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1、第 101 章

    谢槐钰走了几日, 白术每日同往常一般料理着白玉山庄的事情, 心里却空落落的。(看啦又看小说网)

    有时候他回房间休息, 一推开房门, 便忍不住往屏风后的床上看, 总觉得后面似乎躺了个人, 就像谢槐钰还在的时候似的。

    房间的露台, 他是更不想去了。从上面望去,一眼就能看到远处的谢家老宅。

    数日之前,那里还是个精巧雅致的园子。如今却被彻底烧成了一堆焦炭。

    谢槐钰没把剩下的谢家仆役带走,白术将人安排在白玉山庄内,也算是有了着落。

    至于孩子们那边, 他又请了个会功夫的, 教导他们学武。

    四月中的时候,万如意来了。

    他这次是听闻谢家出了事,有些担心白术,特来看他的。

    来的时候, 他还带来了一封书信。是南洋那边送来的, 和别庄有关的事情。

    白术拆开看了几眼,果然如他所料,几个工匠听了白术的,地基修建等事宜倒是进展的顺利。但到了庄子的布置上, 万康却与他们产生了分歧。

    万康看好白玉山庄,就是因着这庄子格局秀美,然而那几名工匠却要将庄子的格局改了, 采用南洋风格的粗犷设计。

    那三个工匠虽是和万康一起去南洋的,但他们实际上听命的却还是谢槐钰和白术。此时便因着这争执,把工期给耽搁了下来。

    南洋夏季多有暴雨,是没法修葺房子的。因此这庄子需得在雨季之前便修好。

    如今多耽搁一天,便多一分无法完工的风险。若是雨季前修不好庄子,便要拖到秋季以后动工,那损失就太大了。

    白术收到信后,便决定亲自去一趟南洋。

    待他亲自去实地考察一番,再来拍板,想必万康也不能与他争执。

    听说白术要去南洋,万如意便派了万家极有经验的老管事陪他过去,又借了他万家的商船。

    有了万家做后盾,白术自然一路无忧,不过七日便到达南洋了……

    谢槐钰回京已有半月,回去的时候,是被祁擒月护送着的,满身缠着绷带。

    谢槐钰刚刚坐稳伯爵府继承人的位子,便遭此大难,人人心中揣测颇多。连娄氏和谢琪身上也多了不少非议。

    谢槐钰在乡下差点性命不保,自然是不会有那不长眼的再来诟病他孝中提前回京的事情。

    再说谢家祖母也不是谢槐钰一人的,谢爵爷、谢夫人、谢琪都在京城里呆的好好的,谢槐钰这个嫡长子下乡守孝一年,便已是极孝顺的了。

    谢槐钰回京后不久,便不知从哪儿传出了谣言,说他便是那唐姓商贾,唐姓只是化名,手上掌着许多的生意。

    先前那唐姓商贾为着灾民捐粮三十万石的事情大伙儿还记得,如今听闻此事,谢槐钰的名望在大宣百姓中便又上了个台阶。连与他父亲不对付的刘大人那派也挑不出他的错处。

    谢槐钰如今有地位又有钱,在京中可谓是风头无两。

    再加上与他交好的二皇子赵梁最近深得圣心,隐隐有着要超过赵衍的意思。

    那些墙头草们便纷纷开始摇摆,过去与赵衍穿一条裤子的朝臣们,也朝他递出了橄榄枝。各种宴席邀约不断,都想与他这年轻才俊结识一番。

    若是原来,谢槐钰是不太想理这些邀约的,但如今他算是明面上的同赵梁站了队,这邀约便不能拒了。

    如同今日,他就同赵梁一起受邀去了文尚书的对诗宴。

