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9、第 109 章

    翌日, 白术找到先生, 便对他说道, 因着谢凌不愿学习, 以后就不来上他的课了。(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谢琴在一旁听得心惊胆颤。这哥儿实在厉害, 谢凌同他顶撞, 他就直接不让谢凌再来上学。

    谢凌是谢槐钰亲弟, 尚且如此。他一个庶子,同谢槐钰也没什么情分,若再不老实一些,怕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因着这番误会,谢琴对白术倒是热情了许多, 一口一个嫂子的把他送走了。

    白术便又去了谢凌的院子, 说要带他出门。

    谢凌早就换上一身雪青色华服等在院中了。

    “呵,你这身衣服,知道的知道你是去干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郊游呢!”白术嘲讽道。

    “你……”谢凌不甘的咬住嘴唇。

    他往日受娄氏管束, 不怎么出门。难得出去一次, 自然也都是精心打扮,穿着华服。

    这雪青色的衣服是他最喜爱的,如今却被白术如此说道……

    但他如今被白术管着,就算心中不满, 也只能暗暗在心底咒骂,面子上却是个孬的,并不敢真的怼白术什么。

    白术在他衣柜中找了找, 啧了一声道:“你这些衣服,件件宽袍大袖,怎好做事。罢了,出去再买一身便好。”

    谢凌跟在他身后出了门,坐着马车到了一条商业街上。

    车辆停下,白术便带着谢凌下车,让车夫先靠边停了。

    白术先带着谢凌进了间成衣店。

    那成衣店谢凌是识得的,是他大哥的店铺,自己许多衣服都是在里面做的。

    白术进店以后,便招来了伙计道:“你家最便宜的衣服在哪里?”

    谢凌听了,面上便是一怔,又气又恨,直在心里怒骂白术抠门。

    白术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对他的咒骂自然一无所觉。不过就算是心里猜到了,以白术的性子,也根本就不会当成一回事。

    那伙计看了眼谢凌也是微怔,这两个小哥儿,一个是东家未婚妻,一个是东家亲弟,都是身份高尚之人,怎得却要看那最便宜的衣服。

    不过既然是他们想要,他自然也不会反驳,便带了两人去了店内一处角落。

    那里有些细棉布的衣服,样式极为简单,颜色也很单调,那些谢凌喜欢的绣花、点缀自是不可能有了。

    “这边一排衣物,都是一百文钱一套。”那伙计说道。

    他们这么大的店铺,卖的主要都是些精致的衣裳,便是这些最便宜的,价格倒也不低,也都是用了好料子的。

    白术摸了摸那料子,觉得倒是十分舒适,便随意挑出几件在谢凌身上比划起来。

    谢凌脸色苍白的由着他比划,心中对这些衣服是一件也看不上,觉得和家中粗使下人穿的差不多。

    “这些都要了吧。”白术点点头道:“你肤色和你哥哥一样白皙,穿什么颜色倒都挺好看。这些衣服你留着,以后出门的时候可以日日更换。”

    谢凌十分嫌弃的抱着那些衣服,一身他都嫌多,竟然还让他日日更换!

    然而他心中气恨,却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拿着一套酱紫色的窄袖衣裳换上。

    他生的好看,穿起这简单的衣裳其实也是别有一番风情的。

    白术见他换好衣服出来。便点了点头:“这看着精神多了,也好做事,最主要的还是价格便宜,随我出去吧。”

    谢凌:“……”

    白术给谢凌买了十身衣服,只花了一两银子。

    谢凌心中恨恨的想到:“自己随身伺候的丫鬟,做一身衣服都不止一两银,自己这衣服也是在太寒酸了!”

    想到这里,谢凌却是愣住了。

    过去谢家每年的月银,所需费用他也是大约知道的。

    像下人穿的衣服,和他身上这身差不多的,便只要一两银子。稍好些的,却是不止,要两三两银子了。

    他过去看到这价格,是觉得很便宜的,毕竟他手上手指缝里漏出一点就是几十两银子,这一两、二两的又算什么?

