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4、第 44 章

    这日, 白术如往常一般去了工地。(Www.sites3.com)

    现在白术的房子, 已经修起了半层, 涉及到下水排水管道等问题, 更需要他时时在一旁和工匠讨论, 因此他几乎每日都泡在了工地里。

    因为天气越来越热, 怕村民们干活中暑, 白术还让陈冬青从镇里买了绿豆回来。

    他让刘哥儿他们把绿豆熬成绿豆汤,放入少许糖和少许盐,隔两个时辰就给村民们喝一次。

    这年头,村民们就算过年也难得吃一次糖,能喝到甜甜的绿豆汤, 自然是幸福感爆棚, 不少人还叫来了自己的孩子,好让孩子们也能尝尝。

    白术见了,就干脆让这些孩子在旁边帮着搬砖担土,搬五趟青砖, 或挑一担子土就能喝一碗绿豆汤。

    孩子们一个个干劲十足, 为了能多喝两回绿豆汤,干得比大人们还卖力些。连刚好起来的粒儿看着这边热闹,也跑了过来。

    不过他前些日子脑子受了伤,还没有好全。白术怕累着他了, 就不让他干活,只让他坐在一边看看,绿豆汤倒是能随意喝的。

    就在大伙儿都干活干的热火朝天的时候, 白禾摇着把团扇,迈着轻盈的步伐朝这边走来。

    前些日子他丢了大脸,日日关在房里足不出户。可他最近他订了亲后,整个人又活了过来。

    虽然天气炎热,但白禾脸上还是擦了层厚厚的粉,还在两颊打了层薄薄的胭脂,衬的额间那颗红痣更红艳了几分。

    他身上穿着一身缎子做的衣服,水红色的,袖口和领口还绣了几朵精致的桃花。那面料和样式,都是村里没见过的。

    白禾的模样,白术其实是很看不惯的。

    不说他脸上描画的那些,就说他脚上那双绣花鞋,就压根不适合在村里穿。

    这不……白禾从屋里走过来这几步,脚上的绣花鞋就沾上了尘土,漂亮的绛紫色都变成泥巴色了。

    不过,对村里大部分男子来说,白禾的模样,还是挺有吸引力的。换句话来说,就是吸睛。

    他们便频频抬头去看他,又交头接耳的议论道:“看看白禾,果然是和城里的大老爷订亲的人了,身上穿的戴的,哪一样都是没见过的。”

    “那可不,要不之前李三郎能看上他呢?瞧瞧他打扮一番,果然就有城里人的款了。”

    白禾远远听见了,用团扇微微挡住嘴唇。面上看着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是又高傲又自豪。

    被李三郎退亲后,他又伤心又绝望,原本还以为自己嫁不出去了。

    可这不峰回路转,没想到却被府城里有钱的大老爷看上了!

    虽说嫁给那大老爷,并不是正头娘子,但他也还是有名分的良妾。以后那荣华富贵还不是享之不尽,比嫁个穷酸秀才倒是还要神气几分。

    他过得好了,自然要让这些看不起他的村民都好好看看。

    特别是白术!不就是有了两个臭钱,可还不是嫁不出去?

    他就要故意在他面前晃晃,让白术羡慕死自己。

    白禾一边想着,一边就故意说道:“哎呀,那个订亲的钱老爷啊,可是非要送我这些绫罗绸缎的。听说他家有十几家铺子,那店里的料子可都多的穿不完了。”

