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3、第 93 章

    他这般一说, 白术便有些不好意思, 随意应付了几句离去。(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和谢槐钰的事情, 还不知要拖到何时, 这聘礼嫁妆也不是想备就能备的。

    陈冬青将他的反应看在眼中, 便猜到那掌柜说的是谢公子。

    白术早就说过, 自己喜欢那谢公子, 瞧着他如今与对方也亲密的很。但他却并不知道白术什么时候与谢公子来过这店铺,竟仿佛还谈论到了嫁娶之事?

    难道白术真的要与谢公子成婚?陈冬青有些惊讶。

    白术虽好,但谢公子毕竟是要继承爵位的,他还从未听说,有那爵爷不娶名门贵族, 反娶个乡下哥儿的。

    想到这里, 陈冬青又暗暗为白术担心,怕他一头栽了进去,反被那谢公子耽误了。

    于是便劝起白术:“白小哥儿,听哥劝你一句。这谢公子虽好, 但若是他不愿意娶你, 你便莫要和他再纠缠下去。万一他日后变了心,拍拍屁股还是回京做他的好爵爷,你可就吃了大亏了。”

    陈冬青对谢槐钰也很是敬重,但白术与他关系又不相同, 因此他对白术说出这话,也并不是要说谢槐钰不好,而是对白术推心置腹。

    白术明白他心意, 因此也并没有怪他。只是解释道:“我不着急,且等着谢槐钰吧。他虽暂时不能同我提亲,但也早就许诺过了。谢槐钰一言九鼎,我自是信他的。”

    陈冬青见白术如此,知道劝不动他,也只能摇摇头,道:“你有分寸便好。愿你和谢公子也能早日修得正果。”

    白术闻言,心中也是微酸。他也想修得正果,不然还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碰到谢槐钰的身子。

    两人此时已经无事,便随意逛逛,回到码头,订了回去县城的渡轮。

    刚刚登上渡轮不久,便听到不远处似乎有人争执。

    两人有些好奇,走近一看,便见到人群中一个膘肥体壮的女子,把一个矮瘦男子拦在身后。

    指着一个高挑纤细的哥儿骂道:“你个狐媚子,烂娼妇。一脸桃花,勾得我男人一直看你,臭不要脸。”

    那哥儿穿的很是朴素,但却长了双灵动的丹凤眼。虽未施脂粉,但一举一动都透着丝风流韵味,一看就是出自勾栏瓦舍,不是干那正经营生的。

    此时他被那妇人骂着,面上也是又羞又囧,一手抬起袖子想要掩面,反倒更是多出几分姿色。

    旁边围观的那些男子见了,眼神也是多了几分不怀好意。

    而女子或正经人家的哥儿见了,就更是觉得不齿,只觉得那妇人骂的极对,赶紧得把自家男人给看好了。

    陈冬青看到那哥儿,也是眉头一皱,有些不喜。他拉了拉白术的袖子说道:“走吧,这等人一看就非良家,我们还是远着些好。”

    白术却一动不动,只皱着眉,盯着那哥儿的脸看了一阵,总觉得有些眼熟。

    就在他似乎要回忆起那哥儿到底是谁的时候,那哥儿正巧也在人群中发现了他。

    他面上一怔,便多出了几分喜悦,冲着白术叫道:“白小哥儿!竟在此处遇见了你!我是秦淼淼,禅花巷里服伺过你的那个,你还记得我么?”

    白术自然是记得禅花巷的,一时便也想了起来,原来这小哥儿就是那日在禅花巷里遇到的那名妓子。

    陈冬青见这人竟似乎是识得白术,便凑近他耳边悄悄说到:“白术,这人可不是正经人家,也不知怎得会识得你,还是莫与他相认为好。”

    “无事,我有分寸。”白术哈哈一笑,对陈冬青说道。

    他知陈冬青也是关心他,才会让他不要认那哥儿,不过这秦淼淼会到此处,约莫是因着自己而来。他自是不会放任不管的。

    秦淼淼见白术并没有翻脸不认人,心下也是一喜。

    他对白术印象本就极好,因此才会信了对方的话,赎身后来到此地。

    此时见了白术,便走到他面前,抱着他胳膊娇声问道:“白小哥儿,你先前说道,我若无处可去,便可来找你,如今可还算话?”

