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33、第 133 章

    谢琴有些呆住, 似乎是已经被娄氏说服, 朝前走了几步。(看啦又看小说网)

    娄氏见他这样, 不禁松了口气, 心中暗自想到, 这谢琴还是如以前一样胆小, 果然如她所料, 这便应该是要重新投靠自己了。

    只是这谢琴知道的太多,待她翻身之后,便不能留了,只需要找个由头将他弄死,对外就说是病故好了。

    没想到下一刻, 谢琴却是一声令下道:“娄氏要联合娄家谋反!快把她抓起来!”

    两个小厮毫不犹豫的上前, 一人反剪娄氏一条手臂,将她按倒在地。

    “谢琴!你疯了!”娄氏简直不敢相信,看着谢琴大骂道:“谢家早晚要完,你竟然这种时候还跟我作对!”

    “谢家完不完, 那也是我家!”谢琴冷着脸道:“我是谢家人, 不是你娄家人。你要害我全家,伤我哥哥嫂嫂,我就算和谢家共存亡,也不会放过你!”

    “况且……你以为我还会信你么?”谢琴冷笑一声, 盯着娄氏的眼睛,叫她浑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从我小时候便一直诓骗我,打压我, 我如今知道了你的秘密,以你的性子,还会放了我?”谢琴说道:“母亲,我可是比你更了解你自己。你这般歹毒,你的话,是半点信用都没有了!”

    娄氏没想到不到一年,谢琴竟如变了一个人般。

    她被两个小厮死死押着,丝毫不能动弹,嘴上却是骂骂咧咧,污言秽语,哪里还有半点侯门女儿的风度。

    白术正在生产,谢琴也不愿拿此事去烦他。

    他将娄氏带到正门口,那军士处,将此事细细说明,那军士便十分警惕,叫了人随谢琴去把那南院的小门守上。

    置于娄氏,便五花大绑了扣在一旁,让人严加看守。

    此时,谢家的大门口虽有众多家仆与兵士把守,但是也摇摇欲坠,眼瞧着那门栓就快要被外面撞开。

    娄氏哈哈大笑道:“你们如今还在这边挣扎,殊不知马上就要大祸临头!我劝你们,要是识相的话还是早点将门打开,如此还可以将功赎罪!”

    “这个疯妇!”那军士听她动摇军心,烦不胜烦的骂道。

    他随地捡了一块擦马桶的脏布,塞入娄氏口中,堵了她的嘴。又狠狠给了她一脚,将人踢得歪倒在一旁,只得发出呜呜痛呼。

    若不是此人如今还是谢家夫人,他不能拿她如何,早就一刀下去就地正法了。

    “这位军爷……”谢琴见着门口的惨状心中也是害怕:“我嫂嫂还在生产,这边可还能撑得住么?”

    “莫怕。”那军士看了谢琴一眼便道:“白哥儿吉人天相,必不会有事。再说城里如今闹出这么大动静,京郊祁守备那边应该已经知晓,他会过来救我们的。”

    就在此时,谢琴便听得内院跑来一个小厮,对他说道:“琴少爷,快!快回去,白主子已经生了!”

    谢琴眼睛一亮,面上露出喜色。此时便与那军士道别,随着小厮回到后院。

    果然,他还未走到大哥的院中,远远便听见婴儿嘹亮的哭声。

    “嫂嫂!”谢琴立刻快步跑进院中,推开房门,便见到白术满身大汗躺在床上,旁边还躺着一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婴孩儿。林舒语此时正端着一盆清水,用帕子给那小婴儿轻轻擦拭身上的胎粪。

    “谢琴,你来了。”白术此时虽看着极为狼狈,但神色却是极其松快,看着身旁的小婴儿,面上一股柔色。

    “恭喜嫂嫂。”谢琴瞧见那婴孩儿皱巴巴一团,面上还有未揩尽的胎粪,也看不出长相。但额上一颗红痣,倒是红的滴血,分明是个哥儿。

    谢琴心中又是喜爱,又有一丝遗憾的说道:“可惜是个哥儿……”

