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6、第 36 章

    白塘村里, 几个工匠被白术带到田里, 正在仔细的勘察地形。(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们来了白塘村三天, 每天和白术讨论, 已经把庄子的细节讨论的差不多了。

    此刻, 他们正结合着具体的地貌, 商议把屋子修建在哪里。

    和白术想的差不多, 几个工匠看过之后,还是建议把屋子修在靠山的地方。

    因为白术想做生意,所以屋子修的比白术想像中更大一点。介于要做复杂的排水系统,地基也要挖的很深。

    几个工匠把土地丈量好,做上了记号后, 就要开始准备各种材料了。

    而白术, 也不能闲着,他要去村里招人。

    修建这么大的宅子,是需要很多工人的。

    不过在招人之前,白术还是先去了自己的鱼塘。

    经过这些日子, 那鱼塘已经挖得差不多了, 白术检查了一下,发现今天下午就能收工了。

    光是挖好了沟,鱼养在鱼塘里也是圈不住的,白术还得用渔网把和河道封口的地方拦住。

    好在他早有准备, 让陈冬青送鱼的时候,就顺便买了不少渔网回来。

    等那两个工人挖好了沟,他就把他们叫上来, 交代了自己还有其他的活让他们干。

    一听到自己还能继续给白术干活,那两个工人都乐开了花,对着白术连连感激。

    白术则琢磨着,给这两人安排什么岗位。

    这两人都是信得过的,家里也都是老实人。那个年纪大的长工做事更加稳重卖力,可以安排个管理岗位,而那个年轻点的,干活也是一把好手,做个工头啥的也不错。

    不过现在他手上的工人还没招来,于是白术便让他们去后山砍竹子,他的鱼塘还需要竹子来加固的。

    那两个工人浑身干劲,不过半天,就在后山砍了不少的竹子。

    白术教他们把珠子一头削尖,均匀的砍成三尺长,一根根并排插进地里。

    待整个鱼塘外围都插满了竹子,那与河道相连的部位,白术便亲自下去,隔了一段插一根竹子,再把渔网摊开,沿着鱼塘的边沿固定好。

    那渔网的底部,他更是细致的用竹竿插好固定,再用一排大石头压好,就不担心鱼儿会从下面越狱了。

    白术上岸,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三亩鱼塘。

    经过他精心的修整,整个鱼塘与小河相连,成了一片带水的洼地。

    在那洼地中间,隐隐可见一块块方正的土地,那里可以种上水稻。

    种了水稻的鱼塘,收完稻子以后,田里的那些稻杆就成了鱼的食物。而鱼粪和排泄物又可以肥地,让稻子长得更好。

    这是白术过去在选修课上学到的知识,没想到如今派上了用场。

    鱼塘整好以后,白术从河里捞了不少鱼出来,却不是自己吃的,而是全部倒进了鱼塘里面。

    那些鱼儿在鱼塘里四处游窜,到了边缘却又被渔网拦住,游不出去。

    如此一来,只待种上稻苗,白术的鱼塘便正式完工了。

    白术这样的做法,吸引了村里不少的村民们围观。

    看着白术把鱼塘弄成这样,许多村民都站在岸边交头接耳……

    白术把田给挖成这样,能种稻子的面积就小了很多。

    而稻子又占了那么大的地,塘里还能养多少鱼啊?

    白术做这些的时候,并没有背着任何人。事实上,如果有人想学,他也不介意教给对方。

    毕竟他精力有限,土地的面积也有限,如果河边的村民和他一起养鱼,再由他统一收购,反而还更省力一些。

    可村民们大多都不看好白术的鱼塘,幸灾乐祸的居多,少数有些好奇的,也没那个胆子尝试,决心继续观望一阵。

    毕竟等白术赚了钱了,他们再来讨教也不迟。

    趁着围观的人多,白术又放出话来,他家的房子明天起就要动工了,需要再雇几十个人。

    凡有盖房子经验的,或力气大的,明天一早可到自己家门口来报名。

    村民们一听,立刻议论纷纷,许多人家都一脸喜色。

    毕竟帮白术干活,可是顿顿都有肉吃的,现在又不是农忙的季节,他们巴不得一家都能去给白术干活。

    在白术没有注意到的地方,王木头远远的站在人群后面,望着人群中众星捧月的那个人握紧拳头。

    前几天他家的二娃病了,几副药吃下去,病是好了,可家里也快揭不开锅了。

    自上次他去买了只大雁,那点微薄的存款也就花得差不多了。

    如果这次能去帮白术干活……他二娃的药钱,是不是就能早点存够?