    秦淼淼自幼便被卖进青楼,举手投足之间,也习惯性的带着股风尘气。

    他这样的举动,被陈冬青看在眼中,又是极不顺眼。但他见白术并未说什么,便也按下敌意,不再多劝了。

    “我即说过,便是算话的。”白术说道。

    对秦淼淼,他并无恶感,这人举手投足虽然女气。但性子活泼,说话还算逗趣。

    秦淼淼气质风尘,自也不是他刻意为之,而是从小到大习惯了。往后在外面生活些日子,能改过便好,若是改不过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为人举动方正便好了。

    秦淼淼是伺候人出来的,自然也是一眼就看出了陈冬青眼中的鄙夷。

    但是他是做惯了这行的,对这种目光也是习以为常,因此并不以为意。

    如今见着白术,对方还是如在京城里一般,待他真诚,尊重,话语间也丝毫未有瞧不起他的意味。

    秦淼淼感动之余,便也不欲给白术添麻烦,让他从中为难。

    虽然陈冬青对他不太客气,但他仍是笑意盈盈,言辞间对他也是十分客气。

    陈冬青见状,便也收了那厌恶的情绪,也没那么讨厌这个哥儿了。

    白术找了个人少些的地方,便听那秦淼淼讲自己赎身的事情。

    原来自白术走后,他便动了赎身的心思,后面就不怎么好好接客了。

    那老鸨觉得秦淼淼不能赚钱,便给他指了两条路,让他自己选择一路。

    一是拿出五百两银子赎身,自行离开。若是拿不出银子,便要被那老鸨发卖,送到那下等烟花之地。

    “竟要五百两银子之多?”陈冬青听了,也忍不住乍舌问道。

    不过一不赚钱的妓子,就算是卖出,也不过只得几十两银,要为自己赎身,竟还要五百两银!

    “那地方又不是做慈善的,自然是不能让我们轻易离开。不被扒掉一层皮是走不了的。”秦淼淼说道:“这五百两也不是胡乱报数,乃是他们知道,同我这般做了十年的妓子,手上便能存下这么多银子。若是咬咬牙,交出自己全副身家,也是出得起的。”

    “只是如此一来,你便也没得更多的钱了。”白术说道。

    “是啊。把一身身家全部交出,换得一自由身,也不知值不值得。若是找不到白小哥儿你,我便只能再去寻一处地方,去干那老本行了。”秦淼淼轻轻捂嘴说道。

    听他这样一番话,白术笑道:“跟着我,便是干那烧火洒扫的粗活,虽不如那禅花巷富贵,但却是实在。你若愿意,自是值得。”

    “我自然愿意的。”秦淼淼连忙说道:“如若不愿,我也不会大老远从京城南下,过来找你了。”

    白术见他眼神带着几分坚决。点点头,心中还算满意。

    他虽说愿意给他一个机会,但若是这秦淼淼本人好逸恶劳,耐不住寂寞,那他也不会长留,最多给点银子将人打发了。

    秦淼淼一路随着白术到了县城,然后便进了白塘村。

    他在京城里呆了大半辈子,早就习惯了那处的繁华。刚一到了县城,看到那路边景致,只觉得又破又小,还有些不习惯。

    待进了白塘村后,冬季村庄一片灰黄,路边大多是小小的土房,更是十分破旧。

    秦淼淼有些吓到,面上惊了一下。

    白术注意到他的表情,便对他道:“这就是白塘村,你若跟着我,往后便在这里过活了,可会不习惯?”

    秦淼淼听了忙道:“是有些不习惯的,虽然我小时候便长在村里,但也有那么多年没有回家。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往后住住便能住惯了。”

    白术点点头,觉得秦淼淼倒是个能吃得苦的,心下便更安了几分。

    待他们又走了一段路程,便看到了远处的白玉山庄。

    秦淼淼眼前一亮道:“前方的园子好生漂亮,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家。”

    白术闻言笑而不语,陈冬青便开口说道:“那里便是白玉山庄,白小哥儿的家便是在里面的。“

    秦淼淼这才知道,原来这白小哥儿竟然有如此大的家业。

    他心中也有几分激荡了,更加放心,这样大的庄子,必定是有自己一条活路的。

    同时,秦淼淼为着自己的决定而庆幸。

    若不是他果断,怕是就要与这样的好事错过了,还不知日后自己会是怎样的下场呢。

    白术和陈冬青原本就背了不少东西回来,没少惹得村民注意。

    这次他们又带了个陌生的哥儿回来,且这哥儿举动还如此风骚,自是把那路上男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待他们进了白玉山庄,没一会儿,小树便匆匆跑到楼上,对自家公子禀报:“少爷,白小哥儿带了个……带了个妓子回来!”

