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0、第 40 章

    白塘村这样的村子, 统共还不到二百户人家。(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村子里有几个大姓, 每家每户都沾亲带故, 七竿八绕的打得上关系。

    陈冬青的丈夫名叫赵二, 是李赵氏哥哥的儿子, 比李三郎大八岁, 还听他叫一声表哥。

    李三郎回去的时候一身狼狈, 看得李赵氏是心疼极了。

    等他换了身衣服,把刚才的事情和李赵氏一说,李赵氏当下就气得浑身发抖。

    对白术她是不敢说些什么的,但陈冬青,可是她外甥的媳妇。竟敢胳膊肘向外拐帮着白术对付他儿子?

    她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看看, 就白活了这么多年了!

    李赵氏立刻就去找了娘家嫂嫂, 赵二的亲娘。

    李赵氏嫁了个秀才,又生出个秀才儿子,在赵家的几个兄妹之中,说话自然也有些分量。

    她一到哥哥家里, 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了赵二媳妇的恶行。

    说道陈冬青泼粪的时候, 更是咬牙切齿道:“你家老二这个媳妇,不过是个哥儿。嫁过来的时候一穷二白,一点嫁妆也没有。况且他这么多年也只得一个哥儿,连个儿子也没生下。”

    “他对咱们赵家, 是一没有功劳,二没有苦劳。如今脾气倒是不小,帮着外人一起对付自己的亲表弟了, 完全就没把咱们赵家放在眼里。”

    赵二的亲娘听到李赵氏的话,也是一肚子的气。

    家里这个老二,她原本就不太喜欢的,否则也不可能就分他三亩薄田,让他娶了个哥儿。

    对陈冬青这个儿媳妇,她就更不喜欢了。

    他平日里笨嘴拙舌,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屁,也不知说几句讨好她的话。且就像李赵氏说的,结婚好多年了,连个儿子也生不出来。

    如今被李赵氏告了状,赵二的亲娘觉得也是该敲打敲打自己这个儿媳妇了。

    于是便找来了自己的儿子,当着李赵氏的面把他狠狠教训了一顿。

    赵二是个窝囊的性子,被亲娘和李赵氏骂的一声不吭。

    可他一想到自己受的委屈都是因为陈冬青这个媳妇,就恨的牙痒痒。暗暗的握紧拳头,等他回了家,一定要好好把人给教训一顿。

    白术还记得陈冬青家里那男人打人的那副嘴脸,只是他没想到,李三郎和他还有这层关系。

    “冬青哥?你别怕,一会儿我陪你一起回去,想那人也不敢对你如何。”白术说道。陈冬青为他得罪了李三郎,他肯定是不能就这么放着他不管的。

    “算了。你别管了。”陈冬青脸色晦暗的说道:“你帮得了我一时帮不了我一世,这是我的家事,我躲也躲不过的,大不了回去挨两笤帚。再说我现在赚了钱,他最近都不怎么打我了。”

    听陈冬青这样说了,白术自然也不好硬凑过去。

    其实这段日子,陈冬青已经改变了不少。

    但他根深蒂固的思维,也不是那么容易转变的,白术便不再勉强,只等着他自己慢慢想通。

    只是最后仍对他说道:“你可想好了,要是他再打你,你直管过来找我,我总是能帮上你的。”

    陈冬青应了,重新去挑了粪肥。

    他给三亩地施好了肥,又检查了下地里的情况,才把工具收好,回到家里。

    一推开门,他就看见自己的丈夫赵二,一脸阴沉的坐在家里的床上。

    “跪下!”一看到陈冬青,赵二就爆呵一声。

    吓得陈冬青浑身一个激灵,反射性的就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陈冬青自嫁进了赵家以后,除了刚过门的那几天,几乎每隔一日就要挨一次赵二的打。