    白术一举得子,若是个儿子,必然要打了京中所有人的脸,可偏偏却是个哥儿……谢琴心中有些酸楚。

    不是他不喜爱哥儿,而是一想到这哥儿与白术的境遇,便又希望自己的嫂嫂一切都能是顺顺利利的。

    然而白术却是十分高兴道:“哥儿正好,你大哥最想要个哥儿,这一生便是个哥儿,他知道了定是极高兴的。”

    林舒语也在一旁说道:“琴哥儿此话差矣,白哥儿生的哥儿必定不同一般,长大若是个如他一般的哥儿,不是更加厉害?实在没什么可惜的……”

    白术此言说的是极自信的,林舒语也是情真意切。

    谢琴本是替白术惋惜,听得他这样说了,却将心中的遗憾也一扫而空,觉得哥儿也没什么不好的。只要自己大哥嫂嫂喜欢,那便是极好的。

    此时,白术招了招手对谢琴道:“谢琴,你过来。”

    谢琴一怔,便又上前一步。

    白术才道:“方才娄氏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做的极好。”

    谢琴呆了,也不知白术人在产房,怎得外面的事情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白术此时便道:“你放心,我心中自有定数。你且留在此处,与舒语帮我一道照看着孩子,我去去便回了。”

    谢琴目瞪口呆,看着白术从床上爬起,以帕巾擦干全身的汗,用白布紧紧裹住腹部。

    做完这些,他便换上一身紧身便服,从墙角取出了一把长长的佩刀。

    大宣私自持有武器是违法的,但自谢槐钰上次遇袭以后,便长了个心眼,在家中藏了一把佩刀防身,此时正为合用。

    “嫂嫂……你……你这是要去干嘛……”谢琴瞧着白术如此打扮,除了面色略略有些憔悴,竟看不出是一个刚刚生产过的人……

    那接生的大夫也是啊啊喔喔不知说些什么,只在一旁车轱辘的重复道:“不可……伤身……不可……不可……”

    “此时也顾不了那些了。”白术喘了口气,淡然说道。

    他以前在虫星战斗之时,几次重伤濒死之时,也靠着意志险象环生的挺了过来。

    现在虽生过孩子,消耗颇大,但以他的体能,却还有着三层的体力,并未到达极限,。

    这也是因为白术一直锻炼的很多,运动量也大,孩子并不算太大。因此这般头胎便数个时辰就生出来了,也算十分顺利了。

    谢家有难,祁擒月的兵力也不知何时才能赶到。

    谢槐钰不在,他要替他守着谢家,守着他们的孩子,守着他们的弟弟和亲人,不能叫人伤了他们一根汗毛,他要叫谢槐钰一生无忧,一生喜乐!

    白术想到这里,便毫不犹豫的朝着大门口快步走去。

    这时,谢家大门口那根门闩已经摇摇欲坠,被震裂了一道,眼看着不过一息就要断裂。

    领头的军士面色凝重,抽出腰间佩刀,对门口所有人道:“谢家的仆役们全部先行退开,去你们主子的房间外守着。其他人,准备抵御外敌,把谢家给守好了!”

    “是!”祁擒月抽调过来的兵士们都是好手,又对他忠心耿耿,此时也是毫无犹豫,便纷纷抽刀,警惕的盯着门口,等待外面那些破门而入之人。

    谢家的仆役们则朝着后院退去,不过跑到一半,便瞧见了自己本应躺在产床上的主子,满脸带煞的朝这方走来。

    “你们都回院子里去,护着谢琴他们……”白术淡然说道。

    他一身气场,目光犀利,除了面色略微憔悴,一点都不像是个刚刚生产过的。

    “是……”谢家的仆役们见了自己主子这般沉着,心中也不由的安定下来。

    只觉得今日之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谢家这般高门大户,一定能化险为夷,否极泰来。

    “咔嚓——”随着一声巨响,大门的门闩断成了两截,大门被人破开。

    谢家门口虽有数十好手把守着,但外面一百多号兵士突然闯入其中,挥刀而下,还是叫他们应对艰难。

    “把谢家叛党一律除尽!抄了谢家钱财,大殿下必定重重有赏!荣华富贵指日可待!”领头的将士一声大喊,那些兵士们眼中便流露出贪婪的目光,拼得更用力了一些。

    都知道谢家富可敌国,这么多的钱,便是手指缝里漏出一点,也足够他们享受大半辈子了。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不多时,那祁擒月的兵士中就有数人受伤。

