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9、第 39 章

    一早, 白术拎着一筒鱼和两只兔子去了谢槐钰家。(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他最近一天都安排的满满当当, 只有早上的时候还有点空, 抓好鱼后, 就到谢槐钰家去一趟。

    进了谢家, 白术熟门熟路的朝着后厨走去。

    经过一条小径的时候, 却看到前方有个纤细的身影, 正艰难的用一根扁担挑着两只水桶。

    白术来了谢家数次,这家里上上下下的仆役,他每一个都已经熟识,可面前这人的模样却十分陌生,显然是个新来的。

    难道谢家又买了新的仆役?白术想到。

    这阵子他的事情很多, 谢槐钰老把家里的仆役派去给他帮忙。想到这里, 白术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

    也难怪谢槐钰又新买了仆役,恐怕人手是不够用了。

    他正想着,前方那人脚下一崴,就要失去平衡摔个狗吃屎。

    白术来不及多想, 几步跃上前去, 伸手在那人身前一拖,才让他逃过一劫。只两只水桶里的水,这下泼了一地,是白打了。

    “谢谢。”那人微微低头, 娇声软语朝白术道谢。

    白术这才注意到,面前的人额间有一个血红的朱砂痣,竟是个哥儿。

    不过这哥儿体型实在纤细, 光看背影,白术还以为是个个高的丫鬟。

    而且他的容貌,白术忍不住打量了一番……

    肤白如玉,眉目含情,面若桃花。连说话的声音都细细柔柔的……

    长成这样,还手无缚鸡之力。如果是在虫星,怕是一辈子也嫁不出去了,白术在心底摇了摇头,对面前的这个哥儿心里多了几分同情。

    好在这里是大宣朝,还是有人喜欢这样柔弱的雌性,也算是这个哥儿运气好了。

    在白术打量林舒语的同时,林舒语也在打量白术。

    林舒语和绿萝一来,就被安排了洒扫擦洗的粗活。

    活动范围也被限制在前院的范围,连谢家公子的面都没有见到。

    昨晚他们换好衣服,就被小树叫去擦洗地板,擦到晚上戊时才休息。

    从没有干过体力活的两人,今天一早就腰酸背痛,腿都快伸不直了。

    绿萝早上直接就称了病,躺在床上不下来了,而林舒语,则强撑着爬了起来。

    如果关在屋子里不出来,那谢家公子的面,是铁定见不到了,出来干活,虽然干的都是些粗使杂活,但还有与他相遇的机会。

    只要谢槐钰见到自己,态度必然会有所改变,即便除去了衣饰的包装,林舒语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十分自信的。

    这是没想到一大早,他又被安排去挑水。

    挑水是个体力活,两桶装满水的木桶,少说也有二十斤重。

    林舒语把水从井里打出来就费了全身力气,挑着桶走了几步,就支撑不住摔倒了。

    林舒语仔细看着面前这个救了自己的人,这少年身材高挑,容貌俊秀,眉眼亲切,天生带着款款笑意。

    如若是个男子,也是副让人心动的好皮囊。

    只可惜他额间竟然有一颗黯淡的红痣,表明了他哥儿的身份。

    一个哥儿长成和个男人一样,恐怕也是个没人要的。

    林舒语在心底暗暗的替白术摇了摇头,嘴上却甜甜的说道:“原来也是位小哥儿,刚才真是多谢你相助了。”

    他边说边回忆起在京城谢府里,自己打探到的消息。

    据说谢家大公子在乡下,看上了一个乡下哥儿。

    只是他来了以后,只在这里看到了一个哥儿。

    难道是他?林舒语想到,随即自嘲般的摇了摇头。

    那谢公子就算看上了哥儿,也不可能是面前的这个人。

    能被谢公子看上的哥儿,想必也小有姿色,就不知是何方人氏,什么时候才会出现了。

    不过面前这人,好像并不是谢家的下人,自己倒是可以利用一下,林舒语想到。

    下一秒,他就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唉……真羡慕小哥儿你的身板,看我这身子,实在是太弱。连点粗活都干不好。我家公子还等着水来煮茶,可我好不容易才把这水桶给挑上来,这下又全洒了。”

