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34、第 134 章

    皇宫中, 鲜血流了满地, 将原本光亮可鉴的地板染的通红。(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十几个头颅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 还惊恐的睁大眼睛。

    十三岁的赵扬站在自己母后身旁, 瞧着自己平日里日常相见的娘娘们身首分离, 腿已是软的不行, 连站都站不住了。

    “老东西!你还真是绝情, 陈贵妃跟你也有十年了,还是兴儿的母亲。你看着她这般死了,就不怕做噩梦么?”赵衍骂道。

    “人是你杀的,我作什么恶梦?”老皇帝冷冷说道,他一双眼目光浑浊而锐利, 如刀子般狠狠落在自己的嫡长子身上:“陈贵妃为国而死, 待我脱困后自会封赏与她,给她陈家荣光。置于你……你身为赵家子孙,却吃里扒外,随齐家谋逆, 我赵家无你这等子孙。我要将你贬为庶民, 你死了也不得入赵家祖坟,受皇室香火供奉!”

    “我若登基,自然能受到皇室香火供奉!轮得到你来说些什么?”皇帝的话彻底激怒了赵衍。

    他脸皮抽动几下,便从皇子中拖出一人道:“既然你那些妾氏死不足惜, 那我便从你这些孩子里开刀。虎毒还不食子,你若是现在签了诏书,我还留得他们一条生路, 若是不从,便一个也不留下!”

    他拖出那人是个哥儿,不过十六七岁,平日与赵梁也算交好,又因着是皇帝登机前便生下的,深得宠爱,早就让他看不顺眼了。

    “父皇,父皇,我不想死——”那哥儿叫的凄厉。

    又转头对齐后磕头:“母后,我不过是个哥儿,不能继承皇位啊,放过我!”

    齐后却是冷冷一挑眉道:“放不放了你,也不是我说了算,还要看你父皇的意思,他若是将这手中的权力,看得比儿女的命还重,那便怪不得我了。”

    此时,老皇帝想起自己与这哥儿的骨肉情分,眼中终于流露出一丝悲痛,他低下头道:“升儿,你乃赵家骨血,这般也算是为赵家尽忠了,父亲救不了你……”

    那哥儿此时便认命了一般,卸了浑身的力道长叹一声,呆呆的看着赵扬的方向。

    赵衍更恨老皇帝的无情,为了手中的江山,竟连自己的孩子也不放在心中!也难怪他对自己这般残忍!

    他一挥手,旁边的军士便手起刀落,一颗头颅直飞出去,咕噜噜滚到赵扬怀中,双目还死死盯着他不放。

    “啊啊啊啊啊——”赵扬浑身是血,吓得白眼一番,晕倒在地。

    “扬儿……”齐后慌忙去扶,却见他已是脸色铁青,尿了裤子。

    “还不快快传御医来看!”齐后一边给自己的小儿子掐着人中一边叫道。

    赵衍便不耐的说道:“区区小事,便这般胆小!弟弟实在太软弱了!”

    此时赵扬被齐后狠狠掐了几下,才算转醒,只是神色却混混沌沌,浑身发抖,似乎是傻了一般,口中还念念有词。

    齐后心疼的让宫人将他靠坐在宫殿一角,此时御医被人架着带了进来,瞧着这般血腥之景,心惊肉跳。

    给赵扬诊断一番过后,才哆哆嗦嗦的开口说道:“皇……皇后……小皇子他……似乎是疯了……”

    老皇帝此时闻言,便是苦笑出声,笑得溢出泪来:“齐氏!你的亲儿子!被你生生吓疯!这便是你的报应。”

    赵扬是他最爱齐氏时所生,又是个男儿,感情自是不比寻常。

    老皇帝心中悲痛,所言句句戳在齐后心头,她浑身颤抖如纸道:“绝不可能!我扬儿怎可能这般疯了,不过是一时吓得狠了,把这蒙古大夫也给我斩了!”

    “还有你这些皇子皇女!一个也不留!全都斩了!”齐氏怒道:“衍儿,你父亲不愿签这诏书,那便不用他签了!他死了,你便是嫡长子,未来的皇帝!其他人又说得什么?”

