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7、第 57 章

    出嫁之时。(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白禾虽喜欢打扮作怪, 但行动尚且自如。

    如今再一见到, 却似连路都走不动般, 如弱风拂柳, 由两个小厮扶着慢慢踱步, 脸色苍白。

    此副病弱的模样, 倒是合了大宣许多男子的喜好, 因此也有许多人偷偷向他投来视线。

    白禾虽嫁了个富商,理应不愁吃穿,却似乎比在白塘村里还要瘦了一圈,他细腰盈盈不堪一握,用一根束带扎着, 看着再用些力气似乎就快断了。

    白禾此时也看到了白术, 若是往日,他必定早就翻个白眼,或者摇着团扇走到白术面前,狠狠奚落一番。

    可如今见了白术, 他眼睛一亮, 身子抖了抖,眼眶却似乎红了。

    白术觉得他似乎有话想对自己说,然而他身后两个小厮却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也一齐看向白术, 一人一手架住白禾的胳膊道:“白哥儿,你可是看上了什么?老爷说了,你如今正是得宠, 若是喜欢什么,便只管说,多少银子都是要买下来的。”

    白禾听了竟浑身瑟瑟发抖,十分僵硬的说道:“不必了,我什么都不想要,今日我已乏了,便先回去吧。”

    白禾被两个小厮半架着带走,路过白术身边时,白术听到有铃声响动,低头朝下看去,不禁皱眉。

    原来白禾双足之间,被裙摆遮住的部分隐隐透出条金链,不过半尺来长,随着他步履响动。

    被这样的链子拴着,是走也走不动,跑也跑不掉,也难怪白禾走路姿势如此奇怪。

    白术想到之前谢槐钰与他说的,暗想那姓黄的商贾,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树待白禾走了,才嘲讽道:“这个白禾,还以为自己嫁了什么好人家。却不知自己被他家里人给卖了。这黄老爷的事情,整个府城都知道,只要稍作打听,都不会有人愿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他手上。不过白老三一家都钻进钱眼里了,如今这黄老爷很舍得给白禾花钱,也算是他求仁得仁了。”

    白术心中感叹,白禾本人肯定是不知情况的,他若是知道,必定不愿意嫁个这样一个恶煞,还得意了许久。

    而联络到这恶煞的,正是他的亲哥哥白稻,此时在村里正是春风得意,也已又找人说了个邻村的黄花闺女,据说是特地相看的好生养的,下月就要上门。

    在康意楼逛了一会儿,白术挑选了许多物品。

    因为东西太多,也不便带回,便由白术付了订金,又留下了地址,约定数日后由店家差人送上门去。

    做完这些,白术要采购的东西也差不多了。于是便和小树回到码头,乘船离开。

    再说那意鲜坊的伙计跑到万家后,因着是个面生的,却被门房拦了一会儿,几经盘查后,才见到了万如意本人。

    待他把掌柜的话传给万如意后,万如意立刻要备车出门,却又恰好遇上了他大哥万康。

    万康比万如意大好多岁,为人沉稳,待他也如父亲一般,什么都要管的。

    看到万如意咋咋呼呼的又要出门,就把他拎到正厅里一顿说教。

    万康原本就反对万如意整日里看些才子佳人的绘本,还肖想着找个穷小子。

    万如意自是不敢告诉他自己正要去找白术,便只得默默受着,心里火急火燎。

    待万康教训够了,前脚出门,万如意后脚才坐了车过去,等他赶到以后,白术和小树早不知走了几时了。

    “都怪大哥!废话真多。”万如意又一次错过了白术,气得直跺脚。

    那意鲜坊的掌柜见状忙去说道:“小东家,我见那白公子似乎是要去采卖东西,还朝着那个方向去了,你若真想找人,不如去差人去那边看看,问问是否有店家接到了这样的客人,或许有些线索?”

    万如意听到眼前一亮,立刻就差了人去,还对那掌柜的说道:“此事你做的极好,要是能找到人,你的月银自下月起可翻一倍。”

    掌柜的听了喜笑颜开的退下,他上次接了白公子的意见,就已得了奖励,月银涨了不少,若是这次能找到线索,再翻一倍,便是笔极为可观的收入。

    那白公子每次一来,都有好事,还真是自己的福星啊。

    万如意派出去的人手在街上找了一阵,约摸过了一个多时辰,才有一人回来报道,之前康意楼里的伙计,倒是见过一个戴着抹额的公子,那公子恰好采购了许多东西,且不便带走,就付了个订金,让人送到一个叫做白塘村的地方。

    万如意心中一喜,急忙问道:“那公子可是姓白?叫做什么?”