    听到谢槐钰等着吃茶,白术一愣。等着面前这小哥儿把水挑好,谢槐钰怕是都要渴死了。

    他立刻对林舒语说道:“你先等等,我把这些送去后厨,一会儿来帮你挑水。”

    说完,又拍了拍林舒语的肩膀道:“你的确是太弱了,这么小的身板,怎么干活。不过你有上进心就好,以后多锻炼锻炼,也能壮实一些。”

    看着白术朝后厨走去的背影,林舒语暗地里勾了勾嘴角。

    这些乡下人,还真是单纯好骗,自己不过随便奉承两句,就当了真。一会儿等他回来了,自己再多套些话。

    白术把鱼和兔子交给厨娘,洗了洗手,就返回了刚才的地方。

    林舒语果然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等着。

    白术把两只木桶拾起来,拎到了水井边,先从井里舀水冲干净,再把两只桶装的满满的。

    “走吧。”白术说着用扁担挑起两只水桶。

    他之前每天送鱼,更加沉重的木桶被他背着也一样健步如飞。

    不过区区两只水桶,被白术挑在身上轻飘飘的,仿佛一点重量都没有。

    林舒语见他对谢家似乎十分熟悉,便在一旁问道:“这位小哥儿,我刚刚才到,对谢家还不太了解,也不知你是来作什么的,对谢家似乎很熟。”

    “我来给你家公子送吃的。”白术不疑有他:“你家公子喜欢吃鱼,吃野味。我就每天给他送些。”

    “原来如此,真是劳烦小哥儿了。”林舒语道。

    怪不得见他刚才手上提着那些野味,原来是特地给谢公子送来的。

    林舒语又道:“说起来,我到现在还没有见过谢公子呢,也不知是什么样的主人,对待像我这样笨手笨脚的下人,会不会很严厉。”

    “当然不会。”白术立刻说道,脸上还挂着一丝笑容:“你放心,你家公子是最最好心的,只要你用心做事,必不会因此罚你。”

    “看来你倒是对我家公子挺了解的。”林舒语心中一喜,不动声色的说道。

    “差不多吧。”白术说着,耳朵有些红了:“到了,水房就在这里吧。”

    他把那两桶水小心放下,对林舒语摇了摇手道:“你自去忙吧,早些把水烧好,我还找你家公子有事。”说完,就扭头离开了。

    留下林舒语看着他的背影,嘴角似笑非笑的勾起。

    这个哥儿,竟还能见到谢公子本人……

    看来自己在他身上下功夫是对的。

    下次一定要找机会让他把自己带到谢槐钰面前!

    白术来到后院,径直走向谢槐钰的书房。

    还未走到门口,他就听到一阵悦耳的铃音,叮叮咚咚,在微风中轻轻响动。

    远远的,白术抬头见到自己之前送给谢槐钰的凤铃,被挂在了二楼一扇雕花的窗户上面。

    那里是?白术有些微怔。一侧头,便看见谢槐钰从书房里迎了出来。

    谢槐钰知道白术要来,早起就频频朝回廊上望去。

    可他见白术一路走来,到了书房附近,却忽地停滞不前,于是便走出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白术抬头望着二楼的那间窗户,谢槐钰了然的笑道:“别看了,那是我的卧房。”

    原来竟然是卧房!白术胸口猛跳了两下,和吃了糖一样甜滋滋的。

    “未婚哥儿这样盯着男子的卧房看,可是不妥。”谢槐钰说道:“还是随我去书房坐吧。”

    白术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刚才他直勾勾的盯着谢槐钰的卧房看,是有些太失礼了。

    走进书房,谢槐钰又说道:“龙凤铃本是一双,上次去你家里,倒是不曾看见那只龙铃。”

    白术一听连忙急道:“那房子太破旧,我是想等新房修好了,再挂起来的。”

