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0、第 60 章

    白术摸了摸钱袋, 觉得有些头疼, 他这次出门并未带太多盘缠, 总共才一百多两银子, 是不够缴费的。(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而像他这样没有担保人又交不起钱的, 是不允许进入城内的, 被守备查出以后, 就要被赶到外面。要么就自己想办法登船折返,要么就在这京郊外住下,自生自灭。

    白术看到那城墙下坐了许多的人,许多看着就是难民打扮,携家带口的搭起了帐篷, 就吃住在城墙附近。

    待他前面的一人查明身份入内后, 那守卫就开始盘问起了白术。

    见白术拿不出京城的身份,那守卫又让他交出银子。

    白术摸了摸鼻子道:“这位官爷,我现在只带了一百两银,能否进去了以后, 过几日再来补上?”

    那守卫听了, 打量面前这少年一番,皱眉说道:“你当这是菜市场?还能讨价还价?你既没有足够的银子就用别的来抵。我看你手上那只戒指倒还值些钱,拿来抵了差价便能进去。”

    “这戒指乃我珍惜之物,于我而言, 价值连城。”白术闻言冷下了脸道。

    这守卫是把他当成肥羊来宰?他手上的戒指,谢槐钰一对宝石就花费上千,又打磨成指环, 就算是单个也不止五百两。这守卫竟然让他拿来抵二百两差价。

    更何况这是谢槐钰送他的信物,就是给他再多的钱他也不卖。

    那守卫的听了,便冷笑一声,不耐烦的说道:“你既没钱,就快些滚开,别在这挡道。”

    说着便把白术赶了下去。待他走远了,还喃喃说道:“什么穷鬼都敢往京城跑,一百两银子还想进城。那大宣的人都跑到京里来,京城里还不得大乱?”

    白术走到了城墙下,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蹲在墙角下,看着过关的队伍,倒也不急不躁。

    其实他若现在去找那冯老板,必然也可以进入京内,只是那就得呈了他的人情。

    那守卫的不让他交钱进,他便等晚些时候,自己进去便是。

    晚上戊时,太阳已经落山,船上的人也已经全部入城。

    守卫们把大门关闭,落上门叉,只留了几名职夜的兵士便纷纷回家。

    此时城墙外面,那些无法入内的百姓们也纷纷开始寻找地方落脚。

    而那些早先到来的人,也开始做起来小生意,对后来者兜售些吃食干粮等,赚取银钱,形成了小型的集市。

    他们留在城外,每逢初一十五,城内便有大户人家的管家婆子们出来,在其中挑些粗使仆役,或使唤丫头。若是能进了那些人家,便不愁吃穿,与这些人而言也算是大大的福气了。

    白术远离人群,趁着黑暗找到个没人的角落。

    这里距离码头已经有些距离,那远处的人也不容易发现他的动静。

    白术收腹提气,脚下一蹬,就踩着轻盈的步子迅速登上了城墙。

    那城墙虽高,但并不光滑,砖块之间的缝隙就成了白术落脚之处。

    不过一息之间,白术便悄无声息的攀上了城墙墙头,他刚要上去,便见不远之处就有个守卫。

    白术忙低下脑袋,又平挪了两丈,到了那守卫看不见的地方,才悄然的翻身上去。

    待到了城墙顶端,往内望去,整个京城才算是终于尽收入他眼中。

    夜晚的京城,还未到宵禁时间,城内街道也是灯火通明,星星点点,巍为壮美。

    明日便是中秋之夜,从今夜开始,京城内便开展了拜月的夜市,此时大街上人群川流不息,许多有钱人家的小姐和公子们也带着家仆外出游玩,好不热闹。

    这样的街市,比起虫族高度发达的夜景当然是不值一提,但古香古色的风景却让白术觉得很新鲜。

    又因为这京城是谢槐钰长大的地方,就更让白术好奇。对于谢槐钰的事情,他总愿意多了解一些的。

    白术又是几步,翻身跳下城墙。

    那远处的守卫似乎看到了一抹残影,揉了揉眼睛,又觉得大约是自己眼花了。

    他落在房顶上的时候,身子下蹲如猫,脚踝很巧妙的卸了力,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浓浓夜色中,圆月高挂,谁也没有发现,有一个轻盈的少年,在京城的屋顶上疾行。