    赵衍皱眉,正在犹豫,旁边便有他的谋臣上前劝道:“万万不可,若是没有诏书,你便名不正言不顺。赵梁收买人心,北疆的武将们与他关系都交好,届时再打回来,我们的兵力怕是无法支持!”

    赵衍闻言心中烦躁,这也不行,那也不可,老皇帝却死也不签那诏书!

    正在此时,便有兵士匆匆闯入殿内来报:“大殿下!皇城北门已被人带队破开,此时那边战况惨烈,北角楼已经烧起来了!”

    “都是没用的废物!”赵衍大声怒道,一脚踹到那兵士身上:“我九千精兵把守皇城,怎得还会被人破开!都是干什么吃的!”

    那兵士这才支撑着起身说道:“是城中出了细作,有一队人马里应外合,把城门放开,约有百人之多。他们混在军中,我们也不知到底哪些是敌,哪些是友……”

    “到底是何人的队伍!”赵衍大怒,自己的军中竟然混入细作,不用想定是那赵梁的手笔!

    只是此时对方都打进来了,这皇宫已不安全,他该如何是好?

    “大殿下,赵梁手中无兵,此次来的必定是祁擒月的兵力,他京郊三千兵力,对我们的九千人,实力悬殊不足为惧。”旁边的谋臣说道。

    赵衍听得他们相劝,心中才算安定几分,是也,自己手中与齐家私养的那些兵力足矣对付对方,赵梁三千兵力,就算加上那些叛徒,人数还是他的多!

    “给我严加把守!”赵衍说着又加派了一些人手去北门守着。他这殿外原本有三千精兵,此时又抽调了一千走,便只剩下了两千。

    此时,皇宫宫殿顶上,白术正一身黑衣,趴在屋檐顶端。

    他方才虽歇息了一下,又进了些食物,身子舒坦了许多。但到底是刚刚生产过的人,又经了一场大战,体力也只恢复了两成。

    他虽用白布狠狠把腹部裹了,但下面还是淅淅沥沥不住有些血水,那大夫也与他说了,叫他不可再剧烈动作,又给他喝了止血的药剂,免得血流太多。

    这哥儿的身子好生烦人,白术心中烦躁!

    但此时宫中有难,也顾不上其他,赵衍若是登基,谢家必将第一个倾灭,他是绝不会放过自己与谢槐钰的!

    不一会儿,他便瞧见一处偏殿外有几十个兵士把守。

    白术轻巧的飞过去打探,便瞧见那殿内关押着的正是消失了几日的朝臣,且自己的公爹谢爵爷也在其中。

    这些大臣们都是大宣老臣,与各家势力也是盘根错节。

    赵衍将他们羁押在此处,想必也是不敢轻易动手,若是动作太大,引得京中各大世家群起而攻之,他这个皇帝的位置也是坐不稳的。

    白术转了转眼睛,便故意悄悄揭下一块琉璃瓦,迅速的打到远处值守的兵士身上。

    “谁!”那兵士正走着,忽地被人打到,惊的一声大叫。

    立刻便有许多兵士冲了过去,殿外反留出一个缺口。

    白术从屋顶滑下,一手一把匕首,抹脖子干掉两个,拉开殿门。

    众臣忽地见门开了,立刻朝外涌去,又瞧见门口站着的人似乎有些眼熟,谢爵爷震惊的指着他道:“你你你——你怎么会在此处!”

    “儿媳来救父亲出去了!”白术不紧不慢说道。

    “你的孩子!”谢爵爷睁大了眼,看着他瘪下去的肚子。

    “生完了……”白术言简意赅:“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大家赶紧出去。”

    这些朝臣们才跟着他一股脑的跑了出来。

    此时外面那些守卫的兵士们回神发现了这方的动静,便立刻提着刀冲了过来。

    被羁押在此处的都是文臣,一个个手无缚鸡之力,见了这么多凶神恶煞的兵士,立刻吓得浑身发抖。

    白术见状,便指挥着他们聚拢到一处。从兵士的尸身上捡起两把佩刀,冲过去大开杀戒。不一会儿,便将那几十个守卫杀的片甲不留。

    “这……这是你儿媳妇……”刘大人胡子哆嗦着指着白术的背影问道。

    “是也!”谢爵爷心情复杂,此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想了一会儿,他还是昂起脑袋说道:“正是我儿媳妇!今日托了我的福,你才得已获救,出去以后记得要好好感恩!”

