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2、第 52 章

    林舒语要大着肚子住进来, 此事必瞒不过白术。(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谢槐钰一皱眉, 略微思索了片刻道:“明日就是七夕, 你差人把院里布置一番, 早上就去把白术找来, 此事我会亲自和他交代……”

    与其让白术误会难过, 倒不如他提前与白术把一切都交代了。

    只是在此之前, 他要先把人哄好了。

    且明日就是七夕,是哥儿和姑娘祈求姻缘的节日。

    这些事情原本都是哥儿或姑娘的家人帮着操持,可白术如今没了家人,白术自己应该也想不到的,就由他给白术庆贺一番好了。

    白术的房子如今已修建了月余, 地基早已挖好, 而地下一层也已经建好。

    房间的四角,用的是坚硬的石柱,用以支撑房屋的重量,而房间内部, 则用了防腐防潮的金丝楠木作为立柱。

    屋子修建到这个时候, 就已经可以大略看出房间的排布。

    白术对房间的布置基本满意,有些细节之处,他虽觉得还需考究,但和之前看过的其他建筑比起来, 这房子已经是非常合理了。

    白术一大早在工地里考察了一番,就看到陈冬青端着个簸箕走来,里面装着许多一指大小的面点心。

    他一路走来, 就有村民在一旁问道:“呦,陈哥儿,这么多巧果,是给白小哥儿送的啊?”

    陈冬青点点头,一看到白术,就朝他招了招手。

    白术也热情的咧开嘴,把他带到休息的棚子里,先给他盛了碗绿豆汤吃了,才问道:“你给我送这么多点心是作什么啊?”

    “你是真的过糊涂了!”陈冬青说着拿出一只钱袋,从里面拿出了一锭银子递给白术:“这是这几日的鱼钱,按你的吩咐,一并换好了银子给你。”

    做完这些,他才拿了一块点心,递给白术说道:“来,吃块巧饼,今个儿七夕。想你自己也是不会预备的,我就多做了些给你带来。”

    白术一愣,还真不知道这七夕是什么。

    他旁敲侧击的问了一番,才听得陈冬青说道:“咱们哥儿和女子,哪个不兴过七夕节的。七夕过好了,才能求得好姻缘。我看你是整日里只想着赚钱,到把这些都忘了。”

    白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才明白,原来七夕就是大宣朝雌性的节日。

    虫族里,雌虫和雄虫也有各自的节日。雌虫节日的当日,会聚众打斗,选出最优胜之人给予祝福。而雄虫的节日,则要文雅的多,倒和这七夕节有些类似。

    陈冬青过节还有心想到自己,白术心里还是挺熨帖的。他拿起一块点心,尝了一口。

    点心是用白色的芝麻做成,略带甜味儿,清香扑鼻。

    “好吃!”白术连着吃了好几块道。

    陈冬青见他如此,便也呵呵乐了。

    其实陈冬青的巧果做的很一般,还舍不得放糖,因此也不算很甜,不过他这份心意,却让白术觉得这巧果真挺好吃的。

    白术吃了几块,就要和陈冬青说刘哥儿的事情。

    刘哥儿现下给陈冬青打下手,做事麻利是没有问题。可他嘴巴太大,是个藏不住事儿的。

    白术想提醒陈冬青,那出售草药之事,金钱相关,万不可给刘哥儿看见了。

    刚要开口,外面便有人叫他的名字,说是谢家人来找。

    白术一听,起身出去,便看到小树正从马车上下来,对他招招手道:“白术!你随我来,少爷有事找你。”

    谢槐钰有事找他?白术看了眼草棚里的陈冬青。

    陈冬青朝他挥挥手,端着那簸箕巧果儿说:“你自去吧,我把这巧果放到你屋里去。”

    白术听了,便干脆的随着小树离开。

    左右陈冬青时时都可以见的,这话下次再与他说也是一样。

    白术上了马车,就有些好奇的问道:“小树,你家少爷怎么今天这么早就找我了,还让你亲自过来?”

    现在才不过巳时,往日谢槐钰找他去吃饭,马车至少都是要到午时才来的。

    “左右是好事。”小树想了想,又盯着白术认真说道:“少爷他对你,可是真的好。我还从没见过他对谁这么费心的!你可别辜负了他!”

