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7、第 47 章

    祁擒月带来的士兵站在后院池塘边, 看着被安置在一旁的梅花鹿好奇的询问:“白小哥儿, 你捉这么多梅花鹿是要干嘛的?”

    白术按住一头公鹿的鹿头, 怜爱的摸了摸它头上的鹿角说道:“割鹿茸, 这鹿茸可是好东西, 补肾生精, 吃了对人身体好。(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梅花鹿打了个冷颤, 瑟瑟发抖。

    祁擒月就在不远处的书房内,白术和那士兵的话飘入他耳朵里,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白小哥儿捉这么多鹿来,莫非是要割鹿茸给谢槐钰补身子?

    他摇了摇头想,不行, 一会儿还是要劝告一下自己的好友, 此事虽是快活,可也不能贪多,万不可勉强自己,反倒亏空了身子!

    谢槐钰此时走了进来, 一脸淡然的在祁擒月对面坐下。

    他换了身衣服, 简单梳洗了一番,倒是又恢复了往日那副出尘的模样。

    “子云兄,这次叨扰你了。”谢槐钰朝祁擒月一拱手道:“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的解决了,倒让你白跑了一趟。”

    “你我之间, 又何必言谢。”祁擒月说道:“不过……”

    他看了谢槐钰那张清心寡欲的脸一眼,又看了眼白术站在院子里的身影说道:“瑞石兄,以你我的关系, 有些事情我也不得不一劝。那白小哥儿生龙活虎,非同一般。你也不必为了迁就与他……就……就太过勉强……”

    谢槐钰:“……???”

    见谢槐钰一脸茫然,祁擒月又咬咬牙道:“我是说,鹿茸那种东西虽补,但也不可多食。别人或许不知,你我生在京城,见多了皇亲贵胄们荒淫无度,整日服食补品,反而亏空了身子的模样。你可不能如他们一般……”

    谢槐钰这才明白祁擒月指的什么,他不免有些无语的咳嗽了两声,淡淡的说道:“子云兄不必多虑,我吃得消。”

    祁擒月见他一副豪不放在心上的摸样,不禁叹了口气道:“瑞石兄,我万万没有想到,你可是真喜欢这白小哥儿了。以你的才学家世,再加上一副堂堂样貌,京城里就有大把的大家闺秀可挑选,可怎么就偏偏着了他的道了?”

    白术不过一个乡下的哥儿,样貌也不似女子。养来玩玩倒是无伤大雅,但动了真心,实则是太不匹配了。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谢槐钰笑道:“京城里那么多大家闺秀,可也没见你看上谁家的女子。之前祁都统让你去与你舅母家的表妹相见,你不也直接拒绝,看也不看么?”

    被谢槐钰这么一说,祁擒月也蔫了,只烦躁的抓了抓脑袋:“说不过你,那哥儿那么凶,也不知道你看上他什么了?”

    见他如此,谢槐钰便皱眉说道:“白术他性子外刚内柔,温和纯善,绵软可爱。子云兄,日后你与他多接触些便会知道了。”

    祁擒月:“……”

    他看了眼正在外面盘鹿,把一群梅花鹿盘的嗷嗷直叫的白术,在心底大大的翻了个白眼。

    古人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果然诚不欺我,他是半点也没有看出白小哥儿哪里绵软可爱了……

    他对瑞石的性子还是颇为了解,知道对方既已下定决心,就不会再轻易改变,便也不再劝他。

    反而换了个话题道:“我这次来,还想提醒你务必小心你那继母。她与你这里的一个叫绿萝的丫鬟,最近通信愈加频繁了。”

    “子云放心。”谢槐钰勾了勾嘴角,淡淡一笑:“一切全在我掌握之中,你就不必担忧了。”

    “对了,还有一事。”祁擒月正色说道:“你之前让我帮你的事情,我与仲礼说了,全部已经安排妥当了。你那好弟弟前几日已经被放出门了,开始还消停了两天,最近又按耐不住,开始联络起几个狐朋狗党,整日里喝花酒。”

    “不过花街柳巷,你父亲派人打过招呼,他是不敢去的。仲礼找了个隐秘的地方,又差人设了宴席,务必让他见到那个大美人……”

    “只是可惜了……”祁擒月叹了口气,看了眼谢槐钰道:“那么一个美人,你竟然一点也不心动。就直接送出来做饵。”

    “罂粟虽美,但却有毒,我是半点也不想碰的。”谢槐钰勾起嘴角,有些揶揄的对祁擒月道:“不过你若是喜欢,便也不必顾忌于我,自己收了去吧。毕竟子云兄你待我如此,为朋友两肋插刀,不过一个美人,便是坏了我的计划也无所谓了。”

