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2、第 102 章

    白术在南洋集市上逛了几日, 便收集到了许多信息, 也对这大宣之外的市场极感兴趣。(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南洋与大宣相比, 科技水平相差不大, 风土人情却大不相同。

    此地民风更为外放, 本地居民多能歌善舞, 勤劳质朴。但因为地理气候等原因, 南洋的发展不如大宣。

    也因此南洋居民都以大宣为上,喜好模仿大宣的审美,也爱用大宣运来的各种东西。这也是为什么万家在南洋的生意能做的如此大的原因了。

    白术看上了南洋的商机,但也不会去抢万家的生意。

    并不是因为他如今和万家合作,需得给他面子。而是因为就算他想抢, 也是抢不过的。

    要在南洋做生意, 靠陆运是没办法大量运输货物过来的,因此往往都是走的海运。海运是需要有船队的。

    大宣的造船技术已经算是不错,远远领先与同时期的其他国家。但一艘大容量的商船,也并不是那么容易造出的。

    一艘商船从筹备到建好, 需要数年的时间。

    会造船的工匠也并不多, 手艺都是不外传的。

    除此以外,一艘商船造价昂贵,普通商贾根本修造不起。

    只有如万家这样的豪富之家,才能一艘接一艘的修建, 还组成了船队。

    就算有了船队,也不是一帆风顺了。

    船队每通行到一个港口,都要停靠添加水食, 就会被当地的海运机关拦截。

    若是事先没有打通关窍,便会被人严加盘查,不刮掉一层皮不罢休。

    如此盘查下来,时间或许要拖上半年,若是运送的茶叶、美酒等不经放的东西,还没等送到地方就已经烂掉了。

    万家之所以能做到如此规模,也因他早做海货,经营数代,各处关窍早就打通了。

    而其他有想模仿万家此法赚钱者,则都亏了个血本无归,久而久之,便没有人同他竞争了。

    即便如此,这南洋的财富,白术也不是不能从中分一杯羹的。

    比如他就发现,万家买卖东西虽多,但因着种类实在庞杂,便没有固定的货源,不成章法。也实在是因为万家太大,而掌事人却只有一个,是忙不过来了。

    谢槐钰给了白术那一摞账目以后,白术一一查看过一遍,便在其中发现了一些商机。

    比如唐家的生意中,有一门是瓷器生意,每年不过两万多两的入账,做的并不算很好。

    而这样一门生意,谢槐钰却在去年年初收购了一个很大的窑厂。所投资金就不止两万,显然是想要将其规模扩大。

    但大宣境内,这瓷器生意竞争激烈,市场实则已经饱和,唐家也很难从中插足一脚。

    如今他既和万家这边搭上了线,倒是可以将其销售到南洋这边。

    这样一来,就需要他和万家商谈合作,利润分成了。

    这样的买卖,是谢槐钰早就铺好了路子,白术一看便得已理解的。

    除此之外,他自己倒是还很看好南洋的外用药膏。

    南洋气候炎热,蛇鼠毒虫很多,他们医疗并不比大宣发达,但对付蛇虫叮咬的外用膏药倒是有独家秘方。

    白术刚来南洋之时,被蚊虫叮咬的满身红疹,睡不着觉。

    万康知道了,就给了他一盒止痒的药膏。那药膏十分别致,用蛤蜊壳装着。

    用了那药膏之后,白术身上的红疹便全部褪去,且蚊虫也不再叮咬他了。

    白术觉得那药膏好用,就去特地询问了药膏的成分。

    原来那药膏多取材于当地的植物,本身就具有防蚊驱虫的功能,也因那些植物大宣境内几乎没有,就是想配都配不出来。

    大宣夏季虽没有南洋这么长,但是毒虫也是不少。白术想把这些药膏放在唐家的铺子里售卖。

    价格也不用订的太高,三两银子一只蛤蜊壳,便能用一个夏天。府城里的普通人家也是消费的起的。

    他还在南洋集市上看到了孔雀,被剪除了翎羽关在竹笼里售卖。

    在大宣境内,孔雀是十分神圣的鸟,还有人称为小凤凰。但在南洋,便没有多么稀奇,被捉到以后,肉和蛋都是可以吃的。