    翌日,白术在家门口搬了张桌子,找谢槐钰要了纸笔放好。

    这次所需的人手众多,便不能再和上次一样,只随便问问,留下几个看起来老实的。

    一大早上,门口应聘的人就已经塞满了整个院子。

    许多人家都是兄弟父子来了好几个,正一群群站在一起,看着白术翻修过的房子叽叽喳喳的议论着。

    白老三一家黑了脸,白邹氏在窗口大叫了一声吵死了。

    然而村民们并没有人买他们的账,大家哄笑一声,反而议论起了白邹氏逼死儿媳的事情。白邹氏铁青了脸,关上窗户,连里面的帘子也拉上了。

    到了卯时,白术从屋内走出来,那些人短暂的安静了一会儿。

    白术目光巡视了一圈,便开口道:“这一次招人,需要至少五十来个好手。你们排好队,一个个过来登记。”

    “登记?啥是登记?”

    “我盖了这么多房子,也从没听过这词,不知道这登记到底是啥?”

    大多数村民没有文化,听白术说到登记,便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偶有几个知道的,也不耐烦的嚷嚷道:“不就是修房子么?我都去县里帮人盖过好几次房子了,我们都是一个村的,还登记个啥啊?”

    “不想登记的,现在就可以回去。”白术冷冷说道:“我不管你们修过几次房子,有多少经验。给我干活,就要守我的规矩。”

    听他这样一说,所有村民都噤了声,老老实实的排成一条长队。

    白术便让人一个个来到桌子前面,询问每人的姓名、家庭情况、擅长的事情等。

    那些工人一一作答后,白术就把基本资料登记在宣纸上面,算是登记好了。

    院子外面,王木头低着头,悄悄的排在了人群最后。

    他想在白术这儿做工,可又实在没脸,就只敢远远的站在最后。

    尽管他十分的低调,可还是被人看见,便立刻有几个站在末尾的人高声说道:“哎呦,这不是王木头么?你怎么来了?不会是又来提亲的吧?”

    王木头那天朝白术提亲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整个白塘村,成了这些村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如果白术还是那个一无所有的穷哥儿,人们倒是不会对王木头有什么想法。

    不过白术现在发财了,不仅买了地,还要修大房子了。

    那些村民再看王木头,就觉得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言语间多少也有些瞧不起。

    他们这样一起哄,坐在桌前的白术便也发现了王木头。

    经过上次的事情,白术对王木头的印象其实也不是很好。毕竟这一场误会,让谢槐钰差点生气了。

    这王木头,怎么又来了?

    白术巴不得和对方不再打交道,以他们现在的关系,是该避嫌的。

    白术微微皱眉,开口问道:“王木头,你来这里,可是有什么事情?这就说吧。”

    他这样一问,王木头立刻满脸通红,支支吾吾的好一会儿也没说出一句话。

    见他这副模样,那些村民们笑得更狠了。

    还有人大声说道:“王木头,白术都让你开口了,你怎么还这么胆小?怪不得人家瞧不上你呢。”

    王木头听了,整个人如被油煎火烤一般。

    他狠狠瞪了那人一眼,咬了咬牙,转头快步离开了。

    白术有些无语,也不知道这王木头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他继续让后面的人过来登记,不过到底留了个心眼。

    等所有人登记的差不多了,白术便寻了个姓王的村民过来。

    这个姓王的村民是王木头的小叔,名叫王石头,和王婆子也沾亲带故。

    白术便问他:“你可知道刚才那王木头是干什么来了?”

    王石头生怕白术因为王木头的事情迁怒于他,不再录用。于是连忙解释道:“白小哥儿,我看那王木头这次过来,应该是没什么别的想法,只是想来做工的。”

    怕白术不信,他又接着说道:“您不知道,这王木头家的老二,前些日子生了风寒。因病的厉害,被他带去县里看了大夫,几副药吃下去,才总算是好了。不过您也知道,再便宜的药,一副也得十几文钱的。这王木头现在也是真的没钱了,家里开锅都难,昨儿还去我家借了粮。这次会到这里来,怕也是知道你这里钱给的多,还有肉吃,也顾不上脸面了。”

    白术听完王石头的话,沉默了半响。

    没想到王木头会来这里,还有这么一段原因。

    白术是真不想和王木头再扯上半点关系,但一想到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三个孩子,他又有些于心不忍了。

    罢了,大不了他今天再去和谢槐钰好好解释一番,白术想到。

    于是他便对王石头说道:“既然是来做工的,那他为何也不来登记,直接就跑了?”

