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41、二胎时代9

    一顿饭下来, 木婉婉有些食不知味,诚然刚刚卢文远的那番话都在劝她与妈妈和解, 可这会儿木婉婉的心里却越发酸涩了。(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对不起文远, 这段时间冷落你了。”

    木婉婉叹了口气, 看着面露担心的男友,心中越发觉得亏欠。

    “而且在之后一段时间里,我可能还是没办法像之前那样有足够多的时间陪你。”

    课业上的忙碌就不用说了,在学期结束后,木婉婉还得赶回深城,爸爸去世后妈妈的情绪比她更不稳定,她得自己盯着才能放心,还有关于那个孩子……

    想到那个孩子,木婉婉的情绪就更加复杂了,但不管最后那个孩子要不要留下来, 之后她需要花费很长时间陪伴在妈妈身边这件事是可以肯定的, 也就是说, 她和卢文远还得聚少离多一段时间。

    最后,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木婉婉不知道她妈对待卢文远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车祸发生的起因是因为她的那通电话,妈妈不舍得怪她,但有可能会迁怒无辜的卢文远,她怕这种情况下妈妈强烈反对她和卢文远在一块,这样一来, 他们还有很长一条路要走。

    目前来说,彼此冷静一段时间是最好的,如果……如果……

    如果卢文远接受不了这样聚少离多的恋情,她也能够接受对方离开。

    “傻瓜。”

    卢文远亲昵地用手点了点她的鼻尖:“你完全不必要愧疚啊,这段时间我忙着和几个朋友一块做创业的前期准备,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会十分忙碌,在你说这些话之前,我还担心冷落我可爱漂亮迷人的婉婉呢。”

    他巧妙化解了木婉婉的为难,将木婉婉单方面的冷落变成了双方因为工作、家庭等原因不得不聚少离多一段时间的现状。

    “嗯。”

    换做平时,木婉婉应该面露一个羞涩甜蜜的笑容,可是现在她脑子里想到最多的还是远在深城的妈妈和那个未出世的弟弟妹妹,在卢文远的亲昵动作下,木婉婉只是尴尬地扯了扯嘴角,然后又陷入了自己的小世界里。

    看着有些出神的女友,卢文远的眼神依旧深情款款,只是深邃的眼眸中多了几分深沉的情绪。

    给了那么多的暗示,还是没有想到?

    卢文远喜欢木婉婉的天真单纯,可现在他觉得,有时候过于天真,其实也是一个让人头痛的故事,不知道他今天埋下的这些伏笔,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产生作用。

    ******

    和卢文远分开后,木婉婉回到了寝室,躺在床上,回顾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今天卢文远的这番劝解非但没有让她放松,反而让她觉得越发烦躁了。

    黄琳是在木婉婉之后回的寝室,换做以往,木婉婉肯定会和这个好友打招呼,可现在躺在床上的她连抬手的心情都没有。

    对于黄琳,她懒得交好,也懒得指责了。

    在此之前,她从未发现过自己这个朋友如此自我,明明她和她强调过很多次,不希望她把自己告诉她的一些私密话题转述给卢文远,尤其是在她不知道该如何正视这段感情的当下,可在那天发生了那样激烈的争执后,黄琳依旧没有将她的警告放在心上。

    当然,木婉婉清楚,黄琳这么做的初衷未必出于恶意,只是这种理所当然的好意,有时候也会让人觉得恶心。

    翻个身,木婉婉忽然想到了自己。

    她不想要妈妈留下那个孩子,冠冕堂皇地表示之所以会是这种态度的原因是因为妈妈的身体情况以及她上了年纪后可能精力不足的现状,从妈妈的角度来说,会不会也像现在的黄琳于她的感官呢?

    不会的!

