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1、第 41 章

    陈哥儿点点头, 郑重对白术说道:“白术, 我粒儿今日能得救, 欠你的怕是一辈子都还不清了。(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我也不知道如何才能还你的大恩。以后的药草钱, 我就不要了。全部给你, 只要你能包我和粒儿一顿饭吃就行。”

    白术摇摇头道:“以我如今身家, 还缺你几十文的药草钱么?你要真想报答我, 就带着粒儿离开那畜生吧。”

    陈冬青听到这里,攥紧拳头,低下头没有作声。

    白术怒其不争的叹了口气道:“难不成你还对那畜生抱有幻想?这次粒儿是运气好,捡回了一条命,下次他若再动手。也不见得谁都能帮得了你了。”

    陈冬青这才羞愧的说道:“不是我不想离开他。如若以前我还有些幻想, 这次也是一点也没有了。”

    “只是大宣的律法规定, 哥儿和女子不许自己提出和离。若是娘家去提,倒还是有些希望。可我那娘家,是绝不会管我的。赵二不同意,我和粒儿生是赵家人, 死是赵家鬼, 又能怎么办?”

    说到这里,陈冬青更是止不住声泪俱下的道:“我和粒儿没房没地,手上赚的那点钱也早就被赵二给搜刮去了。离了他,又回不了娘家, 我们只能死在外面了。”

    白术一愣,他穿越过来,虽呆了已有大半个月, 对大宣的律法却并不了解。

    他没想到原来这里的律法对已婚的哥儿和女子这么苛刻。

    遇上了这样的畜生,竟还想走都走不掉?

    以前,他在虫星的时候,虽说雄虫地位极高。

    但若是雄虫在婚后有虐待雌虫或幼虫的倾向,雌虫也是可以诉诸法律,申请和雄虫离婚的。

    陈冬青本就受了伤,又受了惊吓,现在松懈下来,整个就脱了力,只跪坐在地上不停的流泪。

    他喃喃低语道:“做哥儿太难了,要早知如此,倒不如一辈子不嫁人了。”

    白术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得挣开谢槐钰的手,上前几步把陈冬青从地上扶起,靠坐在了椅子上。

    他手抽的极快,那大夫是从头到尾都没看见,可小树正站在两人身后,就看了个一清二楚。

    小树脸皮抽了两下,生生把肚子里的吐槽给吞回去了。

    罔他听了陈哥儿的话如此感动,还差点洒了两滴猫尿,结果自家少爷和白术两人竟背着众人拉拉扯扯,连小手都牵上了!

    白术对陈冬青说:“你别担心,总会有办法的。这世上的事情,都是看起来难,真的做起来了,也就迎刃而解了。”

    他又说道:“要么你和粒儿就先搬到我家里来,赵二那边我去教训他一顿。他怕我怕的狠了,我打他一顿,给你和粒儿报仇,他是绝不敢来找你们麻烦的。”

    一旁的谢槐钰也道:“如只是要让他与你和离,办法多得是。如要来软的,便给他钱,只要钱给的足够,他必然痛快同意。若要来硬的,便找人去威胁他,再给他加租,收他一亩地七成的租子,想必他也不得不同意,就看你怎么选了。”

    听了谢槐钰的话,白术一合掌道:“妙啊,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一旁的陈冬青眼神也亮了几分,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光。

    “只是不知你是要选软的还是硬的了?”谢槐钰笑笑道。

    “这还用选么?”小树在一旁插嘴道,这样的畜生,为了和离还给他送钱?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傻子!

    倒是白术有些担忧的看向陈冬青,对方之前三番四次的包庇那人,他还真那不准他到底会怎么选择。

    陈冬青沉默了许久,眼中的情绪明明灭灭,最后才哑着嗓子开口说道:“我……还是想来硬的。那租子,一亩地七成还太少了,该收他个九成,让他也尝尝心疼的滋味!”

    白术哈哈大笑,他拍了拍陈冬青的肩膀道:“你这家伙,总算是开窍了!”