    听小树这么说了,白术哈哈大笑,逗他道:“小树,我看你家少爷对你也挺好的。外面的那些主子,也没谁对自己小厮这么好的。你不会是因为他对我好了,就吃醋了吧?”

    小树听了便急道:“那能一样么?况且少爷对我的恩情,我是要用命来还的。我认真与你说,少爷他对你是好,可你也不能持宠而骄,胡乱吃醋。”

    “我当然不会吃醋。”白术挑挑眉道。谢槐钰对他,与旁人格外不同,他就算是想吃醋,也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啊。

    两人说了几句,谢家就已经到了。小树噤了声,掀开车帘下来。

    白术从车上下来,一眼就看到,谢家今天布置的似乎和平日里格外不一样。

    他正要朝后院走去,小树却把他一拦,对白术说道:“你先去沐浴吧。”

    白术有些纳闷,看了看自己身上。他昨天才在家里擦了个澡,还换了身新衣服,难道身上又不干净了?

    不过小树既然说了,白术便随着他去了一间客房。

    客房里,早已准备好了一桶热水,又有一只小盘,内有许多的搓澡工具。

    最后在桌上整整齐齐的叠了一套衣服,亵衣是乳白色的,丝绸做的,外衣是天青色的,柔软的细麻料子。白术摸了一下,觉得手感又软又柔,舒服极了。

    小树把门关上,白术就退下衣服,下水沐浴。

    不一会儿,客房的门轻敲了几下。白术询问是谁,屋外就有低沉的男声说道:“是我。”

    原来是谢槐钰!白术脸红了,他还不知要说些什么,又听到对方在外问道:“我能进来么?”

    “当然!”白术不假思索的回到。

    说完以后,又有些后悔,自己说得是不是太快了,似乎太轻浮了一些,谢槐钰仿佛是不喜欢他这样的。

    门被推开,谢槐钰走了进来。白术看到他时,微微愣了一下。

    原来是谢槐钰的双眼上蒙了一层厚厚的纱,他转身关门,对白术说道:“你放心,我蒙住眼了,只能看到大致轮廓,是看不清你的。”

    说罢,他朝着白术的方向慢慢走来,步子走的有些慢。

    摸索了一会儿,才来到木桶旁边,手在白术的肩膀上碰了一下,又很快缩回去了。

    “为什么要把眼睛蒙住?”白术有些奇怪的问道。

    “你一个未婚哥儿,我当然要护你的清白。”谢槐钰嘴角微微翘了翘:“不过今日是七夕节,按例,未婚的哥儿都要有亲人帮着洗头发,以后才能和爱人白头到老。”

    谢槐钰说完,一只手摸到了白术的头顶,揉了揉他湿掉的头发道:“你亲人已故,没人帮你做这个。那日你说我就和你亲人一般,故而今天合该由我来帮你洗发,你闭上眼睛。”

    七夕此事,原本只是一种风俗,白塘村这样的乡下,也并非人人严格遵循。

    但谢槐钰长在京城,那里的规矩就极多。每到七夕,谢府里人人忙碌,各种七夕祝福,一样也不能遗忘。

    谢槐钰便觉得,白术也必得有这些祝福,他这么好的哥儿,什么都是应该有的。

    白术被谢槐钰说得怔住,眼眶有些红了。

    他一动不动,乖乖的闭上了眼。

    谢槐钰就从桌子上摸到半个葫芦制成的瓢,用那瓢舀水。浇在白术头上。

    温热的水流从头顶流下来,舒服的罩住脑袋。谢槐钰冲了一阵,又抓起几颗皂角,和白术的头发一起揉搓。

    谢槐钰的手指按在白术的头皮上,酥酥痒痒的,白术被他按着按着,觉得整个人仿佛从天灵盖被人打通,浑身都热起来了。

    “谢槐钰!”白术只觉得身下什么东西冉冉升起,低哑的叫了声谢槐钰的名字。

    谢槐钰的手定住了,从脖子处升起一丝不自然的红。又给白术冲了会儿水,就把东西放好。对木桶里的白术说道:“我先出去了,你赶紧洗,洗好了出来,还有别的事情。”

    待谢槐钰从外面把门关上,白术低头看了眼水下,把整颗脑袋埋进了水里。

    还好谢槐钰是遮着眼睛的!白术不禁庆幸,不然自己刚才的丑态,怕是要被他看个一清二楚了!

