和善。

    赵荞一面绘声绘色与面呈酡色的船家老大聊着,右手却背在身后,折横着揪住身侧贺渊的衣服。

    这动作在旁人看来最多就是小夫妻间的亲昵,但她其实是紧张的。

    她汲取了上回教训,没有再冒进地急于探究发问,就顺着船家老大的话头天南海北漫无边际, 天花乱坠、绘声绘色,将船家老大聊得连连拍腿,笑得前仰后合,那酒一碗接一碗地喝。

    船上用于暖身的酒都廉价而性烈,那半坛子酒多是进了船家老大腹中,喝得又急,此刻面上红得很,说话舌头都有点大了,但眼神瞧着还清醒。

    “……之前咱不是聊过‘赛神仙’么?”船家老大放下酒碗,懒洋洋靠着墙笑觑贺渊,“就之前被您踢伤的那人,还记得吧?您二位瞧着他是不是疯疯癫癫?其实他是因发妻难产而亡,心中悲痛执念化解不开,于是请了‘赛神仙’。不过他机缘没对,一时妄念跑岔道了才成那副模样的。”

    赵荞先是“哦”了一声。沉吟片刻后才做恍然大悟状,以食指隔空虚点向船家老大:“诶诶诶,我听着这话怎么……”

    她心跳得很厉害,周身急剧升温,自己都感觉面上笑容是僵的。

    在船家老大看破端倪之前,贺渊轻揽了她的腰身,将手中水囊递到她唇边:“瞧你,酒量不好就别喝那么急,船家老大又没催着你喝。”

    沉嗓浅清柔和,似有点淡淡责备与心疼。

    赵荞耳畔更热,纷乱的心音却奇异地趋缓。

    她靠着贺渊,笑得双眼弯成月牙,饮了一口清水后,才又对船家老大道:“您接着说。”

    船家老大笑呵呵又端起酒碗:“我瞧您是聪明人,有些事咱也不必说破不是?反正,我若知道什么那也是听来的。真真假假那可保不齐,信不信在您。”

    他半含半露,并没有正面承认自己就是“希夷神巫门”的人。

    “那是自然,跑江湖的谁还能不懂规矩了?我就小小一个说书班子,惹不起事的,聊几句闲话而已,”赵荞笑意疏懒地咬着一条肉干,在背后揪住贺渊衣服的手攥得更紧了,“您说的这事儿吧,毕竟官府讲了碰不得,我也不知能信不能信。”

    想是察觉了她的紧张,贺渊揽在她腰间的长臂收了收。

    “这么跟您说吧,朝廷讲‘希夷神巫门’违律犯禁,其实都是淮南府那群昏官陷害的。您之前不也听官差说过这事么?除了些虚头巴脑的官腔,您想想他们还说出啥了”船家老大歪身靠向木墙,也从食盒里拿起一条肉干咬在嘴里,不以为意地笑笑,“好在公道自在人心。您说是不?”

    寻常人不识字的多,即便官差当面宣读了朝廷禁令,许多人也只听得个云山雾罩,最多就明白“这事做不得,要坐牢、要杀头”。

    这就给这些人留了继续坑蒙拐骗的余地。

    “倒也是。早前我听官差沿街读那半晌,就听懂说‘这事不对’,却也没听见他们说具体怎么不对,”赵荞顺着他的话点点头,好奇发问,“服了那‘赛神仙’,真能见着故去的人?可之前那人不就没见着?”

    船家老大口齿含混、飞天玄黄地讲了一通,大意就是“赛神仙”宛如踏上天梯仙道时提在心中的灯,循着那灯光所指引的方向,就能见着心心念念的故去之人。

    “……早前那个人啊,他是没稳住心神,一时踏歪了道,”船家老大遗憾叹息,“得先戒荤戒色约莫半个月,过后再试就该稳了。”

    “原来是这样啊。”赵荞垂脸笑喃,实则在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推脱才不露痕迹。

    “船家老大方才不是说了?要先戒荤戒色半个月,否则机缘不对,就要与之前那人一样走岔了道,”贺渊淡声徐缓,反手与赵荞十指相扣,扭头淡垂眼睫睨她,“就你?戒荤半月或许勉强可行,另一条么……呵。”

    语毕,他抿了抿唇,右脸颊上那枚浅浅梨涡隐隐浮在赧红绯色中。

    赵荞除了红脸瞪他之外无话可说。

    实在不知该赞美他的机智,还是该夸他突然这么豁得出去。

    贺渊话虽只说了一半,可弦外之意着实孟浪,将见多识广的船家老大都给惊呛着了,边笑边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