    陈冬青:“嘶——疼啊……”

    在县里这样一折腾,时间便已到了为时。

    如果是府城或京城,这个时间便已经宵禁。不过这县里山高皇帝远,倒是没有人管的。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地上甚至积起了一层水。

    现在再回白塘村更是不易,谢槐钰便命令车夫,驾车到来福楼去,大家在那里住上一夜,待第二日天晴了再走。

    如今的大宣朝,虽说是太平盛世。但那些打家劫舍的匪徒,难免也是有几个的。

    因此即便是像来福楼这样的酒楼,也不做夜里的生意,到了半夜也是要关门的。

    小树下去敲了许久的门,店内才有人过来应声。

    待问清了他们是谁后,严掌柜才亲自开门,把人给迎了进来。

    看着被淋得透湿的白术和谢槐钰,严掌柜的内心十分复杂。

    他早就猜到了,这谢家的东家对白术有些兴趣。

    但在他的想法中,白术长得像个男人,谢东家多半也只是图个新鲜罢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三更半夜,又下着雨,谢槐钰竟会为了白小哥儿跑到这来福楼来!

    此时此刻,在严掌柜的心中,白术的地位又猛的提升了几个台阶。成为了继谢槐钰之后一定不能得罪的人。

    同时他也在心里暗暗庆幸,幸好自己以前没有狗眼看人低,对白小哥儿一直不错,往后白小哥儿发迹了,与他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掌柜的,给我们五间上房。”小树对严掌柜说道。

    严掌柜目光中闪过一丝老谋深算的狡捷,开口说道:“几位贵客,今夜天气不好,来住店的客人极多,小店的上房不够用了,。几位看看,是否两个人挤一挤,将就一夜?”

    他话一说完,那车夫老冯头便道:“没事,我一个粗人,随便哪里都能住,你这后院不用的空房给我躺一晚就行。”

    “那这几位客人……”他说着故意看向白术和谢槐钰,还给小树使了个眼色。

    但是小树并没有接收到,只皱着眉头开口道:“这么麻烦?这酒楼平日里住店的也没多少啊?怎么今个我们要住就没房间了。”

    说完又道:“那不行就安排两间上房吧。少爷,你睡床上,我就在地板上打个地铺。”

    还给白术和陈冬青安排道:“你们两个哥儿,就挤挤好了,上房的床铺很大,也够你们睡了。”

    白术听了便道:“哪里非要住什么上房?我看住中房就挺好了。这样,两间上房让给你家少爷和陈冬青住,他带着孩子,又受了伤,是该住的好些。我们两个就随便住住好了。”

    严掌柜偷偷看了谢槐钰一眼:“……”

    谢槐钰则瞪了小树一眼,对严掌柜淡淡的说道:“上房不够,就去想办法。我们诚心住店,你看看能不能解决了?”

    严掌柜这才一拍脑袋,眼珠转了一圈说道:“瞧我这记性!我想起来了,后面还有几间上房,条件不错,就是久没人住,脏了一点,我这就让人去收拾了!”

    “掌柜的,你记性怎么越来越差了!”小树说道:“这也能忘啊。”

    亏这人还是给少爷管店的掌柜呢,这样的记性,得给少爷赔掉多少银子?

    严掌柜陷入沉默:“……”

    谢槐钰在后面呵道:“小树,时辰不早了,去帮掌柜的收拾收拾,还在这啰嗦什么?”

    小树赶紧缩起脖子:“是,我知道了少爷。”

    他在心底暗暗吐槽,自己少爷最近的脾气越来越怪,连他也快要摸不清了!

    严掌柜带他们去的地方,是来福楼的后院。

    这里前面是个安静的小院子,里面有一口水井,还种着几颗枇杷树,枝丫刚刚到达二楼的窗户下沿,一推窗就能看见树冠顶端。

    这里的上房,楼下有三间,楼上还有两间。

    严掌柜把陈冬青和老冯头安排到了楼下的房间。还有一间上房,他回头看了看小树,又朝他挤了挤眼睛。

    小树皱眉:“掌柜的?你眼睛不舒服?”