    然而今日白术带他来买了衣裳,他才发现原来这样一身细布衣裳,竟然只要一百文钱?这价格与谢家的相差也太大了吧!

    “你在想些什么?”白术见谢凌有点发呆,便开口问道。

    “这衣服……”谢凌有些迟疑的开口。

    “你是不是觉得价格太便宜了?”白术闻言也猜到了他要说些什么,便哼了一声说道:“非是这里便宜,这家店铺,在京中已算是贵的。谢家往年账目我都看过,每样花用比京城物价高了十倍不止,也只有你们这样的看不出来了。”

    谢凌闻言,不禁十分心惊。

    谢家的采卖事宜,过去都是由娄氏把控。谢凌听了白术的话才知道,原来娄氏在其中做了假账,那多出来的银子,怕都是进了她自己的腰包,难怪娄氏生活如此奢华无度。

    不过这些都是过去了的事情。娄氏如今被关起来了,管家大权自然旁落别家。

    谢爵爷懒得管事,便把这事情交给了大哥去处理。听这白哥儿的意思,如今这权力是已经移交到他的手上了。

    白术带着谢凌走了一会儿,便又到了家首饰行。

    那首饰行很大,有并排两间铺面,白术一进去,便受到了掌柜的热情接待。

    白术的同掌柜点点头便道:“王掌柜,这位是谢凌,你们东家的胞弟。从今日起,便在这里帮工。他跟着您学些看账的本事,您可得好好管束。”

    那王掌柜一听是谢槐钰胞弟,又哪敢对他进行管束,连忙说道:“谢家小少爷,这么尊贵的身份,哪里能在我这儿干活,实在是折煞了他。”

    白术却咳嗽一声说道:“王掌柜的你若是不收,我便回去同你东家禀报一声。正好我京郊还有个农庄,让他去农庄是练练也挺好的。”

    自己不收,这白哥儿就要把谢家的小哥儿送去种田?

    王掌柜的一头冷汗,觉得这白哥儿真不是个善茬,竟如此厉害。刚来了京里,就要磋磨起自己小叔子了。

    他生怕白术回去告他的状,又觉得谢凌实在可怜。便答应将谢凌收了下来。

    白术便让谢凌随着王掌柜的到后院去,学习如何看账。

    谢凌只学了大半年的字,识得的字也不多。看起账目,也是格外费劲。

    那王掌柜的耐心教导了他一下,谢凌便勉强识得了一些,但那些数字之间的规律,却还是搞不懂的。

    “从今日起,这铺子里的账目,便由你每日核对一遍,带回去给我看看。若是出了错处,就从你的月银里扣。”白术说道,他又看了眼王掌柜道:“王掌柜,您可不许帮他捉笔,毕竟回去以后我还要问他的,若是答不出来,我便知的那账目是别人帮他做的。那你这掌柜的,怕是也需要换一换了。”

    王掌柜的原本还有心想帮谢凌遮掩一番。被白术这样一威胁,便也放弃了这个念头,他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总是要以自己的差事为先的。

    谢凌又气又恨,却也没有办法。

    白术走后,那王掌柜就让他坐在一个小房间内,给了他一本空白账册道:“谢小哥儿,您在这儿慢慢看,慢慢写,小的就出去忙了。”

    谢凌看着那密密麻麻的账目,如同看天书一般,这才发现自己平日所学实在太少。

    他连懵带猜的写了许久,终是写不下去了!便把笔一摔,愤然说道:“月银要扣就扣。大不了我不要这银子了!”

    他月银一个百两有余,还有谢槐钰先前给他的银子,加起来也有近千两之多了。不怕白术克扣他一两个月的。

    谢凌就这样在店铺中坐着,百无聊赖,又去前院里看那掌柜和伙计们做生意,倒觉得比看账还有趣一些。

    那王掌柜的见他出来,也有意指点与他,便教了他一些珠宝首饰的知识。怎么分辨珠宝的品类和价格,也让谢凌大开眼界,觉得比在谢家念书还有趣一点。

    待到快到酉时了,谢家便派了马车过来,把谢凌接了过去。

    谢凌拿着那本不知所云的账本,从马车上下来。一进家门,便被两个小厮给请到了餐厅去。

    餐厅里,谢槐钰与白术两人都坐在席间,谢槐钰一见到他来,便对他道:“快净手吃饭,今日在那店中,做得可是如何了?”

