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4、第 64 章

    马蜂老巢被拆, 陡然被激怒, 立刻倾巢而出, 蛰向这两人。(m.sites3.com手机阅读)

    谢勇和闻松用手抱头鼠窜, 却还是被蛰了满头包。

    后来虽有丫鬟小厮赶来相护, 杀灭了这群蜂子。

    但这两人已是话都说不出来, 自也无法继续宴席, 只得请来大夫医治之后,又送回家去。

    趁着谢家下人们乱作一团时,白术早混迹在其中,把那只蜂巢给处理掉了。

    因此再有人来查看起因,便看不出有马蜂窝掉在地上, 只是奇怪怎么会有这么一群蜂子突然盯上了两人, 还把人蛰了个够呛。

    因着外面乱作一团,小树出去打探了一圈,便回来对谢槐钰说道:“少爷,你不知道, 那谢勇和闻松两人, 真是坏事做多糟了报应。他们刚才在外面不知道怎么惹了马蜂,如今被蛰成了猪头,抬回去了。”

    谢槐钰闻言,也觉得有些好笑, 但又有些奇怪,总觉得这也太巧了一些。

    只是他从刚才回来,就一直没有出门, 那两人被蛰之处也距他甚远,就算是想要栽赃,也脏不到他的头上,便也没放在心上。

    此时已是申时,谢槐钰从早上起就在后院里枯坐了许久,此时也有些乏累。

    便对小树摆了摆手,让其出去,让他小憩一会儿。

    “是,少爷。”小树听话的关上房门离开,谢槐钰便躺倒在床上。

    躺了一会儿,他却似有所觉一般,猛地起身,皱眉对着窗外喊了一声:“什么人藏头露尾!给我出来!”

    谢槐钰原本就十分敏锐,才躺下不久,便觉得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视线,不知从哪儿投注在自己身上。

    这视线似乎并无恶意,但是在谢家,却万不可掉以轻心,于是谢槐钰便起身厉声让那人出来。

    不一会儿,屋后的窗户被推开了一小条缝,谢槐钰从床头掏出一把匕首握紧,退向房门,若有不好便准备拔腿就跑。

    那窗户缝又开的大了一些,上面却倒着伸出个熟悉的小脑袋,白术倒挂在房檐上,探头对谢槐钰道:“是……是我……”

    谢槐钰:“…………”

    白术见到谢槐钰的时候,是想给他的惊喜的。

    没想到谢槐钰看到他时,面色却不太好看。

    “还不快些进来?”谢槐钰放下匕首,皱眉说道。

    白术这才跳进房内,谢槐钰忙去把窗户关上了。

    “你不是应该在白塘村么?怎得会在此地?”谢槐钰又锁上了房门,才严肃的问道。

    白术还从未见过谢槐钰对他这般神色,心下不由紧张,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想同你一起过节,就来找你……”

    听了他的话,谢槐钰眼中神色明显柔和了两分,但却仍是十分严厉的说道:“我说了中秋有家宴,不能陪你。这里也不是你呆的地方,你赶紧回去,不要留在此处了!”

    自己才刚来就要被赶走,白术心里一凉,便觉得有些委屈。

    今日已是中秋,就算他要走,难道就急于这一时?

    还是谢槐钰与自己不同,此时并不想看到他,那自己过来,岂不是自作多情……

    白术本就是藏不住心思的人,虽没有问出口,但脸上表情却显了出来。

    他一双大眼亮亮的,似含着些水光,鼻头也有些红了。

    谢槐钰见他这般模样,知道怕是被自己伤了心,心里也是一塞,无奈的叹了口气。

    今日良辰美景,团圆佳节,他自然是很想念白术的。

    可如今京城里仍是盘根错节,这里又是谢家,一个不慎被人看出些什么,与他和白术都是不利。

    “白术,刚才外面那些蜂子,是不是你的手笔?”谢槐钰突然话锋一转。

    白术闻言点了点头道:“那两人实在可恶,我忍不了,便教训了一顿。”

    “我已猜到了……”谢槐钰摇摇头道:“我知你是为我打抱不平,可京城不是白塘村,若是因为此事,你被人发现,连我也很难保下你。”

    见白术怔怔的看着他,谢槐钰看着他的眼睛郑重说道:“如你所见,我在京城,并不如在白塘村那般风光。也不是说什么都能管用的。”

    见白术还有些似懂非懂,谢槐钰摸了摸他的脑袋道:“如果你在京城里出了什么事情?别说我如今保不了你。就算是勉强把你保下,你我之间也再无可能了。我知你天性自由,觉得两人能在一起,旁的也没什么重要了。但我不同,我心悦与你,就必不会让你委屈。我即要你,就得是一个明媒正娶。”

    谢槐钰目光灼灼,明媒正娶几个字,每一个都烫到了白术的心里。

    “况且……”谢槐钰勾了勾嘴角,苦笑道:“我也有尊严,也有不想让你看到的一面。你说你想做大买卖,想配得上我,能与我并肩而行……而我……我也想永远做你心中那个风光霁月的谢公子。”

    自己在京城里这般忍让,即便只是一时,但谢槐钰也不想被白术看到。

    “我懂了……”白术点点头。

    谢槐钰这样说了,白术才总算是真真的理解他了。

    他从前最穷的时候,住在那小破屋子里,连张像样的床铺也没有,也是羞于告诉谢槐钰的。

    他总是觉得自己不够好,想要更努力一些,才能配得上谢槐钰,没想到对方也和他一样,只想把最好的部分展示给自己。

    “对不起……我不该自作主张。”白术低头道歉。

    他这么一出,是把谢槐钰一直想努力遮掩的部分给血淋淋的扯了,还差点耽误了他的计划,也难怪对方脸色不好。

    见白术这样,谢槐钰心里软成一片,也说不出什么重话,只叹了口气道:“即已来了,便等到明日再走。明天一早,你就悄悄离开,千万不要被谢家人发现,我几日之后就会回去。”