    刘大人嘴角抽搐,但此时也无从反驳谢爵爷的话。

    方才谢家媳妇杀人如切菜的模样还反复映在他脑中,叫他又敬又畏。

    白术此时回转过来道:“你们随我来,先出去再说。”

    他带着人一路朝着西门走去,便有朝臣在他身后说道:“那处怕是早有兵士把守……”

    白术这才笑笑道:“无妨,无人会拦。”

    原来那里才是赵梁安插的大部队所在。守城的将领便是赵梁的人,深得赵衍信任。

    北门那百人的先锋队,不过是方才谢家投诚的那些人马,叫他们从西门偷偷混入,在北门开门扰乱视线,再以千人兵力从北门攻入,声东击西。

    而剩下的两千兵马,则悄悄与城内接应之人组成的三千大军候在西门。

    待白术将朝臣全部引出了,赵梁便对祁擒月道:“子云,时候到了!”

    “是!”祁擒月一声令下,众军便以破节之势冲入皇城,不过数息便来到了关押皇帝的宫殿。

    “大殿下!外面杀进来了!好多的人!”殿外镇守的兵士屁滚尿流的跑来报道。

    如今殿外兵力不过两千,却一下子黑压压的来了这么多人。赵衍惊愕万分,也不知这么多敌军是从哪儿跑出来的。

    “怎么可能!”赵衍不敢相信,拉开殿门望去,却差点被飞过来的流箭射中。

    “衍儿,你的大计怕是无望了……”老皇帝摇摇头道:“你若是逼宫成了,倒也算是聪明了一回。只是你这般心智,必然成不了大业,不过作茧自缚。你弟弟赵梁比你强了不止百倍,就算他此时不来,日后你也会被他带兵围剿。”

    “闭嘴!”赵衍此时还听老皇帝将他与赵梁比较,双目赤红,青筋暴跳的指着对方吼道:“即是如此,你也活不了,你以为赵梁那厮会给你活路?他巴不得你死了,好自己登基做皇帝呢!”

    “哈哈哈哈。”老皇帝冷笑出声:“我被你困在这里,便已没指望能活命,只是这大宣江山,必不能交到你的手中,否则必定会改赵姓齐。我这把年纪了,九泉之下,也要有颜面对赵家祖宗。”

    “那你现在便去见赵家的祖宗吧!”赵衍说着从一旁的侍卫手中抢过一把佩刀,朝着皇帝劈头砍去。

    刀锋迎面而来,老皇帝闭上眼睛。虽说心中早有赴死的决断,但生死瞬间,却还是浑身紧绷,脑中经不住走马灯似的闪过无数片段。

    砰的一声,刀刃落在地上的声音响起。

    老皇帝睁眼,便看见赵衍捂着方才拿刀的手,手腕上也不知被什么穿过,鲜血直流。

    殿门大开,一个一身黑衣的哥儿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口,一手拿刀,架在齐后的脖子上。

    皇帝又定睛一看,才发觉这哥儿十分眼熟,似乎正是谢槐钰娶的那个哥儿!

    “是你!”赵衍咬牙切齿的说道:“又是你坏我好事!”

    赵衍也顾不上手腕疼痛,慌忙捡起佩刀架在老皇帝的脖子上。

    大殿中如今有赵衍的兵士十数人,而白术却只有一人。但白术挟持着齐后,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们跑不掉的。”白术说道:“皇城已破,祁将军也正在赶回的途中。你抓得那些大臣们已经全部被救出去了,他们都可以证明是你逼宫。”

    “就算你们此时杀了皇上,也是逆谋犯上的大罪,后面定当被剿除,有什么意义。”白术淡淡说道:“你们这些随着赵衍谋逆的,此时投诚,只死一人,家人尚且还能活命。若是执迷不悟,那便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说到这里,白术皱了皱眉。对这种一人犯法,株连九族或满门抄斩的做派,他是接受不了的,但此时为了权宜,却是不得不说。

    皇帝闻言此时也道:“对,此时投诚,我保证此事不牵连你们族中家眷,若是执迷不悟,那便怪不得我无情了。”

    此时殿外的角斗也是一面倒的势头,赵衍的两千精兵,被人攻其不备,已是死伤惨重。

    殿中的那些兵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如想通了一般,将手中的佩刀扔在了地上。

    赵衍眼中流露出一抹绝望,只是他终是憎恨这个夺了他储君之位的父亲,便是要死,也要带他一起!

