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6、第 66 章

    他端起酒杯, 先起身轻轻的与白术碰了一下, 然后挽过白术端着酒杯的那只手道:“如此先喝一口。(m.sites3.com手机阅读)”

    白术听了, 便依着他的意思, 两人手挽着手喝那杯酒, 他原以为不过是简单的事情, 却发现在酒也不是那么好入口的。

    手臂长度有限, 原本正常的姿势又挽了手,两人就难免要更近一些。

    白术本就与谢槐钰离得不远,两人间也不过一臂的距离。但要喝到这酒杯中的酒,这样的距离也是不够。

    他不由自主便贴过身去,几乎要与谢槐钰面贴着面了, 才从自己的酒杯中饮到了那口酒。

    此刻, 两人间仅有一拳之距。白术感觉到谢槐钰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脸上,痒痒的。

    谢槐钰看着他,瞳孔幽黑,深不见底, 他低声在白术耳边说道:“再彼此对哺一口。”

    说罢, 一只酒杯被递到白术嘴巴,正是方才谢槐钰饮的那只。白术也依葫芦画瓢,把自己的酒杯递过去。

    两人同时举杯,便喝了一口, 倒是比刚才还容易些。

    等这步也完成后,谢槐钰接过白术手中那杯酒,又把自己那杯给了对方道:“全喝了。”

    白术一饮而尽, 再看谢槐钰,业已饮尽,把酒杯在空中倒转过来,这杯酒才总算喝完。

    “这合卺之礼便是这样做的,好叫你先熟悉下。”谢槐钰说道。

    白术仍是有些怔的,只觉得这酒喝得很是亲密,并非寻常好友间做得的。

    果不其然,下一息他便听谢槐钰道:“合卺之礼,乃婚仪中所用。你先熟悉一下,日后总是用得的。”

    那一杯桂花酒似乎还在白术的心中回味,又甜又暖,直让他觉得似要醉过去了。

    中秋之夜,必是要吃些月饼的。

    食盒里那三只月饼才刚出炉,还留有余温。

    因要宴请宾客,谢家的月饼,并非只做了一种口味。

    谢槐钰一样拿了一种,有鲜肉馅儿,有豆泥馅儿,还有白莲蓉咸蛋黄馅儿的。

    白术随便拿了一只,正巧拿到了白莲蓉咸蛋黄馅儿的。

    你月饼外皮酥脆,内里白莲蓉极甜,好在有咸蛋黄中和,味道倒也不坏。

    谢槐钰对白术说道:“往年我还会让人开小灶,给我作些不那么甜的。可今年厨娘都在乡下,也没带回来。等回去了,你若爱吃,再让她们做给你吃。”

    白术点点头,把吃了一半的月饼放下。谢槐钰见状,也不嫌弃,就径直拿起来吃了。

    那桂花酒果真是毫无酒气,两人饮了一壶,却仍是十分清醒。

    院外不甚清晰的说话声,谢槐钰便知,这是家宴结束,开始送客了。

    他起身关上了后窗道:“时辰不早了,已到为时,还是早日歇息吧。”

    白术闻言,脸上一红,看了眼谢槐钰的床铺。

    那雕花大床极大,足有长宽各有一丈。纵是同时睡上五个人也是使得。两人若各睡一头,伸手都碰不到对方。

    但白术仍是心如擂鼓!自己终于能和谢槐钰睡一张床了!

    他再看一眼谢槐钰,却见对方从柜子里拿出床席子,铺在地上道:“你睡床上,今夜我就在下面打个地铺。

    白术:“……”

    白术自然是不肯让自己心爱的雄性睡地板的。便坚决的拒绝道:“不成,你睡床,我睡地板吧。”

    两人为着这事争论了两句,谢槐钰见白术十分认真,想了想还是叹了口气道:“那便都睡床吧,左右也是睡的下的。”

    白术闻言立刻把他铺好的席子和铺盖又收拾了起来,坐到床上。

    “你且先睡下。”谢槐钰除了外衣,仅穿着件亵衣说道。

    白术也除下了外服,只着亵衣躺在床上。

    谢槐钰走了过来,把床边的帘帐都放下,却并未直接进来。而是又走到桌边,从书桌旁拿了本诗集出来。

    白术躺在床上,透过那帘帐看着外面。

    隔了一层薄纱,屋内灯光朦胧,谢槐钰发冠散下,长发自然的披在脑后。拿着那本诗文,在灯光下认真读了起来。

    这个时候了,他竟还有心思读诗,白术心想,难道那诗文真那么好看么?