    不过他们毕竟经验十足,也杀了几个敌人,此时便后退着靠拢在一起,尽力封住闯入贼人的去路。

    “祁守备有令,我们背水一战!不死不休!”领头的军士一声呐喊,鼓足气势。

    众兵士便强打起精神,他们都是为祁家服务多年的老兵,家中甚至有兄弟亲长就在军中。

    此次既奉了祁擒月的令,便是战死在此地,也绝不会中途而退。

    十几个兵士与上百兵士,同时交锋起来,一人抵御十人,便是再好的身手,也叫那领头的军士十分疲惫。

    就在他快要抵挡不住之时,对面的刀锋正对着他的面孔落下,眼瞧着就要将人斩成两半。

    他只觉得肩头一重,就被一股大力强压了下去,跪倒在地。

    而对面那拿刀之人,则睁大眼站在原地,佩刀落在地上,捂着脖子一动不动。过了几秒,那脖子处才如泉水般喷出大量鲜血,叫他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死了个彻底。

    白术从那领头军士的肩上单脚跃下,道:“动作不够灵敏,练得不够。”

    那领头军士摸了摸自己酸痛的肩膀,才知道方才是白术一脚把他踩下去了。

    他睁大眼,脑子里还未反应过来。这位白哥儿不是刚刚还在产子,怎得如今却如没事人一般站在这混乱的战场,还一刀一个,数息之间便将入侵外敌杀了几个。

    白术许久未用刀了,又刚刚产子,出手到底是没有过去熟练。

    不过因着他的功底和经验,每一次出手便是冲着敌人的死穴,动作实在太快。

    往往叫人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他抹了脖子,死的透透的,一时间,那些看到这般景象的兵士们都纷纷后退,不敢再接近他身边。

    祁擒月派来的兵士们本已经被逼到绝处,此时见了白术出手,心中一时间便是豪情万丈,澎湃了起来。

    白术一个刚刚产子的哥儿尚且能过如此,他们又何惧再战?

    娄侯爷本是跟在那队伍的后面,此时见到这般煞神,也是颤颤巍巍的指着他道:“快杀了他,他不过是个哥儿!只要杀了他,动手之人皆可奖赏百金!那些兵士们便不足为……”

    娄侯爷还没嚷嚷完,便有一把锋利的佩刀自白术手中飞出,直接插进了他的喉咙,叫他后面的话都随着血水一股股吞咽了下去。

    白术冷哼一声,他正是体力疲惫之时,但求速战速决,擒贼先擒王,这带头的娄侯爷,他是绝不会再留的。

    见他没了佩刀,那些兵士们立刻一拥而上。

    白术却迅速闪身,将手中一把石子弹了出去。叫许多兵士都惨叫连连,丢了手中的佩刀。

    白术用脚一掂,便将其中一把佩刀挑入自己的手中。

    这时白术便使出了自己的本事,不过数息,又是几具尸体倒地,剩下的那些兵士们便都往后跑了。

    白术此时身上染了不少血,瞧着愈加恐怖,如同修罗一般。那领头的敌军将士催促了数次,竟也无人敢再上去。

    白术便也不多浪费时间,只对那些人喊道:“你们不过是下面的打手,我也不愿为难你们。如今娄侯爷已死,赏金也无人会给,今日我只要那领头之人的脑袋。其余的人,只要你们不来找我谢家麻烦,我自不会找你们麻烦,那不信邪还要来的,便看看你们有没有命来领那赏金吧!”

    此次他们造反,本就名不正言不顺,白术此言,便叫那些兵士们心中动荡,一时间犹豫起来。

    白术又上前几步,便有几个兵士转身就跑。

    “别跑——你们别跑——逃跑之人都要军法处置——”那头领见着众人纷纷超后退去,心中越发慌乱,便立刻叫喊起来。

    此时白术却是冷冷一笑道:“你若活着,才有军法处置,你若死了,谁去处置他们?他们不过是不愿造反,归顺朝廷罢了。”

    他此话说出,那头领的额上便冒出一头冷汗,还未反应过来,却有一把长刀猛地从他胸口穿透,将人捅了个对穿。

    那动手之人乃是他往日提拔的副官,此时见着情况不对,却是直接背叛与他,且见他缓缓倒在地上,才说道:“此事是你与娄侯爷一家大逆不道,逼迫我们谋逆,我们自是一心向着朝廷,不会与你们同流合污的。”

    此时白术才道:“这位军爷好见识,待拨乱反正之时,我定会将此事好好上报。”

    那人便露出一幕笑容道:“谬赞了,鄙人也是想要将功赎罪。”

    白术这时便道:“若只是将功赎罪,难免还要受到处罚,此时还有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你想不想要?”