    “你且饶了我吧!”祁擒月连声拒绝:“我家那个老头子,管我管的多紧,你又不是不知道。况且我现在有官职在身,要是被人知道了参上一本,以后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京城里,谢琪和几个公子哥儿跟随在好友胡子英的身后,走入京郊的一处普通宅子。

    那宅子有三进,外院光秃秃的,有一口水井,种着两颗枣树,看起来和普通人家并无不同。

    谢琪看了看这宅子的外院,嫌弃的皱起眉头说道:“子英兄,这样破旧的地方,可还有什么好玩的?你可不要哄我。”

    “你整日里吃花酒,难道还没吃腻?”那胡子英笑笑道:“京城里但凡有酒吃的地方,怕是都被你琪少爷给玩儿遍了,今日便带你来这新鲜的地方,保管你从没见识过。”

    另几个公子哥儿有人也是来过的,其中便有一人也拍马说道:“小伯爷,这里的内外风光截然不同,里面可是另一番光景。”

    谢琪如今并未袭爵,可这些与他结交的纨绔们见他势大,许多人已经开始叫他小伯爷了。

    虽名不副实,但谢琪也安然受之。反正在他眼里,自己就是未来板上钉钉的伯爵。

    他那大哥不过是个商女之子,都被他母亲弄到乡下去了,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待他走进第一进院子,才被眼前的情景惊艳了一下,这院子的里面,建筑果然又与外面截然不同。

    院子里有个偌大的池塘,里面种满荷花,红红白白,满院飘香。

    池塘上还有一座红色小桥,跨过小桥才是一间屋子,屋子外沿是一圈回廊,沿水而建,四处都有风景可看。

    而屋内,则是雕梁画栋,屋顶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灯笼。

    且室内设有许多案几,还有若干美艳的女子或哥儿,正经跪坐在席间,见有人来了,才起身迎接。举止动作皆是半点也不轻浮,反倒极为优雅。

    “原来还是青楼啊……哈哈哈,胡子英你之前好生神秘,我还以为是什么地方呢。”谢琪不禁笑道。

    “琪少爷此言差矣。”胡子英摇了摇折扇道:“此院名为仙客居,这里的女子和哥儿皆是天上下凡的仙子,哪里是什么青楼,那也太俗了。”

    胡子英这般一说,谢琪再仔细去看,才发现那些待客的女子和哥儿真的是穿着青纱罗裙,且颜色淡雅如天上仙子。姿容也比外面青楼里的女子更为清秀端丽。

    待一行人坐下,那些女子和哥儿们便纷纷上前,与他们倒酒攀谈。与一般的青楼不同,这些女子或哥儿们不仅见多识广,而且吟诗作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各个颇具才华。

    一轮酒菜上来,屋外的美景配上屋内的美色,倒让这群公子哥儿觉得这仙客居果真名不虚传,这里果然如人间仙境,让人流连忘返了。

    仙客居的酒十分醉人,几杯黄汤下肚,谢琪便有些微微熏了。

    此时,屋内进来了几个穿着白衣的小厮。屋内的莲花屏风被人移开,露出后面的风景。

    众人这才发现,屏风后竟是一个露天的台子,台子后又是一片连绵荷叶,青葱翠竹,美不胜收。

    然而更美的,却是这露天台子上的一个人。

    这人穿着一身白衣,肌肤微露,身材纤细秀美,骨肉匀庭。

    他带着面纱,遮住了半幅面孔,只露出眼睛以上,一双脉脉含情的桃花眼,只消向下看一眼,如诉如泣,让人心疼。

    而他额间一颗血红的朱砂痣,透露出他哥儿的身份。

    然而这身份与他的外貌形成了一种反差,反倒让他看来更多了几分妖艳之美。

    此时外面有微风拂过,那哥儿便抬手抚琴。

    琴声绵延婉转,让人心醉,让他又多添了几分仙气。

    谢琪在下面看着,竟不觉得有些痴了。

    美人他见过许多,而这样的哥儿却是第一次见到。

    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美酒配佳人,谢琪不禁又觉得,这哥儿娇美起来,似乎比女子还要多了几分味道。

    胡子英在一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朝旁边的女子使了个眼色。

    那女子便转身离去,穿过曲折的回廊,到了院子深处的一间小屋旁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屋门打开,女子进去对一个气度不凡的男子道:“主人,鱼儿已经咬了钩了。”

