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5、第 65 章

    “什么人?”屋内传来士兵的声音。(www.sites3.com)

    小树心下一凉, 只觉的心脏就要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

    小树毕竟只是个半大孩子, 此时神色映入赵衍眼中, 到让他增添了几分怀疑。

    难道这谢槐钰当真有鬼?他不禁眯起眼睛想到。

    赵衍立刻转身朝着屋内走去。却见士兵们正围在床帐周围。

    那谢槐钰刚好掀开帐子, 一面起身, 一面合好衣襟。

    他面色微红, 额上有些细细的汗珠, 看那模样便是刚行了**之事。

    而床榻上则还有一人。一头黑发披散,衣襟半开,以袖掩面。虽看不清他的脸,但他额上一颗孕痣却暴露出来,显然是个哥儿。

    即是个哥儿, 那就绝不可能是自己要找的那人了, 赵衍想到。

    他一向自负,除了他母后之外,连一般女子都瞧不起,就更别说是哥儿了。

    不过虽然没找到那人, 他却抓到了谢槐钰的把柄, 赵衍哈哈大笑。

    怪不得那门口小厮如此慌张,原来这谢槐钰平日里假装清高,如今在自己院中,却还不是白日宣淫。

    “大皇子, 不知你找到恶贼了么?”谢槐钰淡淡说道,面上似乎有些恼羞成怒。

    “坏了瑞石兄你的好事,是我的错。”赵衍呵呵笑道:“一直听闻你品性高洁, 最是不喜沾花惹草,没想到竟有如此雅兴。”

    “这里并无恶贼,走了。”赵衍笑完,才带着一众兵士离开,其他的房间也没有再看。

    “少爷……”见赵衍走远了。小树才跑进屋内,关上房门:“大皇子走了。”刚刚他差点被吓得魂都要掉了。

    这时,谢槐钰已重新整理好了衣服,而床上的白术也满面绯红的走下来。

    刚才为了应急,他与谢槐钰假意抱作一团。

    原本也只是为了演戏,谢槐钰才扯了他的衣襟。

    也不知是不是衣服不够合体,谢槐钰轻轻一扯,他胸口就露出一片春光,某处也若隐若现的露了出来。

    谢槐钰那时正趴在他身上,自然也一眼就看到了那一抹艳色,他面上一红。

    白术就感觉到,对方有某处贴着自己大腿之处膨胀了起来。

    一时间,两人都极为尴尬,谢槐钰额头上更是泌出了细细的汗珠。

    正巧这时那些士兵们闯了进来,谢槐钰赶紧把他胸前合上,自己则掀开帘帐,走了出去。

    两人此时再面对面时,白术先看了谢槐钰一眼。待对方看过来时,又迅速低下头去。

    这两人就如此这般来来去去的互看了好多下,目光才终于碰触到一起。

    与此同时,谢槐钰的目光便不自觉的向下滑到了白术的胸口。

    而白术也极有默契的瞥到了对方的关键部位,两人同时咳嗽了一声,又把头转了过去。

    小树:“……????”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他只觉得世界之大,却无自己容身之处。

    方才分明是凶险万分的状况,可面前这两人现在竟只顾着眉来眼去。

    让他觉得担心到想吐的自己才是个异类。

    好在两人又如此不自在了一会儿,便又冷静下来,恢复了正常。

    待白术重新束好冠发,谢槐钰便问起了他与赵衍之间的纠葛。

    白术见再也隐瞒不下,才把先前在府城自己是如何遇到了万如意,他又是如何被谢琪调戏,自己如何帮了他又惹到麻烦的事情讲了出来。

    谢槐钰听完面色凝重,这的确是白术会做之事。怪不得府城里那个万家的小哥儿会对白术钟情,如此一来,便说得通了。

    他再回头想想,此事开端又是在谢琪的头上,对自己这个弟弟就更是厌恶。

    若不是谢琪行为不端,又正巧被白术见到,又怎么会引出后面这许多事情。

    在他脑中,自是不会觉得白术见义勇为有何不对的。

    白术天性热忱,眼中容不得龌龊之事,此番纯净,正是他可爱之处。

    不过他得罪了赵衍,又见过谢琪,就更是不能在谢家露脸了。

    谢槐钰想想,觉得谢家也不是安全之处。

    原本他想让白术自己先走,可只怕如今那城外的码头都被赵衍的人给盯住了。

    “算了,你此番在京里再等我两日,与我一起坐车回去。”谢槐钰说道。

    他驾车出行,那城守必不会仔细盘查,到时让白术扮作小厮藏在车里便就是了。

    不过在京里这两日,白术也不能一直呆在谢家,谢槐钰想了想,写下了一封书信递给小树道:“小树,你帮我把这信交给二殿下,务必让他亲启。”

