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6、我爱的人

    从去年八月份,到今年十一月中录完《演员》, 被压榨的勇敢的小司出道一年半以来, 得到了他最悠闲的一段假期。(www.k6uk.com)

    没去跑乱七八糟的通告, 没被勒令健身,没天天看剧本背剧本, 每天和季东东窝在家里, 吃吃睡睡看电影。

    有时候兴趣来了就做, 不管黑天白天还是半夜。或者说他们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做, 毕竟他们两个对彼此的吸引力太明显了, 以前没在一起的时候还能纯洁的拉拉小手接接吻, 现在食髓知味, 你的肩膀撞了一下我的肩膀,都能引起强烈的生|理反应。

    期间司渺一度很怕季东东的身体遭不住,这么每天一二三四五六......次,很伤身的。结果就在司渺表达出要养生做丨爱的意见的下一刻, 就被人压在客厅沙发上,从背后来了一次狠狠的制裁。

    后来,小司发现果然是他想多了。这么荒淫无度了一段日子之后,季东东该怎么样怎么样,身体倍儿棒。倒是他自己时常扶着腰,往嘴里啪啪扔润喉糖。

    终于有一天季越东发现把人弄得太狠了, 稍稍放低了些频率。司渺趁机把嗓子养好,给周嘉言打了通电话。

    “喂,言哥, ”司渺想问这事很久了,“《我的留学生活》什么时候进组呀?”

    周嘉言道:“过元旦就差不多了。”

    司渺:“那也没几天了,剧本怎么还没给我。”

    周嘉言:“你好好休息休息吧,剧本不用着急看,看了也没啥用。”

    司渺:“为什么?”

    周嘉言:“对白大部分是英文,以你的英文水平应该看不懂,剧组已经着手给你找配音了,等找着我介绍你们认识。”

    司渺:“......”

    司渺倔儿劲上来:“言哥,把剧本发我。我可能做不到完全明白,但照葫芦画瓢把台词背下来还是可以的。”

    “......”周嘉言无语片刻,“你确定?”

    司渺:“确定,发来吧。”

    十分钟后,司渺接到了来自于周嘉言的文件。一打开,好家伙,人物对话基本上全是中英文交杂,怪不得周嘉言鄙视他。以他现在的水平来说,的确是一句都念不出来的。

    司渺打小在农村老家上学,小学初中只学过数学、语文、体育这三科,到高中才第一次见到英文课本,可惜英语课是数学老师代的,语法发音一团糟。

    他好像也不认识英语方面的人才,于是跑去问季越东:“季东东,你认识英语老师吗?要靠谱一点的。”

    季越东正在看邮件,闻言挑了挑眉:“你要学英文?”

    司渺:“......”

    完蛋,刚才看季越东挑眉,他竟莫名其妙可耻地......y了。

    他往椅子背后不着痕迹地挪了两步,试图掩饰,“是,下部电影有好多英文台词,我临阵磨木仓学一学。”

    “哦,我英文倒是够教你的,”季越东顿了顿,“不过我可不免费教。”

    原来季东东就会英文!司渺贼开心,大手一挥“要多少学费?我马上给你转!”

    “没多少,“季越东道,“男朋友还可以打折。”

    司渺:“打几折?”

    “过来,”季越东指指自己大腿,“坐下来慢慢谈。”

    司渺便听话地坐了过去,结果他们谈的确实挺慢的,上上下下一个多小时才谈完。还没等临阵,就先将木仓磨了。

    谈完,清理完身体,季东东英语小课堂开课啦!

    他从小上的是双语学校,大学在国外读的,所以从水平上来说,教一位小司绰绰有余。小司也争气,虽然语法不好,但记性不错,简单的句子基本上能记住,遇见复杂的单词,就偷偷用拼音标注上,再一点一点慢慢背。

    这种笨方法被季越东发现了两次,司渺便挨了两次骂。骂完之后季越东还得哄,哄完了还得继续教,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可怕的情丨趣。

    如此一连几日,司渺真把台词背下来一小半。元旦前两天,他背着剧本,乘飞机参加了三台跨年晚会的录制。一台是制作《我是演员》的卫视的晚会录播,一台是东橙tv晚会录播,一台是地方卫视直播。

    前两台都挺顺利,他选了几首经典歌曲,唱完后一百多万便到了卡里。最后一台晚会遇到了点麻烦。

    拿到节目单,他才发现,主办方竟安排他和宋漾同台合唱!