    那男子便点点头道:“甚好,一切按计划行事即可。让鱼儿咬钩咬的再实一点。那哥儿,你记得再去敲打一番,必不能出什么错漏。”

    白术在谢槐钰家里吃完早饭,收拾收拾就准备回去了。

    狼皮可以制成狼皮靴子或坎肩,冬天可以御寒,拿出去可以卖上几两银子。

    但白术不会剥皮,自己乱来反而会损坏皮子,便只能全带走了,拿去找皮匠硝制。

    熊是要留给谢槐钰的,但是谢家也没有人会料理,于是便也要一并拿出去料理好了再送回来。

    白术先让老冯头送自己去了趟县城,县城里就有皮匠。

    一匹狼的皮子要十五文的加工费,一头熊则需要三十文。处理狼皮和熊皮需要时日,白术便先付了订金。

    做完这些,白术又去了来福楼。

    上次他告诉了严掌柜鱼丸的配方,严掌柜一直让他过几日再去一趟。

    见白术来了,严掌柜连忙从柜台里走出来,手上还捏着千两银票。

    上次白术离开不久,他就去了趟谢家,与谢槐钰通禀了此事。

    谢槐钰听了,只说这方子极好,还让他写信与府城、京城和来福楼其他分店,让各家都加上这道菜式。

    除此之外,他还给了严掌柜千两银票,让他交给白术,作为菜方的酬金。

    严掌柜把银票给了白术,只说是菜方得了东家的赏识,奖励给他的。

    白术欣然收下,谢过了严掌柜,再回到皮具店。

    那皮匠此时便已将皮毛剥好,让白术把狼肉和熊肉带了回去。

    熊胆是上好的中药,且极为稀少,白术把熊胆拿去晾晒,待晒干后,再交给谢槐钰。

    而熊肉太多,谢家也吃不掉。厨娘们只留下了四只熊掌,剩下的都让白术给拿走了。

    白术带着一堆狼肉和熊肉回去,直接把这些肉交给了刘哥儿。

    因为肉实在太多,天气又炎热,白术怕吃不完就会坏掉。

    便让刘哥儿把肉分成了一块一块,但凡是给他干活的村民,可一人带一块回去。

    给白术干活还有肉拿!白塘村里大部分的村民们可是乐开了花。

    一时间,几乎家家户户的家里都炖起了肉,厨房里飘来阵阵肉香。

    但也有那么一些人家,愁云惨淡,只能羡慕的闻着别人家的肉味儿。

    比如赵二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对着碟咸菜下饭。

    陈冬青与他和离后,他没了卖药的收入,又没有人给他洗衣做饭。

    赵二不得不一大早起来就劈柴挑水,完了还要去田里耕地。

    待他忙了一天回家,面对家里的冷锅冷灶,又哪里还有精力动手做饭。

    往往就是随意糊弄一下,煮点稀粥,就着咸菜下饭。如今想来,竟已是吃了大半个月的咸菜了。

    这个时候,赵二低头看了看自己大半个月没洗的油腻衣服,才想起了陈冬青的好来。

    过去陈冬青还在家的时候,他每日又哪里需要洗衣做饭?

    每天回到家里,陈冬青更是早就准备好了热饭热菜,虽不算丰盛,但也把家里打理的好好的。

    更何况那个时候他还有卖草药的收入,家里的日子也算过得,他真是猪油蒙了心了,才把陈冬青给打走了。

    赵二越想越觉得后悔,他之前不是没想过再娶一个媳妇。

    可他本就没钱,如今打人的名声又在村子里传开了,别说那些不愁嫁的女子,就连嫁不出去的哥儿也不愿意搭理他。

    赵二去找了几次媒人,说愿意出一百文聘礼娶个媳妇。

    可媒人也直言相告,这附近几个村里,就算他肯出钱,也是没有人愿意嫁给他的。

    难道自己真要打一辈子的光棍了?赵二想到这里,便又想起了陈冬青。

    陈冬青如今一个人带着个娃儿,日子恐怕更不好过。如果他再去示个好,对方是否会回心转意?