    “挂在哪里?”谢槐钰又问,微微一笑,目光灼灼的看着白术。

    “自然……自然和你一样,也挂在卧房。”白术被谢槐钰一看,就十分紧张,说话也有些磕巴了。

    他又想起昨日,自己带着那墨迹来到谢家,被小树看见了。

    对方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最终是没有说些什么。

    经过一天一夜,汗水已经把墨迹给浸花了。

    谢槐钰看了他一眼,便道果然听话。又让小树端来一只铜盆,和过了水的帕子。亲自一点一点的把那些墨迹擦干净了。

    一想到这些,他脸上忍不住就腾起红晕,一直蔓延到耳朵尖。

    “想到什么好事了?这么开心?与我说说。”谢槐钰调侃他道。

    被他这样一说,白术就觉得更囧了。

    和谢槐钰接触的越深,白术便觉得谢槐钰有时候也是有些小坏的。

    比如他若是看出自己不好意思了,就要说几句话来逗逗,非要弄得他手足无措。

    不过在白术的眼睛里,谢槐钰的滤镜大概比城墙还厚。

    谢槐钰对他好,他心里开心,谢槐钰逗弄他,他心里更开心。

    反倒还升起一股自豪感,觉得谢槐钰只有在他面前才有这放纵的一面,或许对他到底是不一样的。

    “房子修的如何了?”谢槐钰正色问道。

    “地基的部分,已经挖了一半,准备铺一层石板,再用石灰隔层,再回填加了糯米的粘土。”白术说道。

    这是他和工匠们讨论出来的方法,用了以前虫星的技术,对材料进行了改进。

    底层做过处理后,更能隔水隔潮,还能让房子的沉降减小到最低,几个工匠都赞不绝口。

    除此以外,他还准备在地基的侧面用石板隔出空芯层,里面也填筑石灰石。

    这样地下室里也能保持干燥,种出来的粮食还能保存在里面。

    谢槐钰越听,越觉得白术实在是个秒人,这一套又一套的东西,说起来并不玄奥难懂,但要想出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于是便称赞道:“以前觉得你就是个笨嘴拙舌的小哥儿,现在才发现,你脑子里装的东西还真不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没拿出来的。”

    被谢槐钰垮了,白术有些骄傲,又有点不好意思。

    这些东西都是虫星的知识,他不过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拿来活用了一下,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

    于是便说道:“以前也有看过一些杂书,我喜欢这些杂记,就记了下来,改良到别的地方,也不是我自个儿想出来的。”

    谢槐钰只当他是谦虚,笑着说道:“就算是改良的,也非一般人能想得出。这么多的杂记,也不是一般人能记得住的。更何况你在这白塘村,环境恶劣,又只上了几年学。要是你有机会继续读书,岂不是更厉害了。”

    说罢又像想到了什么般的说:“说起来你今天也不过十八出头,年纪还小,要是喜欢,也可去村学里再念几年。”

    随后又摇了摇头道:“不,村学的水平,应当太简单了。去县里的私塾也是使得的。你想去么?”

    若是白术还想读书,他大可每日派车接送,那县里的私塾,打个招呼旁听也就是了。

    “念书?”白术一愣,没想到谢槐钰竟然有这种想法。

    在大宣朝,女子和哥儿不能科举,因此送女子和哥儿去读书的人家少之又少。即便是念书,也是学到识字的程度就可以了。

    谢槐钰见他这样,以为他觉得读书无用,又接着相劝:“虽说哥儿不能科考。但读书却能增长见识。因此大户人家哥儿和姑娘,凡是父母真心疼爱的,也均会送去读书。你早就没了亲人,一个人孤苦无助,才断了学业,现下只要你愿意,我便去找人联络,让你去县里念书。”

    白术没关注谢槐钰其他的话,脑子里只有真心疼爱这四个大字。

    从虫星穿越过来,失去了过去的一切,只能以白黍这哥儿的皮囊开始生活。

    白术不是不难过,也不是不惶恐,只是难过无用,便也就默默忍了下去。

    如今他看着谢槐钰,被压抑住的感情却如潮水般在胸口澎湃。

    白术红着眼脱口而出:“谢槐钰,我虽没了亲人,但却有你,在我心里,你对我最好了。”