    白术把自己从头到脚好好的搓洗了一遍。

    洗干净后,他用浴巾把自己揩干,半湿的头发用银钗挽了个髻,就披上了那套天青色的衣服出去了。

    天青色果然十分衬他的肤色。白术穿上那身衣服,面料垂坠的贴合在身上,把他的腰线勾勒出来,整个人看起来和往日十分不同,多了几分色气。

    他一走出来,就有路过的丫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小树在旁边看到,也愣了一下。上下打量过一番才说道:“你这样打扮好看许多,倒是勉强能和少爷匹配。以后应当多多做些好衣服。”

    白术听了便笑道:“我天天干活,哪里穿得了丝绸衣服,也就是在这里穿穿还行。”

    他随着小树来到后院,便看到偌大的后院布置着好些新鲜玩意。

    池塘边的枣树上,被绕了好些红丝线,树下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笔墨和砚台,还有许多纸片。

    回廊的案几上,则放了许多美食瓜果,白术还看到了一盘巧果儿。

    谢槐钰站在案几旁,眼上的纱巾已经取下了。他回头看见白术,眼中的神色亮了一下,目光里灼灼的全是白术的身影。

    他早就觉得白术穿天青色十分好看,可如今看到他这般模样,便还是出乎了他的想像,实在是好看极了。

    谢槐钰招手让白术过去,小树在一旁见了,便悄悄退下,吩咐前院,谁也不许过来打搅。

    白术走过去了,便见谢槐钰指着那盘瓜果说道:“你瞧,我早上命人替你备下的,现在已结了网了,你运道的确是好。”

    白术定睛一看,才发现那盘瓜果的一角,竟有几根蛛丝,密密的织成了一张细网。

    在大宣朝,蜘蛛别名喜子,有送喜之意。因此姑娘和哥儿便一早把瓜果盘置于屋外,等着有蜘蛛落上去结网,若结成网了,那吃了这些瓜果,便可嫁得如意郎君。

    白术听谢槐钰讲了这喜蛛应巧的习俗,便也觉得很巧。能嫁得如意郎君,可不就是谢槐钰么?

    他眉眼弯弯,笑得露出一口白牙,抓起一枚红李子吃了。李子酸酸甜甜,红色的果汁把白术的嘴唇给染的红艳艳的。

    谢槐钰看白术高兴,眼神微动,内心也十分快活。

    今日一早,他在谢家抽了十来个仆役帮他抓蜘蛛,好不容易才抓到了三只,却只有一只争气,在这盘瓜果上结了网。

    所费精力虽多,但此刻见了白术这般开心,便也都值得了。

    吃完了果子,谢槐钰便让白术尝块巧果儿。

    谢槐钰家的巧果和陈冬青做的又不相同。是大小均匀的菱形,用摸具压出来,上面还有细细的花纹。

    白术拿起一块巧果,轻轻掰开。外层是白色的芝麻粉制成,内里则是黑芝麻流心馅儿,就要滴落下来。

    他立刻用嘴接住,巧果儿入口即化,甜丝丝香喷喷的芝麻味就充满了口腔。白术吃了一块儿后道:“真甜啊!和刚刚冬青哥给我做的味道很不一样。”

    谢家这巧果儿可没少放糖,甜到他心里去了。

    “哪个更好吃些?”谢槐钰听到陈冬青也做了巧果给他,就笑着问道。

    “各不相同。你这儿的巧果更加香滑甜腻,可冬青哥做的也情意拳拳,多食不腻。”白术想了想老实说道。

    “看来是做的太甜了。”谢槐钰听他这么说,便笑了。

    这巧果儿是按着京城里大户人家的老方子来做,都是越甜越好,不易多食。

    白术是个老实的,自己问他什么,也不掩饰,便老老实实的说出来。

    想及此处,谢槐钰反倒觉得他更为可爱。

    又倒了一杯梅酒与他道:“喝了这杯梅酒解腻,巧果儿就不吃了。”