    “似乎叫做白术。”那人答道。

    万如意欣喜万分,双目一时迸发出神采。

    他的两个小厮是最懂他心思的,此刻也对视一眼,红着脸对他说道:“恭喜少爷,总算是找到了那白公子的下落。如今即已知道他住在哪里,找起来便极为便利了。”

    万如意点点头,收敛起神色,领着众人回了万府。

    既然知道了那白公子的下落,他反而不着急了。

    最近他大哥万康看他看的正紧,他也不便出门,万如意想。不如待过段日子,他大哥放松了警惕,自己再乔装出门,去瞧瞧那白公子到底是何家子弟。

    去了一趟府城回去,白术才知道原来大宣朝有过中秋节的习俗,且中秋节是个合家团圆的重要节日,是要与亲人一同过的。

    白术穿越而来,早已没有亲人。而他这具身体的亲人也早也故去,因此不过孤家寡人一个。

    不过他来了大宣朝几月,早已把谢槐钰当成了至亲,因此中秋节这样的日子,他是想和谢槐钰一起过的。

    于是从府城回来那晚,白术便主动相邀,希望谢槐钰同自己一起过节。

    中秋有赏月的习俗,这院子里的月亮却总没有外面的亮。

    白术想让谢槐钰一起去山上看月亮。

    他是晚饭后与谢槐钰提起的,说的时候自然也是兴致勃勃。

    然而谢槐钰听了,面上却有几分难色,沉默了半响才道:“我今晨刚刚收到父亲寄来家书,中秋之日,是要回京城谢府过的。”

    白术也并非第一次被谢槐钰拒绝,听到这话,虽觉得有些遗憾,但也很快便释怀了。

    谢槐钰与他不同,原本就有父母亲人,还有弟弟。这中秋佳节,于理于情,是应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过的。

    只是他虽不介意,但心中难免有些失落,面上便也带出了一些。

    谢槐钰见了,心里反倒比白术更加烦乱。

    中秋佳节,与旁人或许是美事,与谢槐钰而言,却是他最讨厌的日子之一。

    原因无他,只因每到这时,谢家各大嫡系旁系分支都会齐聚一趟,在谢府共度家宴。而他也不得不整日摆着一副假面,四处逢迎,去和这些老狐狸们委以虚蛇。

    而那娄氏,也要趁此时机立威,找找他的麻烦,好让那些谢家墙头草般的族长们和他站队。

    如若他今年不回去了,就同白术安安静静的在这小村子立对月饮酒……

    谢槐钰脑中勾勒出一个美好的画面……

    不行!他摇摇头,苦笑一下。

    最终揉了揉白术的脑袋道:“抱歉,今年中秋实在是没有办法。非是我不想与你同过,而是谢家水深,我羽翼未丰,实在情非得已。”

    “嗯,我知道。”白术点点头道。

    他上次即说了会信任谢槐钰,此时便不会因这点小事又猜忌多想。

    谢槐钰则笑了笑,面上笑意却并没有到达眼神深处。

    后面两人和往常一般,多是谢槐钰给白术夹菜,甜甜蜜蜜的吃完了一顿饭。

    只是不过半个时辰,白术便注意道,谢槐钰叹了十多次气了。

    谢槐钰如今在白术面前,也不若往日那般谪仙般的端着了。

    只有两人在时,往往有些情绪也会忍不住透露出来。

    就像他这会儿叹了这么多次气,自己却毫无察觉,见白术看过来,便仍是笑意盈盈。

    白术睁大眼,摸了摸鼻子。忽然觉得谢槐钰应当是特别不想与他分别,只是他为人含蓄,这遗憾自不会从嘴里说出来,便全都体现在这一声声叹息里了。

    想到这里,白术心里觉得挺暖的,有一丝丝甜蜜,也隐隐有了个不得了的计划。

    不过这个计划,却是不能告诉谢槐钰的,还要给他一个惊喜。

    他越想越觉得开心,看着谢槐钰眼睛弯弯,嘴角也翘了起来。

    倒让谢槐钰有些郁闷:自己不能同白术一起过中秋,怎么倒还让他如此兴奋?

    几日后,谢槐钰出门那天,白术一早特意来与他送别。

    谢槐钰回京并没有带太多人。

    和来时一样,一辆马车,一包行礼,他和小树两人便轻装上路了。

    马车上路后,谢槐钰从车窗里朝外望去。

    白术果然还跟在车后,见谢槐钰看过来了,就朝他用力挥手。

    让他想起自己初次见到白术的时候,他就是这般跟在车后,跟了一路。

    只是那个时候,谢槐钰是半点也不曾想到,这样一个小哥儿竟会走到自己心里去的。

    白术跟着马车走了很久,直到车子驶出了白塘村,才停下脚步。

    看着马车渐渐变小,成了一个小小的点,直至看不见了,他便转身回去。

    车内的谢槐钰也回转过头来。

    “少爷,我们只回京几日,过了中秋,便能回家了。”小树在一旁劝道。

    “是啊,过几日便回家了。”谢槐钰细细琢磨回家两字,复又一笑:“小树,你来的时候,可是嫌弃这白塘村里穷乡僻壤,村民愚笨,如今住了数月,却是把这当成了家了。”

    小树听了摸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少爷说的是,可这是谢家祖宅,也便是家嘛。”

    这白塘村再不好,可也比那京城里尔虞我诈的谢府要好。除了少爷和自己,谢家带过来的一众仆役,脸上的笑容都比以往多多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