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5、第 85 章

    白术瞧着谢槐钰, 这男人一双桃花目, 瞳色比寻常人微浅, 灼灼看着自己的时候, 倒映着他的影子。(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他睫毛极长, 密密的如垂下的灌木一般, 让白术忍不住就想伸手去摸。

    自己喜欢的雄性, 果然是最最好的,白术心想。

    也是他运气,此等珍宝,便让他穿来的第一日便遇上了。

    否则若是先前遇着的都是如黄老爷、赵二、李三郎等雄性,他怕是对着这大宣的男子都要作呕了。

    白术是个不吝于言语之人, 与大宣寻常的哥儿或女子很是不同。

    他如此想的, 便也如此说了。

    抱着谢槐钰好一顿称赞,直把人夸得快到天上去了。

    土生土长的大宣女子或哥儿,大多性格含蓄被动,即便是夸人, 也不至于像白术这般不要脸的。

    谢槐钰再是淡然, 也是个年轻男子,被心爱之人不要钱一样的一顿猛夸,心中自然也是舒坦极了。只觉得白术此人甚妙,便是性子纯直, 但说起甜言蜜语时,倒也是一套又一套的。

    他以手搂住白术的背,便压下身子, 轻吻了对方额头一下。

    这下吻的并不带一丝情、欲,而是把白术当着什么宝贝似的,频添了几分亲昵。

    白术也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吻过,只觉得额头上痒痒的,又有些新鲜。

    还没来得及多想,脸蛋、额头、鼻尖、下巴便又被反复亲了数下。均是如蜻蜓点水一般,又轻又软,轻轻掠过便完了。

    他有些懵,只见谢槐钰看着他的目光特别特别的柔,柔的他心里软成一片,心跳也慢了下来,特别的安宁。

    忽地他鼻尖微微一痛,竟是被谢槐钰给咬了。只是这一下轻咬,也是不过一秒。

    那肇事之人,却毫无悔过之心,反收起牙尖,怜爱的看着他微红的鼻尖,又伸出舌尖轻轻舔过之后说道:“你这哥儿,也不知怎么生的。怎得能如此可爱,真叫人不知将你如何是好了。”

    谢槐钰这话说的仍是不带半分情、欲,但叫白术听了,却轰的红了脸。觉得和自己一般,谢槐钰似乎也是爱他爱极了,直让他觉得心中又甜又痒,满足的不知怎样才好了。

    两人正是浓情蜜意之时,屋外却传来了不合时宜的敲门声,也不知道是哪个奴仆如此没有眼力。

    一时间,两人都不愿去管,可那敲门声却十分执着,连着敲了整整一息。

    饶是再好的气氛,却也被这敲门声给搅了。谢槐钰压下心中浮躁之意,放开白术,坐直身子。

    白术起身,去给屋外之人开门。

    他将门打开,便看见一个意料之外之人。

    屋外的并非小树或春夏秋冬等几个小厮之中的一个,而是在庄上做客的万家小哥儿万如意,身后还跟着两名小厮。

    “万小哥儿真的来此了?”见着是客人前来,白术也有些不好意思,忙将人请进室内。

    万如意面上微红,点了点头,便走进屋里,并叮嘱玉箫和翠笛两个小厮等在门外。

    他本是因担心白术才来,也想宽慰他几句。

    如今见着白术的人了,又被他请进屋内,他当然也舍不得拒绝,便随之走了进去,

    可他踏入屋内之后,却愣了一下,原来白术屋里并非只有一人。

    那桌前坐着的贵公子,不是谢家公子又是谁?

    万如意又想起方才自己敲门之时,房门紧闭,足有一息才有人开门。

    再看白术,便觉出他鼻尖上微微一点红,形状有些像是齿痕,竟像是被人给咬出来的!

    万如意忍不住皱起眉头,趁着白术回头的空档,狠狠的瞪了谢槐钰一眼。

    谢槐钰见了,便也十分不悦。

    这万如意这般眼神,怎得还盯着白术不放?

    他既知白术是个哥儿,还纠缠不休。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对他早有防备,不然今日他与白术两人独处,还不知要如何发痴耍赖,占白术便宜了。

    “万小哥儿,这位你之前也见过。乃是京城谢家长子,也是白玉山庄的股东之一。”白术将人引到桌前坐好,又倒了杯茶水介绍道。

    “久仰大名。”万如意笑盈盈的接过茶水,又皮笑肉不笑的冲着谢槐钰勾勾嘴角道:“早闻谢公子身子弱,我还不信。如今想起那日在府城之中,您也是突感不适,差点昏倒,想来传言也并非假的了。”

    谢槐钰闻言,眉毛一挑。并不介意万如意说他身子弱,只笑着开口说道:“万小哥儿名声才是响亮。想来如今也已过了及笄之年,想必令兄也已经给你物色好了合适的人家,也不知道万小哥儿合适能请我们喝上喜酒。”

    “哪有什么人家!”万如意撇了撇嘴角,连忙看着白术说道:“我虽已及笄,但心中并无嫁人之意。且就算要嫁人,也必当择选一个身强体健之人,万万不可能信了那病秧子的花言巧语。身体乃一切之根本,就算那病秧子地位再高,看似有钱有势。可若是嫁与他后,他身子支撑不住。莫说生下一儿半女,说不得过不了多久就要一命呜呼,留下妻儿守活寡了。”

    谢槐钰觉出那万小哥儿是在说自己身体孱弱。

    但他并非孱弱之人,也不知怎么就给对方留了这样的印象,只觉得十分无语。

    白术则更是完全没有听出万小哥儿口中指的就是谢槐钰,反十分认同的点点头道:“不错,你说的很有道理。大宣大多数人都不爱锻炼,身子都太弱。莫说男子,便是女子和哥儿也应当多多锻炼,勤勉一些,强身健体才好。”

    “不满你说,我如今每日都要锻炼两个时辰,用于保持身体力量,你若也有兴趣,我正可以教你两招。你只要日日同我一般练习,说不定也要更加强健几分的。”

    谢槐钰:“……”

    万如意:“……”

    此时屋内那万如意正同谢槐钰针锋相对,屋外,玉箫和翠笛正悄悄议论道:“也不知康少爷见着了书信没有?”