    这个念头在木婉婉的心中一闪而过,然后被她自己下意识地屏蔽了,她和黄琳怎么会一样呢。

    但是这个念头终究还是在木婉婉的心中留下来印记。

    而另一边的黄琳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此时她背对着木婉婉,表情有些嫉妒,有些埋怨,也有些难过,好几次,黄琳都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把嘴巴闭上了。

    自那以后,木婉婉和黄琳就陷入了冷战,好在期末阶段所有人都将重心放在期末考试上,寝室里的另外两个室友虽然也察觉到了两人之间怪异的氛围,可也没有多余的精力掺合到这对曾经的好闺蜜当中,四人按部就班的上课奔图书馆,等期末考试结束后,又各自买了回家的车票/机票,事态没有进一步恶化。

    木婉婉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睡个昏天黑地,天知道期末这段时间她是怎么过来的。

    不同于男友卢文远在专业课上的优异表现,木婉婉在系内排名只能说是中上水平,之前落下近一个月的课程,要把那些课程在极短的时间内补上,对于木婉婉来说是十分吃力的。

    尤其是英语,许多专业词汇十分晦涩难懂,光是死记硬背这些单词,就让木婉婉头痛脑胀。

    回到家里,躺在自己熟悉的大床上狠狠睡了一觉,木婉婉才觉得自己似乎活过来了。

    “呼——”

    木婉婉揉了揉眼睛,然后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这一觉睡的也真够久的,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半了。

    妈妈和刘阿姨似乎体谅她从学校回来的辛苦,今天居然没有叫她起床吃早饭,按照现在这个点,都过了家里往常午饭的时间了。

    果不其然,在木婉婉洗漱完走到客厅的时候,妈妈和保姆刘阿姨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饭后水果了,看到木婉婉出来,刘阿姨赶紧起身。

    “婉婉醒了,饭菜都给你留着呢,刘姨帮你加热一下,你先陪你妈说会儿话。”

    说着,刘秀就匆匆走向厨房,将客厅留给了阿芜母女。

    “妈。”

    木婉婉坐到妈妈身边,客厅的茶几上摆着不少水果,大多都是木婉婉爱吃的,尤其是那一大碗樱桃,又大又新鲜,还有刚上市的荔枝,饱满多汁甜度迷人。

    木婉婉想到,自从她念大学以后,每次回家,家里总是备着满满一冰箱她爱吃的水果甜点,这一点,即便爸爸去世后也没有改变。

    木婉婉拿起一颗樱桃,准备了一肚子的话,在喊了一声妈以后,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这或许也是时下母女之间的通病,明明是关心对方的,可真要将自己的心意表达在嘴上,又觉得有些矫情了,关于关心的话,总是说不出口。

    “我预约了下午的产检,刘阿姨下午请假,你陪我去一趟医院吧。”

    对于有关肚子里这个孩子的话题,两人已经很久没有提起了,木婉婉下意识看向了妈妈的小腹,此时阿芜的孕期已经接近三个半月了,原本平坦的小腹也有了些许凸起。

    木婉婉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没有怀过孩子,也没看过妈妈怀自己时的模样,不知道三个多月的孕期是否就能够显肚了。

    但是很奇怪,在妈妈的肚子一片平坦的时候,她可以十分自我的要求妈妈放弃这个孩子,可当她看到妈妈的肚子微微凸起的曲线幅度时,忽然间意识到,这个孩子已经平安着陆在妈妈肚子里,那是她的弟弟妹妹,是一个生命,不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好。”

    木婉婉下意识地答应了,可等回过神来,她又开始懊恼自己的立场太过不坚定。

    她是讨厌那个孩子的,木婉婉在心里强调了自己的态度。

    ******

    “家属一块进来吧。”

    阿芜预约的产检是在一家优良的私人医院,费用高,却给予了与费用相当的体验感,不仅不用在公立妇产医院体验排队的人山人海,家属还能够一块陪同进入彩超室。

    当着那么多产科工作人员的面,木婉婉也不好表现自己的抗拒,乖乖跟在阿芜身后进入了彩超室。

    “孩子很健康。”

    医生看着屏幕上的显像,笑着对阿芜说道。

    屏幕中,那团蜷缩的小胚胎大约只有十五六公分长度,甚至还比不上木婉婉巴掌大小,那个孩子很调皮,背对着肚皮,因此在屏幕中,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完全看不到医生口中应该已经开始成型的眼耳口鼻。