    刚开始的时候,陈冬青也哭过闹过反抗过,可这样以后,赵二反而打的更凶,赵家的婆婆公公也帮着赵二一起指责他。

    忍不下去的陈冬青,终于在一个月后跑回了娘家。结果反而被家里人一顿训斥,说赵二打他,一定是他自己做的不好。

    连他的亲娘也对他说,既然是个哥儿,能嫁人就已经很好,要让自己的夫君喜爱,必然要比一般人下更大的力气。

    久而久之,陈冬青被一群人轮番洗脑,又死了心,也就觉得自己挨打是理所应当,不再反抗。

    不久之后,他就怀上了粒儿……

    刚怀孕的时候,赵二倒是对他好了几分,不仅打他打的少了,还给他买了鸡蛋吃。

    赵二对他好了一点,陈冬青就觉得感恩戴德。还打心里觉得,赵二也还算不错了。要是自己生个男孩,以后的日子也就好过了。

    可事情却并没有让他如意,十月怀胎,陈冬青只生下了一个哥儿。

    粒儿生下来的当天,赵二就变了脸。

    准备好产子后下奶的母鸡也给卖了,当天就把陈冬青从床上拖下来一顿毒打。还没出月子,就使唤陈冬青下地干活了。

    陈冬青在月子里落下了病根,后面和赵二在一起多年也没能怀上一个孩子。

    渐渐的,赵二也死了心,不再碰他,家里的粮换了钱就拿去买酒喝。

    对陈冬青更是非打即骂,喝多了以后,还连他和粒儿一起打。

    也就是最近陈冬青赚了钱,赵二的态度才好了些。

    虽然脾气仍旧很大,但对他和粒儿也不怎么打骂了。

    只是陈冬青赚到了钱,全都被赵二收了过去。

    他问赵二存了多少,赵二就含含糊糊的,告诉他有一百多文了。

    陈冬青也没再说什么,只想着等到钱多了以后,再让赵二去买块地。

    等粒儿出嫁的时候,就把那块地陪给他,也能让粒儿以后的日子好过一些。

    赵二手上拿着壶酒,恶狠狠的盯着陈冬青,仰起头来喝了一口。

    陈冬青到家之前,他已喝了好一会儿,现在脸色微红,浑身酒气,起身抓起墙角的一把扫帚就走到陈冬青面前。

    陈冬青这时已是全身发抖,紧张的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自己越是说,赵二就越凶狠。还不如咬牙忍忍,让他打够了,也就一了百了了。

    家里的扫帚,是陈冬青自己扎的,一头是稻杆,另一边是儿臂粗的竹竿。

    赵二打他的时候不用稻杆那头,而是反着拿,用竹竿使劲抡下去。

    他喝了酒,又正在气头上,手下也毫无保留,劈头盖脸的一顿打。

    不一会儿,陈冬青头上就肿起好大的包,又热又麻,低低的把头埋下来,后背也已经被抽的麻木了。

    只是被打成了这样,陈冬青仍是一声也不敢吭,只能咬着牙默默承受。

    脑袋里不住的想着,快点打吧,打完了就过去了。等明日去县里卖了药,多换些钱,赵二的气也就消了。

    “臭婊、子,你害我绝后!”赵二嘴里含混不清的嘟囔着,还不忘用力把竹竿贯在陈冬青身上。

    他这一下力气用的太大,打得陈冬青脑子里一片空白,也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我草!”赵二叫骂了一声,把手里的扫帚扔了出去。陈冬青用余光虚弱的看过去,原来是竹竿都被打断了。

    没了打人的工具,赵二就改成了用脚来踹。

    从陈冬青回来,他已经打了大半个时辰,打得都有些累了。就坐下来休息一下,喝几口酒,休息好了继续动手。

    喝到最后,赵二大抵是喝懵了,开始胡说起来,对着陈冬青骂道:“要不是看你还有点用,早把你给休了。等我存够了钱,再去买个女人回来,给我生个大胖儿子。”

    这话说得让陈冬青清醒了几分,他抬起头来,对赵二说:“那是给粒儿买地的钱,你不能动!”

    赵二一脸阴狠,又是一脚踹在陈冬青头上:“一个哥儿还想买地,做梦!我一个子也不会给他。”

    “那是我赚的钱!”涉及到粒儿的事情,陈冬青再也忍不住了,对着赵二喊道。

    “你赚的又怎么样!连你都是我的人,你赚的钱也是我的!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说完他还嫌不够解气般的,又是几脚踹在陈冬青身上。

    陈冬青趴在地上,心里一片冰凉。

    他天不亮就起来干活,又种田又采药,就是为了能多赚两个钱,给粒儿一个保障。

    可赵二那个混蛋……他竟然说一文钱也不会用到粒儿身上,还要把他给卖了!