    白术却仿若充耳未闻,只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图纸。

    他正在思考这屋子里管道的问题,还要好好的规划一下。

    毕竟在现在这个时代,许多材料都没有,细节之处还得与工匠们商讨。

    见白术毫无反应,白禾自己倒气得不轻。

    他翻了个白眼,就转身走回白家。

    又想到白术,想到他虽然现在榜上了谢家,不过那谢家可是伯府,到底是不会给他个名分。

    他心里又舒服了许多,觉得白术到底是不能与自己相比,他可是名正言顺的妾氏呢。

    白术起身走进正在修建的工地,在里面仔细走动了一圈。

    他房子的地下室已经修好了大半,全部要青砖盖成。

    地下室的外侧有一层夹层,填埋了混合了许多石灰的黄土。石灰和黄土的比例约为六比四,这样的夹层,是用来隔绝的地下水的。

    经过一层夹层,又有石灰吸潮,地下室修好以后,就不容易漏水长霉了。

    除此以外,为了增加房子的牢固性,白术还在房子外层的泥土里插入了很多竹篾增加韧性。

    类似于虫星房子里的钢筋,让房子的墙壁更加稳固坚韧。

    白术在修好的地下室里走动了一阵,踩了踩点后,就上去用炭笔在图纸上画画改改。

    等他再把图纸拿去和几个工匠们讨论了一番,几人又是一阵称赞,大有把白术夸成在世鲁班的意思,弄得他都有些不自在了。

    等工地这头忙得告了一个段落,白术又抽空去鱼塘看了一下。

    鱼塘里的鱼已经长大,且出了一批小鱼苗了!

    每年的四月到七月,是大多数鱼类产卵的季节。

    而白术鱼塘里的鱼。已经产了好几批卵,且孵出了一批小鱼苗。

    如此一来,大鱼小鱼挤在一起,在不过三亩的水塘里活动,水质难免受到影响,对鱼类的生长也是不利的。

    白术看了几眼,就决定现在把大鱼给捞上来卖。

    鱼塘里的大鱼吃的不错又没有天敌,在里面简直是疯长,现在每条都均有一尺多长。

    不仅如此,它们对人并没有什么紧惕性,且鱼塘水浅,还非常好抓。

    为了方便抓鱼,白术自己制作了一种抓鱼工具,一头是竹竿,另一头用竹篾弯成一个圈,固定上一圈渔网。

    鱼儿有种天性,那就是感到危险的时候会往狭窄的地方钻。

    白术拿着这工具在水里过了一圈,受到刺激的鱼儿就纷纷自己钻进网里。

    他再把里面的大鱼挑出来,小鱼放生回去。不一会儿就抓了一大桶鱼。

    他又把这工具给陈冬青和王木头试用了一遍,发现只要练习几次,他们也能掌握技巧,轻松捞到许多大鱼。

    有了这样的工具,就没必要由白术每日亲自抓鱼了。

    而抓到的大鱼,就由陈冬青带去来福楼卖掉。

    不过这大鱼的价格,白术还要抽空亲自去和严掌柜谈谈。

    毕竟小鱼一文一条,不过一寸多长。这大鱼一条肯定不止卖这个价格啊?

    到底是仍按照条算,还是称斤,就按照严掌柜的意思来吧……

    白术手上的活儿松快了下来后,就开始打起了后山的主意。

    后山那么大的一片地方,白术原本是准备用来种草药和果树的。

    可当他真的开始设想要在后山种些什么药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想岔了一步,那种药草的买卖可能开展不了。

    首先是在大宣朝内,昂贵的药材原本就稀少,这么稀少的药材,一旦被人找到,也是要挖出来晒干卖钱的。

    要想种植药草,就要寻找到珍惜药草的种子。可这么稀少的药材,又哪里有种子卖呢?

    白术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去山上发掘,可许多的药材原本就很难找,还有一定的季节性。

    就算有幸找到了,也不一定就有种子。他又不可能把那些药材圈起来不让别人摘采,这样一来,就杜绝了他种植珍惜药草的可能,只能去种植一些低级药草了。

    可低级的药草满山遍野都是,现在陈冬青每天去挖都挖不完,主要是采了大堆也不值钱,没有必要特地去种。

    可让白术就这么放弃药材生意,他又觉得很可惜。

    思来想去,白术灵机一动,想到了之前的穿山甲。

    他原本就是觉得穿山甲不好捕捉和饲养,才考虑做药草的生意。可动物可以入药的又不是只有穿山甲。

    白术仔细回想了可以入药的动物,就想到了一种很适合的动物。

    这种动物不仅方便饲养,不容易生病,而且还具有很强的观赏性!

