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6、第 76 章

    大宣朝尚文, 文人的地位是十分高的。(m.sites3.com手机阅读)

    那些备受推崇的大家, 多的是勋贵名流追捧, 甚至请回家中供养, 自然也十分清高。

    白术的请帖发出了二十多张, 时隔半月却只来了一人。

    此人姓彭, 字一水, 是个书画大家,最是擅长画山水,在外也很有名气。

    他年轻的时候,为了画山水,时常出门游历, 走访那些名山大川, 一走就是数年。

    因着某次机缘巧合,他所做的一副春川日出图,得了当今万岁爷的青眼,说他所绘大宣景致, 一片生机盎然, 实乃大宣国力之写照。

    从此以后,这彭一水便一飞冲天,画作纷纷被许多勋贵高价抢购,一幅字画就得千两银子。

    因着这当今皇上夸得是他绘制的春川日出图, 那些找他求画的勋贵们要的也全都是春川日出图。

    这彭一水出名以后,便再没有画别的,而是画了一辈子的春川日出图。

    这再是擅长的图画, 画了一辈子也是会腻的。

    彭一水这边银子赚着,另一边,却觉得自己的绘画水平已到了瓶颈,自那春川日出图后,再毫无进益。

    如今彭一水已经年过花甲,名满天下,钱也是赚得够了。

    活到他这个份上,物质条件再无所求,便想起了自己年轻时的勃勃野心。

    那个时候,他还未画出那春川日出图,所绘山水也是各有意趣。

    他还想着自己要画遍天下山水,做大宣山水第一人呢。

    现在自己年纪大了,自是没有精力再去外面,又想要重拾灵感,便只有在自家周边寻找风景宜人之处,小住几日,绘制其当地风景。

    他之所以会来这白玉山庄,倒不是为着那白吃白住的福利,而是因着这请帖上的图画。

    虽说这红叶画的颇为匠气,笔法也并不入流,但这片风光,却看着着实不错。

    且他家就在白塘村附近不过十里地远,来此一次,也不费心神。

    左右权衡之下,这位彭一水大师便备下行囊,准备来这白玉山庄见识一番。

    马车一路行驶,彭一水都在车内闭目养神,并不曾睁眼去看外面的风景。

    待马车停下,小厮来报白玉山庄到了,他才睁开一双锐利的鹰目,捋了捋胡须说道:“走,扶我下去。”

    还未下车时,这彭一水便听闻到这马车外面有些嘈杂的声音。

    他本以为这白玉山庄深出乡村,会是个颇为宁静之地,没想到居然如此喧杂,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还在闹市之中。

    待他下车以后,便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此时刚过辰时,这白玉山庄外面竟已密密麻麻停了十多辆马车了。

    他们刚要进门,那门口一个侍者摸样的老汉上前一步说道:“二位贵客请留步,我们白玉山庄如今来客太多,人手不足。东家说了,为保服务质量,若不住宿,店里每日只接待十桌食客,多的客人请来此登记排队,预约好日子下次再来。”

    那老汉便是给白术干活的工人之一。

    陈冬青如今已忙的转不开身,另一个工人也被差去后厨刷盘子了。他便被白术安排到了门口,接待来往贵客。

    那彭一水一愣,眉头微微皱起,这酒楼饭庄,都是生意越多越好。

    如这白玉山庄一般,竟规定每日接待客人的数量,把人往外面赶的,倒还是第一家。

    如此做法,虽让无法进去之人心生不快,但却是更加好奇,想要进去看看,这白玉山庄到底是有何等底气。

    不待他开口,他身边的小厮便从袖中拿出请帖,递给那门口老汉道:“我们非是自己前来,而是受了你们东家的邀请而来,这是请帖。”

    那门口的老汉便接过请帖看了一眼。

    他虽不识字,但那请帖绘制的时候他也正在旁边。请贴上的红叶和建筑,的确是自己庄子里的。

    见面前来的是白术邀请的贵客,那老汉连忙态度恭敬的连连朝他致歉,又深深一鞠躬,扬手指向园内,就要把人给请进去。

    彭一水昂头挺胸,在小厮的搀扶下走进园内,进去前还不忘多看了一眼门口的牌匾。

    那牌匾上的行书,写的倒是着实不错,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东家亲写的。

    再说那彭一水走进园内,便眼前一亮,被这园内的景致给吸引了。

    他本就是个画家,眼中处处有景。这白玉山庄内的景致又与他之前常见的颇为不同。

    与府城里他见惯了的精致园景不同,这里修葺的更加大气,与周边自然风光融为一体,浑然天成,直让他觉得似乎身处林间,与田园融为一体。

    彭一水走的很慢,走走停停,一面是欣赏风景,一面是在思索自己可以在哪出作画。

    走了一会儿,他便听身旁小厮咦了一声,转头望去,便看见前方靠近后山之处围拢了一圈衣着华丽之人,有些正一手抓着把青草大呼小叫,有些则蹲在地上,也顾不上土地泥泞,正拿着把锄头锄地上的野草。

    “小鹿!来吃!”

    “来我这里,我这儿有吃的!”

    “快看,这鹿从我手上吃食了!”