    谢凌一听,便看了白术一眼。

    他原本以为自己兄长不知此事,没想到却是已经知道了,即已知道,却还让他在那儿受磋磨,也不知道这哥儿是如何哄得自己哥哥这般听他的。

    谢凌不敢多说什么,心下虽有怨气,却也只得净了手,坐到桌边。

    席间,那白哥儿却是没多说什么,只是给他大哥夹了不少菜,两个人倒是一副浓情蜜意的样子。

    谢凌在外面累了一天,晚上也多吃了一点。

    待饭吃好了,丫鬟下人把餐盘收了,白术便突然开口说道:“你做的账册,拿来,给我好好检查一番。”

    谢凌一窒,不情不愿的将那账册递给白术。

    白术打开一看,便噗嗤一声笑了,把那账册递给谢槐钰看道:“你看看这册子做的。连日期都写错了,后面也是一塌糊涂。”

    谢槐钰看了,脸色便黑了下来。

    光是六月十一日这五个字,就错了两个。

    更别提后面的账目,除了前面两行还算有些章法,后面就是胡乱填一个数字,字迹还都是错的。

    “简直是狗屁不通!”谢槐钰见谢凌如此不成器,心里着急,语气自然也好不起来。

    他把那册子扔到地上,指着谢凌说道:“你看看你写的东西。进学也有半年了,几个数字都学不好,这些都是先生最早便教过的。

    谢凌被骂的狗血淋头,眼泪含在眼眶中打转。

    自己的大哥往日虽同他生疏了,但还是心疼他的。可如今,带回了这乡下哥儿以后,竟整个人被他牵着鼻子跑了。

    那白哥儿如此刁难他,还不如娄氏。日后还会给他寻得好郎君么?

    白术起身将那本子拾起,对谢凌说道:“我早说了要罚你的月银。这一个错字,便罚十两银,我数数你这里面也有六十三个错字了。便罚你六百三十两吧。”

    “六百三十两!”谢凌大惊:“我一个月月银只有一百二十两,哪里给你六百三十两扣!”

    “你这个月的月银没有,之前你大哥不是还给了你一些么?便从那里面扣除剩下的就好。”白术懒洋洋的答道。

    “你——”谢凌忍不住想要骂人。

    自己手上一共不到千两银子,这白术竟然还要扣一半出来!

    且这才第一日,若是明日他再错了,岂不是又要扣除。那他手上哪里还有银子!

    “对了,你要是手上的银子也扣完了,便从你后面的月银里扣。若是到你出嫁还未还清,便从嫁妆里扣。”白术笑道:“你可仔细一些,莫要待出嫁的时候,夫家送来的聘礼都要被你给扣光了。”

    白术一脸认真的对谢凌说,那眼神十分犀利,让他打了个颤,便信了这哥儿说的必定是真的。

    更让谢凌觉得绝望的是,这哥儿都如此苛刻他了,自己大哥却半点也不帮着他说话。

    反而对他说道:“你可听你嫂子说了?你已经到了这个年纪,理应对自己负起责任。一会儿你嫂子派个小厮过去,把你欠下的银子给拿了。”

    谢凌浑浑噩噩的回到房中,把自己的钱匣子打开,数出五百两银票递给那小厮。

    那小厮拿了五百两,却还不走,对谢凌说道:“是五百一十两,凌少爷。你还欠着十两呢。”

    谢凌气的拿出十两砸到地上,吼道:“拿了赶紧给我滚出去!”