    这种动物就是梅花鹿!

    它头上的鹿茸,虽谈不上特别珍惜,可因为其特有的功效,也是民间贵族们流行的保健药材。

    这个时候,无论是贵族还是贫民,都把生育后代当成自己的第一要务。

    也因此所有能够促进繁殖的药材都极受欢迎,价格也颇为昂贵,许多有钱人家甚至长期服用。

    像鹿茸这样补肾生精的药材,就连皇家都没少收购。

    京城的贵族里,更是服用鹿茸成风。随时喝个鹿茸酒、饮个鹿茸茶什么的。

    白术曾经打听过,县里的医馆里,一对梅花鹿茸,视其大小,至少能卖出五十两银子。到了府城或者京城,恐怕就能卖上更高的价格。

    而普通的鹿角,也可以卖上十两左右,很是赚钱。

    白术的山庄既然今后要接待有钱人,做些度假旅游的买卖,便不如在后山驯养梅花鹿。

    即可以割鹿茸赚钱,又可以供人观赏。

    想到这里,白术就决定去山里捉些活鹿来配种。

    白塘村的后山不大,就是个小小的山丘,野兔山鸡等倒是长了不少,可梅花鹿这种生物可是没有的。

    但离白塘村不远的东山村后,却有一座很大很大的大山。山脉连绵不绝,一眼看不见尽头。

    那里的村民上山砍柴的时候,也经常遇到野猪野鹿。还有猎户用夹子捕了鹿或者狼等动物,拖到县里或府城去卖。要想捉鹿的话,去那里是肯定能捉到的。

    白术是个想到以后就会行动的人。

    趁着现在天气还热,进山方便,他准备再过几日就动身一趟。

    不过在此之前,白术决定先和陈冬青一起再去趟县里,把大鱼的价格给定下来。

    翌日,严掌柜看到谢家的马车,就走出去迎接。

    平日里,来送鱼的一般都只有陈哥儿一人,可今天,白小哥儿却难得的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严掌柜。”白术一见他就开心的招了招手,指着木桶里的大鱼问道:“这次我带来了你要的大鱼,你来看看,还满意否?”

    严掌柜眼前一亮,过去一看,随手捞起一条来。

    这鱼儿约有一尺来长,在他手里活蹦乱跳,看起来很是不错。便摸着胡子点点头道:“甚好,甚好!”

    “当初你与我说时,说是小鱼每日要二十来筒,大鱼则要五条以上。”白术说道:“可我近期实在太忙,实在便没空去捉小鱼。如果只卖这大鱼与你,你看看能收下多少?”

    光靠自己一个人去河里捉鱼,实在不是长久之计。更可况日后入秋,天气冷了,他就更不可能每天下河了。

    白术早已经打算以后除了添加鱼苗和给谢槐钰尝鲜,一律不再下河捉鱼。

    节省下来的时间,他还能多做些安排,把生意铺的更大一点。

    如若这些大鱼来福楼收不了几条,那白术也不准备为了几十文钱和他们继续合作,而是直接把这些鱼用盐腌了,再卖到府城。

    他上次在码头边就看到有人做咸鱼、咸肉的生意,价格与县里的新鲜鱼差不多。如此一来,陈冬青也不用隔日送鱼,而是每月去一次便可以了。

    严掌柜一听,立刻说道:“要的要的,你那边送来的鱼,我当然是全要的。”

    若是不知道白术和谢槐钰的关系之前,他还可能考虑考虑,到底能不能把这些鱼全部卖掉。可如今既知道了白小哥儿得了谢东家的青眼,严掌柜就绝不会拒了和他的生意。

    “不过这么多的鱼,恐怕隔日也吃不了这么多,不如让陈哥儿隔两日送一次鱼,这鱼的量也就够了。”严掌柜说道。

    “这么多鱼,你们卖得掉么?”白术有些好奇的问道:“他这一次来,特地多捞了一些,两只桶子里装的满满的,得有一百多条。

    “容易容易。”严掌柜说道:“咱们店里最近一直在卖活鱼,已经打出了名声,来吃鱼的客人也不少。而且那些吃不掉的鱼,还可以用盐腌了,做成咸鱼冬天再卖。”