    白术看到以后,便买了几只孔雀回去。

    庄子里虽已经有了梅花鹿了,但老是只有一种动物,也实在是枯燥。

    白术要把这些孔雀带回大宣,养在庄子里面,吸引来更多的客人。

    待它们产了蛋,他再弄个凤凰蛋什么的高价拍卖给那些勋贵子弟们吃,想必还会引来一阵争抢。

    白术心中有许多想法,临走之前,都要一一同万康详谈,不过现在他还要整理一番,想想哪些是有利可图的。

    他走进意鲜坊中,准备随便吃顿午饭再回去。

    这意鲜坊在大宣生意做的不错,万家便也开到南洋来了。

    白术之前也来过两次,都是跟着万康来的。因此这里的掌柜识得他,见他来了,便将他带到了二楼风景最好的位置坐下。

    这席位靠着窗边,可以看到远处海景,许多来意鲜坊吃饭的南洋勋贵都是冲着这景致来的。

    掌柜的招呼完白术,便去让厨房里烧菜。

    白术坐在桌边边等边看风景,不一会儿,却又有人走到他桌旁来了。

    那人拿出一锭银子,啪的一下放在白术面前,用本地口音说道:“小哥儿,你拿了这钱去别桌坐,这个位置让给我。”

    南洋口音与大宣不太一样,但差距不大,也是听得懂的。

    白术低头看了眼那锭银子,挺少的,约莫二十两吧,刚刚够他在意鲜坊吃一顿的,心里不禁觉得有些搞笑。

    他抬头看向那人,只见那人不过二十出头,肤色微黑,高鼻深目,个子不高,典型的本地人长相。

    他身上穿着的衣服,一看就是大宣的料子,应当不便宜,身边还带着几个同龄的朋友,看起来也并非一般平民。

    这人面对白术时,面上有几分高傲,只因着白术穿的并不算精致,肤色也不白皙,一时也看不出是从大宣来的。

    白术其实是个脾气好大,若是这人好好同他说话,他不过一人,让个位子倒也没什么的。

    然而此人一出手就要拿钱砸他,这钱也实在是太寒酸了。

    “这点银子?你就想让我给你让位置?”白术嘲讽的冷哼一声说道。

    那人听了后,面上便是一凛。

    听得白术口音,他才知道原来这是个大宣人。

    但他打量白术身上的衣着,又觉得并不怎么样,想来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这边靠近港口,随着万家船队来的大宣人也不算少。

    那人觉得白术不过就是个给万家船队干活的贫民罢了,因此便也没有给他面子。

    只又拿出了一锭银子放在他桌上道:“这里是五十两,够你在这里吃两顿了。拿了还不快滚?”

    五十两银子,对一个贫民来说,便是几年的收入了。如若是一个贫民,说不定就拿了银子走了。

    但白术并非普通贫民,他闻言便笑了。

    白术并未起身,只从钱袋里摸出了几张金叶子扔在桌上,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人说道:“这些金子价值百两,你既觉得拿钱便可让人离开,现下便拿了和你的同伴们一起从意鲜坊滚出去,别再让我看见。”

    白术这话说的极不给面子,让那人顿时面红耳赤。

    拿钱砸人却被人反用钱砸了,他和他身后几个同伴都面上无光。此时几人间气氛一时就剑张跋扈,似乎下一秒就要打起来了。

    就在这时,意鲜坊的掌柜走了上来。听闻到这边的动静,连忙过来相劝。

    那人看了意鲜坊掌柜一眼,心中虽十分不悦,但却还是给了万家一个面子。便转身离开,什么都没说便走掉了

    此事不过一个小插曲,白术并未放在心上。

    他悠哉的在意鲜坊吃完了饭,又晃晃悠悠的回了万康给他安排的居所,睡了一个午觉。

    待到酉时才起来,出门便看到万康早已等在院中,一见他便道:“南洋有个姓巴的商贾,听说了白玉山庄的事情,便想要找我合作,已经请了我多次。我推脱多次,实在是推不掉了,见他诚意十足,便卖他个面子,定下了今晚赴宴。不过你才是白玉山庄的掌事,便同我一起去吧。”