    木婉婉觉得这娃娃有点丑,脑袋尖尖的,四肢也不像正常人,反而有些神似异形。

    但是看久了,好像还有点可爱,这一定是她的错觉。

    “这位是你女儿吧,小姑娘,在等五个多月,就能听到有人喊你一声姐姐啦。”

    自从二胎开放后,医生见过不少陪同父母来产检的大孩,在刚刚见到木婉婉的第一眼起,她就知道这个孩子对于二胎的到来是十分抗拒的。

    “哈哈哈,刚出生的孩子可不会喊姐姐,刚刚是我算错了时间,不过小姑娘可以努力一下,让你这个弟弟/妹妹在学会喊爸爸妈妈之前,先喊你这个姐姐。”

    医生说笑着缓解氛围,然后将彩超报告递到木婉婉的手里。

    “来,接好你的弟弟/妹妹,这是一个很健康的孩子。”

    黑乎乎的报告中,一团黑乎乎的胚胎影像,木婉婉抿着嘴看了一眼正在穿衣的妈妈,难道这就是她特地带她来产检的目的吗?

    木婉婉觉得自己似乎被分裂成了两半。

    一半依旧敌视那个孩子,可另一半,已经松动了。

    她想到了卢文远的那番话,也想到了妈妈在电话里的那句话,她永远爱她!

    木婉婉惊觉,原来人真的可以这么矛盾。

    ******

    “各项指标都很好,妈妈和孩子都很健康。”

    “这个时候,除非是孩子或者母体出现了问题,不然我们是不建议人流的,因为现在孩子已经挺大了,流产对母体会造成不小的损伤。”

    近四个月的孩子,阿芜还是高龄产妇,熬到了这个时间,再进行人流的话,最先受到伤害的就是母体本身。

    木婉婉看着她妈在诊室向医生询问有关于怀孕的注意事项,只觉得心中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

    “时间过的真快,刚刚在产检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二十二年前,那个时候,陪我产检的人是你爸,我们俩一个十七岁,一个十九岁,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忽然就要做爸爸妈妈了。”

    坐在医院的长廊上,阿芜忽然开口说起了往事,木婉婉听过许多有关自己幼年的趣事,却从没听父母提起过怀她时发生的琐事。

    在妈妈开口后,顿时被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现在妈妈对肚子里的孩子那般精心,她也想知道,当初自己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享受的是什么样的待遇。

    作者有话要说:  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想到了身边发生的一件事,我们小区里一个女孩,比我年轻几岁,去年在大学念书的时候身体不适,然后在室友陪同下去了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肺癌晚期,当时很多医院都判了她死刑,女孩自己也表示放弃治疗,因为花费实在太多,很有可能钱花了,人也救不回来,不如留着那些钱,让父母晚年衣食无忧,可即便女孩子自己也表示不想治疗了,父母还是坚持给她治病,之后一段时间,父母带着她跑上海北京各种医院,家里房子卖了,妈妈为了更好照顾孩子,把工作辞退了,爸爸和很担心孩子,可是他没办法辞职,因为他得给孩子赚钱,可即便这样,家里的钱花光了,女孩子还是没有救回来,现在女孩已经接回来了,估计也就是这段时间的事了。

    很多人都觉得爸妈太傻了,因为医生都说了没得治了,他们还是愿意花钱打水漂,可我想说,这就是爸爸妈妈,诚然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不负责任的父母,但是那些将孩子看作第一位,愿意为孩子付出一切的父母还是占了大多数。

    自己的孩子,你知道他自私,骄纵,可因为是自己的孩子,所以愿意给他一次又一次的机会,能轻易说放弃的,就不是爸爸妈妈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魔鬼信仰 318瓶;困困困、人生若只如初见 20瓶;杜若、hex 10瓶;凌玲、????? 5瓶;不二家、乖乖、喧哗 3瓶;幸运呆呆 2瓶;美少女战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