    赵二想着,便出门往黄家的方向走去。

    他早打听过了,陈冬青租了黄家的空房,是住在他家院子里的。

    离黄家还有一段距离,赵二就闻到了空气中浓浓的肉香。

    他悄悄走进黄家的院子,就看了陈冬青居住的那间房子。趁着没人,他躲到了屋子的后面。

    赵二偷偷从后面的窗户里看进去,便看了屋子的内部。

    里面房间不大,只有一张床和几个柜子,却收拾的十分整洁。

    赵二看到桌上放着两碗白米饭和两个炒菜。白米饭全是上好的粳米做成,粒粒分明。而那两道菜则是有菜有肉,油光满满,香气扑鼻。

    想到自己刚刚吃的咸菜清粥,赵二吞了吞口水。

    不一会儿,前门被人推开,赵二便看见陈冬青牵着粒儿走进来,两人都穿着簇新的衣服,脸上也长了不少肉,看起来竟比刚离开自己的时候精神多了。

    陈冬青坐在桌边,给粒儿夹了筷子肉丝道:“粒儿,阿爹下午还要忙。中午就简单吃点,你下午还去白大哥那儿找孩子们玩吧。”

    “是的,阿爹。”粒儿乖巧的点点头道,甜甜一笑。

    他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开始给陈冬青讲上午和其他孩子们玩儿的趣事。一顿饭吃下来,两个人有说有笑,好不快活。

    赵二在屋外揉了揉眼睛,几乎要不认识面前的两个人了。

    他原以为陈冬青离了他,会和孩子孤苦伶仃,后悔万分。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还有钱买新衣服,顿顿吃肉?

    早知道陈冬青能赚到这么多钱,他说什么也不能和他和离啊!赵二懊悔万分,便是没了那三亩田的收入,靠着陈冬青赚的钱他也能过上好日子了。

    赵二想到这里,就想要立刻去找陈冬青复合。

    可他刚走出去几步……

    “什么人?”几个年轻汉子在一旁吼道。

    原来是黄家人也回来了,正巧从院子里经过,就看到了鬼鬼祟祟的赵二。

    “好啊!你跑来干什么?难道还想动手打人?”几个年轻汉子一拥而上,就把赵二按倒在地。

    被惊动了的陈冬青也从屋里出来,此时看到跪在地上的赵二也是吃了一惊。

    “陈哥儿,陈哥儿,是我啊。我是来看你。”赵二连忙说道。

    “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不需要你看。”陈冬青冷淡的说道。

    见陈冬青对自己不假辞色,赵二又看向一旁的粒儿:“粒儿,我是爹啊,爹想你了,快和你阿爹回家来吧。”

    粒儿听了,畏缩的跑到了陈冬青的身后,只露出一个脑袋看着地上的赵二说道:“阿爹,我怕。我不想回去。”

    陈冬青摸了摸粒儿的脑袋,把他抱起来道:“放心,阿爹是绝对不会回去的,我们进去。”

    黄家那几个汉子便有人对陈冬青道:“陈哥儿,你赶紧带着孩子进去,你放心,我们把他教训一顿,保管他再不敢来骚扰你。”

    又有人对赵二说:“也不看看你自己这模样,哪里配得上陈哥儿?现在咱们村里想要和陈哥儿好的人,可是排着队的,以前他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他们把赵二拎着衣领滴溜了出去,也不知拖到哪里去了。

    陈冬青也没再管后面的事情,只带着粒儿回了房间,把门关上了。

    说起来倒是也有些好笑,他自和离以后,容貌还是那个容貌,也没有变成三头六臂。可因为日子越过越好,白塘村里竟也有些条件不好的未婚哥儿来追求他了,一来竟来了好几个。

    这世道果真如白术所说,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有挑选的余地。

    只是陈冬青现在觉得自己一人过得也很好,为了粒儿考虑,他也无心再找一个贪图自己钱财的男人。

    他捏了捏粒儿的小脸说道:“粒儿,你可记住了,以后可得和你白大哥一样,做个能干的哥儿,这样才能过上好日子,听见了么?”

    见粒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陈冬青思索片刻后道:“待过些日子,我送你去念村学吧!之前你白大哥就对我说过,你白大哥说的总是对的!”

    粒儿开心的蹦起来,抱著陈冬青的脖子道:“我要去上学咯,谢谢阿爹,阿爹真好!”

    白术把狼肉处理好了,又回到谢家,把他的鹿都牵了出来。

    谢家再大,院子里也没办法养的下那么多鹿,白术要把它们都牵到后山去。

    白术牵着一大群鹿走在村道上,立刻就引起了村民的围观。

    特别是孩子们,格外的兴奋,一路围着鹿群直转悠,好多还一直上来摸。

    还有八卦的村民问道:“白小哥儿阿,这么大一群鹿,你是从哪儿买来的?”