    听到今晚可以留下,白术心中一喜,面上也喜笑颜开道:“只要今晚便好,中秋之夜,我理应和你团团圆圆的。”

    “你啊……”谢槐钰无奈的捏了捏白术的鼻子:“你要是遇上别人,还不知要被怎么骗了……”

    “谁敢骗我?”白术认真说道:“我若被骗,也是我自己愿意的,若是旁的人敢骗我,早被我打的妈也不认识了。”

    谢槐钰:“……”

    认真一想,好像也的确如此……白术那身手,确是个不会被别人欺负的。

    两人把话说开,气氛便又如往日一般,融洽的蜜里调油。

    白术把自己一路的见闻,一一与谢槐钰说了。

    说道自己住在青楼的时候,谢槐钰表情凝固了,僵硬的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

    “我也是第一次见识这种地方。”白术说道:“哪知道那里的茶水都是下了药的。”

    见谢槐钰脸色黑如锅底,白术很识相的补充道:“我饮了那茶水后,只觉得浑身都燥热难受,便让那伺候的哥儿出去,自己睡下了。也不知怎么的,躺在床上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想着你的。”

    他这话是看着谢槐钰的眼睛说的。谢槐钰止不住咳嗽一声,喝到一半的茶水都喷了出来。

    他放下茶杯,胸口血气上涌,只觉得那药不是被白术吃了,而是被自己吃了似的。

    过了好久,谢槐钰平息下心情才道:“你没有吃亏就好,这种地方藏污纳垢,什么下作手段都有,以后万不能再去。”

    白术点点头,和他是十指相扣道:“我已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自然不会再去。再说那种事情,我自然是只要跟你一个人做的。”

    谢槐钰:“……”

    一想到白术今夜还要在此过夜……

    谢槐钰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不好了。

    再看白术,只觉得不过几日没见,似乎又好看了些。

    眼睛原本就大,现下更是**的,还有这红润的嘴唇……

    谢槐钰伸出手去……

    “少爷!”屋外突然传来了小树的声音。

    谢槐钰咳嗽一声把手收回,正坐说道:“什么事情?进来说。”

    小树把门推开,一只脚刚踏进来,猛地怔住,立刻反身把门关上。

    “你……你你你……”小树上下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人,的确是白小哥儿没错:“少爷,你胆子真大,竟然把白小哥儿带到谢府来金屋藏娇!”

    谢槐钰:“……”

    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小树捂上嘴吧,看了看少爷的脸色才道:“少爷,大皇子殿下来了。还带了一队卫兵,说是有恶贼逃窜至此,怕是闯进府里来了,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要一一搜索一番。”

    谢槐钰闻言皱眉,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除了谢家,他可还去了别家?”谢槐钰问道。

    “倒是有的。”小树点点头道:“说是对面的宅子已经被搜查过了。”

    既然也搜查了对面,那此番过来,必不是专程针对自己。

    难道附近真的来了恶贼?谢槐钰想到。

    可那赵衍向来疲懒,这般佳节,却出来管这闲事?此事实在蹊跷。

    他这般想着,那赵衍就已搜查到了他的院子附近。

    “去里面看看!”他在外大呼一声。

    白术一凛,认出了这声音的主人,这人怕是为着他而来的!

    “这……他恐怕是来抓我的……”白术立刻说道。

    谢槐钰闻言皱紧眉头,也来不及问他与赵衍是如何遇上,又惹出了是非。

    此刻赵衍就在门外,想必此处也已被卫兵包围。白术就算是功夫再高,怕是也很难不被发现。

    “你换身衣服。”谢槐钰说着找出了一件藏青色的外袍扔给白术,又把小树遣了出去,让他在外面守着。

    那衣服是他早些年的,尺寸比现在的要小,白术穿起来应该合身。

    白术拿了衣服,就进了屏风后换上。

    那衣服乃是丝绸料子,清新素雅,领口处还绣有雅致的兰花。

    待白术再走出来,谢槐钰又把他额上的抹额取下。一眼望去,就是一个翩翩佳公子,看起来就像是京城里哪家娇养的哥儿,半点乡土气息也没有了。

    此时,那赵衍业已带了人走进了谢槐钰的院子。

    行至谢槐钰屋前,小树福了福身道:“见过大皇子殿下,大皇子殿下安好。我家少爷此时还在休息。除了此屋之外,其他房间请军爷们随便探查。”

    赵衍眯了眯眼,打量了面前这不过十三四岁的矮瘦少年一眼。

    这少年虽满口敬语,但显然是并未真心敬重他,而是只听他主子一人吩咐。

    不过一个仆役,竟敢这样同他说话,同他的主子一样讨厌!赵衍勾了勾嘴角。

    他并不认为自己要找的那人就在谢槐钰的屋内,但他既不爽谢槐钰,就偏要来找他的不快。

    于是赵衍便冷笑一声道:“你家少爷好大的架子,我一个皇子在此,竟敢闭门不见。我看他心中有鬼,那恶贼八成是被他窝藏在此。”

    说完,又一招手,集合起一队士兵道:“进去,给我好好搜!”

    谢槐钰的房间并未锁门,那士兵们得了他的令,就一小树推到一旁,一脚把门踹开。

    白术此刻就在屋内!小树额头上冒出冷汗,如若他真是大皇子所抓之人,那他家少爷可就完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