    原本每年冬天,来福楼都要去府城里采购一批咸鱼咸肉。现在有了白术这些鱼,他索性自己作些咸鱼,冬天就可以不用再去县里采买了。

    听到严掌柜的话,白术也放下心来,既然多少鱼来福楼都能收下,与他就更是方便。

    毕竟他和来福楼也算合作了很长时间,和掌柜的小厮都熟,对他们也是有些好感的。

    而且对于来福楼的菜色,白术也给了个自己的建议:“严掌柜,其实这种大鱼,身上的鱼肉方便剔除,可以剁碎了加入面粉和蛋液做成鱼丸。而鱼骨可以煮汤,用高汤烧菜和下面,味道更为鲜美,也不浪费,你可以试试。”

    严掌柜还是第一次听说鱼丸的做法,他立刻从其中嗅到了商机。寻来纸笔,让白术把鱼丸的详细做法说与他听。

    白术也不藏私,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严掌柜就记在了纸上。

    “这鱼丸的做法实在很妙,除了鱼丸,倒是还可到别的菜色,比如肉丸或菜丸。”严掌柜立刻举一反三,又多想了一些菜色。”

    白术笑着点点头,这原本也是常见的菜色,不过他刚才没特别去说,严掌柜能一下子就想到,脑子还是挺不错的。

    “白小哥儿,这鱼丸的菜色,是你想的点子。待我汇报上去以后,必定会给你合适的报酬。”严掌柜说道。

    上次谢槐钰来的时候,并没有在白术面前暴露自己是来福楼的东家。像严掌柜这样的人精,当然立刻就领会了上面的意思,因此也只说要去和东家汇报,并没有提到东家是谁。

    而白术送来的大鱼,严掌柜决定还是按条来算。

    一条大鱼算他五文钱,共一百二十多条大鱼,严掌柜数了六百多枚铜钱,凑了个整数,给了白术六百五十文钱。

    白术算了算,与自己之前卖小鱼的时候比起来,几天还多赚了两百多文。

    而且如今他也不用日日抓鱼,一切都可交给下面的人做,身上也轻省多了。

    陪陈冬青换好药草以后,白术对陈冬青说道:“冬青哥,以后你帮我送鱼我就不算你工钱了。不过草药的买卖,我就不参与了。你自个儿采了卖钱,所得的全部归你就好,也不必分成了。”

    自陈冬青和离,独身带着粒儿之后,白术早就有了这样的打算。

    自他来了白塘村以后,陈冬青第一个帮他说话,后面又帮了他良多。

    相识了这些时日,陈冬青对他是掏心掏肺,白术也把他当成了朋友。

    再说那采药草的买卖,赚的那一百来文,对白术而言也算不上什么。

    药草长得满山满野,本也不是白术种的。

    挖草晒草的都是陈冬青,他与医馆的掌柜早已熟识。

    如若换了别人,怕是早就自起炉灶,把钱捞到自己腰包里去了,也只有陈冬青这么老实的,还勤勤恳恳的每日干活,卖来的药钱,八成都交给了白术。

    “这……这怎么行!”陈冬青一听,立刻急道:“这是你的买卖,你找的门路。我跟着你干就已经赚了许多,怎么能一个人得!”

    “我说给你就给你。”白术笑道:“我是有了别的更赚钱的计划,也不差这点买卖的钱了。这生意你已经上手,尽可以自己来做,难道你不想多存些钱,早点买田盖房,给粒儿做打算了?”