    当初季东东逼他边唱宋漾的歌,边被手动的黑历史还历历在目,搞得司渺看到宋漾名字就不舒服。

    不过钱已经收了,直播不像录播能调整节目,司渺只有硬着头皮上这一个选择。

    作为顶级流量,宋漾被安排在倒数第二个上场。节目全程连唱带跳半个小时,然后倒计时跨年。司渺跟他的合作节目安排在他solo之前,是肯定赶不回去和季东东一起看烟花了。

    这种认知让他不太高兴,在后台板着小脸练歌。不久后宋漾来了,看到他笑着打了个招呼。

    “hello小羊,”司渺尴尬道,“元旦通告也没停?”

    宋漾妆发齐全,一看就是刚结束上个工作,点点头:“嗯,刚录完综艺,咱们练歌吧。”

    司渺稍稍松了口气,因为跟宋漾说的两句话里,他都没叫“小司哥”。

    宋漾这张专辑里的歌司渺听过也唱过,所以配合了几次就会了。上台之前,宋漾忽然问:“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即使他说的不明不白,司渺却瞬间明白过来,他问的是季东东。

    该怎么形容季东东呢......说不清楚,就是很好。长的好性格好对他也好,浑身上下全都是闪光点,真要让他细数,可能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那着重选一个角度说?司渺想了一个角度,下一秒被自己否定,又想了一个角度,又被自己否定。

    这么纠结了一会,他“噗嗤”一声笑出来:“小羊,他是......”

    宋漾:“什么样?”

    司渺:“他是我爱的人。”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泛着笑,眼里闪着光。只这一个表情,就够打消所有危险的念头。

    “真好,”宋漾把手麦递给司渺,“祝你幸福。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可以给你写首歌吗?”

    “不用了,”司渺摇摇头:“谢谢你。”

    司渺的态度很明显,话题止于此,两人的交集基本也止于此了。主持人报幕的声音响起,他们很有默契地拉开距离,一起走上台。

    一首歌五分钟,唱完之后司渺对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说了几句吉祥话,便挥着手下台,看起来很是不舍。

    结果,刚走出观众视线范围之外,他把麦克塞给后台工作人员,撒丫子就跑!

    在后台等着他的lisa愣了下,才发现自己都快被甩开了,忙喊道:“小司,你要干什么去!”

    “回家!”司渺声音远远地传过来,“lisa姐你快点跟上,我给你发大红包!”

    lisa无奈,咬着牙迈开小短腿:“你慢点!......先别出去,把羽绒服穿上......你怎么不听话,会感冒哒!”

    司渺才不管那么多,推开演播室大门呜呜呜往外跑。还没等跑出几步,眼前忽然闪出来个影子!

    天太黑他跑的太快,等看清黑影之后,已经刹不住闸了,一头便向对方栽了过去!

    别看司渺瘦,到底是个男孩子,冲出去的惯性很大。他一头扎到对方胸前,那人被他推的不由往后退。

    好在对方刚开始只是没反应过来,等弄清楚情况后,脚上微微用力,退了一步后停在原地,语气略显无奈:“这么急着投怀送抱。”

    司渺:“!!!”

    如此熟悉的声音,司渺高兴的心脏差点从胸腔里飞出去!伸手捧着对面人的脸左看右看:“季东东,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想看跨年的烟花么。”季越东把脸上的爪子拽下来,焐在手心。

    司渺手被暖的语无伦次:“我太傻了,没提前看节目单,不知道这晚会上台这么晚,根本赶不回去跟你一起跨年!”

    “没事,我来就好,”季越东把人揽在怀里,“你的外套呢?”

    “呀,忘穿了!”司渺一拍脑门,“在我助理那儿,lisa姐......lisa姐?lisa姐?!”

    喊了几句都没人回应,季越东和他一起往回找了几步。大半夜的电视台里只能看到几个保安,哪还有lisa的影子?