    谢槐钰一愣,皱起眉头:“妓子?你怎的知道?”

    “这……一眼便能看出来的。”小树说道:“你快去看看,让他把这妓子给赶出去吧!这正经的人家,哪有让妓子进门的。”

    大宣朝有些身份的人家,是绝不会让妓子进门的。

    虽那些勋贵子弟们以押妓为一桩雅事,平日里也没少去花街柳巷。但把妓子放到家里,就是另一回事了。

    谢槐钰闻言,怕白术让人给诓了,便起身下楼,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待到楼下,便见到白术正同白玉山庄里的人手们介绍一个哥儿,让人叫那哥儿秦淼淼,还要给他安排一个活计。

    谢槐钰打量那哥儿,的确是长得清秀,且举手投足,一看就知是那儿出来的。

    秦淼淼见了谢槐钰过来,不由得怔住,打眼一看,竟是个熟人,还是谢爵爷家的嫡长子。

    谢槐钰虽不爱来他们这种地方,但过去在京里的时候,难免会有些逃不开的宴请。

    同他那风流弟弟不同,他在他们这些妓子之中也是极为有名。

    只因他为人正派,怎么勾引都不为所动。所以他们这些妓子间,还时常说笑,看看有没有人能把谢家老大给拿下。

    他见了谢槐钰,便想起白小哥儿曾经找他问过谢府。他又见谢槐钰走到白术身旁,同他说话时,眼中情意绵绵,便是一惊。

    原来这个谢大公子,也不是真的油盐不进,若是对着他喜欢的人,他自也是极为温柔的。

    秦淼淼别的不懂,对这风月之事,可不能说不敏锐。

    他只见了白术同谢槐钰说几句话,便知这两人之间有情。就一下把谢槐钰从心中的谢大公子划成了白术的男人。

    他这样的妓子,也算是道上混过来的,最是讲究一个义气。

    白术对他极好,算是他的恩人,对待恩人的男人,他自是能避则避。此时看到谢槐钰,便低垂脑袋,尽量不与他视线交流。

    谢槐钰看到果真是个戏子,心中有些不喜。原本是想叫白术把人赶走的。

    但那叫秦淼淼的妓子倒是个识相的,见他目光扫过,便立刻垂目,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半点轻浮的举动都不敢有。

    谢槐钰见了,便把那差点出口的话收了回去。

    只把白术拉到一旁,同他说了妓子在大宣的地位,又说了他若把这妓子放在庄子里,难免会惹人非议。

    把利害关系一一剖析完毕以后,便让白术自行取舍。

    白术听后便点点头道:“这些我也是知晓的。但这秦淼淼也非自己堕落,实在是阴差阳错才得今天的命运,着实可怜。我便给他一个机会,留他观察一段,若是不行,再打发了出去。”

    谢槐钰闻言便道:“你既如此决定,那便随本心做吧。你说的没错,他们原本也是些可怜人,或许是我太迂腐了。”

    以谢槐钰之身份,能这样尊重白术的意见,便已经是极开明了。

    白术笑笑道:“你要是还迂腐,那大宣就没有开明的男子了。”

    他又走到那秦淼淼面前,问他想作些什么?

    白玉山庄如今空缺不少,门口缺迎客的小厮不说,后厨里也极缺洗碗烧火的帮手。

    其实秦淼淼能说会道,呆在门口迎客自然是最好。

    但他想了想,便道:“我还是在后厨帮忙,打打下手吧。”