    今夜已晚,且并非中秋之夜,白术又不知谢府在哪,因此便并不着急找人。

    快到那城中最是热闹之处时,白术跳下屋顶,整了整衣衫,向前走去,他得先找个地方吃饭,再找个房间宿下,明日再去打探谢槐钰家在哪儿。

    白术所去之处,正是京城内最出名的一条花街柳巷。

    此时虽已近为时,但此处的人却一点不少,反而越发热闹了些。

    街道两边悬挂着红彤彤的灯笼,满街都是穿着轻薄衣物的女子和哥儿当街拉客。

    店铺之内,更是美酒佳肴不断,还传来靡靡歌舞之音。

    白术一来到这里,就被眼前的这番景象给迷住了。

    在虫星,也有类似酒吧街这样的娱乐场所。许多雌虫们生活空虚,便会去这样的地方喝喝酒,解解闷。

    白术没想到大宣也有这样的娱乐场所。

    他孤身一人走在街上,一脸生涩模样,长得又很俊俏,便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白术虽穿的寒酸,但他的样貌和气质却是与那些沉迷酒色之人格外不同。

    且他与那些哥儿瑶姐对视时,眼中虽有好奇神色,却并无半分淫邪,反倒让这些久经人事之人觉得很被尊重。

    一时间,便有好些哥儿瑶姐热情的围拢到他身边,拉着他的手要让他成为自己的座上宾。

    “这位小兄弟,可是第一次来此。不如同我进去坐坐,吃一杯酒。”

    “小弟弟,好生面善,姐姐还是第一次见你这般可爱的客人。来来来,到姐姐这里坐坐……”

    ……

    白术也不知道怎么的,竟莫名被一群不认识的女子和哥儿争抢起来,惹得路过的嫖客们好生眼红。

    他此时肚子饿了,只想先找个吃饭的地方,于是便问:“我肚子饿了,这里哪家的饭更好吃些?”

    其中一个削尖脸,丹凤眼的高个哥儿便拉着他的袖子道:“那便不能错过我们禅花巷,我们这里的酒菜歌舞具是一流。”

    白术听了,心里一动,便随他进了一间大店,正是这京城里花柳街上赫赫有名的禅花巷。

    这禅花巷本是青楼旁边一条巷子的名字,却被直接作为了店名。

    且店铺修了有三层楼高,结构和府城的来福楼一样,中间镂空,四周有楼梯向上。

    只是和府城的来福楼比起来,这青楼的面积还要大。

    并且在一楼大厅里搭了个很大的台子,周围摆满了各色灯笼、烛台,此时有许多哥儿正在其中轻歌曼舞。

    禅花巷里专侍喜欢哥儿的男子,因此这店里侍候的也都是哥儿,只是这些哥儿许多样貌和打扮具与女子并无分别,且还有人故意以花钿遮盖住额间孕痣,倒让白术丝毫不曾察觉。

    虫族与大宣风土很是不同,雌虫若是不婚,就一生不会经历敦伦之事。

    看到店内布置了好些座位,且有许多人嬉笑饮酒,搂搂抱抱。白术还以为这些都是情侣,半点也没有往那风月之事上想。

    他一坐下,便有几个哥儿奉上酒水,那引他进来的哥儿也坐在他身边,一只手掌覆上他胳膊道:“公子好生俊俏,看着并不像京城人氏,也不知是为何而来的?”

    那哥儿一番举动做的媚态十足,可惜媚眼抛给了瞎子看。

    白术自己就是哥儿,自不会觉得被哥儿拉拉手有什么不妥。

    只毫无感觉的问那引他进来的哥儿道:“这里可有些什么特色吃食?”