    这文尚书是新臣一派,文采斐然,又曾是新科状元,一向自诩清高。

    如今在这宴席中却对谢槐钰极为热情,毫不吝啬赞美之言,显是是极欣赏他的了。

    谢槐钰如今身体刚好,也不便饮酒。在这对诗宴上,便与旁人一样写了几首小诗后,便窝在角落里喝茶吃菜。

    不一会儿,正厅中却传来一阵喧哗。原来是此次来文尚书家中赴宴的内眷们前来问候。

    其中有几名女子或哥儿,正值妙龄。他们环肥燕瘦,各个姿容出众,引得这厅中尚未婚配的青年男子们都有些浮躁,似乎是被这些女子和哥儿们的才貌给倾倒了。

    大宣男女间虽有防备,但民风却并非保守到男女不可相见。

    特别是王宫勋贵之中,更是时常在宴席间带着自己适龄的女儿或哥儿出去逛逛,若是此子才貌俱佳,便可相得良缘。

    如当今圣上,便是在宴席中一眼相中了皇后齐氏,不过三月,便亲自去求取了。

    此次一同赴宴的,便有刘侍郎嫡幺女刘霜菲,嫡哥儿刘敏,陆御史之庶长女陆琴,嫡哥儿陆云,魏侯爵家的嫡次女魏铃,庶哥儿魏雨,文尚书之嫡长女文秀娥与嫡哥儿文瑶光等……

    其中还有几个女子或哥儿,因着身份较底,气质也不比这些贵女,便有些唯唯诺诺的站在后面,并不被人注意了。

    一同前来的这些女子或哥儿之间,似也在暗暗较劲。

    她们如今都已及笄,到了婚配的年纪,自是想要觅得如意郎君。

    如今来这宴席之中与青年才俊们相见,便各个都在身上下了番文章。

    有的奢华艳丽,有的甜美娇俏,有的清新淡雅,各有千秋。

    其中又数刘霜菲、魏玲和文秀娥特别引人瞩目。不光因着她们长得美丽,还因为她们的身份。

    若是要求取正妻,嫡出的女子自然是这些青年才俊们第一考虑的。

    “瑞石兄,这些女子之中,你觉得哪位看起来更好些?”赵梁来到谢槐钰旁边坐下,用折扇敲了敲他小声问道。

    赵梁如今也已到了要婚配的年纪,需给自己寻得一个合适的妻子。

    这正妻人选,自是要有多方考量,除了其背后代表的势力,品格性情也是必不能少的。

    听赵梁如次问道,谢槐钰才抬头望去。

    只见过来加入宴席的那些家眷之中。刘霜菲容貌明丽,性格张扬,一身打扮极为奢华。

    魏玲瞧着就要安静许多,与他那庶弟魏雨正在一处,瞧着有几分娴静。

    而最出风头的则要数文尚书的嫡长女文秀娥,她不仅长得端丽大方,又是京城文名的才女。

    谢槐钰望过去时,便见那文秀娥被几名年轻才俊围着,正提笔作一首小诗。

    与其他女眷相比,她并未穿戴的十分奢华,一身清新淡雅的绿色衣裙。一张瓜子小脸,下颌削尖,鼻梁挺翘小巧,发鬓边还别着几朵海棠花。。

    这文秀娥确是个清秀佳人,谢槐钰看着她似乎若有所思。

    文秀娥似是察觉到了,突然抬头,与谢槐钰目光对视后便是脸上一红,微微颔首。

    赵梁瞧见两人间这番举动,便轻轻笑道:“瑞石兄,你觉得这文家长女如何?”

    他与谢槐钰如今已是一派,谢槐钰若是能与文尚书结上亲缘,便与他无二,对他自然也是好的。

    谢槐钰闻言看了赵梁一眼便道:“这三人之中,若是择妻,我以为魏家次女最好,其次便是那刘霜菲,文家长女并不适合。”

    这话说的赵梁一愣,便道:“瑞石兄方才看了那文秀娥许久,怎得对她评价确如此低?”