    他面目狰狞,手中的刀锋用力,只是刀刃还未落下,却是被一箭穿过脑袋,倒在地上死的透了。

    “衍儿——”齐后发出凄厉的叫声,瘫坐在地上。

    赵梁从门口走进,手中拿着一只弓箭道:“父皇,孩儿救驾来迟了。”

    “你已尽力。”皇帝叹了口气道。

    他原本甚至觉得这与自己无甚感情的二子不会过来,现在他能亲自过来救驾,已经是出乎他所料了。

    一群士兵上前,把齐后与其子赵扬羁押了下去。皇帝被赵梁搀扶着走出殿门,对外喊道:“赵衍已死,叛军速速投降,否则全部诛杀满门!”

    此时那些仍旧负隅顽抗之人知道大势已去,才不得不把手中的佩刀放下来。

    打点好了现场,将受惊的皇子皇女送回宫中,皇帝才算坐下,再看着自己面前的儿子与祁擒月,目光转向一旁的白术。

    “白哥儿,我记得你是有身孕的……“皇帝突然想起什么般的问道。

    “陛下记得没错,我今日刚刚诞下一子,是个哥儿。”白术说道。

    皇帝这才倒抽一口气,将他上下打量一番道:“给白哥儿赐坐,今日你救了朕,可想要些什么?”

    白术想了想,自己什么都有,似乎也没什么想要的。便摇了摇头道:“想不到什么。”

    一旁的二皇子赵梁见状便道:“谢家刚刚得了个哥儿,父皇不如就赏赐那孩子一个名字吧。”

    皇帝闻言便道:“你生了孩子,还这般在外拼杀,你夫君呢?”

    白术便道:“陛下,谢槐钰在科考,如今还在考院中关着,没有出来呢。”

    赵梁忙又在一旁说道:“儿臣为防考生受到影响,已派人去院外守着,此次科考仍正常进行。”

    “你做的不错。”皇帝闻言才道:“这样吧,这谢家的哥儿,生在这般紧要关头,有这般父母,实在是一大殊荣,便叫他谢荣吧。”

    谢荣,这名字白术听着觉得倒也好听,便点了点头道:“多谢陛下。”

    皇帝这才摆了摆手道:“我乏了,这封赏之事,日后再说罢,今日便叫我先休息休息,白哥儿你也需早日回府静养着。”

    “是。”白术谢道,便离开了大殿走了出去,他早就乏的不行,太需要好好的睡一大觉了。

    考院中,经过了昨天一夜,皇城的火光如今已经被制住了。

    考生们一个个都没睡觉,如今各个睡眼惺忪,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

    主考官看准了时辰,将第三日的考题公布出来。

    谢槐钰看了考题,闭眼略略思索,便提笔将自己一腔想法写在了稿纸之上。

    到了今日凌晨时分,那外面的动静便渐渐小了,想是宫变已是被制住了。

    谢槐钰此时身在考院,也无法顾及外面的情况,只能好好答题,将这科考考到最好,才能不枉费众人在外的艰辛。

    他心中急切,落笔的速度就更快。

    第三日的考题,也是不过午时,便誊抄完毕。

    谢槐钰将三日的试卷全部交给主考官,便耐心坐在榻上等待,等到酉时一过,考试完毕的钟声敲响,考院才从外面打开。

    首先出去的是所有考官和那些舞弊被抓之人,待他们出去了,才轮到各个学子。

    谢槐钰急不可待的跟在后面走了出去,一出去,便瞧见了祁擒月,却并未看见仲礼与白术的身影。

    不过瞧着祁擒月的神色,谢槐钰便松了口气。想来一切都好,并无大碍。

    “白术是不是生了?”上了马车,谢槐钰便对祁擒月问道。

    若不是已经生了,他应当第一个过来接自己回去,而不是让祁擒月过来接人。

    “昨日便生了。”祁擒月道:“你那夫人,真真厉害,前脚生了孩子,后脚便出去杀人,又去了宫里救驾。大夫说他伤了身子,要好好将养,你回去切莫怪他。”

