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9、第 49 章

    白术听谢槐钰这么说了, 便依言走进了一间叫做集玉堂的药铺。(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那间药铺比其他店铺都要大上一倍, 门脸也开的更大, 内部白天就点上了灯笼, 看起来格外明亮大气。

    白术进去的时候, 掌柜的刚好不在。码头边货物来往又格外繁忙, 整家店里便只有柜台坐着一个学徒。

    他就问那学徒道:“这位小兄弟, 你家掌柜的在何处?我是来卖药的。”

    那学徒不紧不慢的抬抬眼,上下打量了白术一番。

    他平日里天天见惯了有钱的货商,对熟客的面孔都十分清楚。

    此时一见到白术这样面嫩的小子,又见他穿着身粗布衣裳,便不耐烦的说道:“集玉棠里只接待大的货商, 我们早就有稳定货源了。像你这样的散客, 我们恕不接待,还是拿去旁边卖吧。”

    而此时,谢槐钰正和小树坐在不远处的粮店里面,掌事人见了谢槐钰, 立刻把店里的账本都搬了出来。

    谢槐钰却摇摇手道:“莫慌。我这次不是来查账的。你可否查到, 府城几家店铺,总共有多少石粮食?”

    那掌事人便问道:“也不知东家说的是粳米、籼米还是豆子?”

    谢槐钰道:“无论是米面还是高粱,只要是粮食即可。一个总数给我。”

    那掌事人才拿出账册翻阅起来,不一会儿, 便找到了记录着各项粮食数据的页面,拿算盘把总额一条条加起来道:“报告东家,府城各家粮店里共有二十八万石的粮食。”

    谢槐钰这才松了口气道:“那现下就不要再卖了, 全部封存起来。再去别家采购两万石粮回来,分批分次,不要太过明显。”

    好在所缺的粮并不多,三十万石粮食,他再凑凑便也足够补上了。

    此时,谢槐钰所要做的事情便已完成,他和小树一起出门,朝集玉堂走去。

    没走几步,却看到白术正从里面出来,就要走进旁边的一家小药铺。

    “白术?鹿茸还未卖出?”谢槐钰看见他手上仍提着那只包袱,皱了皱眉头。

    白术有些无奈的对谢槐钰摇摇头道:“那家大店有自己固定的货源来路,不收我的东西,我们还是去隔壁吧。”

    谢槐钰却沉了脸色道:“不必,就卖给这家,我们一起再去一次。”

    一般的药铺的确都有自己固定的货源,特别是大的药铺,早就和一些货源合作熟了。

    但那些固定货源一般都是药草,像白术所卖的鹿茸,却是从野生动物身上采集,并没有什么固定货源,都是从猎户们手里收购的。

    谢槐钰和小树一起走进店铺,那学徒见着他穿戴精致,便立刻迎上来招呼,问他需要采购些什么?

    谢槐钰却并不理睬,只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还拍了拍凳子,让白术也赶紧来坐。白术闻言便也过去坐下……

    那学徒一脸尴尬,却也不敢说些什么。看了看一旁的白术,这才知道这少年原来与那两人是一起的。

    他心里暗道不好,觉得自己恐怕是看走了眼,但此时也无法再弥补,便只能等着掌柜的回来再说。

    白术坐下不久,那店铺掌柜便走了进来。

    一看到谢槐钰,他脸上僵硬了几秒,下一刻神色瞬息万变,满脸堆笑的跑了过来。

    刚准备开口叫声东家……

    谢槐钰抢先一步说道:“掌柜的,我们是来卖药材的。可刚才贵店的学徒说店里不收散客的药材,你看看是收还是不收啊?”

    那掌柜的闻言狠狠瞪了那学徒一眼道:“收的收的,当然是收的。这学徒是新来的不懂事,我待会儿就去教训他。”

    说罢又把他们几人请进室内,半响之后,才走到店外,对那学徒说道:“没眼色的东西,连东家都认不出来!还不赶紧去泡壶好茶!”