    “嗯。”白术乖巧的点点头,一口饮了那杯梅酒。

    他早就觊觎这滋味许久了,只是谢槐钰不许他多饮,只偶尔拿出来一次,还最多只许他饮两杯。

    待他饮完那杯酒,谢槐钰便把人领到池塘边的枣树下。指着盘中那些裁成巴掌大小的纸片道:“你有什么愿望,尽可以写上去。待晾干后挂在树下,便有仙人帮你实现。”

    “写什么都行么?”白术眼睛一亮,提笔蠢蠢欲动。

    “想要什么就写什么,只要不是摘天上的星星月亮,大抵都是可以实现的。”谢槐钰点点头道,眼神中带着丝宠溺。

    “我愿望太多了,怕是写都写不完。”白术笑道。

    他想喝梅酒,想怎么喝就怎么喝;想赚好多好多钱,让自己配得上谢槐钰;想和谢槐钰永远永远在一起,白首不相离;想和谢槐钰生几个蛋……不,是孩子,若能长得和谢槐钰一般好看聪颖就更好了……

    白术兴致勃勃的研墨提笔,待要落笔之时,却又顿住了。

    左思右想了一会儿,才有些脸红的对谢槐钰说:“你先莫看了,被你看着我写不出。”

    谢槐钰闻言好笑,便叹了口气转过身去道:“你写吧,我不看了!”

    白术见他真转过去了,才真正落笔写下。

    等写好晾干了,还把那纸片折了几下,不让字迹露出。方才说道:“好了,你回过来吧。”

    谢槐钰见他如此神秘,却只写了一张纸条,愈加好奇,便问道:“怎么就只写了一张?不是有很多心愿么?”

    “一张足矣,我怕愿望太多,让仙人烦了,反倒都落了空,只写了最要紧的。”白术认真说道。

    谢槐钰见了,也没再说什么,只拿出一根一寸长的铁针,把纸条一段穿透,用一根红绳悬挂在枣树枝上道:“好了,挂上七天七夜,愿望必能实现。”

    直到这时,七夕的祁祝之事便全都办妥了。

    时辰也已过午时,谢槐钰便叫来小树,摆了饭菜,和白术坐在回廊里吃。

    因着要紧的事情还一直未讲,谢槐钰却也不忙着说,只是吃饭的时候,更殷勤了些,一直给白术夹菜,惯着他吃了许多。

    除此以外,那梅酒他也没有限制白术,先是给他倒了两杯,后面白术喝开了,就自己去倒,不知不觉,竟把大半壶酒都喝完了。

    白术的身体比刚来时好了很多,但却并不胜酒力。

    喝了大半壶梅酒,便明显的有些醉了,反应比平日里慢了半拍,说话也慢吞吞的。

    见他如此了,谢槐钰才终于放下筷子说道:“有件事情,与我有关,需得提前与你招呼,以免误会了。”

    见白术一双眼睛睁得圆圆的,有些呆呆的看过来,谢槐钰顿了顿又道:“我若说了,你切莫生气,此事还需你来配合。”

    “不生气……”白术只听到这里,便痴痴笑道:“你这么好看,我自然不会生你的气。”

    说完,还伸出手来,在谢槐钰的脸上摸了一把,带着几分轻佻。

    谢槐钰:“……”

    饶是谢槐钰也被他摸得怔了一下,看了眼那壶梅酒,觉得白术似乎是吃醉了。

    白术现下虽喝了许多梅酒,但也没有全醉,还带了几分清醒。

    只是喝了酒后,脑袋被酒精干扰,不免就大胆许多。许多以前只在心里想想而不敢做的事,也借着酒劲使了出来。

    谢槐钰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醉了。我现下与你说了,也不知你听不听的进去。”

    说完,就把白术扶起来说:“你去我书房小睡片刻,醒醒酒再说。”