    谢槐钰怔了一下,胸口也是一暖。

    心想这小傻子,实在是太傻,明明自己才是真心真意,把一颗心都掏出来了,却反而觉得自己那点举手之劳是好。

    “我家里有个胞弟,和我一母所生。也是个哥儿。”谢槐钰说着声音压低了两分:“小的时候,他也是去念过家学,识了些字的。只是待我生母病故,继母便找了借口不再让他念书。只把他每日关在家里,学些弹琴女红等无用之事。我送过去的书,他也不愿意读,性格越发怯懦内向。以后要是有机会,便让他多和你玩儿,也好让你带着,让他的性格活泼一些。”

    白术与谢槐钰认识这么些天,这还是第一次听他聊起自己的家人。

    他十分开心的点点头,眼睛弯成了两弯月芽:“放心,你让他跟着我混,我肯定不让人欺负他的。只是念书的事情,就不用了。我现在只想赚钱,一天都恨不得分成八瓣儿用,实在是没有时间念书。”

    听白术这样说了,谢槐钰便也不再勉强。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时间就已到了巳时。

    小树过来询问,白术要不要留下用饭。

    白术这才起身,依依不舍的说:“你瞧,时间总是过的太快了。”

    “你舍不得我?”谢槐钰笑道。

    “自然是舍不得的!”白术一本正经的点头道。

    “你可是个哥儿,这样的话,于你名声不好,以后可别再和其他人说了。”谢槐钰无奈的叹了口气。

    以白术现在的身份,他是碰不得的。万一发生些什么,坏了他的名声,反倒是害了他。

    要想把白术光明正大的放在身边,就必须要给他一个身份。

    他还得好好想想,这个身份,要怎么包装才好。

    白术离开谢家,就去了家里的工地。

    工地的工人们干劲十足,干得如火如荼。可不一会儿,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李三郎拿着柄折扇,提着包柑桔走了过来。

    他看到白术的时候,先是咳嗽了一声,打开扇子踱步而来。

    白术看他走路姿势如同鸭子,左摇右摆,愚蠢至极,心里忍不住又是冷笑出声。

    然而周围的那些村民们看见了,却十分崇拜的议论道:“看看,李三郎走的那是官步吧?多威风!”

    “不愧是秀才老爷,以后可是要考举人的材料,和我们可就是不一样。”

    白术:“……”

    “咳咳——”李三郎走到白术面前停下,清了清嗓子。

    他收起扇子,单手背在身后,拿出那包柑桔说道:“这是我娘——让我带给你的。”

    他重点强调了我娘二字,说完,还看了看周围村民的反应,见没有笑话或起哄,才接着说道:“我娘——她还说了,你若有空,可去我家坐坐,吃个便饭。”

    其实李三郎的爹娘是让他去找白术重修旧好。可白术一天到晚泡在工地,也见不着人,被逼无奈,他只能到这儿来找了。

    当着这么多的村民,李三郎还是要点面子的,实在是不想直接承认自己要和白术修好,便只托称是他娘叫白术去吃饭。

    不过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大家也不是傻子,都能知道那背后的意思了。

    白术要是识相的话,就低头服个软,再说些好话。看在他如今有地的份上,他也就勉为其难娶了他吧。

    “替我谢谢你娘了。”白术冷笑一下,一把接过那包桔子。

    接着又转手递给旁边的人道:“把这桔子拿起给几位师傅吧,大夏天的,正好吃点水果解暑。”

    转头,他又对李三郎说道:“吃饭的话就免了,我和你无亲无故的,也不缺你家那口饭吃。再说我若去你家吃饭,难免你又要自作多情,还以为我对你有意。岂不是徒增烦恼,倒不如不要来往,撇清关系,对你我都好。”

