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4、第 94 章

    腊月也是过的极快。(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一眨眼功夫, 就快到除夕了。

    今年除夕, 谢槐钰就在白玉山庄里过。

    这也是白术到大宣以后的第一个除夕, 还是和谢槐钰一起, 也是十分兴奋的。

    虫族也有和新年类似的节日, 但虫星有虫星的过法, 和大宣自然是完全不同的。

    好在这个并不用他来操心准备。这样的大节, 人人都十分重视。

    还没等他开口,陈冬青和谢家就同时准备起来了。

    往年白塘村过年,也无非就是那样。

    家家户户多割些猪肉,用粳米做饭,有条件的人家, 还要买些饴糖回来。

    再有那家里过的不错的, 就做上几身新衣服。

    待村长白宝山家里放了炮仗,便所有人都围过去看。这样的日子,便已经是极喜庆的了。

    但今年却不同,今年白塘村变了, 许多人家都变得有钱了。

    那猪肉和米饭, 平日里大家就没少吃。过年再吃这些,便也没什么新鲜的了。

    今年采办年货,县里的猪肉便都不够卖了。猪、牛、羊肉被抢购一空,就连老母鸡都被卖光了。

    往日里家家户户的, 也没几个吃糖,今年小年刚过,孩子们手上的饴糖就没断过了。

    白玉山庄里, 除了那些陈冬青备下的吃食和炮仗。小树从谢家找人扛来了一大堆红纸。

    按着京里的规矩,要过春节。什么窗花、对联、福字等等都是少不得的。

    白塘村里没人会剪窗花,但是谢家的丫鬟和仆役们会的。因此小树便留下了几个,教着白玉山庄里的人剪。

    春夏秋冬四人年纪小,做事也灵活,自是学的很快,秦淼淼手很巧,学的也不慢。

    倒是陈冬青虽很会使剪子,但对窗花这种水磨功夫的活计就是不行。

    他剪坏了几个以后,就不再动手,自己在一旁用红纸描了个喜字,对折以后慢慢的剪下来。被大家看见了,又是一阵窃笑。

    白术瞧着他们剪的有趣,便也有心学了一下。但他和陈冬青一样,对这种精巧的活计没太大天分。

    不小心剪坏了的地方,还要谢槐钰帮他抢救。

    谢槐钰见白术不善这个,便指着陈冬青剪的喜字说道:“不若你去试试剪那个吧?”

    白术便让丫鬟教他,学着把纸折了几折,慢慢来剪。剪到一半的时候,却不记得后面的步骤了。

    谢槐钰一笑,便从他手上把那张喜字接过来,接着剪完。

    待他把东西还给白术,白术再把纸拉开,便见到一对喜字手牵着手靠在一起。

    这喜字原本是要给陈冬青装饰洞房的,但因着是自己和谢槐钰一起剪的,让他着实喜欢。

    白术便看了看旁边,趁着没人注意。把喜字叠了两下,起身就往自己房间里走。

    走了几步,谢槐钰从后面追上来道:“怎么就回去了?”

    白术扬了扬自己手中的喜字道:“这个好看,我想贴在自己房间里面。”

    白术说着已经走进房间。他拿了浆糊,涂在喜字反面,轻轻一点,就上了房梁。

    他把那喜字贴在了房梁上面,躺在床上,抬头就能看得见了。

    “贴在那里,我每夜都能看见。但是旁的人进了我的房间,也注意不到。”白术认真说道。

    “真是个小傻子。”谢槐钰就忍不住捏了白术的鼻尖:“你每夜看着那喜字,难不成想夜夜做新娘?”

    “自然是想的!” 白术说的理所当然:“前些时陈冬青还在村学里学过,人生最美之事不过是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若是能夜夜洞房花烛,起不美哉?”