    这个时候,赵二已经打了陈冬青一个多时辰,天也渐渐黑了。

    村里的孩子们玩回来了,粒儿推门进屋,就看到陈冬青跪在地上,而自己的爹爹,拿着壶酒,坐在床边,有些醉熏熏的。

    粒儿最怕的赵二喝酒了,以往他只要喝了酒,都会把自己和阿爹痛打一顿。

    但最近这些日子,赵二没有再打他们,态度也好了许多。

    他觉得自己的爹爹变好了,也没那么怕他,就跑过去拉着赵二的袖子说:“爹爹,天黑了,我饿,你让阿爹起来做饭吧!”

    “个赔钱货!就知道吃的东西!”赵二一双眼睛混混沌沌,目光阴霾的看着粒儿:“就是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害得我被人笑!你怎么不去死了!”

    说着猛力一脚踹向粒儿的脑袋,把人踹飞出去,撞到墙上嘭的一声巨响。

    “粒儿——”陈冬青凄厉的叫了一声,扑了过去。

    粒儿摔在地上,被陈冬青叫着名字,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只叫了声阿爹,就哇的一声吐了。

    陈冬青摸到他脑袋,手下就是一个鸡蛋大的包。

    粒儿吐了一阵后,就闭上眼睛,昏死了过去。

    此时已是夏季,天气十分闷热。

    屋外的空地上,大群的蜻蜓低空飞舞着。

    白术回到家里,浑身是汗,也没有什么食欲。

    他简单的做了点烤鱼,吃过以后,就做起了俯卧撑锻炼。

    自穿越过来后,只要有空,白术每日都会抽出一小会儿训练。

    只是也不知哥儿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练的不少,却并不怎么长肌肉。

    这么长时间过来,也只是胳膊和小腹上薄薄的长了层肌肉,和他以前矫健的身材比起来还差远了。

    练着练着,窗外亮了一下,天空中划过一条银色的电蟒,把云朵照成了暗紫色。

    紧接着,就是隆隆的雷声,由远及近,一阵盖过一阵。

    白术打开房门,一阵凉风袭来,他嗅到了空气中浓浓的青草气味。

    要下雨了,白术看了看天,正想着,豆大的雨滴已一颗颗落下,密密麻麻,在院子里砸出了一层水雾。

    这么大的雨,也不知陈冬青家的药草收了没有,白术想到。

    要是没收的话,怕是这批药草明天就要泡汤了。

    雨越下越大,溅湿了白术的半身衣服。他转身关上房门,走进了屋内。

    多亏了他早已提前补好了屋顶,不然这样一场大雨下来,这屋子里怕是要淹水了。

    正在这个时候,咚咚咚,门口突然传来了大力砸门的声音。

    这种时候,谁会来找?白术有些诧异的打开了房门。

    有人抱着个孩子站在门口,浑身被雨水浇了个透湿,脸上五颜六色,青一块紫一块,都看不出原形了。

    “白术……”他哑着嗓子开口:“救……救命……”

    白术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人竟然是陈冬青!

    “快进来!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白术赶忙把陈冬青拉进了屋内。

    陈冬青进来后,虚弱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仍抱着孩子不放手,哆哆嗦嗦的说道:“救命……救命!求你帮我找谢公子借马车!我要去县里看大夫,粒儿……粒儿他不好了……”