    彭一水:“……”

    他只见那栅栏后面的山坡上,有一群膘肥体壮的梅花鹿。

    而那些大呼小叫喂鹿的不是别人,正式来此长见识的府城食客们。

    他们有男有女有哥儿,瞅着穿着打扮,至少也是中等商贾人家。

    这些喂鹿之人,平日里外出也少不了装腔作势,摆出副公子小姐的做派。只是如今来看这些活生生的梅花鹿,为了得鹿青睐,便是什么也顾不上了。

    那接待人喂鹿的,正是陈冬青。他见后面又来了两人,便一脸淡定的对他们说道:“喂鹿三两银子一人,这边有锄头,自己拿了去锄草,小鹿最爱吃青草了。”

    如今白玉山庄的生意多了,他也没空去打鹿草,白术便索性让这些喂鹿的食客们自己去帮他们锄草,还能顺便打理了园子。

    “这白玉山庄果然稀奇,竟还有这等喂鹿的生意。老爷您要过去喂么?”彭一水的小厮是个十多岁的少年,见着人人都在喂鹿,满脸艳羡,一脸期待的望着彭一水。

    彭一水:“……”

    他到底已是个年过花甲的老者,又是个名人,与这些人挤在一起喂鹿,像个什么样子?

    他还是要面子的,因此只咳嗽一声道:“不过一些野鹿罢了,此时人太多,也不便作画。等人少了再说。”

    那小厮听了,满脸遗憾的扶着彭一水离开,走出好远了,还恋恋不舍的回头望了一眼。

    那老汉找白术报信的时候,白术正在大厅里,忙着接待其他的客人。

    山庄刚开始没有生意,如今不过几日,忽然人流量大增,如今这区区四个人手,他自己还要忙着去大厅里接待,连庄子里的账本都来不及看,已是忙的不可开交了。

    必须要赶紧招募人手了,白术暗暗想到。

    他接过老汉递过来的请帖,仔细查看,才知道今日来的竟是一位书画大师。

    这位彭大师,正是他最想邀请的人选之一。

    虽说请帖发出以后,其他人都暂无回应,不过有了这彭大师来访,便是打开了这名流圈子的大门。

    白术让那老汉留在大厅里顶上,帮自己招呼其他客人,自己则亲自去接待那位彭大师。

    他匆匆离开大厅,没走多久,便看到池塘中小桥之上,正站着一位花甲老人,发须皆白,由一名小厮扶着,远眺河岸风景。

    那老者看着气度便与寻常商贾不同,多了几分文人气息。

    白术上前,朝那位老者一鞠躬道:“久闻彭大师之名,如今得以一见,实乃三生有幸。小人白术,是这白玉山庄的主人,今日亲来接待贵人。”

    白术一席话,让那老者回过头来,仔细打量面前这小哥儿。

    只见他不过十**岁,面嫩如一少年,还是个哥儿,没想到却是这白玉山庄的主人!

    彭一水见这山庄修葺的如此新奇,本以为这主人必然是个见多识广的中年男子,或许还是某知名勋贵隐姓埋名开设。

    却不曾想到见着了这么一个小哥儿,便自称自己是山庄的主人。

    彭一水仔细思索,自己听说过的权贵之中,可否有白姓之人,可想了一圈,竟也无一能对的上号的。

    只是他虽不知这白小哥儿是谁,确也不敢轻视。

    能年纪轻轻便开了这般大的山庄,又经营的有声有色,此人必不简单,身后定有贵人撑腰。

    因此彭一水也礼貌的与白术互相行了一礼,且称赞他小小年纪便年轻有为。

    待两人寒暄一番过后,白术便亲自把人领入屋内。

    大厅中食客众多,白术只带着那彭一水参观了一圈,便对他道:“此处风光虽好,但午时人流众多,大师若想作画,可选申时以后再来,那时这里便几乎已无食客了。”

    见那彭一水点点头,心中也有了几分计较。白术又把他引入二楼上房之中道:“此处为白玉山庄上房,这里看出去,所见风光极好。您若是想要用饭,也可叫人送到这里来用。”

    那彭一水此刻正站在上房的阳台上,白术在这里修了个大大的露台,放眼望去,不仅能看到满山红叶,还能看到山坡上母鹿舐犊情深,更能看到远处河边,许多村民或浣洗衣衫,或挑水浇田,好一幅生机勃勃的热闹景象。

    彭一水眼前一亮,神色大动,心中灵感勃然而生。

    恨不能立刻就提笔作画,将这般美景记录下来。

    白术看在眼中,也看出了这彭大师对这里格外满意,他微微勾唇一笑道:“彭大师,对您这样的贵客,白玉山庄自是无限敬仰。你来此住多久,我们的食宿一应免费。但求您离开之时,能将所做画卷留下一副,以供来店的客人们欣赏。”

    彭一水一听,挑了挑眉毛,打量了面前这哥儿一眼。

    他接到那请帖之时,便知这主人定是有巴结结交他之意,十有**,就是冲着他的画作而来。

    只是多数人要了他的画作,都是自己收藏于书房,或是挂在家中,等开设宴席时再拿出来,好与人炫耀。

    像这样直白的告诉他,自己拿了他的画,想挂在店里展示的倒还是第一个。

    不过对彭一水来说,自己的画被一人欣赏还是无数人欣赏,并没有太大差别。

    且这白玉山庄景致典雅,挂了他的画倒也十分合适,不算埋没,于是便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半月后,彭一水终于离开。

    他这次总共绘制了二十多副卷轴,直把他此次带来的所有宣纸全部用完了才终于走了。

    离开前,彭一水依着白术的意思,给他留下了一副一尺多宽,三尺多长的秋日红叶图。

    这秋日红叶图正是画的落日中的白玉山庄,被包围在一片红叶中的景色。上面还题了一句诗为——枫香晚花静,锦水南山影。正是前朝某著名诗人的名句,与图画里的景致不谋而合。

    白术收了这画卷,拿去县里找人好好装裱起来。

    又在正厅里收拾出了一面白墙,这副彭一水的秋日红叶图,正是要挂在这供人好好欣赏的。

    作者有话要说:  梅花鹿:我才是真绝色~

    马上开启上流圈子的生意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