    他也不知谢槐钰到底读了多久的诗文,总之白术看着看着,就眼皮子打架。

    他白日奔波一天,实在是疲惫,眼前起了片雾,很快进入了梦乡。

    迷茫间,白术似回到了虫星。

    他顺利的从军部退伍,也没有遇上敌舰袭击。

    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这是为了今天的约会特地挑选的。

    合身的西装勾勒出他绝好的身材,白术穿着它走进餐厅,便看到了那个系统给自己匹配的雄性端坐的背影。

    让雄性等待,是一件极不礼貌的事情,白术立刻快步走了过去,在看到那个雄性的脸时,却愣住了。

    那雄性长得极好看,在虫族间属于极优秀的样貌。他一双桃花眼,唇边挂着丝微笑,且还让他觉得面熟的很。

    白术试图想起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但无论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白术不好意思的坐下说道。

    “没关系。”那雄性笑道,一双眼睛温和的看向白术:“我姓谢,久闻白先生的大名了。”

    白术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不知道该怎么和雄性、交流。

    好在那位谢先生却似乎很善言谈,抛出的话题竟都是白术知道和感兴趣的。因此两人也相谈甚欢,就仿佛认识了很久似的。

    等这顿饭结束了,白术扬手买单。

    谢先生却起身说道:“时间还早,不如去我家喝杯茶吧。”

    雄性与雌性的初次约会,通常的程序都是吃一顿饭就结束了。

    如双方都对彼此没有感觉,那便不再联络,如果印象尚可,才会留下联络方式,再由雌性主动约第二次。

    可白术刚刚才和对方吃完饭,这位雄性竟然就邀请他去自己家里喝茶了。

    周边还有其他的顾客,有人听到谢先生的话,似乎也有些吃惊。

    然而那位雄性却似乎并不在意他人的目光,只是看着白术笑道:“难得这么好的机会,错过可就没有了。”

    白术脸涨得通红,点点头答应下来。

    谢先生这样的雄性,能主动邀请他去喝茶,如果他还拒绝也实在是太不识相了。

    跟着谢先生进了悬浮车,车子一路去了虫星东区。

    虫星百分之八十的雄虫都居住在此处,这里有全虫星最好的安保、医疗、住宅配套等。

    谢先生的家并不是由政府安排的雄虫公寓。而是自己买的,看起来像是豪宅,配套极好。

    这说明他并不是那种坐在家里拿政府补贴,等着雌虫来养的雄虫,而是自己也有工作,恐怕这工作还非常的好。

    白术吞了口口水,算了算自己账户里的信用点,松了口气。如果愿意,他应该也能卖得起这样一处豪宅的。

    谢先生停下悬浮车,白术立刻下车,并替对方拉开车门。

    谢先生下来的时候朝他笑笑,还道了谢。白术给他下了定义——一个极懂礼貌的雄虫。

    进了谢先生的屋子,白术手足无措的坐在沙发上。

    他不敢到处乱转,怕窥探到雄虫的**,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谢先生煮了茶,拿来两只茶杯,给白术倒了一杯。

    突然冷不丁对他说道:“其实今天的约会不是系统分配,是我自己申请的。”

    “咳咳——”白术一口茶水差点喷了出来。

    雄虫主动申请和雌虫约会,难道谢先生早就认识他了?

    “为……为什么?”白术有些怔怔的问道。

    “因为我喜欢你啊。”谢先生说的很自然,就像说自己喜欢一种美食,一件东西一样。

    “啊——?”白术愣住了。这……自己这是被一个雄虫给告白了?

    “你不记得我了么?小傻子……”谢先生眼神似乎有些无奈,他亲昵的捏了捏白术的鼻尖说道。

    白术心如擂鼓,总觉得这话极其耳熟,似乎有什么人在自己耳边说过无数次了。

    他只见谢先生脱下西装外套,朝他倾身压了过来。

    他一手按住白术的肩膀,一手从后面碰到他背上的裂隙。

    白术觉得背上一痒,打了个寒颤,就不得不把西装外套脱了下来。

    他背后一双透明的翅膀展开,足有三米多长。被阳光一照,闪烁着五彩光泽,让谢先生愣了一下。

    接着,谢先生似乎十分欣赏的观察着上面细密的纹路,又伸手碰了碰薄薄的翼边道:“如我所想,十分漂亮,就像艺术品一样。

    白术脸涨得通红,翅膀忍不住抖了抖。

    并不是每个虫族都有翅膀,但对他们有翅虫族来说,翅膀也是身体的敏感点之一,就这样被人触碰,让他觉得非常的痒,更何况现在碰到这里的还是一个雄虫。

    “我能不能摸摸你的尾翼?”谢先生突然又说道:“我有在你的照片里看到过,觉得很帅。”

    “哦……好……好啊……”白术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尾翼并不是很私密的东西,但却是雌虫在战场上的重要武器。