    “能不能夜夜洞房花烛,我不知道。”谢槐钰用手捏着白术下颌,哑声说道:“不过在我心中,最美应是一生只有一次洞房花烛,这一次……就是一辈子……”

    白术心中猛跳,谢槐钰的话一句句的,让他的心脏又甜又暖,直想紧紧抱着对方,就不与他分开。

    谢槐钰说这话时,已经是情动了。他眼睛又清又亮,满满的都是白术的影子。

    白术凑上去亲他一口,谢槐钰便回应的更用力些。

    不一会儿,白术鼻腔里便全是谢槐钰的味道,如在云端中一样,轻飘飘的。

    他只觉得脊背痒痒的,又酥又软。似乎是飞到了天上,踩在云朵之中。

    白术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便被什么膈了一下,似乎是块大石头。

    他刚想弯腰去捡,手还没碰到,就被更快的握住,那石头也藏入云层,再也找不到踪迹了。

    果不其然,不过瞬息,谢槐钰便又和他拉开了距离,恢复了一副平静的模样道:“好了,事情还多的很,咱们回去,我再把春联写了。”

    “你自己先走吧!”白术有些不高兴,气鼓鼓的一屁股坐在床上。

    谢槐钰见了便摇摇头,自己下了楼。

    待他走了,白术发泄般的倒在床上,鲤鱼打挺的蹬了蹬腿。

    这谢槐钰!他咬着牙哼气,简直是让他又爱又恼!

    白术从被褥下面掏出一本小册子,拿出来翻看了几页,又带入自己和谢槐钰之间,脸色胀红了。

    没关系!一次失败了还有下次!下一次!他定要让谢槐钰……

    白玉山庄共有三十几扇大门,每一扇大门都要准备一副春联。

    除夕当天,谢槐钰还在写一副春联。

    这是要贴在大门口的,马虎不得。是他自己想的对子,寓意吉祥,又格外雅致。

    他早上才想了出来,便研了墨当场提笔写出来。

    白术就在一旁看着,手上还拿着写好的几十副春联。

    等谢槐钰写完了,他就凑过去看。趁着谢槐钰不注意,他便是一扑,一下便扑到他身上,打了个吕字。

    谢槐钰被扑了个冷不丁,手一抖,就把那砚台给碰翻了。

    墨汁泼到红纸上,废了他刚写好的一副春联。就连白术手上那堆也沾到了些许,一下子有五六张都废掉了。

    白术知道自己坏了事,忙手忙脚乱的去收拾补救。

    不过为时已晚,待他把那堆墨汁收拾好,自己和谢槐钰袖口的亵衣都染上墨了。

    衣服染上了墨,换一套便也是了。但是谢槐钰有些心疼自己刚才写的那副字,那张对联一气呵成,写的不错。

    让他再来一次,他也不一定能找到那个感觉了。

    见他面色有些不好,白术低头认错,眨了眨眼睛,承认自己是见色起意。

    若是谢槐钰生气了,自己就任他宰割好了。

    谢槐钰看他那模样,就觉得白术这认错实在是不够诚心,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便故意板着脸问他:“任我宰割?我还能把你怎么宰割了?不如你替我出个主意?”

    白术摸摸脑袋,脱口而出:“不如你把我办了吧!”

    “让我想想……”谢槐钰假意说道,摸着下巴沉思。

    白术果然眼神一亮,一脸期待的望着他,双颊还带着丝嫣红。

    这个小骗子,坏的很!谢槐钰心道。

    不过这样的白术,也很是可爱。

    谢槐钰本想直接拒了他,却又舍不得,缓了缓才道:“我想了下,你也是无意。我若是这么罚你,岂不是太重?还是罚的轻些好了。”

    白术闻言,果然肩膀一垂,十分失望的模样。

    谢槐钰见了,便轻轻一笑,板正脸色,把白术肩膀按住,凑近他耳边道:“把眼睛闭上……”

    白术闻言一怔,从脖子到头顶,整个人就跟烧起来似的。

    谢槐钰要他闭上眼睛,莫不是要作些什么,这样的惩罚……他自是甘愿受着的。

    白术闭上眼,便感到谢槐钰在自己脸边吐出的气息都喷在他耳边,热热的。

    他正期待着谢槐钰的动作,等了许久,却也没有等到什么动作。

    “谢槐钰?”白术叫了一声,听到无人回应,便想要睁开眼睛。

    便见到谢槐钰好整以暇的坐在桌前,也不管他,手上拿着个砚台,正在专心磨墨。

    “你怎的把眼睛睁开了?”谢槐钰不满的摇了摇头,“即是受罚,就好好等着,怎么这点时间也受不住。”

    白术:“……”他有些无语,不过还是重新闭上眼睛,心想谢槐钰的惩罚不会就是这个吧?

    过了一会儿,墨研好了,谢槐钰才开口说道:“把眼睛闭好了,可不要睁开!”