    “这样,看在三个孩子的份上,我就再给他一次机会。我岸边刚挖好的鱼塘,还没来得及找人耕种。如果他愿意,就让他去帮我种稻子。工钱和修房子一样,包一顿饭。你现在就去问问他吧。”

    “愿意的,愿意的!他自然是愿意的!”王石头听了连连说道,一溜烟就跑出门去。

    对他们这些庄稼汉来说,种田比盖房子还要简单多了。还能拿一样的钱,王木头这是走了大运了。

    赚上点钱,他再去买些粮食,就能撑到秋收,到时候日子也会好过些了。

    王木头家里,三个孩子正捧着碗喝完一大碗井水。

    老大第一个放下空碗,看着王木叫道:“爹,肚子还饿。”

    “爹,我饿……”

    “我也饿。”

    三个孩子轮番叫饿的声音让王木头心中涌起一阵烦躁,他第一次忍不住朝三个孩子发了火,大声吼道:“饿什么饿?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这还没到吃饭的时辰呢!”

    三个孩子被王木头一吼,怔了一下,哇的一声,纷纷哭了起来。

    王木头被震天的哭嚎声包围,顿时头昏脑胀,沮丧的把脸埋进了双手之中。

    “王木头,王木头!”门外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王木头听出这是自己小叔王石头的声音,便整理了一下情绪,起身过去开门。

    王石头一进来,先是看到三个孩子嗷嗷大哭,连忙开口哄道:“哭什么哭什么!你们爹爹有好事了,饿不着你们,别哭了。”

    那三个孩子听到有好事了,啜泣声渐渐变小,一个个抬头看着王石头,冒着鼻涕泡。

    王木头脸色晦暗的叹口气道:“小叔,我能有什么好事,你就别诓我了。你看看家里这情况,就借你的那斗豆子,还要撑到下个月。现在孩子就只能吃点豆子汤配野菜过活,饿的直哭哩。”

    “嗨,我既然说是好事,必然是不会诓你。”王石头一屁股在王木头家床上坐下。

    王木头家穷,打不起家具,因此来人都是直接坐床上的。

    “我告诉你啊,刚刚白术通知我,让你去给他的鱼塘里种稻子呢。”王石头说道:“工钱和盖房子的一样,还包你一顿饭。这可不是天大的好事?”

    王木头一听,整个人都愣住了。

    刚才他落荒而逃,就是觉得白术对他好像十分反感,觉得做工的事情肯定没戏了,这才直接走掉。

    没想到没过多久,王石头竟来通知他,自己被白术给录用了!

    “你可没骗我吧?”王木头几乎不敢相信:“白术怎么可能会录用我?”

    “真的!”王石头说道:“我是你亲戚,还能骗你这个。刚才他亲自找我说的。”

    “说起这白家小哥儿啊。还真是个心善的。”王石头说起有些感慨:“他问我你来是干嘛的,我就把你家的情况如实跟他说了。结果听完以后,他就说看在孩子的份上,给你一份活儿干。上次白老三家儿媳妇出事,他不也亲自去县里请来了大夫么?这样的心性,村里可没几个人有。就算长得像男人,娶了也值了。”

    见王木头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怅然。王石头便接着说道:“你既然对这白小哥儿有意,不如再追求一下。现下你有了和他接触的机会,再表现表现,说不准他就同意了。以他现在的身价,你要是娶了他,可就是锦鲤翻身了。”

    “这话你可别再说了。”王木头听到王石头这样说,连忙阻止他道:“白术这人,我之前碰到过两次,见他对孩子们不错,还以为他对我也有些意思。”

    “那个时候他家里还穷,白老三对他又不好。我想虽然我有孩子了,但去和他提亲,他也应该会答应的。”王木头道:“哪知道白术现在发了财,地也买了。而且白李氏那事儿,我才知道他是真的心好,对谁都好,是我自己会错了意。”

    “我现在已经彻底死了心。”王木头正色道:“就我这样的,哪里配得上他?他拒绝我也是应该的。这次他不计前嫌,能给我活干,我就很感激他了。要是我还没脸没皮的凑上去,那是毁他的名声,把他给害了。”

    见王木头下定了决心,王石头便也不再劝他,只摇摇头道:“都说你是个老实的,还真是一点没错。左右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也不便多说,你自己拿主意就是了。”