    “若是算着日子,康少爷收到书信,今明两日便应该能够赶来了!”

    再说那万康,此时正在马车之中,已行至县城,离着白塘村也不过不到一个时辰的路程了。

    “东家,现下正是饭点。旁边就是来福楼,我们是否在此用了膳再走?

    “不必,继续赶路。”万康在车内说道,声音蕴含着怒意,十分冰冷。

    万如意去白玉山庄小住,他特意叮嘱了玉箫、翠笛两人帮他照看着,隔日便给他送封书信,交代下小少爷在白玉山庄的状况。

    他前日晚上收到了玉箫送来的书信,只当是普通书信,因着事物繁忙,便压下未看,只等着有空再读。

    哪知昨日得空打开一看,却先是一惊,后又愤怒极了。

    自己的好弟弟可真是长进了,不仅为了个身份不明之人特地跑到那白玉山庄里住着,且明明得知了那人是个哥儿还死不悔改。竟还肖想着与个哥儿在一起!

    他来此之前,便已经找那去过白玉山庄之人打听了庄主的消息。

    那庄主名曰白术,不过是个乡村哥儿,也不知道因着什么原有发达起来,开了这样一间山庄,倒是个有本事的。

    若他是个男子,因着他曾经救过万如意一命,又有些真本事,万康让他入赘了万家,改姓万姓,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可他却偏偏是个哥儿,还诱得他弟弟误入歧途!万康心中一阵怒火!

    他从小看着万如意长大,对他是百般疼爱,就算是万如意纠缠对方,他也绝不会承认是自己弟弟不好。归根到底,不过是那个哥儿隐瞒身份在先,才惹得万如意春心萌动,自然是对方的错。

    他倒要看看,这白玉山庄的庄主到底是什么人!竟能把自己的弟弟给骗去了!

    因着主子的要求,那车夫自然也不敢懈怠,拼着驾车赶到了白玉山庄,原本耗时一个时辰的路程,便又缩减了整整一刻钟。

    待万康下车,看到这白玉山庄的景致,便眯起眼睛,心中有些震动。

    这样一个庄子,只看门楣,便是与时下一般的酒楼饭庄大有不同,这修建庄子之人,倒是头脑非凡,也难怪万如意对他如此死心。

    见到贵客前来,门口便有小厮将人请进园内。

    万康一路前行,见着园中风光。便是如他这般走南闯北之人,也有些惊艳。

    再到见到那些梅花鹿时,便是十分惊讶。

    这梅花鹿群不易活捉,便是有幸捉到一两头,还要将其配对,生下小鹿,再繁衍生息数年才能得此一群。也不知这样的东西,这庄园主人花了多少心血培养,着实是用心。

    万康随人走进大厅,便被人引到桌前坐下。

    他禀明身份之后,便有人去楼上通传万如意。

    此时万如意正在白术房中,接到通传之后,才知道自己的大哥来了。

    他当下头上冒出冷汗,狠狠瞪了门口的玉箫和翠笛一眼,知道大哥会来,必定和这两个小的脱不了关系。

    倒是白术听到万家的主事人来了,也颇感兴趣,便对谢槐钰道:“万家主事人乃非同小可之人,不若我们也下去结识一番。”

    而谢槐钰早先便想着同万家合作一些生意,现下正有机会,便也不欲错过,便答应下来,三人一同下了楼,与那万康相见。

    再说那万康坐在桌前,正四处打量着这白玉山庄的布置。

    他是个天生的商人,所见的所想自是与旁人不同。其他人或者是沉迷于四周美景,或者是惊奇于那自动的水管水池等设备。

    万康则是把眼中所见一一分解为金钱。计算着这庄子的修建成本,和所得利润。

    越想越是觉得,这庄子所耗成本不大,所得利润却必然不小,实在是一项极有远见的好生意。

    他正想着,便见到自己那好弟弟从楼上款款走了下来。

    万康眉头一皱,刚欲发火。却又瞧见他身后似是还跟着两个身材修长,容貌俊美的男子。

    其中一个他并不识得,另一个他却有过一面之缘,乃是京城谢家的嫡长子谢槐钰。

    他虽只见过谢槐钰一面,但也是对他早有耳闻的。

    万康听闻这谢槐钰是个谦谦君子,不光学识出众,为人还十分正派,如今已年过双十,身边却并无一个姬妾。

    他之前便对谢槐钰十分激赏,但因着对方身份太过高贵,万家又身无功名,因此也并不敢有非分之想。

    不过如今,听闻谢槐钰并不得谢伯爷的宠,而被他遣离京城,发配到了乡下去了。

    万康忽而又觉得,谢槐钰此时势弱,自己或许可以一争。

    若是谢槐钰同万如意在一起,自己万家自然是可以出资帮扶他重归京城,更进一步。

    而以他之人品,必然是会待万如意相敬如宾,自己又还有何担心的?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一桩美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万如意:哥哥想要撮合我和我情敌怎么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毒炼、蓼萧、盏茶作酒浮生尽 10瓶;木木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