    白术有些愣,把眼睛闭得紧紧的,却觉得嘴上一凉。

    “什么东西!”白术吓了一跳,立刻就要睁开眼睛,伸手去摸。

    没想到眼前一黑,手腕却被谢槐钰在中途拦住了。

    “你这胆子,还叫我把你办了?”谢槐钰见状便哈哈大笑起来,他摸了摸白术的脑袋道:“不过是吓唬你的,你都怕成这样。若是不愿,那便算了吧。”

    谢槐钰这话说得极气人,白术听了便咬咬牙,挺起腰板。视死如归的说道:“你来吧!要罚便罚!”

    “你莫后悔!”谢槐钰闻言,便不客气的继续动起手来。

    白术闭着眼,只觉得谢槐钰离自己很近,身上十分暖和,但唇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又凉,又湿。

    一阵微风吹过似的,凉飕飕的,让白术起了身鸡皮疙瘩。

    谢槐钰连忙把窗户全关了,不让风透进来。

    好在地上烧着地龙,白术穿着袜子站在地上,脚底板热乎乎的,也不觉得冷了。

    谢槐钰轻笑了一声,手上大开大合,在白术脸上动作着。

    白术自是很听谢槐钰话的,谢槐钰让他闭着眼睛,他便闭着,半点也未睁开。

    但是谢槐钰这些动作,便已让他大约知道了些什么!自己脸上怕是已经不成样子了!

    白术这般想着,又羞又囧。觉得谢槐钰果然是在罚他,让他整个人臊的都快要受不住了。

    本是极丢人的事情,白术脸上又痒痒的,睫毛微颤,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谢槐钰手一抖,哈哈笑喷道:“果真听话,看来小骗子是真知道错了。”

    “无规矩不成方圆,既说了要罚,那便是要罚到底的。”谢槐钰说道:“现下已经好了,可以睁开眼睛。”

    白术睁开眼睛,想找镜子去看,便见谢槐钰低头,对着那未干墨迹吹了吹道:“冬日里墨汁干的慢,你好好待着别乱动,仔细一些。可别让这字再毁了。”

    白术便不敢再动,只得就这么坐在一旁,等着脸上的墨迹干了。

    这时,谢槐钰才从新拿了红纸,提笔写起新的春联。

    他下笔如有神,哗哗挥洒,便把先前那些废掉了的春联都补好了。

    待最后一副写完,谢槐钰又满意的审视一番,点点头道:“这次写的,倒是比之前更要好些。也算是因祸得福。”

    他将春联晾好,再看白术。

    见他还一动不动,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才笑着弹了下他额头,把那衣服下摆从他口中抽出道:“早干了,小傻子。”

    说完,又拿了套新衣放在白术面前:“这身袖口脏了,下摆也皱的厉害,换身新的吧。”

    白术便面红耳赤的拿着那身衣服去屏风后换了。

    出来以后,他瞧见谢槐钰也换了身新衣服,便有些不自然的对他说道:“谢槐钰,我能照镜子了么……”

    谢槐钰闻言便没忍住大笑,道:“那你现在便去照吧!”