    谢槐钰闻言,心中极痛。他又怎么会怪白术,只恨自己无用,关键时刻,却被关在考院中出不来。

    回了谢家,谢槐钰便直奔院子,白术此时躺在床上,倒是醒了。

    瞧见了谢槐钰回来,眼睛便亮了,只盯着他道:“谢槐钰,不过三日,你便瘦了。”

    “你才是瘦了许多!”谢槐钰极心疼的在床边坐下。

    此时众人便自动回避了,留下他们夫夫两人。

    “孩子已经诞下了,是个哥儿。”白术说道:“只是我先前喝了药,这哺育的事情,便只能交给奶娘。”

    “无妨,你应当好好休息。”谢槐钰道:“大夫可是如何交代你的?”

    白术这才似是怕谢槐钰生气般,声音小小的说道:“大夫说我伤了元气,恐怕日后更难孕育……”

    他说着看了谢槐钰一眼,眼睛黑漆漆的。

    谢槐钰瞧着十分可怜,经不住在他眼皮上亲了一口道:“那便不要再生了,我们有个哥儿便也很好。”

    “那谢家继承之人……”

    “谢琪不有个儿子么?好好教养。”谢槐钰道。

    他自是更愿意与白术一道孕育自己的孩子,但若是白术身体的缘故不能生了,那随便从谢家过继一个孩子继承爵位也没什么不好。

    “皇帝给我们的孩子起了个名字。”白术突然说道。

    谢槐钰此时才皱眉遗憾的说道:“我的孩子竟是别人起名了……”

    “叫做谢荣。”白术说道。

    谢槐钰叹了口气道:“好在不算难听的。”

    这时,他便想起自己还未见过这个刚出生的小哥儿,便招了乳母进来。

    不一会儿,那乳母怀中抱着个皱皱小小的孩子走了进来,孩子不过比巴掌大了一点,浑身红呼呼的像个小老头,头顶上只长了一半头发,前面光秃秃的如同谢顶了。

    “怎么如此丑,长得与你半点不像。”谢槐钰备受打击,不禁抱怨道。

    “这眉眼与你相像,哪里丑了。”白术不同意的说道:“我问过林舒语,孩子生下来都是这样,长大些就好看了。”

    此时那乳母便在一旁说道:“谢公子白哥儿放心,这孩子别看着现在红彤彤的,日后必定皮肤雪白,这样貌随着你二人,也是绝世无双的。”

    那孩子听了乳母的话,似乎是知道在夸赞自己一般,虽闭着眼睛,嘴角却微微有些上翘。

    白术便抓着谢槐钰的手指将它放到那婴孩儿的小手旁道:“谢荣,这是你父亲。你来认认。”