    那学徒这才知道刚才那人竟是集玉堂的东家,顿时一身冷汗都下来了,忙不轶的去泡了壶好茶。

    室内,白术在掌柜的面前拿出了一大包鹿角和鹿茸,让那掌柜惊的合不拢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拿来这么多的鹿茸。

    鹿茸这样的药材,在京城所需的数量本就很大,再加上野鹿难捕,便一直是重金难求。

    就算有猎户送来,也仅有一对两对,又哪里会有这么多的分量。

    白术一次拿出了七对鹿茸,并三对鹿角,堆在桌上好大一堆。

    “掌柜的你看看,这些鹿茸和鹿角可以卖多少银子。”白术说道。

    县城里一对鹿茸就可卖五十两银子,这府城里应该是只多不少吧?

    那掌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紧张的看了谢槐钰一眼,把那鹿茸翻过来倒过去的看了几遍。

    谢东家看起来与这少年相熟,既是谢东家的朋友,自己给的价格肯定是不能低了。掌柜的想来想去,便伸手比了个八字。

    府城里的鹿茸一对可卖百两,自己收他八十两一对,只赚二十两,应该是够可以了吧?

    白术心中一喜,刚要点头答应。谢槐钰却在一旁开口道:“八十两实在是太便宜了。我记得京城的鹿茸都是切片按钱来卖。一钱鹿茸就要卖上十两。这里一对鹿茸也不止两斤重了吧?”

    掌柜的听谢槐钰一说便立刻苦了脸,那可是京城,他这府城店铺又如何卖得出这么高的价格?

    便只得说道:“京城的售价是要比我们高些,那是因为京城的店铺人工也高。在府城里,鹿茸多半还是按对来卖,一对不过卖出百两银子。”

    “既然如此,百两就百两吧。”谢槐钰说道。

    那掌柜的听他这样说,也无法反驳,只得收下白术手中的那些鹿茸对他说道:“这位小兄弟,你这些鹿茸加上鹿角,我便统共给你算八百两银子吧。”

    那些鹿角原本收购价不过十五两一对,但因为谢槐钰的缘故,他也故意提了价,按三对一百两买了下来。

    白术并不知谢槐钰就是这间店铺的东家,还以为是谢槐钰会讲价,那掌柜的被他说服了,才给自己提了价。

    待他收到了掌柜的给他的八百两银票,走出店外,才很兴奋的对谢槐钰说道:“谢槐钰,你真厉害,不愧是读书人,口才真好,可太会讲价了!”

    谢槐钰笑而不语,甘之如饴的享受着白术对自己的吹捧。

    一旁的小树极为无语,少爷这哪里是口才好,明明就是给白术兜底,把自己的利润都送出来了!

    而那药铺里的掌柜则正在劈头盖脸的训斥那学徒说:“以后你罩子放亮点,遇到那个小兄弟再来送药材,就全部按卖价给他,既是咱们东家看重的人,可千万不能怠慢了。”

    卖好了鹿茸以后,白术又把几张狼皮也给处理了。

    四张狼皮他卖到了南北货店里,一张卖了十两银子。

    四十两银子在上个月的时候,对于白术而言还是笔巨款,可到了这个月,他连赚了两笔大钱。

    和这两笔钱比较起来,四十两银子似乎也没有多少了。

    这四十两银子白术没有收银票,而是直接拿了现银。

    这个时候,他手上的事情也全部都结束了。

    现在时辰才不过巳时,既已到了府城,他们当然不会就这么回去了,还有多的时间,可以在府城里好好逛逛。

    他们此时走的地方,还是码头附近那条商业街。走了不多会儿,谢槐钰听到了有些熟悉的铃声。目光朝右侧扫去,就看到了几只熟悉的铃铛挂在店铺门口,正是白术送与自己的龙凤铃。

