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三十五章 胜利内奸

    轰……

    忽然一道红光如同陨石般撞入场中,炽热蛮横的气息扫荡开去,将两股纠缠的气息撕成碎片。(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楼玉霄不行,那我呢?”淡淡的声音传来。

    烟尘散去,一个身穿红袍的修长身影显现出来,熊熊火焰缠绕在人影身上,不断跳跃。

    “苏元!”

    看到烟尘中那张自己最不想见到的面孔,吕万泉面色终于是阴沉下来。

    “苏元,这是我吕家和楼家之间的事情,你当真要横插一手。”吕万泉咬牙道。

    霸道的气息肆无忌惮的围拢过来,感受到空气间陡然升高的温度,吕万泉心中更是一沉。

    “楼家也好,金焰盟也罢,总之这里不是你吕家该来的地方。”苏元目光平淡道。

    “现在是你自己走,还是我帮你走。”

    火红光芒在苏元身上不断流转,小白站在苏元肩头东张西望,一层淡淡的白光从它身上浮现。

    它瞥了眼对面的金袍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忌惮。

    小白见两人剑拔弩张,眼珠子一转,哧溜一声就跑到了楼玉霄身边,一屁股坐在他的肩膀上,目光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好神异的小兽!”楼玉霄有些惊异的看着肩头的小白。

    楼玉霄身为化源境高手,身上外放的内气虽然不是最强的状态,但也足以点燃木材,但小兽却是毫无反应,好像他的至阳真气完全不存在一般。

    “苏元,你不要得寸进尺,真以为我吕某人怕了你不成。”吕万泉面色顿时一沉。

    “不知所谓。”

    苏元抬眼看了对面的金袍老者。

    “既然不愿走,那我就送你一程。”

    苏元伸手向着空中一握,

    呼啦……

    浑身的火焰如同流水一般汇集,半空中忽然凝聚出一个直径一米的火球。

    “起!”

    苏元手掌向上虚拖,火球缓慢抬升,炽烈的红光照耀全场,如同一个缓缓升起的太阳。

    “盟主,是盟主出手了!”

    山坡上的打斗声渐渐停息下来,所有人皆是抬头看着苏元头顶上的红光太阳,眼神震骇。

    一众内家高手身上皆是腾起内气,抵御着空气中的炽烈高温,普通士卒身上更是汗流浃背,神色惶惶的看着半空中的太阳火球。

    “好恐怖的内息,这就是九阳功修到至极处的威能吗?”

    楼玉霄身为修习火性内气的高手,更加清楚这火球的恐怖,即使他全力出手,也挡不住这个火球片刻。

    血盟一方的高手面色发白,没有人有把握能接下这一个火球,光是火球中散溢开的恐怖热力,就让一种内家高手感觉到死亡的气息

    吕万泉面色极为难看,一滴冷汗从额头划过,半空中那个火球他同样没有把握接下来。

    “好好好,苏元,算你恨!”

    他面色不断变化,但最终只得咬牙道,

    “你们记着,这件事没完,我们走。”

    吕万泉冷哼一声,大袖一摆,就要向着身后走去。

    “当然没完,沾了我金焰盟的东西,拍拍屁股疼就想走人?”一声冰冷的声音传来。

    轰……

    一团扭曲的热力忽然袭向金袍老者身后,风声呼啸而过,火球被拉出长长的焰尾。

    “不好!”

    吕万泉一惊,一层鸡皮疙瘩瞬间布满脖子,这是生死危机。

    “六指归元剑气!”

    吕万泉厉喝一声,手中长剑忽然爆发出璀璨的金芒,他看也不看,将长剑猛的向身后掷去,自己却是一下扑向一边。

    轰隆……

    炽烈的火浪在半空中爆发,金光只是坚持了一瞬,就被红光淹没。

    火焰四散飘飞,将周围的野草点燃,周围转眼间就成了一片火海。

    “走!”

    一声厉喝响起,一道金袍身影从火海中飞出,快速向着远处的山林逃去。

    吕万泉此时情况极惨,一身金袍被烧出一个个焦黑大洞,嘴角的花白胡须上满是血迹,身后的衣服尽数烧毁,露出血肉模糊的后背。

    看到吕万泉的模样,血盟的一众高手眼神顿时一变,身上内气吐露,纷纷向着四面八方逃去。

    剩下的一众黑甲士卒也是面色惊惶,一刀隔开身前的对手,向着山下跑去。

    “盟主!”

    金焰盟众人目露寒光,身上纷纷涌起杀机,就要向着一众金焰盟高手追去。

    眼下血盟的高手逃散,焰盟分批围杀,正是各个击破的好时候。

    “不用追了。”

    苏元看了眼地上已经成了一团废铁的长剑,手掌轻轻一摆,止住了众人。

    眼下阁中决战在即,正是需要高手的时候,李淳罡等人虽然默许他们争斗,但却是禁制他们相互残杀,现在正是节骨眼上的时候,他不想授人口实。

    况且,左右也不过是几个凝源境内家武者而已,杀与不杀,都是无关大局。

    “回去吧!”苏元轻声道。

    “盟主,属下认为眼下应当乘胜追击,这是削弱血盟势力的好机会。”一个灰袍中年男子,眼中目光一闪。

    “不错,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盟主下令吧……”一旁几个高手也是纷纷附和。

    剩下的人则是默不出声,目光微妙的看着中央的年轻男子。

    拔舌地狱入侵期间,阁主严禁武者相互仇杀,如果传出去,会有损我金焰盟的名声。”苏元瞟了一眼那灰袍男子。

    “那董溪长老的仇就这么算了?”

    朱怀目光一闪,震了震灰色的袖子,脸上闪过一丝愤怒。

    董溪正是金焰盟陨落在落幽山的三位高手之一,也是唯一一位死在血盟手里的高手,只是对方做的极为干净,虽然众人都知道是血盟下的手,却硬是找不出一丝证据。

    “盟主既然如此怕事,那老朱我自己去,哼……”

    朱怀面容愤怒,冷哼一声,想也不想就朝着一个方向追去。

    刚刚起哄的几人也是目光一闪,两两一队,各自向着早就选好的方向追去。

    “看来是我一直以来,太好说话了啊!”苏元心中轻声自语。

    他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毫无预兆,四周忽然凭空冒出一道道血红火焰,炽烈的高温瞬间向着四周冲散而去。

    苏元手掌捻起一朵火焰,就要出手。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