    谢槐钰便笑道:“我在看她下巴,长得和白术有些像,不过到底是没有白术的下巴可爱的。”

    赵梁:“……”

    谢槐钰说完顿了顿,又接着道:“此女心计太多,仲礼你要是真娶回家,怕是要搅得家宅不宁。若是想要和文家联姻,你可考虑纳文家那个哥儿为妾,虽容貌不如其女,但性情倒像个坚韧的。”

    赵梁回头又看了眼文秀娥,此女见他看了过来,便也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赵梁对她也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盯着她的下巴看了一会儿。

    他也曾见过谢槐钰喜欢的那小哥儿一面,实在是看不出他的下巴比文秀娥的下巴好看在哪里?看来瑞石兄对那白小哥儿是迷的深沉,其他女子和哥儿,都入不了他的眼了。

    又过了一会儿,谢槐钰和赵梁这边,便有女眷们过来问候。

    那刘霜菲长得美艳,又是个有野心的。一双眼睛都落在赵梁身上,眼神昭然若揭。

    魏玲对他两人倒是一视同仁,行为滴水不漏,看不出她更偏向谁些。倒是他身边的庶兄魏雨多看了谢槐钰几眼。

    谢槐钰这样的美男子,自是引入瞩目,这一身皮囊便能叫许多人为之倾倒了。

    待文家子女过来时,文秀娥目光婉转,在赵梁和谢槐钰之中犹疑了许久。

    因着谢槐钰的话,赵梁便没有与她多做交流,反而多问了她的胞弟文瑶光几句。

    文秀娥本是更倾心于谢槐钰,但见着赵梁只同文瑶光说话,对她爱答不理,便又转头去争得赵梁的注意。

    待从文家出来以后,赵梁便对谢槐钰道:“多谢瑞石兄今日谏言。”

    谢槐钰轻轻一笑道:“看来不久后,或许就能吃到仲礼的喜酒了。”

    赵梁默认般的笑道:“只是不知瑞石兄的喜酒几时才能吃到?”

    谢槐钰脸上的笑意便淡了几分,叹了口气道:“那便要看那仲礼兄何时才能立稳,届时我便才能真的高枕无忧。”

    大皇子府上,赵衍砰的一声,把饭桌上的菜肴都掀翻了。

    “文忠勤那老东西!一点眼色也没有,竟然明目张胆的转投到赵梁那边去了!

    今日文府设宴,请了不少青年才俊,却并没有发帖子给赵衍。

    如此态度,便是十分明了,是要和赵梁站队了。

    他派人伪装成贼人去杀谢槐钰,原本是万无一失。

    可那谢槐钰也不知从哪儿找了个厉害的护卫,竟搅了他的计划,逃过一劫,还害他折损了不少人。

    这些人都是他精心养了许久的死士,一共就五百多人,他派出了二百多个,却只回来了几十个!

    赵衍心中愤恨,对谢槐钰更加恨毒了几分。

    自那谢槐钰回京后,就公布了自己身后的身份,身家又水涨船高。

    如今赵梁在皇帝面前也是越来越得脸,他这个大皇子的风头竟也被他给抢去了。

    “少主,我听闻今日的宴席上,那文家、赵家和魏家似乎都有意让自己的子女与谢槐钰联姻。”一个两撇胡子的中年男子说道:“若是谢槐钰与他们任何一家联姻,赵梁的势力便又要壮大几分,那我们可就被动了……”

    他是赵衍养着的谋士之一,平日里也没少帮他出谋划策,如今他得了外面的消息,便立时禀报给了主子。

    赵衍闻言眯起眼睛,心中算计起来。

    他与赵梁年纪相仿,如今都是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他与齐家自是不能没了关系,因此他正妻的人选便已由皇后定下了齐家表妹。

    那齐家表妹虽长得美艳,但性情却实在是高傲,并不十分得他的喜欢。而外面的那些名门贵女,自是不可能给他做妾。

    倒时候京中的那些好才情的女子,却要反便宜了赵梁和谢槐钰等人了!

    赵衍想到这里,心中一阵不平,神色阴晴难测。

    那中年谋士见了,便上前一步道:“少主,你且看看这个。”

    说罢便将一只红木匣子放到了他的面前。

    赵衍不明所以的打开匣子,才看到里面放着许多银票和一些店契。

    “这是……”赵衍皱眉问道。

    “这是那日派去谢家之人,从谢家贴身小厮手中抢来的。”那谋士说道。

    赵衍闻言便哼了一声道:“这几万两银子和几家店契,便是抢夺过来,也不能伤到谢槐钰根本,实在是鸡肋。这点银子,难道我齐家没有么?更何况这店契在官府都有备案,他谢槐钰去补办手续,虽然麻烦一些,便也弄回去了。”

    那谋士却道:“关键并非在那银子和店契上,而是其中的手信。”

    赵衍挑眉,这才看到下面放在一个古旧的信封,拆开一看,落款却是已经过世的谢老爵爷。

    “谢老爵爷的手信?他都已死了多久了?”赵衍不以为然,继续看着,看了一会儿,双目一亮,面上多了丝喜色,道:“这手信来的实在是妙!看来这次去谢家一趟,也不算一无所获了!”