    粒儿被陈冬青抱在怀中,手脚低垂,到现在都没有动弹一下。

    白术心里一沉,连忙伸手去摸。

    孩子身上大概是被雨淋的,冰冰凉凉。好在鼻息还是温热的,也还算平稳,白术这才松了口气。

    “走!我们现在就过去。”白术说完从柜子里翻出几件衣服,把粒儿包住。

    又拿了个斗笠戴在头上,从陈冬青手里接过粒儿,和他一起跑了出去。

    白术力气不小,脚程也快,陈冬青虽然没有力气,但为了粒儿,也拼命咬牙跟在后面。

    不一会儿,他们就到了谢家门口。

    白术砰砰敲了两声们,谢家的大门就打开了。

    见到来人是他,看门人立刻把人请了进来。

    白术和那门房的说了几句,也不进去,就和陈冬青坐在门口的屋檐下等。

    这个时间,谢家的下人们也大都干完了一天的活,回去休息了。

    大下雨天的,白术在门口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他们闲得无事,就跑过去看。

    林舒语坐在屋子里,就听见了外面的动静。

    他打开窗户,就听到有两个小厮在议论,说白小哥儿来了,正抱着个孩子等在外面,连公子都惊动了,正往门口赶过去呢。

    林舒语一挑眉,立刻就披了件衣裳走出去。

    他倒要过去看看,这谢公子到底是什么模样的。

    来到门口的玄廊附近,离着门口还有些距离,林舒语停下脚步。他没有带伞,这里到门口这么大雨,他是会淋湿的。

    因此他便只远远的站着,踮着脚观望,想看看谢公子在哪里。

    结果他看了一圈,也没见到公子摸样的人,不由得想到,八成是那两个小厮在乱说。

    谢公子是什么人物,怎么可能为了那个送鱼的哥儿亲自跑出来。

    这样想着,林舒语就回过头,准备回去了。

    结果他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不远处一个人匆匆朝这里走来。

    那人穿一身鸦青色常服,头发松松在脑后挽了个髻,插一根白玉簪子。

    长眉斜飞入鬓,目若桃花,鼻梁高挺,气质如山中青竹般凌然。

    他目不斜视的经过了林舒语身边,身上带着股淡淡的松香。

    林舒语有些怔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就看见小树也追了过来,跟在他的身后气喘吁吁的说道:“少爷,慢些。别忘了把伞拿着。”

    原来这就是谢公子。林舒语半响没有回神,竟有些痴了。

    他还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少爷时,也曾幻想过能找个俏郎君,气质卓然。以至于京里来提亲的那些纨绔公子们,他是一概也看不上的。

    若说他心目中合适的夫君长什么样子,大概就像这谢家的大少爷一样。

    他只看了谢槐钰一眼,就觉得他这副模样,就像是从他脑子里走出来的。

    谢槐钰从小树的手中接过雨伞,走到白术身边。

    他听人来报,白术抱着个孩子过来借车,浑身淋得透湿。当下心里一沉,立刻就赶了过来。

    上次白李氏生孩子时,白术也过来借了次车。

    那次,白李氏没有救过来,白术虽没说什么,但他接下来好几天情绪都有些低落。

    谢槐钰知道,白术这人心善,大约还是伤心了。

    因此这次他一听人报了白术的情况,就等不及要过来看看。

    白术抱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浑身淋得和落汤鸡一样,一看见他来了,便道:“你赶紧回去吧,雨太大,别把你淋湿了。”

    “没事。”谢槐钰道:“我打着伞呢。”

    说罢,却把伞挪到了白术的头上,给他遮住周边飘过来的雨滴,他自己的身子倒是半边都湿了。

    小树在一旁翻了个白眼,心塞的把伞遮到自己少爷头上,任凭雨水无情的把他浇了个透。

    他家少爷是魔怔了,一心一意的要对这个白小哥好。他这做下人的也劝不下来,只能由着他的意思来了。

    马车套好了,从屋后驶了过来。

    下雨天,又打着雷呢,马儿也不太听话。好在谢家的车夫是个经验老道的,给马儿戴了眼罩,又把耳朵给堵上了,硬是把车赶了出来。

    “上车。”谢槐钰亲自掀开车帘,白术便抱着孩子,和陈冬青一前一后的上去。

    他刚坐稳身子,谢槐钰却也坐了上来,在白术身边坐下。

    “你怎么也来了,快回去。”白术就要把谢槐钰赶下去。

    谢槐钰却一伸手,袖子就搭在了白术的手上。

    “我陪你过去。”他不容置疑的说道。

    袖子下面,被挡住的部分,谢槐钰温热的手掌覆在白术的手上,牢牢的握住。

    白术顿时安静了下来,点了点头,心里暖的快要化了。

    等小树也上了车,车辆才缓缓出发。

    陈冬青坐在白术对面,朝他伸出手道:“白术,辛苦了你这么久,把粒儿给我抱着吧。”

    白术便把孩子递给了他,陈冬青紧张的把粒儿抱在怀里,一下一下的轻轻用手揩他额头上的雨珠。

    小树就坐在陈冬青旁边,他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哥儿,觉得有些吃惊。

    这个哥儿,以前经常和白术一起来送鱼,他是见过许多次的。

    只是他之前来的时候,虽然看起来毫不起眼,可也就是副普通模样,哪有现在这样骇人。

    这哥儿脸上肿起一片,看着面目全非。大概是里面出了血,他两个眼眶都是青紫的,眼白还泛着血红。

    再看他抱着孩子的手,袖子卷起的地方,清晰可见的几个紫色脚印。

    小树忍不住开口问道:“这位小哥,你可是被谁给打成这样了?”