    那副官犹豫了一阵,此时看了看地上死掉的娄侯爷和头领的尸体,终是点点头道:“白哥儿有什么主意,这戴罪立功的机会,我们自是想要的!”

    此时,远处便有一队人马匆匆过来。白术警觉地看了一会儿,便听得身后祁擒月派来的军士大声叫道:“祁守备来了!”

    白术见那队人马越来越近,前锋骑着战马威风凌凌的正是京中守备祁擒月,这才面上一喜,松了口气。

    看见祁擒月赶来,那投诚的副官立刻对着他单膝跪地,以示诚意。

    雨郎这时便从军队后面的马车里跑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二殿下赵梁。

    他看见白术时便皱起眉头,一脸担忧的指着他的腹部道:“白哥儿……你的肚子!”

    祁擒月这才想起来,白术好像之前是大着肚子的!

    他如今站在这里,看不出一点孕相,到叫自己将白术有身孕的事情给忘记了。

    “你……难道你是假怀孕……”祁擒月不敢置信的看着白术说道:“瑞石兄他知道么?”

    白术:“…………”

    白术本就不易怀孕,突然便传出喜讯,如今又这般站在自己面前,叫祁擒月止不住脑洞大开。

    白术嘴角抽搐,哭笑不得的说道:“怎么可能假怀孕,孩子已经生下来了。”

    祁擒月:“…………”

    此时白术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再次刷新了底线,这等厉害的哥儿,以后他还是少招惹为好……

    “白哥儿放心,我们在考场外抓到了想要纵火之人,如今已是派了许多人把考院看守起来,好叫他们在院内考试的考生无事。”赵梁说道。

    白术这才放心下来,此时心中落定,便请了祁擒月和赵梁进去,相商如何解这宫变的危机。

    “齐家偷偷在外养了三千精锐,赵衍手上有兵六千。”赵梁皱眉说道:“他两人一共加起来有九千兵士,虽然不多,但围住一个皇城却是很足够了。”

    “我手中只有兵三千,比赵衍他们少了数倍,与我们实在不利。”祁擒月叹了口气道:“我已经派人拿了印信去北疆找父亲救驾,若途中一切顺利,快马加鞭也要三日。”

    “三日太迟。”白术说道:“待北疆的兵调来,皇帝怕是已经没命,赵衍也可名正言顺的登基做皇帝了。”

    “如今便是要以三千人马,对赵衍的九千人马,将皇帝与朝臣救出。”白术顿了顿道:“二殿下,你在京中经营多年,手中难道就没有底牌么?”

    赵梁被他说的一怔,眉毛微微挑起道:“我的底牌均在北疆、只怕是一时赶不回来。”

    他说完以后,白术却仍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他道:“殿下,现在已是关键之时……若是叫赵衍得逞,你再去讨伐,难免名不顺言不正,日后你便是一掌大统,也要被人非议……”

    赵梁眯起眼睛,在白术的注视下沉默了许久,最终叹了口气道:“赵衍虽掌管护城军,但起来有一队千夫长,却早就投奔与我,被我安排好见机行事。若是他们出手,倒是能里应外合,如此四千人马对八千人马,也不见得会全输……”

    祁擒月睁大眼,没想到赵梁竟然还有安排这般后手,且竟被白术一眼看穿。

    他看了看赵梁,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未说,只对两人道:“祁某早已准备好了,只要一声令下,我手中人马可尽出。”

    白术便点点头道:“理应如此,这救驾之事,当不必再拖延了。”

    考院中,谢槐钰躺在那褥子上面,心中有所不安。

    他白日便听见考场外并不平静,似乎有铿锵刀剑碰撞之声。到了后面,这声音便停了,一切似乎恢复了宁静,却叫他更为不安。

    夜里,难得的谢槐钰没有睡着,他望着空中明月,心中想到白术:“此时他正在谢府,也不知孩子如何,有没有什么危险?