    那小厮捡起银子,朝谢凌福了福,才转身离开了。

    谢凌看向自己的钱匣子,里面只剩下了两张二百两的银票,和几十两银子。

    他原本是从不管钱的,今天便也拿出那银票和银子仔细看了很久。

    又数了数自己的金额首饰,估算那些首饰到底值多少钱。

    但他那首饰,也都是娄氏给他配的,价格全是娄氏报的。

    今日出了那衣服的事情后,谢凌便知道,这娄氏给的报价是信不得的。

    自己这些首饰,说不定价格比他想象中的还少。

    白术拿到小厮给他的银票,交给谢槐钰道:“你帮他收着,以后再还给他。”

    “好。”谢槐钰笑道:“你今日让我配合你做了这么一番戏,想来是能让凌儿涨些教训的。”

    “你硬让他去学,他不知那东西有何用,也学不进去。”白术说道,“倒不如磨他一番,让他知道其中的用处,便不得不逼着自己学了。”

    白术之前在虫星,军校之中,也并非所有雌虫都十分自觉。但因着学校的考核制度,便是那些不爱学的,也不得不逼着自己用功。

    他由此便想到了谢凌身上,谢凌娇生惯养,被娄氏给教坏了。

    这样的人往往意志力不够,便得借由外力来改变,给他点压力,他反倒会做的好些。

    “其实谢凌比我想象中听话。”白术对谢槐钰说道。

    “他还听话?”谢槐钰诧异道:“你可莫为了哄我瞎说。”

    “的确是比我想像中听话。”白术说道:“被你教训了一番,就有些怕我,让他作些什么,虽说心中腹诽,倒也去做了。”

    以前他带兵的时候,自是有比谢凌难啃的多的硬骨头。

    对那些不听话的新兵,他所用的手段更多。

    最多不过三个月,也必然叫他们服服帖帖。不到半年,那些新兵也对他心服口服了。

    置于谢凌这样的,不过吓唬打压几句。只要他长点本事,多磨练磨练,日后嫁出去也不用担心了。

    谢槐钰听白术这样说,便也松了口气,看着手中那张银票说道:“只希望经过这一番敲打,谢凌能明白你我的苦心吧。”

    第二日,谢凌再被送到那店铺时,便留了个心眼,将自己的首饰盒带上了。

    到了店内,谢凌便将首饰盒打开,给那王掌柜看:“王掌柜,您帮我看看,这些首饰,大约能值多少?”

    那王掌柜接过盒子,仔细查看其中首饰。

    他看着看着,便皱起眉头,将首饰在手中掂量了一番说道:“谢小哥儿,这首饰……合起来约有千两银子吧……”

    “才一千两?”谢凌惊呆了。

    他猜测这些首饰恐怕被娄氏多报了价格,但按着十几倍算下来,也不应该只有一千两这点啊!

    “你拿着这首饰。”王掌柜拿出一根发钗,让谢凌捧着,又从店铺里取了一根差不多粗细的递给他道:“你在掂掂这个……”

    那发钗一入谢凌的手,就比他自己这根钗子重了不少。

    “怎得重量差了这么多!”谢凌捏着钗子,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他连忙又拿出首饰盒中的其他首饰,一一掂量过去,竟然没有一样比王掌柜给他的那个发钗重。

    “谢小哥儿,你看。”王掌柜说道:“你手上那钗子是咱们店铺中的普通金钗,上镶绿玛瑙石,大约价值黄金五十两。”

    黄金五十两,也就是五百两银子就能买下这根金钗了……

    “这金钗价格不算太贵,但他却比你这首饰盒中的首饰都要重。因为你这盒中的首饰,全都是空心的。”王掌柜说道。

    谢凌脸色发白,一根金钗才五十两金,而他这些首饰头面,从公中发下来时却号称价值千金!