    白术立刻跑到了镜子边上,看了一眼后,自己倒是也没忍住笑出了声。谢槐钰竟在他脸上画了圈胡子,让他如长了圈络腮胡一般,着实是可笑极了。

    白术收拾好了,便拿了这些春联去贴。

    他把人都叫齐,一一分配了任务。几十副对联,一个时辰便也全部贴好了。

    到了下午,大伙儿便帮着黄大厨开始准备年夜饭。

    谢家的厨娘也被叫来帮忙。两个人各显神通,都备了自己的拿手菜,隐隐还有要比试一番的苗头。

    江南这边,有吃年糕的习俗。陈冬青带着几个谢家的下人一起去打年糕。

    而谢家毕竟是京城来的,过年习惯了吃饺子。小树便叫了春夏秋冬一道去包饺子。

    饺子馅儿和皮自然是厨娘早就备好了的,虾仁冬笋、猪肉韭菜、牛肉荠菜、皮蛋三鲜……各色馅料足有八种,都备足了双份。

    几人净了手后,就坐下各包各的。

    白术为了助兴,便准备了许多红封。但凡是晚上吃年夜饭的,人人可得一个。

    不过他既然准备,红封自然是要多备一些,算上所有人头,却还多了整整十个。

    小树便洗了十枚铜板,往桌上一放。包饺子的时候,便偶尔塞进一个。

    若是谁吃到了,就可再多得一份红封,沾双倍的喜气。

    一时间,后厨里干活的也是人人都很激动,气氛极为欢乐的。

    这除夕过得是好不快活,和乐融融。

    到了酉时,陈冬青那边的年糕也早打好了。

    他把打的极为软糯的年糕拿到后厨,黄大厨和厨娘就加入各种草汁和果汁,给年糕染上颜色。

    待年糕颜色染好了,他们又拿了大半出来,用糯软的外皮包了各种馅料。

    有枣泥、豆泥、黑芝麻等甜香口的,也有剩余的饺子馅儿包成的咸香口的。

    包好的年糕或蒸或炸,再撒上些白芝麻。

    剩下那些没有馅料的,也蒸了、炸了切条晾好。用花生酥、红糖碎磨成细粉,沾着吃,又别有一番风味。

    粒儿和王木头的三个儿子眼巴巴的看着,早就流了好久的口水了。

    白术见了,便拿了小碗把那做好的年糕装了一碗,让他们先吃。但也规定了不许多吃,怕吃多了积食,晚上年夜饭便吃不下去了。

    “谢谢白大哥,白大哥最好了!”粒儿嘴甜,便朝白术道谢。

    王木头的三个儿子都随他,嘴笨,也容易害羞。

    除了最小的那个抓了就吃,剩下两个也懂事了一些。

    看白术给他们吃的,脸便红了,只说了个谢谢,就端着碗跑了。

    年夜饭到了戊时,便正式开始了。

    大家在大厅里齐聚一堂,关上所有门窗,白术便振臂一挥道:“今儿过节,图个高兴,给我把灯全都点了。”

    外面天色已黑,风也刮的不小,天空中飘下一片片鹅毛大的雪花。

    雪花渐渐变多,不一会儿,地上就白了一层。白玉山庄中,却烧着地暖,灯火通明,好一番热闹的景致。

    年夜饭进行到最后,便是吃饺子发红封的环节。

    白术让大家先吃着,再一个个点名,被叫到的,就上前去领一个红封。

    这事儿是白术同陈冬青一起去采办的,他也自是知道这红封里是些什么,但其他人不知道。

    小冬被第一个叫到了,就一脸期待的走上前去。

    他领了那红封打开一看,里面是几片小巧的金叶子,大约值十两银。

    便立刻激动的脸都红了,举着那红封喊道:“是金叶子啊!”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便又多添了两碗饺子。

    毕竟多吃一些,便有多点机会再得红封,白小东家如此大方,那可是金叶子呢!

    粒儿是个有福的,只吃了几个,便吃到了一个铜板。

    他开心的什么似的,小心翼翼捧着那铜板,去找白术换红封。

    王老三家的小儿子见了,还以为那红封是什么好吃的,便指着白术说道:“吃吃。要吃红红……”还急得流了两滴眼泪。

    白术见了,哈哈大笑,便塞了个糖果到他嘴里说道:“那个不好吃,这个好吃,不信你尝尝?”

    那小子吃了糖果,果然就不哭了,眨巴着眼睛望着白术。

    白术揉了揉他的脑袋,又回头看向谢槐钰,咧嘴一笑,甜到他心底去了。

    白术这模样收入了谢槐钰眼中,心中便升起一股极踏实极满足的感觉。

    又想起在谢家之时,虽宴席更加奢华,但各人心怀鬼胎,说话都是句句打着峰机。倒还不如与这些乡民村夫在一起,简单快活。

    小树坐在一旁,多喝了几杯,不知怎么的就眼眶红了。

    谢槐钰朝他看去,便见他低声说道:“少爷……这年是我这么多年以来,过得最热闹的一个。比在谢家的时候,可都要热闹的多了。要是以后都这么热闹该多好!”

    谢槐钰心中也颇为动容,对小树说道:“放心,日子总会越来越好。以后每年都会比今年更加热闹的!”