    围观的村民们,都听说过白术和李三郎的事情。

    因此也都知道,白术可是曾经为了李三郎大病一场的。

    看到李三郎又来找白术,他们内心难免觉得,白术恐怕又会和李三郎在一起了。

    毕竟整个白塘村里,所有未婚的男人中,李三郎的条件是最好的。

    可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白术的态度竟然如此冷漠。还话里话外的暗示李三郎自作多情,倒衬的李三郎剃头担子一头热,没得掉了身价。

    “你!”李三郎被当众说成自作多情,整张脸顿时又青又白,指着白术半响说不出话来。

    “我真没看上你李三郎。”白术翻了个白眼道:“求求你别再想像我喜欢你了好不好?我白术就算是嫁猪嫁狗,一辈子单身不嫁人,也不会去找你李三郎的。”

    白术这么一说,周围的村民们就哈哈大笑起来。

    李三郎平日里仗着自己秀才的身份故作清高,还吸引了村里大把姑娘和哥儿的注意力。

    有好些青年汉子也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于是便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李三郎,你再别自作多情了,白术这可是当着大家伙儿都说了,他看不上你。”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家。白术现在有钱了,再找男人,也要找个家里地多的,你家才几亩田,也没人耕种,真当自己是个香饽饽了。”

    “你真以为你是什么白莲花!”李三郎又羞又恼,怒急了破口大骂道:“个死娘的东西,要不是看你有点钱,我还能看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说罢又指着那些笑话他的汉子们说道:“你们现在倒是帮着他来说话,以前背地里可没少骂他长得丑。怎么,洞房的时候,把眼睛一闭,就当看不见了?”

    村里头骂人,都是往下三路上走。李三郎考了秀才,骂人的功力只增不减,说得极其难听。

    白术脸色当场就垮了下来,起身就拿起附近锄头,想用棍柄教训他一顿。

    可他还没来得及动手,有人就比他抢先了一步。

    陈冬青正从附近挑了粪肥路过,正巧听到李三郎辱骂白术。

    那些难听的词句,他从前没少从别人的嘴巴里面听到过。

    陈冬青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白术这么优秀,这个人凭什么这么骂他!当下就一桶粪水泼了过去,浇了李三郎满头满脸。

    泼完以后,还犹不解恨的说道:“你秀才又怎么了?不做人的秀才,还不如田里的庄稼汉呢。你先与白术订了亲,眼看着他落魄了,就去找白禾。现在白禾家没钱了,又反过来想吃回头草!”

    “呸!我看你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老天有眼了,才让白术落魄了一次,正好把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给看清了。”

    陈冬青的气势,把白术都惊到了。

    他还记得自己刚穿过来时,对方可没少劝过自己,还一个劲的说哥儿哪有不嫁人的,若是有人提亲,就随便找个人嫁了。

    没想到这才过了多久,他就觉得李三郎也配不上自己了。

    看着陈冬青比自己还要义愤填膺的模样,白术觉得很安慰。他没有看错人,自己的这个朋友,果然没有白交。

    “你——”李三郎咬牙切齿,恨不得当场撕了这两个人。

    特别是陈冬青,竟敢为了白术对他泼粪,也不看看自己和他是什么关系!

    说起来,陈冬青的丈夫,还是李家的表亲。李三郎与他有些交情,还要唤他一声表哥,陈冬青也是与他家沾亲带故的。

    “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找表哥,看他不好好把你教训一顿!”李三郎恶狠狠的说完,便转身离去。

    留下陈冬青听到他的话,才想起了家里那个煞星,脸色一片青白……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清明节,白天出去忙了,晚上回来码字……啊啊啊啊——这几天三次元都太忙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盗墓十年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zaizzzz 54瓶;ciaga、夜氏、皮皮鲁、大内酱、小远 10瓶;湘水长亭 8瓶;天_蓝 6瓶;贝儿26876949 3瓶;暮雨寒霜、临溪沐梦 2瓶;.........、雨色、吾乃宅腐女?、浅浅浅溪、初夏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