    他这样一问,陈冬青抱着粒儿的手微微发抖,再也止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见他如此伤心,白术内心也十分感慨,愤然的说道:“还能有谁,一个畜生罢了!”

    “小树,莫再多问了。”谢槐钰说着给了小树一个眼神。

    小树才闭上嘴,不再说话。只有些同情的看着大哭不止的陈冬青。

    雨夜里,马车行驶的也稍微慢了一些,往日里半个时辰就能赶到的县城,足足又多走了一刻。

    县里的医馆早已关门,白术他们在门口敲了好一会儿才把门打开。

    好在那医馆的大夫和白术他们相熟,又听说陈冬青的儿子有事,赶紧把人给请了进去,还好心安置在自家床上。

    那大夫给粒儿诊了一会儿脉,摸了摸后脑的伤处,施了几针,不一会儿,从针眼处排出了一碗淤血。

    大夫挤尽淤血,又开了一副活血化瘀的药和一副养神安宁的药。

    才对陈冬青说道:“陈哥儿,你放心吧。如今淤血排尽,令子性命已无碍,只是头部受到震荡,才会呕吐昏迷。”

    “你拿着这药回去,先服这活血化瘀的药。早晚煎服三次。等药吃完了,再服这养神安宁的药,让他多休息些日子,也就好了。”

    陈冬青这才放下心来,千恩万谢的谢过了大夫,又要付他诊金。

    大夫人很好,说既然与陈冬青相熟,就免了他的诊金,只当是行善了。

    陈冬青听到了,又是感动又是感激,直接就跪了下来,对着大夫磕了一个头,感激他对粒儿的大恩大德。

    磕完头后,他又转过去对着一旁的白术和谢槐钰连磕了三个响头。

    白术赶紧去扶他,陈冬青却不起来,只对着谢槐钰的方向说道:“这次能救粒儿,多亏了你和白术的大恩大德!欠你们的情,我陈冬青愿意下半辈子做牛做马来报答!”

    他说得情真意切,连一旁的小树也有些感动,竟红了眼眶。

    谢槐钰却淡淡的道:“我谢家有牛有马,也不缺人手。哪里用得着你来做牛做马?我借你马车,不过也是看了白术的面子。你欠我的人情,自有他来偿还。”

    说罢,又顿了顿道:“你若是真要感谢,就感谢白术一人即可,能认识他,也算是你的福气了。”

    谢槐钰这话,把功劳全推到了白术的身上。

    白术此时正和他站在一起,侧头看他一眼,正对上他的目光。

    白术手上微微一热,小拇指竟是被人钩住了。

    他面上一红,左右看了两眼,才发现小树正和那大夫专心致志的看向陈冬青,没有一个把视线放在自己身上。

    作者有话要说:  偷偷的牵小手了~

    o(* ̄▽ ̄*)ブ

    陈冬青是个成长型配角,有个转变的过程,后面会越来越好。

    其实现在很多被家暴又不能离婚的女性也是因为离婚以后没有办法生活,有的是自己没办法赚钱,有的是娘家不支持,离婚后住的地方都没有,逼着她们忍气吞声。所以还是得自己强大了才有底气,下一章让陈哥儿离婚,打脸渣男。会给渣男一个教训的。

    另外陈哥儿老公这种渣男是有生活原型的,是一个认识的人的爸爸,妈妈特别能干,一个人赚钱带大两个孩子都读出了大学。爸爸天天在家吹牛炫耀,说自己啥也不干两孩子都成材了,心情不好就打老婆。而且生活中那个妈妈还没跟他离婚,只是把压力转嫁到了女儿头上,现在催着姐姐赚钱给弟弟买房子了,唉……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想看下盗墓十年大佬、盗墓十年记、腐入骨髓、金箍棒不棒、南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盗墓十年记 30瓶;小小舞蓉、夜氏 20瓶;阿秃、33652224 10瓶;嘤嘤嘤、嵐之恩 5瓶;腐入骨髓、岁岁长安 3瓶;谭木木、周一天天 2瓶;ma424、暮雨寒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