    谢琪在家中闭门思过,已经一月未出家门。

    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们,也与他断了往来,竟一个也没有出现。

    他自那日砸烂了房中的物品后,受了谢爵爷的惩罚。房中便光秃秃的,花瓶摆件一应都没有了。

    谢琪原本还十分的愤怒,脾气也格外暴躁。时间长了,倒像是习惯了一般,整日关在家中写文章,倒是安分了不少。

    这日,谢琪如往常般在家中习字,便收到了来自大皇子赵衍的礼物。

    那日在宫中,赵衍便已与他划清距离,也不知如今却是为了什么又送来东西?

    谢琪冷笑一声,把桌上的包袱打开,便在其中看到一个匣子。匣子里装了一封手信。

    他打开手信一看,字迹竟是自己祖父的。

    谢琪一目十行的看完了那封手信,面上竟有丝欣喜若狂。

    他立刻叫身边伺候的小厮去找母亲娄氏,不一会儿,便见着娄氏带了个贴身女侍过来了。

    娄氏自上次一事以来,一夜之间老了许多。往日里看着如二十六七的少妇,如今看来却同那年近不惑的女子没什么不同了。

    “母亲!你看看这个!”谢琪将那封手信递给了娄氏。

    娄氏看完之后便道:“你怎会有这封手信?这上面所言是真是假?”

    她之前被谢槐钰玩了一遭,如今警惕了许多,再不敢轻易相信什么了。

    “这是大皇子那边送来的手信。”谢琪说道,谢槐钰这次回来,得利最多的人是赵梁,以大皇子的性子,应该是巴不得把他除之而后快的。

    娄氏闻言便点点头道:“谢槐钰之前在家中遇到了贼人,京里许多人都怀疑是你我下手,我还怀疑他是不是自导自演呢。如今看来,这动手之人怕是大殿下了。你祖父的手信应当是在谢家老宅,却莫名到了大殿下手中。想来是他的人从谢家抢来的,如此倒是说得通了。”

    “娘,这手信上说,要报答救命之恩,当让谢家后辈与白家后辈联姻。这白家不就是村子里的一个乡民么?”谢琪说道:“谢槐钰如今好大的威风,也不知到时候娶个村妇为妻,会变成怎样的笑柄!”

    “自是要让他被所有人笑话!”说到这里,娄氏咬紧牙齿。

    谢槐钰设计让谢琪未婚便有了妾氏和孩子,如今已是没什么好人家的姑娘可挑选。

    但若是谢槐钰只能娶个村妇,那便是天大的笑话,谢琪的妻子再是如何,身份肯定要比这村妇高得多的。

    “琪儿,放心。”娄氏对谢琪说道:“大殿下这手信送的真是及时,谢槐钰他也得意不了多久了,过些时日便是端午家宴,娘自会好好安排。”

    “娘……你是想?”谢琪问道:“谢槐钰如今是爵位继承人,爹还想让他娶个贵女光耀门楣,若是他知道此事,必定会怪罪你的!”

    “他如今已是被那几个小妖精勾走,早就不再理我了!”娄氏双目中充满了恨意:“那赵梁也不知从哪儿弄来了几个貌美女子,送到你爹那里,他如今眼里哪里还有我这个夫人!”

    “我就算是拼了,也要把这手信在宴席上公开。倒时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倒是看看谢槐钰要如何!”娄氏言道:“他要是拒绝这婚事。便是大逆不孝,他要是同意这婚事,便要娶个村妇!”