    白术被谢槐钰搂着,身体并非不能走路。但他却故意装作脚步虚浮,整个人的力道都压在谢槐钰身上。

    他个子高挑,也不似先前那般骨瘦如柴,还算是有些分量。

    谢槐钰被他压得有些吃力,一咬牙,总算是把人抱了起来。

    不过他日日读书,力气当然是比不上干活的白术的,只抱着他走到了书房,就费了不小力气,额头上都有些出汗了。

    待倒了塌边,谢槐钰把白术放下,让他躺下歇息。白术又不老实,四肢并用,拉着谢槐钰不放手。

    一个用力,谢槐钰身型不稳,就倒在了榻上,和他抱做一团。

    此时白术被谢槐钰压着,发髻也早已散了。他眼尾带着抹嫣红,鼻腔和嘴里具是酒气,把谢槐钰都要醺醉了。

    谢槐钰一手撑着床榻,一手被白术牢牢抓着。眼眸渐渐变深,身体向下压去。

    白术嘴唇上微微略过一丝温热,第一下只是浅尝,如羽毛骚过,却让他心脏跳的激荡,目光也越发迷茫了。

    第二下,便有湿软之物轻轻探入,扫过贝齿,轻叩入内,又和他的舌头纠缠嬉闹,四处扫荡一番。

    白术只觉得口中被扫过之处,无不又痒又麻。

    不过多久,酥麻之感便从那儿延伸到身体各处,只让他想要抱住什么不放,以解浑身难耐。

    谢槐钰呼吸也变得有些不顺,但却并不多做停留,只把他口中的津液吸了,又依依不舍的轻舔了两下舌根,这才猛然挣脱起身。

    又寻了一块薄巾,盖在白术小腹上。摸摸他的额头道:“睡吧。”

    白术此时已完全清醒了,满脸酡红的闭上眼睛,全身又酥又软。

    谢槐钰让他睡,是给了他个台阶,他便装出睡着了的模样,放缓了呼吸。

    他过去就有这些本事,躲藏起来时,便可调整自己呼吸,和周边融为一体,不让人发现。现在用在谢槐钰身上,就更是让他毫无察觉。

    谢槐钰见白术闭了眼睛,呼吸平稳,以为他定是睡熟了,这才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他刚刚险些未能克制住。若是就此**一番,与他倒是无碍,可对白术而言却并不公平。

    若是不慎有了子嗣,就更是不妙,白术的身份就很难办了。

    小树在外面敲敲门,得了谢槐钰的应允后走进来。

    他看了眼睡在榻上的白术,小心说道:“少爷,你与白小哥儿说过了么?那林舒语已经到外院来了。”

    “还未来得及……”谢槐钰皱了皱眉头道:“他多饮了两杯,有些醉了,还是等他醒了再说。”

    “那林舒语他……”小树吞了口唾沫说道:“还按原来说好的安置么?我看他吐得厉害,脸色也难看,要不要请个大夫来瞧瞧,看看肚子里的孩子?”

    听到孩子两字,白术竖起耳朵,呼吸都禁不住乱了两分。

    谢槐钰分明并未婚娶,又哪里来的孩子?白术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你差人去县里找大夫来看,务必把这胎坐稳。”谢槐钰冷冷说道:“那个绿萝,你也尽快送去了,在她面前不可露出半分异样。”

    “是,我这就去……”小树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停滞,见鬼了般的望向谢槐钰身后。

    谢槐钰一怔,回过头,便看见白术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正坐在榻上。

    一双眼睛睁得又大又圆,哪里还有半分酒气。

    见谢槐钰看过来,白术的脸色苍白了几分,目光闪了闪,咬住嘴唇,双目中似含着许多依恋和委屈。

    谢槐钰心里咯噔一下,也不知道他听见了多少,就要过去解释。

    白术看他一眼,迅速后退几下,推开塌后的一扇窗子,闪身翻出去不见了。

    “少……少爷……”小树战战兢兢的看了眼立在塌边的谢槐钰。

    只见谢槐钰弯腰捡起床边的一双布鞋,又看着那大开的窗口,压低了声音道:“让人去找!务必把人给找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白术装醉装出包了……

    从明天开始双更,早上9点一次,晚上21点一次,暂时双更到下周三。作者三次元有事出门一周~这次把存稿箱都掏空了,不一定有空看评论留言了~期待回家的时候能看到多多的评论!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万年诛君竹、南瓜花、釉包子、式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月下小鱼儿 58瓶;dazeking 48瓶;unbo、lovecra 20瓶;明非台 11瓶;式责 10瓶;糖橙、夜氏、圆葱本葱、琪、无良报社、叽叽复叽叽 5瓶;盏茶作酒浮生尽、了了、乌拉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