    若是站在门口,被什么人认出来他妓子的过往,说不定要给白术的庄子抹黑。还不如在后厨里烧火洗碗,反而清净。

    白术见他如此,便是十分高兴,谢槐钰也点了点头。

    好在这人是个上道的,倒也没有辜负了白术的一番好意。

    这些日子庄子里本也没有客人。秦淼淼留在后厨,洗洗碗,烧烧水,也并不太忙。

    秦淼淼是个会来事的人。刚到的时候,大伙儿还都看他不太顺眼,也都不大喜欢。但没过几日,便和来了许久似的,突然和大家都好了。

    他总是笑盈盈的,说话也是轻轻柔柔,一副好脾气的模样。

    庄上那些汉子们,和他说话还会脸红,黄厨子都舍不得叫他去干重活了。

    陈冬青原本还有些担心他干活不行,偷着去查看了几次。

    结果便见到秦淼淼手脚利落,把后厨收拾的干干净净。灶上也随时烧着热水,以备有人需要,连黄厨子疏忽的地方都补足了。

    见陈冬青来查看他,秦淼淼便笑道:“冬青哥,你别看我这个样子。这些烧水打杂的活计,我小时候在家也是要干的。”

    陈冬青便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再看秦淼淼,便觉得他虽然妖了一些,但也没那么讨厌,确实还挺好看的。

    对秦淼淼有了改观,陈冬青便也对他说了些心底话。

    “秦哥儿啊。”陈冬青想了想道:“其实你来了这么些天,我觉得你这人也还不错。但是你那些从那处带来的眼神、动作,要是能改改就更好了。你如今毕竟从良了,又在庄子里做活,也不好还带着风尘气的。”

    秦淼淼听了便叹口气道:“冬青哥,我知道你们多是因为这个看不惯我。但我从小就被老鸨逼着学,又做了十多年,早就习惯了。我现在就是想改,但也不知道怎么改才好。”

    “你多看看白术吧。”陈冬青道:“就照着他的动作习惯来学,就算学得个两分,你那身习惯也能改掉不少。”

    秦淼淼听了陈冬青的话,也觉得有理,便开始留意着白术的一举一动。

    不一会儿,白术来到厨房,他大剌剌的朝秦淼淼点点头。

    白术走到灶前,瞅着炉火正燃着,旁边地龙那灶的柴禾却不多了。就随手捡出几根粗圆的木材,摆着一排。

    咔嚓几声,白术徒手一劈,几根壮汉臂膀粗的柴禾就裂成了几瓣。白术哼着歌,一脸淡定的把柴堆到炉子旁边。

    秦淼淼:“……”

    徒手劈柴什么的……白术真的是哥儿么?

    他低头默默看了眼自己细瘦的手掌,决定还是把手收起来,再观察观察别的吧!

    快到午饭,黄厨子做好了众人的午饭。

    白术来到厨房,端走了自己和谢槐钰两人份的午饭。

    秦淼淼看着超大号的饭盆,对黄厨子说道:“没想到谢公子看着斯文,饭量倒还不小。”

    黄厨子看他一眼,脸上一红道:“那大碗的都是小东家吃的。谢公子饭量也不过平常而已。”

    秦淼淼:“……”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袖珍小碗,要么……待会儿再添碗饭吧。

    下午,秦淼淼洗碗了碗盘,手上也没什么事了,便来到园子里走走。

    不一会儿,他便看到小春小夏小秋小冬四个人站在一处,仰头望着楼上大呼小叫。

    “小东家!左边点!歪了!”

    “小东家!对!再往上面点就行!”

    “好了好了!那个位置正好!”

    秦淼淼抬头:“……”

    原来是白术正一脚勾在屋檐下,倒吊在二楼自己房间的窗口,挂一只小铃铛。

    秦淼淼大惊失色:“白小哥儿,你赶紧下来!这太危险了!”

    春夏秋冬四个小厮见状说道:“没事的,小东家厉害着呢,飞檐走壁都是经常的,习惯就好。”

    白术挂好那只龙铃,一个翻身便上了屋顶。又是几步,便从屋顶轻轻跃下,落在地面。

    几个小厮纷纷鼓掌:“小东家真帅!”

    “小东家太厉害了!”

    秦淼淼一脸崇拜的也跟着鼓掌,白术太厉害了!就是……他……他真学不来啊……

    白术看到秦淼淼,也是一笑。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对他说道:“对了,秦淼淼你来,我有事情要请教与你。”

    也不知道白术到底要请教自己些什么,秦淼淼有些受宠若惊。

    两人走到屋内,白术便道:“走,去你房间聊吧。”

    于是秦淼淼便带着白术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进房间,白术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秦淼淼的房间是半地下室,此时虽然是白天,但也不怎么敞亮。