    谢荣小嘴张开,吧唧了两下,小拳挥舞了几下,轻轻搭在谢槐钰手上,紧紧攥住了。

    他出生才不过两日,一只小手还包不住谢槐钰一根指头。

    谢槐钰被握住的一瞬间,心脏猛跳了几下,瞧着那小小婴儿抓住自己手不放的模样,一股血脉相连之情从心底涌起。

    再看那孩子,便觉得似乎也不那么丑了。

    这鼻子翘翘的嘴巴翘翘的,还是有那么一些像白术的。

    几日后,皇帝重新上朝,将二皇子仲礼立为储君,处死了当日参与谋反之人。

    对齐家、娄家、方家等谋划之人,全部满门抄斩。因其世家之间血脉相连,实在错综复杂,各家之中沾亲带故,便不再诛其九族了。

    赵扬疯了,被皇帝安置在原先的寝宫精心照料。

    不过几日,便被人发现吊死在了房梁上,也不知是从何处得来的白绫。

    又痛失了一个爱子,皇帝心中悲痛,却也未去追查原因,只是以皇子之礼将其厚葬了。

    赵衍的尸身则是草草用草席裹了,随意埋在了城外。

    他死后仍被贬为庶民,夺了姓氏,他那个怀了身孕的姬妾,自然也不能留,与他一脉全部斩了。

    与其相反,此次救驾有功的谢家、祁家,都更进了一步。

    皇帝大大赏赐了谢爵爷,又封了白术一品诰命。谢家哥儿一出生,就赐了名字,又给他封了个郡主的头衔。

    叫谢槐钰苦笑道,如今家中的夫人与儿子都有了官衔,反倒只有自己身无功名了。

    不过又过了数日,这次的科考成绩便出来了。

    谢槐钰入宫殿试了一回,再出来后,便张了榜,封他为此次科考的榜首状元。

    只是也不知怎得,京中忽然传出一个流言。众人都称,这谢槐钰的状元是因着夫人救驾有功才封的,不是他的真本事。

    只有主考官们知道,谢槐钰的卷子的确是一等一的好,皇帝本想赐他一个探花郎做做,结果看了试卷,也是赞不绝口,直接就点了一甲头名。

    对京中的这些误会,谢槐钰听在耳中,倒是也不去反驳,只玩笑般的对白术说道:“媳妇,我这次能得这状元,都是你的功劳。”

    白术却是不信的,只对他道:“我的功劳陛下已经封赏过了,能点你做状元,便是因为你才学好。”

    谢槐钰瞧见他一副极认真的模样,心中倒也甚美,听自己爱人夸奖自己,总是叫他十分畅快的。

    瞧见谢槐钰这般敷衍的模样,白术也是较了真,便皱眉严肃说道:“我是真心这般认为的,你莫不信,你的才学真的是好,大宣中最好的。”

    谢槐钰却是搂过他的人,以吻堵住了他后面的话,心中感叹道:自己这媳妇,才是大宣中最最好的。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啦~是很俗的大团圆结局,不过我就喜欢大团圆哈哈哈。

    回头一看这本已经写了三个月了!感谢所有一直支持我的正版读者,还有那些投雷浇灌营养液的小天使们!今天评论的前一百个全部发红包!

    后面番外看情况日更或者隔日掉落,番外内容为了方便大家跳过我会写在标题上。大家可以只选想看的来看

    另外求一波新文收藏,接档文如下,这本写完我会看情况写固氮那本或者写一本发家致富文……脑洞太多,感觉都写不过来了……

    ……………………………………

    接档文《我靠玄学翻红了》原名《性感老喵,在线捉妖》7月初开文,希望大家支持!

    流量小生韩允自杀的新闻铺天盖地,一夜之间,他的演艺生涯玩完了,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外债。

    逼不得已,韩允只能去参加灵异节目还债。

    本来是被节目组当成反面形象炒作,没想到却凭着一身玄学,一路打脸,重新翻红成了演艺圈最亮的那颗星。

    导演:韩允你表现的太好了,你就是我们节目组收视的保证。

    路人:本来我是韩允的路人黑,从今天起,就变成他的铁杆粉了!

    制作人:韩允我家里最近也有点诡异,求你快来帮我看一看吧!

    韩允:想让我再去给你们代言?对不起,好马不吃回头草,我手上的代言多的接不过来,您家还是去找别人吧!

    ………………………………………………

    翻红前——

    娱乐头条:【韩允找了个接盘侠闪婚,对方是郊区猫咪旅舍的穷老板。】

    只有韩允知道,这个穷老板有些神秘,还懂玄学,似乎十分不简单。

    翻红后——

    娱乐头条:【最新路透——韩允老公拿出全球限量黑卡,一掷千金,疑似低调豪门!】

    韩允老公:什么是黑卡?不懂。什么是豪门?不知道。 我只知道这座山是我的,那片地也是我的。和我结婚,就全都是你的。

    食用指南:攻是猫界尊主狴犴,在人间隐藏身份,爱好睡觉。灵异神怪文,半架空,有各种鬼怪出没。

    受靠演技升级变影帝,皮的很,爱好撸猫。有猫咪,有娱乐圈,有灵异,先婚后爱,攻宠受?

    受:韩允 攻:冥华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辛木、式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森lady、芹菜、式责 10瓶;昵称昵称昵称 5瓶;媛媛 2瓶;了了、幽兰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