    白术的尾翼是黑色的,一节一节如鞭子一样勾起,顶端还有一根锋利的毒刺。

    白术把尾翼从腰部的裂隙伸了出来,谢先生用一种惊艳的眼神欣赏着这跟长鞭一样的杀器,从白术的腰后一直抚摸到了顶端。

    白术一个激灵,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爆了出来。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尾翼也是这么敏感的。

    “不要……痒……”白术眼眶瞬间湿了,有些可怜巴巴的说道。

    然而谢先生却仿佛置若罔闻,仍把他的尾翼握在手中,一下下的把玩着。

    ……

    “尾巴……不行……太痒了……”白术挣扎着哼了一声,然后便惊醒了。

    谢槐钰:“……尾巴?”

    白术:“……”

    白术这才发现,自己并不在虫星,也没有什么谢先生,他仍躺在谢槐钰的大床上。

    而谢槐钰正掀开帘帐爬上床来,一脸疑惑的思索着自己刚才听到的尾巴是什么意思。

    屋内的烛火已经全部被谢槐钰吹灭了,但后窗被打开了一小半,明亮的月光洒进屋内。

    白术借着月光看了看谢槐钰的脸,半张面孔隐没在黑暗中,正和梦中的谢先生一模一样。

    见白术没有说话,谢槐钰便也不再多问。而是十分小心的躺在了床上,对白术说了声:“睡吧。”

    一丈宽的床上,白术睡在正中间,谢槐钰和他隔了一臂的距离,就躺在床沿边,一翻身就要掉下去了。

    白术往里面挪了挪,对谢槐钰说道:“过来些……”

    谢槐钰却只往里微微挪动了一点,便闭上眼睛,不再动了。

    黑夜静谧,院子里种的桂花开了,香气从开启的窗户缝里飘进屋内。

    院外早已安静下来,听不见一点人声。此时其他的声音,如屋外的蝉鸣、蛙叫,或彼此的呼吸声就变的尤其响亮。

    白术闭上眼睛,收敛起气息。不一会儿,却觉得谢槐钰呼吸的声音似乎更大了……

    难道他睡不着么?白术忍不住睁开眼,就和谢槐钰的视线对了个正着。

    黑暗中,他虽看不分明,但谢槐钰的眼睛闪着光,亮亮的。

    白术忍不住就伸手过去,沿着对方眉骨的轮廓摸下来,指尖滑过鼻梁、嘴唇到了下巴被谢槐钰捉住,十指相扣。

    谢槐钰举起白术的手,在手背上亲了一下。

    也不知什么时候,谢槐钰欺身过来,和白术靠的极近。

    白术嘴唇丰润,又软又热,谢槐钰以手指轻轻玩弄,趁着对方嘴唇微启时探了进去。

    白术舌尖柔软,冷不丁被手指衔住,虽并不疼痛,却有种微妙之感。

    特别是谢槐钰手指常年握笔,指节上有层薄茧,在他舌根处碾压时,直让他从尾椎之处升起阵阵战栗,连眼眶都湿了。

    作者有话要说:  总算回家了……存稿已经全部没了……裸更……恢复日六。

    征询大家意见,是双更3000一更还是恢复到晚上九点一更6000?看你们的评论决定吧。如果明早九点没有,那就是晚上单更6000了。

    因为政策问题……车是不敢开的……就改成虫星一梦了……摸摸翅膀尾翼啥的应该不算车吧?(望天)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小舞蓉 4个;凤二的大宝贝、豆蔻青梅 2个;彼岸花开、式责、煌煌、檀华、zaizzzz、圆圆、金箍棒不棒、扶风、幻梦如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南瓜鱼球♛ 156瓶;问归途 105瓶;秀秀 90瓶;谢怜和谢灵崖都归我 70瓶;丫丫 48瓶;神经耒歪 30瓶;沉啊啊 28瓶;lovecra、阿离、凝绿、夜氏、天地间 20瓶;乌拉坦 14瓶;关耳hy、小熊别跑、格格、alpha、荼蘼、林、20846166、珥喵、釉包子 10瓶;了了 7瓶;薇依、螺蛳粉资深饭 6瓶;liki、盏茶作酒浮生尽 5瓶;苏烟雨 4瓶;terme、颜兔兔、噜噜lollipop、云影、浮生六记、本凉凉 3瓶;miya、一切随缘、yun、啾啾啾rua、诶嘿嘿 2瓶;21607461、ciel、字、我是猫咪镇长stubbs、coral、肉兔兔、糖糕、今心为念、寒儿、繁华落尽、是木樨不是苜蓿、幽兰珊、无耻地自暴自弃、xixigj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