    白术听万康这般说了,自然也觉得可以一去。左右都是吃饭,去南洋的富人家中见识一番也好。

    要去那商贾家中,白术坐的并非是马车,而是大象。

    训象也是南洋此地的另一大特色。

    南洋此地多雨,一到了雨季,水深没膝,马儿很难跑动。

    此地象多,因此但凡是富贵人家,家中都会蓄养大象,用以代步。

    万家在此经营多年,家中自然也蓄养了不少。白术此次和他去赴宴,便是一人坐了一头大象。

    不多时,大象到了一个宅子门口,便停了下来。

    大象匍跪在地,万康被人扶着下来。白术则不用人扶,一个翻身就下来了。

    万康拿出自己的请帖,给看门之人看了一眼,那人便立刻对贵客行以大礼,放万康和白术走了进去。

    那主人在南洋,也是个颇为有名的富商,今日举办宴席,规模也十分庞大。邀请了不少南洋本地的商人和官员来参加。

    此时他正同几个官员谈话,并不知万康已到,便来不及出门迎接。

    万康也没直接去找他,反而带着白术在府内参观了一圈,朝他介绍起南洋此地与大宣不同的风土习俗。

    走了一会儿,万康便随意挑选了一个席位落座。白术也选了个席位,就坐在他的下手。

    那位子离主位不算太近,也不算太远。以万康现在的身份与这主人的关系,便刚刚好。

    没过一会儿,又有一些人纷纷落席。

    其中有几个十八、九岁的本地少年跟在一人身后,由那人招待着走了进来。

    白术抬头一看,怔了一下,没想到世界竟如此之小。

    这也算冤家路窄,那带头招待之人,竟就是中午要拿钱砸他之人。他身后的几个人中,也有几张熟悉的面孔。

    此时,那帮人似乎也发现了白术。

    便有人悄悄对那带头的青年说道:“巴努,快看,做在那边的是不是就是中午侮辱我们的那个?”

    巴努怎么会不认得白术,他中午在白术那里受了一肚子气,却没能找补回来。

    只因那店铺是万家开的,而他父亲正要求万家谈生意,他若是在万家的店里惹事,影响了父亲的买卖就不好了。

    但此时便不同了,这里是他父亲举办的宴席。他也是这里的主人,中午在外面受的那些气,他自是可以扬眉吐气的找补回来!

    白术为了赴宴,是换了身衣服过来的。

    但他原本就不是什么讲究穿着之人,日常都以方便舒适为主。

    他身上的这身衣服,也只是细棉布料,也没什么绣花装饰,十分朴素。

    然而这一切看在巴努眼中,就是白术其实是个没什么钱的。中午能一下拿出几枚金叶子,怕也是他的全部身家了。

    巴努的父亲为了讨好万家,这次宴席邀请了南洋境内大大小小的大宣商贾,连一些随万家船队而来,做小买卖的商贾也邀请了。

    在巴努眼中,白术一定就是那种随着商队过来的小买卖人。他虽然没有见过万家人,但是听闻那可是大宣第一商人。

    如此富可敌国之人,必然是穿金戴银,和面前这哥儿是沾不上什么关系的。

    想到这里,他便摒除了后顾之忧,大摇大摆的走到白术面前,扬起下巴朝他说道:“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小商人,竟来了我巴家的宴席。”

    白术一听这宴席是他家的,挑了挑眉毛。万康在旁边听了也是一愣,不知这青年是何意思,怎得一过来就找白术挑衅来了。

    “中午在意鲜坊之事,我是看在万家的面子上,放你一马。如今你进了我家里,就不要怪我不给你留脸面。”巴努说道:“我巴家的地盘,来得都是南洋的名流上族,如你这种小小商贾,还不配进我家大门,还不给我滚出去!”