    “不是买的,是我捉的。”白术淡定的说道。

    那些村民们更是惊奇,觉得白术简直有三头六臂,竟然连这么多的鹿都能捉到。

    到了后山,白术找了个草长得茂盛的地方,把绳子拴好。

    这些鹿现在还野性难驯,需要先拴起来养一段日子,等它们驯化了以后再放养。

    除此以外,后山周围还需要修一圈围栏,免得这些鹿乱跑了出去,或者其他什么动物误闯进来。

    后山野草很多,但是让鹿就这么自己去吃,早晚得把地都啃秃噜皮了。

    白术决定还是给鹿准备些饲料,这样更容易驯养,而且也能让鹿长得更好。

    这个时候正是夏季,村里刚收了一季稻子,割下来的稻叶都是一茬一茬的。

    白术便问围观的村民们家里有没有割下的稻叶,他这里收取稻叶,一文钱一捆,长期收购。

    村民们一听,连忙有人回家把稻叶捆了过来。更有那勤快的,早就把稻叶给烧了,此时痛心疾首的对白术说道:“白小哥儿,稻叶没有,可我能给你打草来。还是一文钱一捆,你还要么?”

    白术自然也是要的。

    鹿角每年正月自动脱落,然后会在春季里重新长出来。那还未长硬的小角就是鹿茸了。

    鹿茸一年能够采割两次,第一次便是在五六月份,再拖下去就老了。

    白术捉到这批鹿的时候,正是初夏刚过。大部分公鹿的鹿茸刚刚长到了顶峰,正在角化的边缘。

    这些公鹿里,有些头上的角已经硬化,变成了鹿角,可还有一些还是鹿茸。

    白术不敢耽误,当天就拿着砍刀全部割了,不过因鹿的数量有限,统共也只收了七对鹿茸和三对鹿角。

    即便如此,这拿到县里去卖掉,也是一笔巨款了,更何况白术想直接卖去府城。那里的价格更高,哪怕一对鹿茸多卖出十两银子,也能多得好几十两了。

    他正想着,谢家的马车又来了。

    此时已是酉时,到了用饭的时辰。白术估摸着,这是谢槐钰接自己去吃饭的。

    老冯头一看到白术,就递了张纸给他。

    白术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

    “不知道。”老冯头摇摇头道:“少爷让我给你的,我也不识字阿。”

    白术打开一看,心头一颤,立刻红了脸。

    谢槐钰用行书写了几个大字——还不速来受罚。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一直追文支持我的小天使们~最近评论太多,晋江又很卡,也没有办法每条评论都回复,但是我每个都看了,收到了大家催更的电波。

    每个追更看正版的读者都是小天使~不管是鼓励的撒花的还是提意见的作者都欣然接受。

    但是最近网上盗文突然出来很多,也发现有不少看了盗文的读者到免费章节给差评。特别是之前本人开了防盗,可跳章购买,但订阅率不足要等待三天的工能后,因为订阅率的问题差评的就更多。自查了一下,晋江这边一上午就揪出了9个盗文号,所以我现在已经把防盗模式改成了订阅不够不允许购买,望大家能理解。

    另外这篇文缺点很多,是作者的第三本书,但作者也是很努力的在写了,每天更文想的都是这一章写什么才好看,你们喜欢看什么,还有什么东西是比较正能量的,我应该写进文里的。但是也总有一些人物不能让所有人满意,但又是我早就安排下来,后面会有作用的角色。

    如果实在是不喜欢这个角色,因此看不下去弃文了,作者也能够理解,就不需要在评论区特地留言说了。

    毕竟我大纲里安排好了的剧情,肯定没办法因为一两个人的意见就改掉了,我的文也不是为了某几个人写的。合则看,不合则走,我能做到的就是写自己的文,讲自己想讲的故事,保证日更量,不断更、不坑、不砍大纲,给喜欢这个故事的读者把故事讲好。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羽、疯淘淘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万年诛君竹 3个;九幽、子木、小小舞蓉、小九、御影、狐狸君123、薇依、24897476、nonoat、ann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疯淘淘 50瓶;seppmoon 40瓶;unbo 36瓶;云 20瓶;川、毒炼、hsh、暖沙半夏、小小舞蓉、予吾忆、嘤嘤嘤、alpha、夜氏、釉包子 10瓶;幽兰珊 7瓶;盏茶作酒浮生尽、香菜、长安又雨、越鱼、好好吃饭好好休息好好 5瓶;不乖哒、nini 3瓶;暮雨寒霜、喜歡我嗎、繁华落尽、ma424、......... 2瓶;听聆落雪、我不是猹是叉、墨九笙、冒泡的鱼子酱、moridodo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