    严掌柜:“……”

    谢槐钰这才缓缓开口说道:“小树,你就住这间吧。”

    “是。”小树点了点头,听话的走了进去。

    严掌柜讨好的笑了笑,带着谢槐钰和白术上了楼。边走边说:“公子啊,我看您颖悟绝人,可您手下这小厮,倒是个实在的。”

    言下之意,实在暗讽小树,却也是不解。谢槐钰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贴身的小厮,却是个愣的。

    “贴身之人,不需太过聪明。但求一个忠字。”谢槐钰扬了扬嘴角道:“若是主人想什么仆下全都知道,那下位者万一起了心思,又焉知是主人驱使下属,还是下属控制主人?严掌柜做了这些年的买卖,满腹才华,却为何一直只在这小小的县城里管事,你可明白?”

    严掌柜听了,顿时一头冷汗下来,低着头对谢槐钰鞠了一躬道:“公子所言极是,小的受教了。”

    白术在一旁看着这两人打锋机,有些懵。不过还没来得及多想,二楼就到了,严掌柜把人带进房间。

    二楼的上房,和一楼的差不多,只是从窗外望出去,视野更开阔些。

    大宣朝科技落后,也没什么高层建筑,二层三层的房子就已经是傲视群雄。

    只可惜现在一片漆黑,外面又下着大雨,也没什么风景可言。

    白术和谢槐钰分别进入各自的房间,点亮油灯。

    白术正在修房子,这来福楼的上房,倒是可以供他参考一下。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间上房,这房间面积挺大,长宽约各有两丈长。

    不过房间虽大,里面的功能划分却不多。

    房间里当然是没有下水系统的,因此只有两个马桶放在角落。

    房间的窗户很多,沿着走廊一排全是雕花的窗子,现在是晚上,因此都紧闭着。但若全部推开,房间的采光必定是好的。

    房间一面,被隔出了一间书房。

    放了个屏风遮挡,里面有个案几,还放着笔墨和纸张。

    大宣朝没什么娱乐,因此这时的有钱人,许多都把看书习字作为爱好和身份的象征。兴致来了,可能还会当场吟诗作赋。

    白术觉得自己倒是有必要参考一下。

    等回去以后,在自己的山庄里弄个文会苑出来,以文会友,来者皆可在里面吟诗作赋。

    再把写得好的就挂在墙上展示,这样便可吸引一些喜好附庸风雅的文人骚客。

    参观完了书房,白术又看向房内,房间里布置极其简单,只有一个大箱子,供人储存行李。

    墙角还有一张雕花大床,占了整个房间四分之一的面积。挤一挤,睡下五个人都绰绰有余。

    这么大的床。着实是有些浪费了,白术想到,倒不如把床做的小些,其他的空间多做些布置。

    他正仔细研究着房间里的布置,门口传来了笃笃两声敲门声。

    “谁啊?”白术问道。

    就有店小二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白小哥儿,掌柜的让我把热水给您送来。”

    白术开门,就看见两个店里的伙计,抬着一只大木桶走了进来,里面装满了热水。

    他们身后还跟着个哥儿,手上拖着一盘皂角,放在桌上。

    那哥儿对白术道:“你淋了雨,掌柜的怕你受凉,就让我们送了热水过来,你先进去洗着,把衣服给我们,我们拿起替你去厨房里烘干了再来。”

    话音未落,那两个伙计就把那书房门口的屏风抬过来,把浴桶挡住,两人走到门外候着,只留下那个哥儿。

    白术心想,来福楼果然还是有些本事,这客房服务,做的还是不错的。

    他当着那个哥儿的面就脱下衣服。

    那哥儿原本好好的,看见白术脱下亵衣,露出蜂腰窄臀和有些轮廓的六块腹肌,脸上却突然红了。

    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白小哥儿,你这身材,怎么和男子一般。瞧着竟比许多男子还矫健些。”