    听白术说起粒儿,陈冬青才总算是犹豫了起来。

    白术便把换得的二百文钱全部塞给陈冬青道:“你且拿着,别再推了。再说这买卖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那野菜野草也长得满山都是,早晚也会被人给学了去。趁着现在还没人注意,你多挣些钱,给自己留点保账。以后我那儿的生意起来了,恐怕还需要你来帮手,也不见得有空给你采摘药草了。”

    陈冬青这才点了点头,郑重说道:“以后你那儿的事只管找我,我肯定是以你为先的。我和粒儿的命都是你救下来的,我自己娘家都没你对我这么好。以后等粒儿大了,我还要让他孝敬你呢!”

    在陈冬青眼中,白术八成是不会结婚的,那也生不了孩子,老了怕是也没人养。

    等粒儿长大以后,就干脆不要嫁人了,招个家里贫穷的上门女婿,留在家里。还能好好给白术养老,还了白术的救命之恩。

    白术和陈冬青回了白塘村,就直接到了谢槐钰家里。

    他要去捕鹿,也不知要花多长时间。当天肯定都不在家里,还得和谢槐钰打个招呼。

    听说白术要去山里捕鹿,谢槐钰皱眉,面上的表情颇有些凝固。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看上的哥儿太能干了,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虽说只是捕鹿,但山里少不了凶狠猛兽。你要不去那东山村咨询一番,找几个猎户帮你去捕。”谢槐钰说道。

    他并不想让白术过去,不过又不好直说出口。

    白术一直兴致勃勃的想要赚钱,贩卖鹿茸也是个不错的点子,他也不忍心就这样一桶凉水扫了他的兴致。

    然而一向很听谢槐钰话的白术,这一次却直接拒绝了他的提议道:“不行的,那些猎户们都是用兽夹弓箭来捕猎,捉来的鹿都已经死了。我这次进山就是为了活捉,还得亲自动手才能放心。”

    他说着话的时候,眼睛睁得溜圆,对着谢槐钰眨巴眨巴。原本是一副俊俏的少年摸样,倒是被谢槐钰看出了一些可怜。

    被他这么看着,谢槐钰觉得无奈,只得叮嘱他道:“既然如此,你可得万事当心。我这里有两个好手,也会些拳脚功夫,我让他们明日陪你一起过去。”

    见白术点点头,谢槐钰还尤不放心的说道:“即便如此,也不可冒进,只能在外围看看。若一时没有找到,便后日再去。切勿一不留神进了深山,那可就难出来了。”

    白术看着谢槐钰担忧的模样,心中涌起一阵甜甜的滋味。浑身上下都被幸福感包围了。

    以前他在虫星,每次出征之前。那些有家属的战士们,家里的雄虫也都是这样,事无巨细的嘱咐自家的雌虫一番,让他看得好生羡慕。

    如今,穿到这大宣朝里,他也有了一个能担心自己安危的人啦!

    白术一瞬不瞬的看着谢槐钰,一双眸子又黑又亮,嘴角勾起,笑得甜甜的。

    他真的好想炫耀一番,谢槐钰这么好的雄性,可是正是担心着自己的!

    白术的鼻子有些窄翘,这么笑着看向谢槐钰的时候,看起来就有几分孩子气。

    谢槐钰原本心里还是惴惴的,可看着白术这样的笑容,似乎又被他感染,觉得捕鹿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他忍不住伸手捏住了白术的鼻子,看着他张开嘴,有些怔愣的看着自己。

    “我怎么看上了你这么个小傻子?”谢槐钰说着手指缓缓下移,拇指轻轻抚上白术的嘴唇。

    白术嘴唇颜色偏淡,是淡淡的胭脂色。上唇翘薄,下唇倒是丰厚柔弱,弹性十足。

    谢槐钰用拇指在白术下唇上揉了揉,眼神暗了几分。直到看着白术渐渐红了脸,才移开手指,捏住他的下巴说道:“白术,你可听好。这次进山,务必把自己看好。你既想做我的人,那全身上下就都是我谢槐钰的,要是哪儿擦了碰了,我可要唯你是问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