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2、第 72 章

    这黄厨子在打量白术的同时, 白术也要考察他。(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白玉山庄接待贵客, 厨子的功力必然是不能差了。

    严掌柜的介绍虽比中人更可靠, 但毕竟他只是个介绍人, 最终是否留用此人, 还得他自己定夺。

    于是白术便先板正脸色, 问了那黄厨子几个问题。

    那黄厨子一一作答, 白术这才对他有了初步的了解。

    他知道了这黄厨子是在京城的大户人家做过的,心里便踏实了两分。

    但即便如此,他仍要好好考校此人一番,于是便将人带进了后厨,让他就地选取食材, 做上几道拿手菜。

    那黄厨子被白术一番考验, 心下反而又定了几分,他也看出面前这哥儿不是等闲之辈。

    虽然年纪轻轻,可问他的话都极有技巧,让他来到后厨, 也是早有准备, 各种食材都备了一些,也不会因为缺了什么,影响他的发挥。

    白术的后厨设计的也是极好。大片大片的窗子极其敞亮,还砌了半人高的石台子, 切菜洗菜都十分方便。除此之外,这里还磊了五六个灶台,炒菜炖汤可同时进行, 半点也不怕慌乱。

    白术走到一水槽边,将一个瓷把手轻轻一扭,就有一根瓷管中流出了汩汩清水。

    “这是从井里引来的水,已做了粗略的净化,可洗菜刷碗。”白术说道。

    那黄厨子看的眼都直了,又何尝见过这样的东西。

    他就着那水洗了菜和厨具,只轻轻一旋,那水流又断了。

    不一会儿,黄厨子便做好了两道拿手菜。一个是响油鳝丝,一个是鱼米之乡。都是快手菜,做起来最是考校刀工和火候的。

    待他把两盘菜肴摆盘好,端到白术面前后道:“还有些拿手菜耗时太长,没有一两个时辰做不出来。我便只做了这两道菜。”

    白术点点头,拿出筷子一样尝了一口。

    刚才那黄厨子切菜时他便看了,此人刀工十分不错,吃到嘴里,火候也把握的很好。与谢槐钰家的厨子比起来,竟也没有落于下风。

    “你也来尝尝?”白术对陈冬青说道。

    陈冬青便也拿了双筷子上前,一样吃了一口后,忍不住又吃了好几口道:“好吃!我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觉得比县里来福楼的菜都要更好吃了。”

    “来福楼多是江湖菜,适合赶路的商客食用,和这些菜肴风格不同。”白术冷静的分析道。

    来福楼的菜并非比不上这些菜,只是县城定位的原因,并没有特别精致的菜肴。

    像府城里的来福楼,所做的菜肴就是县城里没有的,那京城里的来福楼,想必菜色就更为精致了。

    那黄厨子听白术这般分析,心下也是有几分佩服的,觉得自己方才倒真是小看了面前的这个小哥儿。他那来福楼里做主厨的亲戚,手艺并不在他之下,不过若是不懂行的,看他作些精致的餐点,便会很容易被糊弄过去了。

    “我姓白,你可叫我白术或白小哥儿。”白术对黄厨子说道:“你手艺尚可,便留下来吧。每月月银三两,包住宿,待生意好了再涨到五两,不知严掌柜的可否与你说过?”

    “已说过了,小东家。”黄厨子回到。

    白术虽说让他直呼其名,但黄厨子也算是在外闯荡过的,自然不会如此无礼,便称呼白术为小东家。

    对于黄厨子的态度,白术挺满意的,置于这个新称呼,白术点点头,也无所谓。左右不过是个代号,他们想怎么叫便怎么叫好了。

    接着,白术便又交代了一番厨房里的事情,让黄厨子每日使用完厨具,记得把厨房收拾干净。

    然后又要他去了前厅,和黄厨子一起讨论合适的菜色。

    黄厨子先出了几道拿手菜,白术又提出了几道创意菜。

    几番讨论过后,粗粗订了十多个可以做的菜色,制成了简易的菜单,具体情况,等日后开张了,再根据实际来删改。

    有了厨子、一切便已就绪。此时离着开张的黄道吉日便也只有一日了。

    白术又赶紧去县城里采购了许多的食材回来,趁着开张前的间隙搞了搞岗前培训,每人发了身制服,让人往门口一站,果然气势非凡,看起来倒比京城里的那些大酒楼还要气派了。

    开张那日,一大早的,白塘村十里八乡的村民们便纷纷站在门口围观。

    不光是白塘村的村民,许多外村的村民们,听闻白塘村有个白哥儿搞出了一个庄子,都纷纷凑过来看热闹。

    围观的人群中,有许多人都是过去给白术打过工的工人。他们亲手一砖一瓦的修建起这座庄子,对这庄子也有了感情。

    如今自己是舍不得进去消费的,但看着这庄子气派的模样,也十分自豪,见了外村来看热闹的人,更是主动开口宣传道:“这庄子真是风景如画,你们是没进去过里面。那里面修了亭台楼阁,和仙境似的。要不是我们亲手修的,怕是一辈子也见不着这么气派的庄子。”

    当然了,这世间的事物,均不可能讨了所有人的喜欢。

    这厢有人觉得这庄子气派非凡,涨了白塘村的威风。那厢就有那些眼红的,逢人便酸唧唧的说道:“一个小小乡村,偏修这么大的庄子,还真当城里那些老爷们会来这里?我看这白小哥儿可是太飘了,不过赚了点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说这些话的,有不少就是过去和白术就有龃龉之人。白术落拓的时候,他们便笑话,恨不能一脚把人踩在脚下。见白术如今的日子好过了,就更是不忿,巴不得他一夜之间能破了财,仍变回那个人人都能欺负的乡下小哥儿。

