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8、第 88 章

    万家兄弟走后, 那些追随万如意而来的勋贵公子们也前前后后都走了。(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万家兄弟来了一趟白玉山庄, 虽只住了不过三日, 但为其带来的收益和人脉却是极丰厚的。

    待他们走后不久, 庄子里又来了许多客人。

    这一次, 则又有许多跟风而来的勋贵名流, 还有些慕名前来的文人骚客。

    那些文人之中, 有一些是白术之前发过帖子的,也有一些则是自己前来,想要在白玉山庄中汲取灵感的。

    但凡是来山庄的文人,白术都给予优厚的招待,待他们走前, 都得找他们要上一幅字画, 或一首诗,装婊好了挂在展示墙上。

    那展示墙本就是白术刻意设计了展示众家墨宝的。又挂了许多大家笔墨之后,渐渐的,就成了白玉山庄里的名胜之一。

    待这名声传扬了出去, 更引得喜弄文墨之人都要来品鉴一番, 以自己的墨宝能够被挂到墙上为荣。

    如此又过了约大半个月,天气便愈渐转凉,后山的红叶也渐渐开始凋零了。

    不知不觉之中,日子已到了腊月。

    眼见着秋高气爽的季节一去不返, 气温一天天变冷,进入了深冬。

    白玉山庄的生意,也同白术预估的一般, 随着这天气凉下来了。

    既没了生意,白术也有空来点一点近日的收益。

    他找来了陈冬青,让他跟在自己身边,学着怎么算账。

    陈冬青自己也特意找那懂行之人学了些算术,如今已会用算盘,简单的加减也是会一些了。

    大半日以后,白术总算是把账理清。白玉山庄上月所得,竟有四万余两,比他预想中的还要更多一些。再加上之前那一万八千多两,合计有六万两银子了。

    对这样的收益,陈冬青自是激动的无与伦比,白术也十分满意。

    便是对谢槐钰来说,六万两也是一笔大钱,自己总算是对他有些用处了!

    白术把那些银子和银票收拾成堆,一车全部拉到了谢槐钰家去。

    好容易赚到这些钱,自然是要都交由谢槐钰来保管的。

    谢槐钰此时正在书房练字,门帘猛地被人掀开,便见到白术抬了那么些箱子到他书房,打开一看,里面具是白银和银票。

    “怎么的有这么多银子?”连小树也被吓了一跳。便是唐家的生意做的不小,但银子也是分散在各处银庄,没得像这样一股脑全都堆在家里的。

    “谢槐钰!我赚了六万多两,这些全都给你!”白术大声说道,声音中还带着些自豪。

    他双目睁得又大又圆,看着谢槐钰目光灼灼,一副求表扬的模样。

    “六万两!”小树不禁也有些惊叹:“还真是不少。”

    谢槐钰噗嗤一笑,摸了摸白术的头道:“这么多的银钱,放在我这儿也不安全,还是带去银庄里存起来好。”

    谢槐钰经营着唐家的生意,六万两银子虽多,但他也不是那没见识的,因此只是略略点头,并没有如何惊讶。

    他先把那些原本就是银票的清点出来。又把剩下的白银以整数装好,使了人到城里的钱庄兑换银票。

    除银票以外,谢槐钰还特地让人将两千两的现银兑换成了黄金。

    大宣朝黄金兑换白银,是一两黄金能兑换十两白银。因此两千两银子,也不过兑换了两百两金元宝。

    而这些金元宝,则被他分作几份,以白术的名义送到那各处府衙去打点。

    见谢槐钰如此,白术才发现自己原先竟压根没想到这处。不禁暗暗赞叹,到底是谢槐钰见多识广,总算是把他未曾想到的地方都给补足了。

    “这些银钱送去,也不过是开道而已。”谢槐钰教导白术:“白玉山庄赚了银子,若不早日打点,日后必然要被找麻烦。”

    “便是送了这些过去,过年以后,还要给他们备一份年礼,数额也不能低了。总计还要数千两银子。一年各种打点,便要花去至少万两。”谢槐钰道。

    白术听了又是一惊,不禁说道:“竟要这么多!”

    “这不算多了。”谢槐钰微微一笑:“不过是府城里的官小,容易打发,因此才得这些银子。若是在京城里,便是一月能赚上十万,也要有大半进了别人的腰包。”

    白术听了啧啧咂舌,直感叹京城的物价实在是太贵。

    谢槐钰便对他说道:“你先前也去过京城谢府。可见过那谢家之中的富贵?”

    白术想起自己看到的那大院子,里面有各种池塘花园假山奇石,还有成堆的下人们,各个都穿着精致,更别提谢府几个主子的穿用了。

    “京城里宅子是先帝赏赐,但每年需要修葺,便要花数千两银子。”谢槐钰淡淡说道:“除此以外,谢家有上百下人,每年的月银就要五千两左右。谢伯爷对吃极为讲究,府内各种山珍海味不断,每年又是要花用数千两。更别说他们穿用的那些衣服,首饰。”

    “娄氏喜奢华,最爱大摆宴席,摆一次宴席,就得花费上千两白银。她和谢琪的衣料都是特地定制,光是一身缂丝料子,便价值千金。而谢琪平日里喜去青楼花街,更是一掷千金,没把钱放在眼中。”

    谢槐钰说道这里,顿了一下,突然问道:“白术,你猜猜谢伯爵一年的俸禄多少?”

    白术将谢槐钰之前讲的那些在心中粗粗计算了一下,试探的伸出个手指说道:“十……十万两?”