    因贺渊抓着船家老大话里的漏洞不着痕迹堵住了他,他打算向他们二人兜售“赛神仙”的念头只能作罢。

    毕竟他一开始光顾着撇清之前那人的异状,没料到被贺渊抓到其中话柄,若他这时又说不必戒荤戒色,那就等于自打脸了。

    赵荞陪着船家老大又喝了两碗酒后,趁机追问了“希夷神巫门可助人续命新生”之事。

    长途行船本就枯燥,虽眼见做不成他二人的生意,船家老大还是继续与他们聊着解闷。

    “我瞧着二位也不像是会乱说话的人,闲说几句你们听听就成,”船家老大笑意微醺地嚼着肉干,再次强调,“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全是听别人说的啊。”

    语毕,抛出去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赵荞笑吟吟点头:“对对对,闲谈么,还不都是听人说了又转头讲给别人听。”

    船家老大对“续命新生”这件事的了解显然不如“赛神仙”,三言两语颠来倒去,实质的内容并不多。

    赵荞从他空泛的絮叨里只听出一点有用的,便是给人“续命”这种事,需由“大神巫”亲自作法,要价高达千金之数。

    他歪身靠墙点起水烟,指了指食盒里还没人都动过的枣糯团,舌头打结般招呼着:“哎,别客气啊,这是我从家中带来的,只管吃就是,又不问你们收钱!对了,我不识字,早前你们登船时,路引名牒我只看了官印,都忘了问您二位尊姓大名了。”

    “我姓赵,赵大春。”

    “贺逸之。”

    两人自然地报上路引名牒上的假身份。

    “相逢就是缘分,我叫冯老九。让您二位见笑了,家里往上数三辈儿都没个读书的,兄弟姐妹的名字就从老大排到十二,照排行走就算完。”

    “这有什么?都差不多。我这夫君家里还好点儿,虽落魄了几代,到底祖上有过读书人,起名字讲究些。我家也就父亲略识几个字,起名跟您家一样省事。我二妹叫赵二夏,三妹赵三秋,弟弟叫赵小冬,哈,”赵荞随口胡诌完,拿起块枣糯团咬了一口,赞叹道,“咦,您家这团子还有祖传秘方不成?吃起来怎么与别人家做的不同?”

    “枣糯团”这种吃食不稀罕,做法也很难出奇。

    糯米炒香至微微发黄,红枣蒸熟后去皮去核,一并倒到石臼里晾干,再用大杵捣烂捣匀成糊状,最后捏成一个个团子铺在草木叶上晒好就得了。

    只要不是三伏盛夏,这东西带在路上十天半月都不会坏,配水或酒一并下肚又很能饱腹,出远门的人带在路上做干粮,甚至战士行军做应急口粮都是很方便的。

    但赵荞总觉,这船家老大冯老九家的枣糯团有种说不清的似曾相识之感。

    “不愧是走南闯北的人,您这舌头可够灵,”醉醺醺的船家老大笑得有几分得意,“祖传秘方自是没有的,就是用的米好些罢了。”

    “什么米?吃着可真不错,改明儿我也买些。”赵荞随口笑问。

    船家老大摆摆手,笑容变得神秘:“那你可买不着。”

    之后没再多说什么,又闲扯些别的去了。

    *****

    酒至半酣,船家老大倒头就睡。

    赵荞与贺渊出了客舱,唤了一名船工来照应他,两人往客舱那头回。

    不过两人并没有进客舱,只是将韩灵唤了出来,三人在甲板上做吹风透气状。

    贺渊小声道:“他突然问咱们姓名,大约是存了点疑心。”

    韩灵惊得眼皮突突跳,紧了紧嗓子:“哪里露了破绽?”

    “他未必是确凿看出什么破绽,走歪门邪道提着脑袋在江湖上讨生活的人,但凡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警觉。他半遮半掩亮出了底,咱们却没接茬进套,他会防备是我意料之中的。”赵荞看着手里半枚枣糯团,若有所思。

    “那,他会在船上对咱们动手吗?万一他宁可错杀不愿错放……”

    不是韩灵胆小,那种人本就什么都做得出来。

    “应该不会,否则他后来就不必费心思周旋试探那么多。”贺渊冷静道。

    “船快要进原州界了,他不敢。别忘了,后头大船上还有结香他们十几号人,”赵荞也摇头,“若靠岸时咱们三个有什么差池,结香他们只要一声张,原州漕运司登船查验的官差就会将这整队船扣下。”

    韩灵又急又不解:“那他为何突然问你们姓名?”