    那哥儿愣了一下,才明白这少年是真的白纸一张。他抿嘴一笑,招了招手,不一会儿,那些侍奉的哥儿便端了一桌酒菜上来,放在白术面前道:“禅花巷吃食众多,不过最有特色的,当然是这些席面。公子尽可以好好品尝。”

    那酒菜是一人分量,有好几样菜色,摆盘也很精致。

    白术食指大动,夹起一块鸭舌入口,吃了以后,又换了别的菜色,把每样小菜都尝了一遍才道:“这些吃食也并没有什么特别。”

    那些菜色摆盘虽好看,但做的倒还不如谢槐钰家的厨娘做的好吃,不过此时白术肚子饿了,也没什么可挑剔,便一边喝酒,一边看着歌舞表演,还是吃了不少下去。

    旁边的哥儿见他吃了这许多,也不说话,只是捂着嘴笑,一边默默给他斟酒。

    白术酒量不好,几杯黄汤下肚,便有些微醺了。此时也不知怎的,他浑身竟热了起来,从丹田里升起一股燥气。

    他肚子也吃饱了,就起身要走,想找个地方落脚休息。

    “结账……”白术叫了一声,脸色酡红的拿出了几锭银子。

    “怎么?公子你这便要走?”那哥儿吃了一惊,连忙问道。顺便看了看桌上的银子,这点银子,别说付这禅花巷的饭钱,怕是连一壶酒也买不到。

    “我累了……要去歇息了……”白术反应迟钝了一些,但并没有醉的厉害,脑子还是清醒的。

    “歇息的话就更不必走了。”那哥儿听了一合掌道:“我们这禅花巷里房间最多,公子你想要休息,只消随我上楼便可。”

    白术听了点点头,此处就有房间,他自也懒得另外再找。

    他便随那哥儿上楼,被带到了三楼的一间客房之中。

    那客房不算太大,却布置的十分雅致。

    原来是那哥儿见白术刚才举动,怕他拿不出多少银钱,便特地只带他来了这间普通客房。

    白术对这房间也还算满意,此时他身上的燥热越加明显,忍不住端起桌上的凉茶。

    那哥儿诶了一声,还来不及阻止,白术又咕噜咕噜的把那壶凉茶都喝了进去。

    哥儿嘴角抽搐了两下,看了白术好几眼。

    这青楼里的特色饭食,都加了些催情的药草。不过分量不大,吃了也不过是让人有些燥热。毕竟有些客人只是来喝花酒,喝完以后便就回去了。

    但这房间里的茶水,却着实放了不少的分量的催情之物,这小公子又喝了这多,一会儿怕是要狠狠折腾一番。

    思及此处,那哥儿反倒脸上一热。

    他自十多岁便被人卖到这禅花巷中,初尝**。

    起初,他因容貌清秀似美少女,还颇受欢迎,只侍奉上等贵客,很受了些公子哥的追捧,还得过头筹。

    可后来他年岁渐长,轮廓便也粗壮起来,便不再受宠,只得去侍奉些普通客人。

    待到今年,他已年过双十,再如何打扮,在这禅花巷中,便算得上年老色衰了。

    就连普通的客人也极少来找他,于是便只有自己站在门口拉客,如此才拉来了面前这个俏郎君。

    白术的样貌俊美,有这样一身皮相,便是让他一文钱不收,只消一夜风流,他也是甘愿的。

    白术喝了凉茶,身上燥热不解,反而更加剧烈了。

    他身上发烫,口鼻处呼出的都是热气,怀疑自己是不是醉了,便一头躺倒在床上。

    此时那哥儿便走上前来,轻叫了一声:“公子……”一手向他胸口的衣襟摸去。

    “你做什么?”白术翻转身子,利落的抓住那哥儿的手腕,皱眉说道。

    他鼻梁挺翘,嘴唇微张,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含着水色,脸颊更加绯红,直勾勾的盯着那哥儿,让后者心中砰砰直跳。

    “奴家……让奴家服侍你……”那哥儿被他看的红了脸,只觉得面前这小郎君真真好看,便是能和他春风一度,也是极大的福分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牙牙 15瓶;小机灵鬼 5瓶;圆葱本葱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