    老板搞对象,没人敢在旁边看热闹。季越东理解lisa的做法,解开大衣扣子,将人裹了进来。

    “算了,别找了,”他道,“马上跨年,将就将就。”

    司渺立马脸红地跳脚:“你说什么呢!在你怀里,怎么能是将就!”

    “咚——咚——咚——”

    就在这时,跨年的钟声在他的跳脚中敲响。随即万千朵烟花接连升上天空,绽放的灿烂又震撼。

    他们都不再说话,齐齐望向天空。当最大那束烟花铺满半边夜幕的刹那,司渺转头,踮脚吻上季越东的唇。

    此时此刻,漫天的烟花和星星都知道,他有多爱他。

    这个吻很长,烟花纷飞而下,司渺却不想分开。旁边的保安大叔瞪着眼珠子看他们,估计是从没见过这么不害臊的人儿。

    烟花放了很久很久,他们吻了很久很久。等周围重归寂静,司渺喘丨息着放开季越东,向四周看了一圈。

    季越东调笑:“亲够了?”

    “......没够,”司渺抹了把嘴,一如既往的实在,“要不是里面观众快散场了,我还能再亲会儿。”

    季越东:“......”

    今天也是被自己男友噎到说不出话的一天。

    不过在调理小朋友这个方面,他颇有心得,屈指在小家伙脑门上弹了一下:“要不换个地方继续?”

    司渺眼睛“啪”地亮了,一口应承下来:“好呀!”

    这次司渺只带了lisa过来,他把妆师造型师和老刘都放回家过节了。车也是lisa联系当地租车公司租的房车,司渺带他摸回车上,没开车内灯,就着单向膜透过来的那点月光,又紧紧抱了上去。

    当唇即将触上之时,季越东低声道:“小朋友。”

    司渺:“嗯?”

    “有些事我本来准备在跨年之前和你说的,但太匆忙,没赶上,”季越东很少说这么长的话,“不小心带到了新的一年,对不起。”

    “咱们之间不用说对不起,”司渺歪歪头,“什么事?”

    季越东迟疑片刻:“你没怀疑过我吗?比如说我的身份......或者家庭背景。”

    这句话问的和前后主题都搭不上,季越东本以为小朋友会愣住,都准备好继续解释了。

    却见对方点点头,笑的一脸坦然:“有啊。”

    季越东愣住:“那......”

    “你冰箱里的矿泉水是特制的,表柜里的表最贵那块四千二百万,西装上没商标,可能出自某个名裁缝之手,客厅里的花瓶我查过,烧出来的时代是明代末期,”司渺道,“这些我以前不知道,后来接触的有钱人多了才懂,说的应该八丨九不离十吧?”

    “没错,”季越东心里五味杂陈,“那你怎么不问我?”

    “没什么可问的,”司渺向前的动作继续,声音含糊在亲吻中,“只要你是你就可以了,这些东西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清冷的月光探进来,悄悄跳到了司渺颤抖的眼睫上。季越东看着他,手臂倏地收紧,似要将这个人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与车内火热的气氛不同,h市一间小小的地下室中,瘦的不正常的青年将跨年晚会的画面慢放,声音嘶哑尖利:“看到了吧,就是他!他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地下室左边肮脏的沙发上,一左一右坐着两个男人,神色各异。

    青年指指左边左边身材臃肿的男人:“他现在这么有钱,却一分都不给你,还告诉你老婆也不许给你!”

    他又指指右边相貌平凡神态畏缩的男人:“他本该和你结婚的,却害得你在这个地下室里躲了这么久!想不到他竟然长成这个样子吧,好看吗?眼馋吗?恨他吗?”

    “在顶峰之上掉下来的感觉一定很差吧......”方念收回手,磋磋牙花子神经质地笑了声,“咱们等待的机会马上要来了,拿好你们的证据,好戏——即将开场——”

    作者有话要说:  说明:不会虐,没有什么狗血桥段,别骂我【哭唧唧.jpg】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楚 19个;35117354、灵台方寸、鹤归、吾青起、洛浅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猫柒. 60瓶;苹果树上的猪 20瓶;35106449 10瓶;w小朋友、徐火火、草重飞 5瓶;月亮上的狗 3瓶;都督,毒独了、森罗、第五矜庄、sun.s、白兔夾魚、安曦翎、林麓川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