    白术:“……”

    要不是方才听万康说过这巴家求了他多次,他都要信了。

    不过他原本就是来凑个热闹,要不要合作,还要再看对方的诚意。

    他虽然还没见到那巴家的主人,但是他家子嗣如此模样,想来家中家教不严,也不是什么好的。这合作一事,也就没必要考虑了。

    白术闻言便直接起身,毫不留恋的淡然说道:“既然此处是巴公子家中,那白某就告辞了。”

    如果是在外面,他自然是要据理力争,但这是人家家里,他硬留着也是无趣,不如索性离开。

    万康在旁边见了,也是冷哼一声,朝那巴努说道:“竟不知巴老爷养出了一个这样的儿子,若是早知如此,我不来也罢。”

    他跟在白术身后,也起身离去。

    巴家打了白术的脸,就等于打了他的脸。这等人家,他是绝对不会考虑合作的。

    白术和万康进来不过一刻,便又要离开。刚走到门口,便有人通知了巴老爷。

    他也不知是哪里招待不周,得罪了万家的贵客,连忙迎了出来,把万康留住,问道:“万掌事,也不知是何处招待不当,竟还没开席就要回去了?”

    万康见到那巴老爷此时才出来,便冷笑一声,指着一旁的白术道:“介绍一下,这位便是白玉山庄的主人,此次正好来到南洋,我便带他一同赴宴。”

    那巴老爷一听,才发现面前这个穿戴朴素的小哥儿竟是白玉山庄的主人。

    不禁又是惊喜又是忧虑。

    惊喜于自己竟然碰上了绝好机会,正好这小哥儿来了南洋,可商谈合作事宜。

    忧虑是也不知怎么的,这小哥儿似乎并不准备留下,已是骑上了大象准备直接离开了。

    “巴老爷,万某来此,也是看您十分恳切,因此才将这庄主带来。”万康说道:“只是方才我们坐下不过一息,您家公子便过来,说我们不配进巴家大门,让我们滚出去。”

    万康顿了顿道:“这种情况,若我们还坐在席间,岂不是厚颜无耻?我看我万家是高攀不起您巴家的大门,这合作的事情,还是免了吧。”

    万康说完,便也被人搀扶着跨上大象,同白术一起离开了。

    留下巴老爷嘴角抽搐,恨不能回去一掌劈死自己的儿子。

    他为了邀请万康出席,也不知耗费了多少心力。

    好不容易对方答应赴宴,他才举办了这样一场盛宴,以示自己诚意。

    “巴努!让他给我滚出来!”巴老爷异常愤怒,把自己那坑爹的儿子叫了出来。

    巴努还不知自己父亲为何叫他,刚一过去,就被一杖敲在自己背上。

    “你这个坑爹的东西!我好不容易请来的万家掌事,你竟然让人给我滚出去!”巴老爷手中的棍子如雨点般落在巴努背上:“你说出这等不可挽回之话,我还有何希望与万家合作?今日便要将你家法伺候,让你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

    巴努一怔,已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他方才是让两个小商人滚了,可也只走了两个人而已。

    难道那两人……竟然是万家的掌事?

    巴努万分懊悔,也不知自己一时意气,竟然会造成如此结果。可如今再是后悔也已经晚了,他巴家与万家的合作,怕是再无可能了。

    白术同万康回到万家宅子。

    一下来,万康便同白术道歉,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巴家竟是如此,让白术不要放在心上。