    他不得不把屋里的油灯点了起来。

    油灯点燃,秦淼淼一回头,便看见白术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直看得他脸上一热。

    白小哥儿实在是英气逼人,要是个公子该多好。

    白术看了一会儿,才突然开口说道:“淼淼,你可知道什么法子,能叫男子情不自禁想要……咳咳……”

    白术这话说的极不自然,两颊还带着丝红晕。

    秦淼淼一怔,忽而想到,原来白小哥儿来找他,竟是来寻那引诱男人的法子了。

    这等法子,可不就是他最为了解。也难怪对方这般神秘,要把门关了来问。

    “白小哥儿,你可是为了与那谢公子?”秦淼淼试探的问道。

    白术也没说是,只是点点头,算是默认。

    秦淼淼便笑道:“谢公子对你有情,便是我这个新来的也看的分明。白小哥儿你只管主动一些,还不是手到擒来。”

    白术叹了口气摇摇头,他亲也亲了,扑也扑了。谢槐钰开始倒还算受用,只每每到了紧要关头,便把他推开,抽身离去。

    他与那秦淼淼讲了以后,秦淼淼脸上便带着一丝古怪:“难道谢公子身有难言之疾?”

    毕竟从前他在京城之时,也是一副禁欲面孔,若是身子有疾,便也说得过去了。

    “休得胡说!”白术听了眼皮抽搐,急忙否认:“他身子没事,生龙活虎的很呢,哪来的难言之疾。”

    秦淼淼也是一怔,既然身子也没事……那不是还要苦苦忍着?

    他想了想,面上神色变幻几次,最后摇了摇头,不禁笑道:“那便是珍爱你,处处以你为先,全为着你名声着想了。”

    白术听了,便是一脸怅然。秦淼淼见状便知自己说对了,继续说道:“白小哥儿,我在那禅花巷呆了十多年,见过多少勋贵名流。别管多清高的男子,便是有了想法,即便是瞧不上我们这些庸脂俗粉,也绝不会委屈自己。我且问你,谢公子如今府中可有其他妾氏?”

    “自然没有。” 白术忙道。

    “那便是了。”秦淼淼感叹道:“谢公子如今为了你的声誉,而委屈了自己,着实是用心良苦。白小哥儿你就再多体谅他些。”

    “不过……”秦淼淼话锋一转,勾了勾嘴角,笑得有些妩媚:“你若是舍不得他苦忍,我这边倒是有些法子,可不拂谢公子心意,又让他飘飘欲仙,只是需得你委屈一些。”

    白术闻言便立刻精神了起来,他坐直身子点点头道:“是什么法子,只管说与我听。”

    谢槐钰对他如此,这等委屈,他自也没什么不能受的了。

    一刻钟后,白术满脸通红的从秦淼淼房间走出,手中紧了紧,把那本小册子藏好。

    秦淼淼说什么委屈,那等事情,又怎么算是委屈?

    只要谢槐钰他……想到那小册子中的画面,白术脑中一阵遐想……

    只要谢槐钰他舒服,他自然也是十分愿意的……

    作者有话要说:  谢槐钰:白术怎得最近突然好学了许多,天天在房里看书?

    白术搓搓手:这个姿势好!再多学一点!

    ……………………………………

    推基友文《入赘将军府》by:祝宁 沙雕爆笑甜文

    迟鹰扬,衍一派修道者,精通山医命相卜,入定修炼三百年,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穷哭了。

    一铜板没有,他还带着两孤儿徒弟,肉没得吃,没米煮饭,只能穿着粗布衣服,在草屋里啃着千年人参穷苦度日。

    偶尔听见凌大将军招亲入赘的消息,包吃包住包穿,还包零花钱!

    迟鹰扬开心应招:“哇!竟然有这等好事!”

    别人劝他:“听说将军铁血残忍、杀人如麻,脸上还带两刀疤。”

    迟鹰扬:“帅!而且他包吃包住!”

    ——“入赘之后不得科举、不得出仕、不得从军、不得纳妾。”

    迟鹰扬:“他包吃包住!”

    ——“听说将军亲兵会先对你轮番暴揍。”

    迟鹰扬:“没事,我道士,能打!”

    ※主攻,迟鹰扬x凌灏渊,生子,1v1

    身怀绝技天材地宝却以为自己穷哭的攻x武艺高强统领全国兵马认为全国男人都配不上他却被攻美倒的受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夜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夜氏 10瓶;夕颜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