    他一直以为这真的就值千金,却没想到别说千金,连一根五十两金的头钗都比不了。

    这么一大匣子的!都是些废物!谢凌心中愤恨……

    但他也没有办法,这些首饰虽不值钱,他也不能丢了。

    只因他现在便是千两都拿不出来,往后出嫁的时候,说不准还要靠这首饰来冲门脸的。

    谢凌把首饰匣子收好,专心的看起了桌上的账目。

    他昨日已经被没收了六百多两,今日是实在不敢再错了。

    谢凌一一对照桌上的账目,比照着写在本子上,又仔细思索计算。

    遇到不懂或不会写的,还去把王掌柜抓来请问。

    谢凌问的频繁,王掌柜也说的仔细。

    他这一次倒是十分忙碌,一直到了酉时,谢家的马车来了,又拖了一会儿才将那账目对好。

    晚上,白术将谢凌的账目收过来查看。

    一拿到本子,他眉毛就挑了一下,只觉得谢凌的确是进步很大。今日的账目做的十分工整,错字也少了很多。

    白术再仔细查看下去,便还是查出了一些错处,但比之昨日,至少态度上是认真了许多。

    不过便是如此,白术也不能放松对谢凌的要求。

    “今日这账目,还是错了十处,便再罚没一百两银子好了。”白术说道。

    谢凌听闻又要减少一百两银子,十分心疼。浑然忘记了几日之前,自己还在课堂上大放厥词,称一个庄子年收一千多两,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谢凌连错了两次,才发现自己之前的字学的有多差。

    如今,他想起那教书先生,倒是回忆起了对方的好了。

    见谢槐钰也在一旁,谢凌想了想,便鼓起勇气说道:“大哥……学塾那边,我还想继续去上课……”

    谢槐钰还未回复,白术在一旁听了却冷笑一声道:“上课?不过做了两天活,便又想偷懒回去上课。之前也不知是谁说自己根本不愿学那些劳什子的。”

    谢凌听了满脸通红道:“我并非是因为懒惰,不过是想要多学些东西罢了。”

    谢槐钰原本是准备一口答应谢凌的,但听白术这么说了,猜到他怕是有什么别的考量,便也随着白术的话头说道:“白术说的没错。你前几日才说不学了,今日又说想学东西,如此反反复复像什么样子。”

    谢凌听了,便极为失望,整个人都颓然下来。白术这才开口说道:“你做出这副模样给谁看,倒像是我欺负了你似的。我也并非不让你去学,不过以你的脑筋,就怕是学了也无用。不是我小瞧你,若是你能将这账目算清楚了,无有错漏,我便让你去学去,随便你怎么学去好了。”

    谢凌被白术的话激得满脸胀红,他之前虽然学的不好,但也并非是蠢笨之人。这哥儿怎敢如此看不起他!

    “你既如此说了,那便说到做到!”谢凌对白术说道:“莫要我的账目毫无错漏,你又借口不让我去了!”

    白术靠在扶椅上,悠然的斜睨了谢凌一眼,“那也是你能做的到的前提下。希望你出嫁之前,能把这账目做好吧。”

    谢凌闻言便握紧拳头,走了出去。

    这白哥儿如此小瞧他,他就偏要给他看看。

    他就不信了,有那王掌柜在旁边教自己,这账目他会做不好了!

    夜里,常乐从院外走进来,对白术和谢槐钰报信:“少爷、少主子,凌少爷回了房后,便去领了纸笔出来练字。听说写的全是数字,一直写到了快为时才停下。”

    谢槐钰同白术对视一眼,脸上同时流露出一个笑容。

    谢槐钰道:“你不让他上课,倒是激的他更加认真了。我倒是不知道我这个弟弟还是个犟脾气。”

    “他同你性子,也便是这点地方像了。”白术说道。

    这谢凌同他吵了数次,他便看出他是个不经激的,果然剌他一下,反跑的更快了。

    若是他立时便同意谢凌回去听课,他勤奋了几日,说不准便又恢复了过去那懒散的样子。

    倒不如让他争取的更艰难一些,越是不易得到,才越是珍惜。

    等他再回去听课的时候,因着这份来之不易的机会,反而会学的更好更快一些。

    作者有话要说:  养孩子不易啊~这孩子还比白术大!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羽生结弦我的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圆圆、豆蔻青梅、辛木、渺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小的 200瓶;伊泽、白灰 5瓶;天蓝色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