    白术发觉了谢槐钰的目光,面上也是一热,便对谢槐钰道:“上次那对龙凤铃,就是在这家店铺买的,这店铺里卖的都是些嫁娶之物。”

    谢槐钰听了勾了勾嘴角,倒是频添了几分兴趣。朝着那店铺走去:“既如此,就一起进去看看。”

    过去他在京城,这样专事嫁娶之物的店铺也是不少,且种类更多更加奢华。可铺子里大多也都是些女子,男人都很少。

    更别说谢槐钰这人,对那风月之事原本就极不放在心上,又怎么可能亲自逛上一逛。却没曾想今日竟然进了府城街边这样的小店。

    白术见谢槐钰就直接走了进去,也不得不跟在他后面,心下却有些赧然,觉着这样的店铺,纵是所有东西加起来,也都是配不上谢槐钰的。

    那店铺老板做了几十年生意,早就练出了过目不忘的本事。此时一看见白术,就想起他是上次问自己购买龙凤铃的俊俏郎君。

    因此见他不光自己来了,还带来个一看身份就十分高贵的贵公子,心里乐开了花,立刻上前招呼道:“小兄弟,你可又来了。上次你说要送给小哥儿的龙凤铃,可是送出去了?这次再来,难不成是备聘礼的?”

    他这话一说出口,谢槐钰就挑眉似笑非笑的看了白术一眼。

    白术当下红了耳朵,他当初只说是要送给心上人,从未说是送给哥儿,也不知道这店铺老板怎么就误会了。

    他极为尴尬,立刻就想要开口解释。

    没想到谢槐钰却打断了他的话,对那店老板说:“收到那礼物之人,倒是极为喜欢。还托我亲自来替他挑选一样信物相送。老板,你这里若是还有此类定情之物,也可统统拿出来。”

    那店老板听谢槐钰这样说了,知道这又是来生意了。立刻热情的把谢槐钰引到柜台前,把压箱底的东西一样样都拿了出来。

    白术站在原地,还有些木楞。谢槐钰这话……是要送他东西?

    他心里一时欢喜极了,整个人如踩在棉花上一般,又觉得自己现在还毫无建树,谢槐钰却已对他这般好了,他则要更加勤勉,才能不辜负谢槐钰对他的这般情谊。

    “小兄弟,你还呆站着作什么?”那掌柜的对白术招招手道:“既是那哥儿要送与你的回礼,必定也是要你也喜欢的,你人在这里就更是好了,可亲自来挑选一番。”

    白术这才走过去,看见柜台上放着一大堆物什。

    “你喜欢哪个?”谢槐钰问道。

    “我……我也不知……”白术看着一大堆的东西摸了摸脑袋,他不喜欢佩戴首饰,对这些物件也欣赏不来,不过谢槐钰既要送他信物,那无论什么都是极好的。

    “既然你选不出,那我就帮你代为择选了。”谢槐钰笑着说道,看向那些物品。

    那掌柜的看准了谢槐钰身份高贵,必不会缺钱,拿出的都是店铺里压箱底的东西。

    有精雕细琢的白玉玉佩,有纯金打造的金锁项圈,还有些其他的奇石珍宝。

    比起京城的东西,这家店铺毕竟还是差了个档次。因此所能拿出物品的极限也就在此。

    那白玉玉佩虽雕工精湛,但玉料却差了几分,虽值个几百两银子,却也算不上珍品。那些纯金打造的饰品,要么过于女气,要么则是粗糙了一些,且款式俗气并入不了谢槐钰的眼。

    他看来看去,目光落在一对紫红色宝石上面。这一对宝石颜色纯正,光可鉴人,正是上佳品质的红石榴石。

    红石榴石比不上金刚宝石贵重,但色泽纯洁的也颇为珍惜。

    且这对石榴石色泽偏紫红,比橙红的石榴石更为稀少,只是颗粒到底小了,不过半个小指头盖儿大,因此也算不上珍品,不过这样的大小打个首饰倒是正好。

    于是谢槐钰便单挑出那一对红宝石道:“这对石头品质尚可。”