    “错!不过万两而已。”谢槐钰摇头笑道:“不过就算是万两,在当官的俸禄当中,已算是非常多了。旁的那些官员,若是没有爵位,一年也不过二三千两。”

    “那怎么够他们花用的?”白术愕然说道。

    “自然是不够。不过伯府里还有封地,每年的租子也有几万。”谢槐钰说道。

    且当年他娘经营了不少生意,给伯府攒下了多年的积蓄。

    也正是因着这些积蓄,娄氏和谢琪如今才能穿着价值千金的缂丝衣裳,戴着满头的珠宝首饰,过这般奢华无度的生活。

    “京城里的勋贵子弟,多半是如谢家一般,过着如此奢华的生活。”谢槐钰说道:“俸禄不够花了,便要从他处找补。这找补之处,自然是商贾最为便利。每年的孝敬银子,便成了他们收入的大头。”

    白术听得谢槐钰讲这些潜规则的事情,直听的云里雾里,心中一阵阵波澜。

    若他不是遇见了谢槐钰这样的懂行之人,怕是过些日子被人关了庄子都不知是为了什么。

    谢槐钰又对白术交代了许多暗处的规则,才把话题转到了别处,两人又是一顿耳鬓厮磨。

    白塘村的冬天,日子并不是那么好过的。

    这里地处江南,气温并不太低,因此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下雪。

    只是淅淅沥沥的小雨时而夹杂着冰冷的雪珠,倒是比大雪纷飞还要更为难忍。

    白术推门只走出几步,全身就要被那小雨打的透湿,身上不管穿上几层衣服都不顶用。

    这些日子,连睡觉的被子都潮乎乎了,要是白术如今还住着那破屋子,怕是已经被冻的半死了。

    这样的天气,不管是谁都变得有些疲懒。

    就连每日最爱去村学的粒儿,近日都不爱起床了。

    离真正的大雪封路之时,还有大半月之久。此时白术便要准备起来,把直到来年春季的物事都预备好了。

    这预备的第一样事物,就是吃食。

    白术采购了一百斤粳米,一百斤白面、几十斤油和若干调料。又收了几十斤猪肉、几十斤牛肉,摸了盐腌了风干,制成肉干。

    除此以外,他的鱼塘中还有些鱼,冬天自然是不再送到那来福楼去,便可以自己吃了。

    置于那些蔬菜瓜果什么的,村里不少人家都有。便是冬天的时候,也可高价收上一些,白术便没有储存。

    一下子要处理这么多的食材。白玉山庄全部人手便齐齐上阵,连白术也是换了身粗布,下场帮忙。

    他正把那拌着香料的盐粒往一块儿里脊肉上抹匀时,忽然便被白宝山找进了门,让他去他家里一趟。

    白术也来不及换身衣服,便净了净手,随着白宝山出去了。

    走在路上的时候,白术同白宝山打听,才知道原来是白老三一家死了,又过了七七,他们遗留下来的产业,如今也要好生分配一下了。

    对白老三那些产业,白术自然是不放在眼里的,但依着白塘村的规矩,白老三无后,他的遗产自是要留给最亲近的亲戚,而白术便是他最亲近的亲戚之一了。

    若是只有白术一人,此事倒也好办,白老三下葬当日,便可开会办妥了。

    但除了白术之外,白家却还有一户亲戚,只是这亲戚已离开了白塘村数年,在府城里安家立业了。

    便是此番过了一月有余,白宝山也是花了一番功夫,才叫白家族人把此人在府城中找到。

    这人如今也算是在府城小有家业,并不屑与白老三一家来往。也是因着那人说了,白老三一家留下了近百两的产业,才随着那族人一起回到了村中。

    白术到了白宝山家里,便见到石凳上男男女女的坐着几个人,这些人神情倨傲,均穿着细棉布的衣服。

    中间有一个中年男子,看着已过不惑之年,但面皮细嫩,面目和白老三竟有五分相似。

    “白术,你来见见,这位就是你二叔。”白宝山指着那中年男子说道。

    那男子便是白老二,乃是离家已久的白家二子。

    白老二虽比白老三还大一些,但因为不用种田,面相倒还反而年轻一点。

    他身旁坐着一个四十左右的妇人,旁边还站着四个年轻男女。此时四人便看向白术,上下打量一番他的粗布衣衫,眼中还带着一丝浓浓的鄙夷。

    作者有话要说:  白术上交工资了……

    …………………………

    关于文中物价,大概很多人会觉得怎么乡村里这么便宜,城里贵成那样?

    因为是架空,所以很多东西的价格都是估的。作者估的时候是参考了一个比较近代的朝代的物价,具体是什么朝代就不说了。

    古代贫富差异是真的很大。穷的人家可能一家人都做不起一条裤子。冬天冷的时候,便一家人坐在家里,只有要出门的人才有裤子穿。

    但有钱的人家,举例贪官和珅,他家后世被人估算出家产是8亿万两白银,家里搜出220个纯金痰盂。而当是清朝的财政收入才6000万两,乾隆下江南时官员为了讨好他才弄了一个银丝痰盂。

    咱们大宣朝里,白塘村只是个偏僻小村,所以村内各种物价,人工都比较低,参考了某朝代农村人的生活水平。但是城里物价就要高很多,毕竟是府城、京城嘛,那么多的土豪,总不能和村里一个物价的。

    因为古代不同朝代金钱和物价差距极大,大家看的时候可能会觉得怎么我上次看的某个朝代,某本书里的物价是这样样子的,这本书里又是那个样子的。

    这就是每个作者参考的朝代不同,引起的差异,不要太过纠结这个,看到有些觉得想不通的地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轻松看文就好啦~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