    吉时一到,白术和陈冬青拿了几挂鞭炮出去点上,噼里啪啦的一阵炮仗声后,白玉山庄就算是正式开门迎客了。

    只是此时虽然已开张,但却并无任何客人。门口围观的村民们看了一会儿,便觉得没啥意思,纷纷散开回家,只剩下了不到三分之一。

    这个时候,那原本就眼红白术之人倒是心里快活极了,幸灾乐祸的说道:“瞧瞧,我说什么来的,修了这庄子也不过是白修,哪有大老爷会来这里啊?”

    “就是。”又有人高声附和道:“浪费了这大好田地,还不如种种稻谷呢,这时候都有收成了。”

    他们说的得意洋洋,看那表情,竟比自己得了万两银子还要高兴。

    陈冬青听的十分不悦,忿忿的说道:“这些小人,自己没点本事,倒还替别人操心。他们连府城都没有去过,倒是知道城里的老爷们想些什么了。”

    白术浑不在意的笑笑:“不必理会,待庄子经营的好了,他们自就不见了。”

    他正说着,人群被马车破开了一条缝隙。谢家的马车驶到了门前,后面还跟着好几辆没见过的马车。

    车帘掀开一条缝,小树拿着一大挂鞭炮跑出来 ,竟比白术和陈冬青刚才合放的还多。

    他点燃炮仗,堵着耳朵跳到一旁,那响声震耳欲聋,足足响了一刻才停息下来。

    谢槐钰从车内下来,笑意嫣嫣的走到白术身边,紧接着,那后面几两车里,又下来了不少客人。

    有来福楼的严掌柜,县城里的医馆大夫,还有之前白术打交道过的几个店家掌柜,他们结伴而来,还带了些朋友,一时间门口竟是热闹极了。

    之前那些说闲话的村民们,见着这般情景,不仅也灰溜溜的走了。

    陈冬青昂起脖子,扬眉吐气的上前接待这些客人们,把人迎进园内,再一一为他们介绍起园内的美景。

    这白玉山庄在修葺之时,谢槐钰便已经来过多次,也不新鲜,不过如今再来,却仍觉得此处风光宜人,建筑也却是下了匠心。

    谢槐钰在京中见过无数的园子,就连皇家园林也是进去过的。

    以他的眼光来看,这白玉山庄都颇为秀丽,就更别提那些县城里的掌柜了。

    他们这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园子,一步入其中,便觉置身仙境。

    走到那水榭之处,站在木回廊上,严掌柜眺望远方美景,更是不住的感慨道:“这简直如世外桃源般,让人流连忘返,真是羡煞我等。”

    白术带所有人参观一圈后,又将人全部带入吃饭的厅堂。

    这厅堂极大,放着几十张桌子,每张桌子之间以纱帘隔开,可以放下,也可以收起。

    大堂四周由一根根立柱支撑,中间的木门可以全部收起。

    今天天气不错,白术便让人把木门全部收了。

    众人坐在厅内,不仅十分敞亮,还可眺望四周美景。看河看田看山看云,每一处都是一副画卷,让人觉得美不胜收。

    严掌柜的虽然自己也是酒楼的掌柜,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布置。

    因着同行的敏锐,他自进来以后,眼睛都看不过来,只觉得这庄子修的实在是太好,处处都能给他启发。要不是这庄子本就有东家的股份,恨不得样样都能学了去。

    就在这时,后厨的菜便上来了。陈冬青便招呼这些客人们去洗手。

    这洗手的地方就在堂中,有一方莲花石槽,上有一只瓷管,陈冬青拧了拧下方那瓷把手,就有清水从那瓷管流出,又叫人看直了眼睛。

    严掌柜等人在下方的饭厅里吃饭,谢槐钰则被白术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里修好之后,白术就搬过来了,白家院子那屋子和家具,就统统留给了黄厨子做宿舍。

    白术在白玉山庄的房间,自是与之前那生了霉的房子不同。

    这间房间在二楼,下面一层是客房,上面还有一层,则被白术给了陈冬青和粒儿居住。好叫他两人退了之前租的那房子,也搬过来。

    打开房门,白术便让谢槐钰在桌边坐下。

    谢槐钰便发现这桌子修的也是极妙,乃是长方形状,一端沿着墙面,一面靠着立柱,两面各放了两张座椅。

    他大略打量了这房间一遍,只见白术这房间同他在谢家的其实差不多大,但与其不同的是,被隔成了许多小小的空间。

    与大宣如今流行的枣红色家具不同,白术这儿用的全都是浅色木框搭配白色纱帐,许多木头外层都只刷了清漆,露出下面的木纹。

    可如此搭配,却并不让人觉得简陋,反而分外的和谐好看,与这田间的美景也相得益彰,直让人仿若身在大自然中,纷杂的心绪也更加宁静了。

    他坐的这张桌子,与床之间就隔了一面简洁的屏风。这屏风四周是一圈木框,中间镶着层薄薄的绣花纱帐,可隐约看透纱帐后的光景。

    谢槐钰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了纱帐后的床上。

    这床……若是一个人睡的话,也未免也太大了一点……

    作者有话要说:  谢槐钰:这床……一个人睡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白术:两个人就不大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