    那掌柜的见了,心中更是欢心。这对宝石看着虽小,但却是他店里藏品中最贵的东西,只是少少两粒,便价值白银千两。

    他便立刻吹捧道:“公子真是火眼金睛,您看上的东西并非凡品,这紫色的红石榴石,可是有价无市,整个府城里也只得本店里才有一对。”

    谢槐钰也懒得和他讲价,直接问了价格,便让小树拿出银票。他手上的店铺每年进项少说也有十几万两,区区千两银子,当是不被他放在心上的。

    然而白术在一旁看着,却是心惊肉跳。他自己送了谢槐钰一对一两银子的龙凤铃,谢槐钰却转手随意买了千两银子的宝石要送还他。

    他现在全部身家加起来也不过千两,和谢槐钰相差之大,何止是天上地下?

    早知如此,他还不如自己挑选样便宜些的东西让谢槐钰买下的好。

    谢槐钰见他面色,大略也猜到他心里想些什么。于是便笑了笑道:“你放心,这宝石与龙凤铃在我看来,都是一样好的,你也不必因钱财多少就在心里有了比较。总归你往后起来了,也不会把这千两银子看在眼里。只是这石头还需加工一番,做出首饰才好,也不知道你喜欢怎样的首饰。”

    谢槐钰的话让白术醍醐灌顶,胸中豁然开朗。

    是啊,他喜欢谢槐钰的时候便没有考虑过两人身份身家,因为他知道自己必然不会只拘于乡村,做一名村夫。如今两人的信物,就更不需考虑价格之差,不然反倒污了谢槐钰的心意。左右等他能赚钱了,自会把更好的都给谢槐钰的。

    白术这般想着,就也认真思索起那红宝石的制法。

    他性格直爽,大大咧咧,也不爱戴首饰,想来想去,便觉得这一对红宝石,还是制成一对戒指最好。

    在虫星,雌虫与雄虫结为伴侣,也有交换戒指的习俗,以示自己已婚的身份。

    他和谢槐钰现在虽还并非更进一步的关系,但白术却也很想拥有一对戒指,以示自己的主权。

    于是他便有些心虚的对谢槐钰提出,想要制成一对戒指,他与谢槐钰一人一只。

    谢槐钰倒是一愣,没想到白术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过制成两只戒指,一人一只,倒是新颖,和那对龙凤铃倒也相得益彰,的确是白术能想出来的主意,便也点头答应。

    知道白术想要的样式以后,谢槐钰便又把这对红宝石留了下来,让店掌柜的帮他打制一对戒圈。

    至于戒圈的材料,谢槐钰没有选择纯金,而是选了略硬的合金,样式就择了最简洁的光圈,底部稍粗,顶部渐渐变细,如此又花费了百两银子,这次则由白术自己掏钱。

    那掌柜的让白术量了下手指的粗细,又对他道:“另一枚指环,我就制成开口的,以免到时候那哥儿拿到指环却不能佩戴。”

    一旁的谢槐钰却道:“不必了,那哥儿手与我差不多大小,你量我的尺寸便可知。”说着把手伸了出去。

    那掌柜的看着他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嘴角抽了抽,心想那哥儿事事都交由这公子打理,难道是他的胞弟?不过这公子的手还真大,那哥儿手和他长的一样大小,个头应当也是不小的。

    制作指环需要不少时日,因着没有什么机器,全是手工制作,工匠打制一对指环,少说也需要大半个月的时间。

    白术与这掌柜的约好了一个月后来取走指环,便和谢槐钰离开了店铺。

    此时,这条临河的街道便已经逛了大半,小树在一旁提议,不如去府城中心的百全街去看看。

    待到了百全街,白术才知道这就是府城中心那条街道,之前他也曾去过一次,还在里面赌了钱,赚了百两多银子。

    百全街是府城里最为繁华的街道,路上逛街的多为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也有些采卖的仆妇,因此这里的货品也比其他地方高档许多。