    一想到这里,娄氏心中也有几分快意:“就算是你爹怪罪下来,也不过如此了。谢槐钰的前途没了,他定然要在你身上多费些心思。琪儿,我过几日就给你把亲事定下了,就订那娄家三房的女儿,你好好考取功名,日后前途也是无量的。”

    “可那三房的表妹只是个不受宠的庶女……”谢琪不甘的说道,娄家虽是侯门,但一个三房不受宠的庶女,是他原本看不上的。

    “庶女又如何,毕竟是侯门女子,身份自是高贵!”娄氏皱眉斥道:“娘也是侯门庶女,还不是嫁给你爹,难道你还嫌弃娘的身份不够?”

    “儿子自然没有这意思……”谢琪说道:“她长得也……”

    他心中却是想着,自己亲娘嫁给父亲之时,只是个续弦,若非如此,庶女的身份也是很不够看的。

    “那庶女虽不受宠,但却是个软性子,娶来也好拿捏。”娄氏开解他道:“便是长得不够美,又有什么关系,你再娶些美貌妾氏放在房中伺候便好。”

    谢琪闻言,便觉得也有道理,点了点头,随娄氏的安排了。

    娄氏与谢琪这些计划,谢槐钰自是毫不知情。

    哪里又能料到,自己的敌人竟在数日后的端午家宴上,给了他一个惊喜。

    与此同时,南洋海边。

    白术已是说服了万康,把庄子的方案给定下来了。

    万康原本觉得白术能有如今风光,多半是凭着谢槐钰的关系。

    可白术来了这南洋别庄的工地后,万康他才发现,白术此人只在谢槐钰面前好说话,真的共事起来,却是说一不二,且气势极强。

    便是与他商议方案的时候,也条理清晰,一身气场,压得他说不出话。

    也不知什么时候,他便被白术带着走了起来,回过头来,自己已是忍辱丧权,原先的意见全都被否了。

    不过白术来了一趟,倒是把他心中的忧虑给打发掉了。

    听白术分析过后,这南洋的庄子便主打海景。

    园子里没有池塘流水,而是改成了大片的草坪,配以当地的椰子、棕榈等植物。

    房子后面更是种上了许多热带果树,届时四季瓜果飘香,也不知会是什么效果。

    白术初到南洋,对此处的风光倒是十分喜欢。

    大海辽阔,让人心灵平静,与白塘村的小小河水更是不同。

    当地多以海鲜为食,有许多的水果味道鲜甜,与江南美食更是各有风味。

    白术在南洋看着海景,吃着海鲜与果汁时,心中便时常会想起谢槐钰。

    谢槐钰爱吃,对美食也颇有研究,但他从未来过南洋。

    等日后京中平定,南洋的庄子也修好。他倒是想带谢槐钰再来一次,让他见识见识这南洋的风光。

    白术对南洋倒是颇为喜爱,庄上的事情安排好后,却也并未急着离开,很是住了几日。

    他每日去市中的集市上逛逛,看看南洋的市场。

    不过几日,他便发现万家把大宣的瓷器、布料等带来,在南洋的贵族间都卖出了大价格。

    大宣普通的瓷器,在府城中只卖十文,拿到南洋便要卖出五十文。而府城中普通的一文一尺的面料,到了南洋至少也要五文起步了。

    而南洋盛产珍珠、一颗豌豆大小的珠子不过一两,拿到府城便要卖出几十两。

    如此暴利,也难怪万家会成大宣第一首富了。

    作者有话要说:  娄氏、赵衍、谢琪:谢槐钰!如今你只能同白家小哥儿成婚了,看你只能娶个乡下哥儿怎么办!

    谢槐钰:还有这等好事?

    ………………

    小树死这个剧情开头的时候就预设好了,所以我前面作话说过这个角色后面有反转的。之前他还说过几次自己这条命是少爷给的,以后要还给少爷。还有一章白术就要进京了~准备换地图升级~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张衍大帅比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张衍大帅比、羽生结弦我的、夜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8649218 34瓶;逍、陈圆圆 20瓶;猥琐月、月下小鱼儿、那唯、咩ヽ吓死宝宝了、了了 10瓶;贺情是啊染的宝贝儿 8瓶;浅浅浅溪、嗷嗷团子、幸 5瓶;爱糖的小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