    “大概他一到原州就会想法子给他的上家头儿带话,设法查我们身份,”赵荞想了想,“按常理,到了原州他们的人至少会盯我们几日。咱们先不能急着往松原郡去,就老实撂地摆摊说书,等他们的人撤了再说。”

    “嗯。只能这样,”贺渊颔首,又看着韩灵道,“还有不到十日就到原州,接下来我们不能再有任何异动,以免当真露出马脚。”

    特地唤韩灵出来就是要叮嘱他这个。毕竟他是三人里最懵的一个,有些事若不提前对他讲清楚,几时捅了娄子都不知。

    “好,我看你们眼色行事就是,”韩灵点点头,“那咱们现在是进客舱去么?”

    天气阴沉,眼看要下雨了。

    “你先进去吧。”贺渊瞥了瞥还盯着手中团子出神的赵荞。

    *****

    赵荞对韩灵的离去毫不关心,兀自看着手中的半颗团子咬唇思索。

    良久后,她忽然看向贺渊,没有过脑就将手中半个枣糯团递给他。

    “我觉得这团子有点古怪的熟悉感,但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先前你没吃,尝一口看看。”

    贺渊淡垂眼帘瞪着她手上那半颗团子片刻,才伸手去掰下来一点。

    他已经很小心,奈何赵二姑娘吃东西实在不讲究,竟是东一口西一口地瞎啃,任他再怎么避,掰下来的那一小块上还是有着半枚小巧齿痕。

    眼角余光羞耻而忐忑地偷瞄着赵荞,慢条斯理地咀嚼着团子的滋味,若无其事般目视前方,迎着河风站得笔直,一身坦然正气。

    “我说,你在脸红心虚个什么劲?”赵荞眼神古怪地睨着他的侧脸,“之前在枫杨渡的酒肆你不就偷吃过我剩下的饼了?”

    “没心虚。那次也不是偷吃,是帮忙吃,”贺渊纠正了她的说法后,又补充道,“我脸红是因为要下雨了,闷的。”

    在赵荞焦灼等待答案的目光注视下,面红耳热、故作正直的贺渊总算将那口团子咽下。

    他眸心湛起危险星芒,嗓音稍凛:“是‘松原碎雪米’。”

    “松原碎雪米”是松原郡当地特有米种,仅极小范围的特定土壤才能种植,产量也不高。

    但它口感极佳,最重要的是食用后饱腹感极强,且有医家佐证,长期食用这种米的人较常人更为耐寒,在前朝时就是举国有名的食补珍品。

    “武德元年起圣谕就诏令这种米专供北境戍边军,每年上贡进京都不得超过百斤之数,”贺渊抿了抿唇,“民间若有私贩者,斩立决。”

    赵荞心中大骇。难怪她觉熟悉。这种米,她在宫宴时吃过几回。

    连皇宫内城都只宫宴时才舍得享用、偶尔被拿来犒赏有功之臣的军需米,竟被一个船家老大拿来做了简陋干粮。

    去年松原郡与北境戍边军联名向京中报捷请功,称抵挡了吐谷契的一次越境偷袭,当时神武大将军府曾派人往松原郡查证属实,并未看出异状来。

    这就更可怕了。

    或许,北境戍边军,与其驻地所属的松原郡,两者必有其一是野马脱缰了。

    又或者是……两者狼狈为奸。

    赵荞看着手中剩下的团子,严肃发问:“内卫在原州有你能动的暗桩吗?”

    她从不盲目逞能,既事情已牵连到北境戍边军,就算接下来再探到什么消息,靠江湖手段也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贺渊没有正面回答,只道:“到原州后,会有人火速将这消息传回京禀给陛下。”

    “那我就放心了,”赵荞举起手中剩下的那点团子,故意惹他,“既材料那么金贵,丢掉太浪费了。为公平起见,不如我俩一人一半?”

    贺渊看出她笑眼里满是逗弄之意,没好气地白她一眼:“别胡闹。要下雨了,赶紧进客舱。”

    “我哪里胡闹了?夫妻分食一个团子又不是什么荒唐事,”赵荞慢悠悠跟在他身后,促狭轻笑,“我以为你已经很适应‘赵门贺郎’的身份了。”

    贺渊先时在船家老大面前很不要脸地暗示人家,“他家夫人是个纵欲无度的人”,赵荞可是小鼻子小眼地给他记着账,这会儿没正事了就故意窘他来着。

    被她闹得头顶快冒烟,贺渊回头轻瞪她。

    她眉眼斜斜上挑,笑得不怀好意地举起手中的团子:“要我喂你吗,夫君?”

    “不必,你吃它……”贺渊倏地咬住舌尖,转身迈开大步,落荒而逃。

    都怪这小流氓那声“夫君”唤得太让人身临其境,他差点就脱口而出——

    你吃它,我吃你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木昜、一溪云、阿纹家的头头鸭x3、南方之木、一颗菜、头头家的阿纹鸭、清酒。、21433756、西西西、小院子、一朵粥 的地雷

    感谢 头头家的阿纹鸭 的手榴弹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