    在大宣朝,许多农民和干苦力的工人都是有肌肉的。而上层的贵公子们,为了表现出自己的高贵,往往出门连路都不走一步,别说肌肉,不浑身虚胖就已是好的。

    那哥儿又偷看了白术一眼,只见他体格修长匀称,身上的肌肉匀称分布,让人赏心悦目。

    心里暗道:这白小哥儿若是个男子,这身材必然是极好的,也不知道能迷倒多少哥儿和姑娘。

    白术低头看了一眼,有些遗憾的摸了摸自己的腹肌道:“我练了许久,不知为何,却只能练到这个程度。再无寸进了……”

    想他以前在虫星,那身材可比现在好多了。

    只可惜到了大宣朝后,大约是哥儿的身体原因,他再怎么锻炼,也只能到达这个程度。身上只有薄薄的一层肌肉,穿上衣服,就全看不见了。

    白术走进浴盆,那哥儿便把湿了的衣服拿走,拿去厨房里烘干。

    木桶里的热水没过了了白术的肩膀,温暖的水包裹住他的身体,让白术丢去了一路而来的焦虑与疲惫,身心都放松下来。

    这浴桶泡澡实在是舒服,等他回了村里,也要搞上一套,再配个烧水的专用锅炉,到时就可以天天泡澡了。

    白术一边想着,一边仔仔细细用皂角把浑身搓了一遍。一桶热水澡下来,让他舒爽了许多,整个人也有些飘飘然起来。

    忽然,他听到门口传来几声敲门的声音,心里想着,难不成是他的衣服已经烘干了?便开口说道:“进来吧。”

    木门被人推开,发出咯吱一声脆响。

    轻盈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接着便有东西放在桌上的声音。

    白术敏锐的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刚才那哥儿的脚步声有些拖拉,是没这么轻的。

    他皱着眉头开口问道:“你是谁?”

    便听谢槐钰的声音从屏风的另一边传来:“是我。不知道你在沐浴,便闯了进来。今晚一路颠簸,我给你送了些宵夜垫垫肚子。你一会儿出来吃吧。”

    说罢,白术就听到谢槐钰的脚步声,竟是又要走了。

    “等等!”他连忙叫道:“你先别走!”

    谢槐钰给他送宵夜!他竟连面都不露,像个什么样子!

    白术哗的一下,从浴桶里站起,又随手拿了条毛巾把腰下裹住,就要出去。

    谢槐钰此时正在屏风外等着,一回头就看见白术几乎赤条条的从后面走出来,连件亵衣也没穿。

    他脑子嗡了一下,脸色添了两分红晕,第一件事就是去把门关上了。

    接着又脱下外衣,直接披在了白术身上,挡住他的身体后道:“你好歹是个哥儿,怎的如此不注意,还不赶紧回去。”

    白术:“???”

    哥儿和身体和男人长得一样,他也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好遮掩的。

    但见谢槐钰这样紧张,他只得老老实实的披着衣服回到了屏风后,从里面伸出一个脑袋,和谢槐钰说话。

    此时白术虽只露出一个脑袋,但他刚洗了头,头发湿湿的垂下来,眼睛水汪汪的,看起来又更乖了些。

    谢槐钰觉得有些燥热,忍不住喝了口桌上的茶水道:“哥儿怎可在外人面前随意裸露身体。你以后可千万不要这样了。”

    白术倒是有些疑惑的问:“哥儿和男子身体并无不同,我见村里许多汉子天热的时候都是袒胸露背,为何哥儿不行啊?”

    谢槐钰嘴角抽搐了两下,想到了什么般的问道:“难道你在村里时也常袒胸露背?”

    “那倒没有。”白术想了想说:“我现在身材还不够好。”

    谢槐钰:“……”

    难道身材够好了就能露了?

    他赶紧说道:“身材好不好都不能这样,特别是在外人面前,你可得记住了!”