    “是,少爷。”小树领命,即刻就收好信纸出了门。

    如此折腾了一番,就到了用饭的时间,娄氏那儿也派了丫鬟过来叫人。

    谢家家宴,谢槐钰不可不去露面,只是让白术一人呆在房间,他多少是有些不放心的。

    “你去吧,若有人来了,我便躲起来。”白术眨眨眼说道。

    “你等我,我晚点带些吃食回来。”谢槐钰摸了摸他的头,走出门去。

    这一等约莫又是一个多时辰。

    白术偷偷打开后窗,从缝隙里看天上的圆月。

    那月亮又圆又亮,颜色明黄耀人,就像那荷包蛋的蛋黄似的。

    谢槐钰此时在后院,应该也在与自己看同样的一轮月亮吧。

    此时,谢槐钰正坐在后院听戏。

    他眼睛看着戏台,手指按着节奏一点点敲着桌子,脑子里想的却是屋子里的白术,不自觉的,嘴边竟带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分外柔和了几分。

    他在谢家一直谨小慎微,走到哪里都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此刻不过是笑了一下,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特别是那些旁支们带来相看的姑娘和哥儿们,竟都忍不住一眼一眼的偷偷瞧他。

    谢槐钰原本就长得俊美,往年也有不少的姑娘或哥儿倾心与他,但他总是板着脸,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久而久之就把这些人给吓退了。

    再加上他如今没有谢琪的风头,那些人的心思不免就挪到了谢琪身上。

    可如今见他一笑,那些人便又不禁觉得,谢家众多公子之中,还是谢槐钰最好,就算是没有母家眷顾。能得这样一个贵公子,与他一世一双人便也不亏了。

    谢凌坐在不远处,也瞥见了此番情景,他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心中也不知是何想法。

    而谢琪似有所觉,冷哼一声,冷冷的看了谢槐钰一眼。

    他大哥一副皮囊似那卑贱商女,从小便能轻易吸引他人目光。

    不过他一个男子,皮相好看又有何用?这京城里身份尊贵的女子,自还是要选那身份高贵之人结亲的。

    谢爵爷年纪大了,此时便起身离席,回了屋子。

    谢槐钰见状,立刻也起身离开,没有一丝留恋。

    不过一刻,白术听到了院子里传来了脚步声。

    他立刻一个翻身躲进床底,从床缝里悄悄往外面看。

    他看到房门被推开,一双皂靴踏入屋内,看那衣服下摆,正是谢槐钰的。

    “白术?”谢槐钰叫了一声。

    白术才一个咕噜从床底滚了出来。

    谢槐钰见状笑了,替他拍了拍身上的浮尘。打开桌上的一个食盒道:“我去厨房里要了些点心,你趁热吃了吧。”

    白术打开食盒,里面放着三个小瓷碟。

    一碟是鸭四鲜,以泡椒拌了鸭胗、鸭肠、鸭心和鸭喉,味道鲜香爽滑。一碟是藕合,以野藕切片夹了肉糜,再裹上蛋液和面粉炸至酥黄。还有一碟月饼,有三只小月饼放在其中,份量不大。

    “我已吃过,没敢要太多东西,怕被人看出来。你垫垫肚子。”谢槐钰说道。

    白术点点头,只是他一个人吃的话,这些份量便也够了。

    除这些吃食外,谢槐钰还温了一壶小酒。

    这酒叫桂花酿,取桂花酿成,正和了八月十五中秋之意境。这酒度数极低,且很易入口,妇人孩子都喝得的,因此在京城贵族间也很是风靡。

    白术喝了一口,甜丝丝的,还有股桂花香气,比那梅酒倒还更好喝些。

    “好喝……“白术忍不住赞叹一声.

    谢槐钰听了便笑道:“就知你会喜欢,这个倒是可以多饮几杯,不妨事的。”

    说罢,他又起身推开屋后的窗户,对着窗外的圆月倒了两杯酒,一杯给了白术,一杯留给自己道:“这么好的月亮,不要浪费了。古人有云,饮酒之地以花下、竹林、高阁、画舫、幽馆、平畴、名山、荷亭等地为佳,只可惜我们现在不能出去,只能窝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委屈你了。”

    白术却毫不在意,他甜甜一笑,与谢槐钰碰杯道:“他们说的不对。我以为这最佳饮酒之地就是当下。中秋佳节,你我二人共处一室,对月饮酒,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

    谢槐钰微怔,目光又深邃了几分,点点头道:“所言极是,现下的确已是极好的光景了。”

    “你可知何为合卺?”谢槐钰突然说道。

    白术有些茫然的摇摇头,什么是合瑾?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呢。

    “我来教你。”谢槐钰笑笑,笑得极暖。

    作者有话要说:  古人有云,饮酒之地以花下、竹林、高阁、画舫、幽馆、平畴、名山、荷亭等地为佳。这个是百度了饮酒文化里提到的,引用了一下。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