    只是他此时不得而出,只能待翌日三场考完,只希望待他出去的时候,谢家一切平安。

    又过了一会儿,谢槐钰突得听到京中有人敲锣鸣鼓,大声喊道:“皇宫烧起来了,快来人去救火啊!”

    此时这番动静,便叫考场中的所有考官与考生都一片慌乱。

    宫中是有专门的救火队的,但若是火势极大,连救火队也救不了了……

    便会有那等负责打更报信之人如这般在街头通告,呼吁每家每户去宫中救火。

    此时他们在宫外都能听到这动静,可见宫中已经极乱。

    大家全被关在考场中不得而出,此时心中再有多少担忧,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瞧着东门的天空被映的红了一片,此时有浓烟滚滚直上云霄,火势瞧着是十分骇人。

    又过了一会儿,考生们便听到考院外有人尖叫道:“打起来了!兵变了!”接着就有刀剑相接的声音,又有若干惨叫声,似乎当街就有人被直接杀了。

    到了此时,便有些考生已是受不住了,慌乱的跑到门口:“开门啊!快快开门!我不考了,我不考了!”

    此处已是不安全了,谁又还有心思考试?特别是那等家中富足的商贾家的孩子,此时只想立刻逃跑,免得受到牵连。

    有一个如此,便又有许多人效仿,一时间,考院门口竟挤满了考生,纷纷叫着要开门出去。

    那考院门口驻守的军士此时便与他们对持,只是他们人数却不如考生的多,一时间便更为混乱。

    此时,谢槐钰皱起眉头走了过来,他从一个军士腰间抽出一把长刀,砍了那门口闹事的剌头一刀道:“考院大门,不过三日不得打开!谁敢闹事?若是有人再闹,直接就地斩首!”

    谢槐钰不是习武之人,那一刀自是没什么力度,但也叫那人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见着如此情景,那些闹事的考生们心中惧怕,便立刻四散开来,不敢再闹。

    谢槐钰这时才叫人将那受伤的考生扶了,包扎好了带到一旁,对剩余的考生道:“考院的大门是从外面锁上的,不到时日不可能打开。你们这般闹事也无用!”

    又对一旁的主考官道:“考官大人,这科考考的是国家栋梁。如这等人,一有点风吹草动,便要不考了,就算是文章写的好也不应录用。”

    那考官见识了谢槐钰这一番动作,心中不禁佩服。心想不愧是被皇上称赞过的,实在是有见识,有气度。且他所言正是自己所想,因此便说道:“谢公子说的不错,方才那些带头闹事之人,要一一将名字登记下来,取消考试资格,且以后也不许再考!”

    那些心中摇摆的考生们听了,害怕以后的考试资格也被取消,便纷纷退开,赶紧各自回了自己的地方。

    谢槐钰此时便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只是心中仍是担忧,忧心白术的安全,皇帝的安全,赵梁与祁擒月的安全。

    好在以赵梁的性子,对此事绝对是有后手的,倒也还有七成胜算,也不知他们如今怎样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正文完结

    赵梁为何一开始不拿底牌出来呢?其实他也不想救皇帝啊,等赵衍把皇帝杀了,他再去讨伐,就可以直接做皇帝了。

    另外不要纠结白术生了孩子后不做月子还很能打的事情,现实中新闻就能看到有战斗民族海里游泳的时候不小心就把孩子生了,还自己带孩子游回来。还有生完了为了减肥立刻去爬山的,以前我就在山上遇到过,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就跑出来了,说是爬山减肥,真是神一样的人。所以以白术的体能,生完了就能打,也挺正常的。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木一、荼岩翛翛、凤二的大宝贝、zaizzzz、moomi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蝶荡卿舞 117瓶;森lady 30瓶;黑心芝麻、一茗、十年一生、小妮子、レイ、芹菜 10瓶;啊沾、满天小行星2018 5瓶;天赋予的 3瓶;世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