    虽然奢华程度比起京城里,还是略逊一筹,不过因着离海近,又有河道运输便利,到也有许多京城里没有的新鲜玩意。

    大街上许多的南北货铺子里,都有卖南洋运来的新奇货物,但府城里有一家店铺,却是专门做的海货的生意,名曰康意楼,有三层之高,所卖之物,皆是从外洋运来,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

    上次白术因着匆忙,走了相反的方向,因此并没有看到这家店铺。这次和谢槐钰来,才算是第一次见到。

    “这家店铺真大,倒是比京城的康意楼还要大些。”来到楼下,小树便忍不住感叹道。

    谢槐钰闻言便道:“这是自然,万家主要靠海货为生,府城这间铺子也算不上最大,最大的铺子应当是在东海湾的珍珠口镇子里。那里有各路货商大肆采购,据说整条街都是万家的铺子,每间兜售货物各不相同,还有不少南洋船队来采购货品,很是繁荣。”

    “万家实在是财力雄厚。”小树感叹道:“少爷,他们不过一介草民,能做成这么大的生意实在是很厉害了。”

    听到万家,白术也是有几分关注,上次他在来福楼里,就听人提起这万家,还被推举为大宣第一商人。

    只是白术对此见解有所不同,于是便道:“万家现下虽然发达,但也只是眼下一时,他们把生意全部放到海货上,其实并不安稳。朝廷现在虽然放开了关禁,但不知哪天就会收回。且这海货生意做大了,难免被人觊觎,也许哪天这买卖被那势力滔天的人看上,就要做到头了。”

    “你也知道万家?”谢槐钰挑了挑眉,有些好奇的问道。

    同时他也很赞成白术的看法,万家现在势大,虽靠着给几个亲王勋贵分红,勉强还能站住脚。

    但宫里有人明显也已看中了这门买卖,且那些亲王勋贵们也不满足于分红的那一二十万两银子,想要直接吃了这生意赚取大头。

    万家现在也算是自身难保,已是积极开拓其他方向的行当了,只是一时之间却铺陈不开,赚取银钱远不如海货的十之一二。

    “这个……”白术摸了摸鼻子道:“上次我来府城,听到有人讨论过大宣做生意的几个大家。这个万家的名号,也是听人说过的。除此之外,还听说了一个贩盐的齐家和一个做各色生意的唐家。”

    听到里面也有唐家,谢槐钰倒是更加来了兴趣,他故意问道:“所以,你得知了这三家的名号后,觉得万家的生意并不安稳,那你对齐家和唐家,又有什么见解?”

    被谢槐钰问了,白术便老实答道:“齐家背靠宫中,听说是皇后娘娘家的买卖,自然短期内不会有什么变化。可这世上的买卖若只因一个人得势而起,又因此人势大而昌盛,那必然无其他可取之处。若背后的那人势弱了,这生意也就做到头了。”

    “至于那唐家……”白术顿了顿才道:“其实我听到的传闻并不多,也不太了解,只是他家行事低调,摊子铺的也大。不至于因为一样生意断了,就一蹶不起,反而应当是最稳当的。”

    谢槐钰听了,心里十分熨帖,便也笑着点点头道:“你和我想的倒是一致,我也觉得这唐家的生意是最稳当的,想必背后的主事人也是个心性稳健之人。”

    小树:“……”要不是他知道自家少爷就是唐家的主事人,怕是想不到少爷还能这般面不改色的夸赞自己呢。

    作者有话要说:  订戒指了~不过这不是订婚~

    谢槐钰:除了夸白术,我夸起自己也是毫不脸红的。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水育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