    白术登记完所有人的信息后,经过一番挑选,择取了五十多人,分为三组。

    这三组分别是挖地基的,运沙土的,运砖石的。后期地基挖好了后,还要再重新细分,把他们安排去砌墙,锯木头什么的。

    这次来应聘的人里,同姓的一家人很多,白术特地把人打散了,把一家人均匀分到三个不同三个组里。

    毕竟人多了,对人的品性就很难考验。一家人聚集在一起,时间长了难免想要摸摸鱼,偷偷懒什么的,还能互相掩护。

    这样把他们全部分散了,彼此监督,干活的效率也会更高一些。

    除了打散分组外,白术还提出了奖惩机制。

    三组的工人们比赛,哪组的活干的快干的好,那组整体每人当天就能多得一文钱的奖励。

    这些村里的村民们,大多世代种田。又哪里见识过这样的奖惩方式。

    一个个顿时如打了鸡血一般,都想自己的组能干的最好,多得那一文钱的奖励。

    除此之外,白术又找来了之前帮自己挖鱼塘的两人。

    他们原本也和其他村民们一起过来应聘,还以为自己一定能被选中。

    可等来等去,白术把组分好,其他人都安排好了工作,却还是没有叫到他们。

    这两人心里难免有些惴惴不安,还以为白术不想用他们了。

    所以当白术通知他们,让他们帮自己监工,并给他们另涨了工钱以后,这两人立刻都激动万分,对白术感恩戴德。

    白术让那个年轻些的汉子负责监督工人进度,每天多给他三文。

    而那个老长工,白术则让他负责管理各种建材,每天多给他五文。

    这是个肥差,也是最容易偷鸡摸狗的岗位。

    这长工是被白术考验过的人,目前看来还算老实,白术就先让他在这个位子上试试。

    至于刘哥儿,一个人做饭显然是忙不过来了,于是白术又招了那汉子和长工家里的妇人过来,和刘哥儿一起做饭。

    见之前跟着白术的人都涨了薪水,可自己却没有。刘哥儿立刻垮了脸,显然是有些不高兴了。

    不过白术也不必理会他的感受。

    刘哥儿的性子,作些烧火做饭的活儿还行,却着实不适合委以重任。

    看着他是陈冬青叫来的朋友的面子上。白术准备等修房子的活计结束了,再让他帮着陈冬青一起种种药草。

    不然陈冬青又送鱼又种药草的,恐怕很快就会忙不过来了。

    三个工匠再来的时候,白术建房子所需的材料,都已经联系好了。

    大部分的材料,县城里就全部能买到,还有一小部分,只有府城里才有。

    谢槐钰没告诉白术,自己使了下人去帮他采购,也一并用马车给送来了。

    见到白术招好的工人,几个工匠有些吃惊。

    他们修过很多房子,什么样的工人都见过。

    即有专门负责皇家建筑,纪律森严的工人,又有经验丰富老道却爱偷奸耍滑的工人,也有从附近临时招来的,没什么经验的杂牌军。

    原本在白塘村这地方,他们也没指望白术能找到什么好的工人。

    可如今一看,这些人整整齐齐的排成三队,一看到他们,各个眼冒精光,神采奕奕。恨不得立刻摩拳擦掌的大干一番。

    单是这精神气,倒是把皇家的御用工人都比下去了。

    那花白胡子的工匠忍不住称赞道:“白小哥儿,你们白塘村还真是不一般。连村民们都这么有朝气啊。”

    白术笑道:“不过他们大都是些没经验的,还请各位把流程讲解的清楚些。免得到时出现错漏。“

    “白小哥儿放心,这是我们分内之事,我们这就开始吧。”

    说罢,三名工匠带领着一群工人们向事先规划好的土地走去,白术家的院子里这才安静下来。

    好不容易歇下来,白术把案几重新搬进屋里,又坐下喝了几口水,准备休息一下就动身去现场看看。

    从早上登记到现在,白术忙得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谢槐钰那边也没来得及去,他准备等一会儿从现场回来后,捉几条好鱼送去给他。

    正想着,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不急不徐的笃笃两下,让白术一愣,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来找他。

    打开房门,一个身长玉立的人站在门口,他穿着身竹青色麻布长衫,戴着一顶椎帽,把脸遮住。身上还有股清淡好闻的松香味儿。

    白术实在猜不出白塘村里到底有谁出门会带上椎帽,可他看着对方的身形,倒是觉得挺熟悉的。

    他刚想开口问对方是谁,头戴椎帽的人却轻笑着开口说道:“怎么?不想请我进去?”

    低醇的声音传入白术耳中,让他怔了一下,浑身的寒毛都炸开了。

    这这这!这不是谢槐钰又是谁?

    谢槐钰怎么到他家里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小攻:第一次来老婆家里,仔细看看~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