    白术有些不明所以,不过既然是谢槐钰说的,他总是会听。

    便也乖乖的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以后除了你,再不给第二个人看了。”

    谢槐钰说不能给外人看的,但谢槐钰不是外人,他是自己人,应该是没关系的。

    谢槐钰一口水呛到,喷了出来,咳嗽连连。

    白术这话说得是极单纯的,干干净净,没有半点邪念。

    但谢槐钰此时却邪念丛生,满脑子都是些极尽下流之事。

    他连忙起身道:“时辰不早,我也回去休息了。一会儿你吃了点心,就早些睡吧。”

    他匆匆推门离开,又撞上了前来给白术送衣服的哥儿。

    那哥儿见谢槐钰只穿着件亵衣,一脸春色的从白术房间里出来,脸一下通红,连头都不敢抬了。

    待他进了房间,才发现白术披着件外袍坐在桌前,手里正拿着块点心吃的香甜。

    “白小哥儿,你的衣服烘好了。”那哥儿说道。

    白术一看到他,立刻把身上的衣服裹得紧紧的道:“多谢,你可以出去了。”

    谢槐钰说了,自己的身子可是不能给外人看的!

    送衣服的哥儿:“……”

    想起刚才白术在自己面前大大方方的模样,他不禁想到:必定是刚才这两人这般那般,如此那样!留下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痕迹,瞧瞧这白小哥儿,羞得把身上都裹紧了。

    吃完谢槐钰送的点心,白术兴奋的毫无倦意,他躺在大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快天亮才睡。

    翌日一早,小树来叫他们起床。白术和谢槐钰走出屋外,两个人眼下都带着淡淡的青紫,精神看起来都有些不好。

    “这……你的衣服,昨晚落在我那边了。”白术说着把那件外袍递给谢槐钰道。

    小树心如刀绞:“……”

    自家少爷昨夜终究是把白术这家伙拱了!

    昨晚下了一整夜的暴雨,清晨时终于停了。

    此时空气清新,窗外的风光也极好。

    从二楼走廊远眺,便可看到远处的大河,河上还有许多船只游走。

    他们下到一楼,便有一间单独的房间,放着张大八仙桌,桌上摆满了各色早点。林林种种竟有十几种之多。

    白术问车夫和陈冬青去了哪里,小树便道,他们与自己都已提前吃过了。

    白术和谢槐钰坐到桌边,看着满桌的早点有些感叹,这么多东西!竟只有自己和谢槐钰两个人吃,实在是有些浪费了。

    “现在虽天下太平,可民间百姓的日子,实在是并不好过的。”谢槐钰皱眉说道:“这么多的东西,我们两个人实在吃不了。”

    谢槐钰在家,虽吃的精致,但也是很克制的,并不会十分的铺张。

    白术便说道:“那我们挑了自己吃的东西,剩下的拿出去给外面的孩子吃。”

    谢槐钰笑了下,赞同的点点头道:“可以。”

    说罢,两人就挑出了几样,剩下的让小树全部拿去给街上的孩子分了。

    等他们吃完了,正准备动身离开。刚走出来福楼外,便见到许多脏兮兮的孩子正蹲在酒楼门口。

    一见到他们出来,其中就有个年纪稍长的孩子站了起来,对那些小点的孩子们说:“就是这两个老爷给了你们饭吃,还不赶紧给老爷们磕头?”

    他话音刚落,那十来个孩子就跪在地上麻木的磕起头来。

    白术有些被惊到了,谢槐钰却似乎习惯了般的掀开车帘,走进马车。

    看白术似乎还有些震惊,谢槐钰便对他说道:“这些孩子们都是因某些缘故没了家的,平日里也会集合在一起乞讨,互相照应。那个大孩子就是他们的头儿。像这样的孩子,这里已经很少了,大宣北面更多。”

    这时,小树和陈冬青也走了上来。

    听到谢槐钰的话,小树接口说道:“我们家少爷是菩萨心肠,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的。以前在京城里,他也每月给城外的流民施粥,这世上哪还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听到小树的话,白术崇拜的点了点头,看谢槐钰的目光里又多了分敬佩。

    自己喜欢的雄性,果然是最好最好最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又是两人互吹彩虹屁的一天……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盗墓十年记大佬投了好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盗墓十年记大佬投了好、万年诛君竹、charon、ann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尘、冰糖雪梨 20瓶;盗墓十年记大佬投了好 10瓶;嘤嘤嘤 5瓶;漂浮 2瓶;周一天天、暮雨寒霜、千言不如一默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