    一顿饭吃的差不多了,众人闲来无事,就开始玩起掩钱。

    这类博戏,在青楼花街里常有,秦淼淼最是熟悉了。

    谢槐钰不喜赌博,但今个儿是过节,到叫人玩玩也无事。

    秦淼淼将个规则说了,众人便一人出了一吊钱,玩了起来。

    白术一开始觉得有趣,便也加入其中,可他实在是天赋异禀,玩了不过几把,便是把把猜中,钱都叫他一人赢走了,也是好生无趣。

    于是白术便被小树赶出了局,好叫剩下的人能公平竞争。

    此后大伙儿有输有赢,若是一吊钱输光,便退下席间,也不再加注,如此倒也是十分惬意的。

    屋外雪花越飘越多,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

    时间晚了,几个孩子困的头一点一点。王木头家的老三,便干脆睡死过去,被陈冬青抱到楼上去了。

    白术靠坐在谢槐钰身旁,把头枕在他肩上,看着众人玩儿掩钱。

    他凑近对方耳边轻声问道:“你猜谁会赢?”

    “小树或是秦淼淼吧。”谢槐钰道:“总不是王木头的。”

    白术便见王木头手中那一吊铜钱,玩儿的只剩下几枚。不禁哈哈大笑,这王木头真呆,玩儿掩钱也是不行的!

    总算是到了子时,屋外远处响起了一声炮响。

    小树便起身,把预备好的炮竹全部拿了出来,搬到门口。

    此时大伙儿掩钱也不玩儿了,全等着小树放炮竹。

    小树把鞭炮,礼花等一一排开,全部点上。

    不一会儿,劈里啪啦的鞭炮声四响,满眼火树银花,好不热闹。

    村里还有其他人家的孩子,此时也在守岁的,便跑过来围观。

    白术见了,便从怀中掏出方才赢得的铜板,天女散花似的撒出去。

    孩子们高声尖叫的,弯腰去捡,一人得了几枚铜板,也可换新衣,买糖吃了。

    待炮竹放过,白术等人回到庄子,一一回屋休息了。

    因着天色太晚,王木头晚上也不回去了,就带着孩子在陈冬青那儿将就一晚,待到明日再回。

    谢家老宅。林舒语坐在床上,听着劈里啪啦的炮仗声。

    绿萝起身,看着窗外抱怨:“放了这么久还没完啊?这个时辰了还这么大动静,没完没了的!”

    林舒语让绿萝把灯点上,又倒了杯茶水。

    他此时已经有八个月的身孕,肚子也胀的很大了。

    “少爷,你看看谢公子他……今儿都过年了,也没叫他过去看看?”绿萝看了林舒语一眼,试探的问道。

    这谢家少爷开始还时不时传唤林舒语过去,从他七个月后,便没有再叫,只时而派人送些滋补的东西过来。

    “少爷……我听说啊……这谢公子他,最近都不在府上住了。跑到那白玉山庄住了就不回来了。”绿萝故意说道:“听说那庄子里可气派了,修了取暖的地龙,还养了许多梅花鹿。你说他怎么也没想着带你过去住住?”

    绿萝早就听闻那白玉山庄的气派,只可惜隔了这么近的距离,却从未去过。

    听说那处达官贵人不少,以她的姿色,若是能在那里被什么人给看上。何至于还在谢家伺候这不得宠的林舒语。

    林舒语早就对绿萝的德性十分了解,又怎么会受她的激将。

    他如今肚子大了,脾气也越来越大了,对绿萝也懒得客气。闻言只冷冷一笑,面上带出一丝嘲讽:“我都要生了,还到处跑么?要是在那庄子里冲撞了什么人,撞伤了孩子该怎么办?你既然这么想去,便去求谢大少爷带你去好了。”

    绿萝被林舒语一噎,又羞又恼,也不敢反驳。只得面上笑着说了句:“少爷你真是取笑我了,我一个小小的丫鬟,哪有这样的面子。”

    林舒语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看着她,看得绿萝背后发凉。

    待窗外炮仗声停,林舒语重新躺下。绿萝吹了油灯在小床上睡下,脑海中还是刚才林舒语看着自己的目光。

    她越想越是又气又妒,过去他是主子也就罢了。

    如今林舒语名份上说是半个主子,实际上身份还不是贱籍,同她一样,有什么可傲的?

    这个林舒语!自己不过也是个不得宠的,连个名份也没有,有了孩子又能如何?

    何况再等一月,孩子瓜熟蒂落,谢家便会派人来把林舒语母子接回京城。

    到了那个时候,绿萝在黑暗中握紧双拳咬了咬牙……他和谢公子的好日子便也到头了。

    作者有话要说:  已经修改过了~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三等奋、静儿、3603915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月笼沙、长安又雨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