    白术也不是那不问青红皂白之人,自是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对万康有什么想法。

    两人说清楚后,万康便也放心下来,请了白术去正厅吃饭。

    白术点点头,答应了万康的邀请。

    他已决意过几日便走,如今趁机同万康商量合作之事却是正好。

    两人一顿饭后,白术便提及自己如今代谢槐钰管理唐家事务。

    万康十分的震惊,没想到神秘莫测的唐家掌事人竟然是谢槐钰,更是没有想到他竟把唐家的大小事宜全权交给白术处理了。

    不过当白术提出了自己那几点合作的提意之后,万康思索过后,便立刻同意了。

    只是在分成的细节之上,两人又磨了一番,最后得出了一个两方都能接受的比例后,才算敲定。

    对生意之事,万康是极其认真的。和在白玉山庄那次一样,他晚上便连夜拟定了合同。

    翌日一早,万康便带着合同找到白术,两人又琢磨一番,便现场签订下来。万康自己留存一份,剩下两份均有白术带回大宣,一份交给官府备案。

    三日后,白术便收拾了行李,随着万家的船队一起返航了。

    他来的时候,身上只带了些银两和几件换洗衣服。回去的时候却是多了不少东西。

    其中除了几只孔雀,还是许多南洋特产。

    各种珍珠粉、珍珠首饰等装了两箱,南洋特有的吃食,如椰子糖、水果干等零嘴,白术也带了不少。

    这些东西虽不是什么值钱的,但也颇有特色,大宣是见不到的。他要拿回白玉山庄,给大伙儿们分了。

    船行了五天,才到达府城。因白术东西太多,万家又派了人特地送白术回去。

    白术到达白塘村的时候,已经是酉时。他却并不急着回家,而是路过谢家老宅附近时,去了趟旁边的坟上。

    谢家死掉的仆役和丫鬟们便被埋在那里,立了十多个坟包。

    小树的墓也在里面,修地最大最好。墓碑上的字上面还有金漆,是谢槐钰亲手帮他描的。

    白术在那儿停了一会儿,从行李里掏出些糖果点心,放在小树坟头,又点了三只香给他插上。

    小树嘴馋,也是喜欢吃这些点心零嘴的,他在谢槐钰旁边的时候不敢,不过白术见过他在白玉山庄的后厨里偷偷吃。

    黄大厨做的一盘点心,被他偷摸吃掉了不少。

    给小树送点心的时候,便有几个孩子在一旁偷偷摸摸的看着。

    等香燃尽了,白术便招呼他们过来把供品分了。

    大宣百姓还是穷苦人多,因此也并不觉得供品是什么不吉利的东西。

    那几个孩子得了糖果点心,便高高兴兴的对着小树拜了几下,又高高兴兴的离开了。

    白术这才离开此处,朝着白玉山庄走去。

    这个时间,庄上的散客也已经走的差不多了,留下的都是住客,庄子的大门也已经关上了。

    他敲了敲大门,便有人过来将门打开。开门之人正是半月未见的陈冬青。

    陈冬青一见到白术,便惊喜的大喊一声道:“白术!你可算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便要去南洋找你了!”

    白术被他的热情吓了一跳,他早说过自己可能会出门许久,怎得陈冬青竟如此急切,有什么要事要到南洋去找他?

    陈冬青却顾不上别的,直拉着他往庄子里走,边走边道:“谢公子派了人过来送信,已来了好多日了,说是有大喜的事情找你!你快过去看看吧!”

    “大喜的事情?”白术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大喜的事情。

    他被陈冬青一路拖着来到大厅,还听他大声嚷嚷着:“大家都快出来,小东家回来了!”

    “小东家回来了!”

    “快点快过去看看!”

    不一会儿,白术就在白玉山庄的大厅中见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

    他们见他回来,各个都是满脸喜色,看着白术一个劲的笑,笑得白术背后发毛。

    其间小春便从人群中推出了一个人道:“老冯头,谢公子不是让你来送信的么?你快点把信递给小东家吧!”

    “诶。”老冯头答应一声,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白术。看了白术几眼,也是笑嘻嘻的。

    “到底是什么事情?”白术见状更是觉得诡异。

    “白小哥儿自己看吧,老头子我又不识字。”老冯头便说道。

    白术:“……”

    他有些无语,看老冯头和其他人的眼神,分明都是知道了,却偏偏让他自己读信。

    白术接过信封,拆开一看,便见那信十分简单,竟只写了一行字。

    ——六月初六,谢家派人上门提亲,想要什么聘礼?

    提亲!谢槐钰要提亲了?白术怔住,又不敢置信的反复把那信读了好多遍。

    他捏着那封书信,眼眶有些湿润,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红晕。睫毛上下颤抖了许久,在湖水一样清澈的双目中投下一片剪影。

    许久后,白术终于才开口说道:“今个儿天气好,白玉山庄里的所有人,每人都打赏十两银子!”

    陈冬青在一旁听着,觉得白术的嗓子似乎有些哑了……

    作者有话要说:  南洋赚钱线路开好了,白玉山庄要养孔雀了,下一步进京赚钱。聘礼要多多的!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レイ 10瓶;盏茶作酒浮生尽 5瓶;螺蛳粉资深饭 3瓶;幸 2瓶;爱糖的小猪、英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