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2、第 32 章

    白术掏出那对龙凤铃, 有些忐忑的对谢槐钰说道:“这是我带给你的, 不是什么贵重东西, 你可以挂在窗户上。(看啦又看小说网)”

    “龙凤铃?”谢槐钰拿起其中一只道。

    他早年在京城里见过这种铃铛, 知道这是南苗的产物。

    有人把这铃铛刚带到京城的时候, 也曾在贵族间流行过一段日子。

    他当初看到别人把这铃铛挂在窗口, 只觉的声音挺好听的, 并无其他感觉。但今日在白术这里收到了一个,却忽觉这铃铛涵义甚好。

    “你知道啊。”白术有些吃惊,不过他转念一想,谢槐钰是个读书人,博学多才, 知道也很正常。

    “这铃铛声音清脆, 我要了。”谢槐钰说完勾了勾嘴角,把那只凤铃收了起来。

    白术脸上立刻红了一片,他低下头,一只手覆在那只龙铃上道:“那……我就把这只给带回去了。”

    “这就走了?”谢槐钰突然起身道。

    “啊?”白术一下没反应过来, 以为是谢槐钰要让他走了。

    他有些失落的起身, 依依不舍的看着谢槐钰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真走?”谢槐钰皱眉,思索片刻后说道:“为了答谢你送我的铃铛,用了饭再走吧。”

    “好!”听到谢槐钰要留自己吃饭,白术脸上忍不住又升起一股喜悦, 连连点头。

    “你啊……”谢槐钰又笑了。

    白术什么都写在脸上,他都不用猜,就什么都知道了。

    他喜欢这样简单的白术, 让他心情很好。

    谢槐钰一叫饭,不过半刻,小树就叫人端了晚饭上来。

    谢槐钰的吃食,是厨娘们早就做好了温在后厨的。

    和京里那些公子哥们比,谢槐钰吃的很简单,一道红烧鱼,一盘河虾,一碗青菜豆腐汤,一盘炒蚕豆。

    因为多了个白术,又特地让人加了道红烧肉。

    红烧鱼是白术之前送来的鱼,肉质鲜嫩。用小葱、姜和蒜一起烧出香味儿。

    河虾则是白水煮的,只放了把葱。沾醋或不沾醋味道都很好。

    除此以外,桌上的白米饭也比白术见过的粳米饭要好。放了糯米去煮,米粒颗颗饱满,颜色很亮。一端上来就有股扑鼻的米香。

    白术在外面跑了一天,肚子早就饿了。

    此时饭菜一端上来,他嘴里不停的分泌唾液,忍不住想要大快朵颐。他现在的这具身体,对这种油荤的东西,一点抵抗力也没有。

    然而白术端起碗来吃了几口以后,却又小心翼翼的放下碗,再也不敢大口大口的吃了。

    谢槐钰坐在对面呢,他吃饭和写字一样,也是又斯文又好看。不紧不慢的夹一筷子,等嘴里的完全吞进去了,再夹一筷子。

    在虫星时,那些雄虫们就是这样,无论作什么都很优雅,而且他们往往喜欢一样优雅的对象。

    白术在军部里的时候,每天都和一群雌虫士兵们一起吃吃喝喝,糙习惯了。

    不过,他听过来人说过,有雌虫去约会的时候,就因为举止太过于粗鲁而被雄虫嫌弃了。

    想到这里,白术吃饭的动作难免有些小心翼翼。

    谢槐钰看他一眼,眼神中带着几分探究。仿佛在说,你这样的举动到底是不是装的?

    白术接收到他的眼神,顿时就更紧张了。

    他也不敢去夹远处大块的红烧肉,只伸出去筷子对准离自己最近的蚕豆。蚕豆又圆又滑,白术的筷子就和发抖似的,夹了几次也夹不起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聚焦到一点,好不容易动用手腕的力量夹起来一颗。筷子颤颤悠悠的来到嘴边,蚕豆掉了……

    掉在桌上不说,还弹了好几下,准确无误的蹦到了对面谢槐钰怀里,从领口滑了下去。

    谢槐钰:“……”

    白术握紧拳头,整个人都木了,他觉得自己不想做人了……

    突如其来被蚕豆袭击了,谢槐钰倒没说什么,只站起身,从怀里拿出那颗蚕豆放在桌上。

    白术低着头,已经不敢看了。都说秀色可餐,他没想到自己和谢槐钰一起吃饭,还有食不下咽的一天。

    “张嘴。”谢槐钰突然开口说道,一双夹着蚕豆的筷子伸到白术嘴边。

    “我……”白术懵了,整个人动作都慢了两拍,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看在谢槐钰眼里是什么样子的。

    “张嘴。”谢槐钰又不容置疑的说了一遍。

    白术就乖乖的把嘴张开,一颗蚕豆送进他嘴里。

    白术嘴里叼着谢槐钰的筷子,眼睛都有些红了。

    那蚕豆是用糖点过的,白术吃在嘴里,就觉得这豆子好甜啊。也不知道自己吃的是豆子还是糖球了。

    “好吃么?”谢槐钰问道。

    “好吃……”白术说的小声,点了点头。

    “那就好好吃。”谢槐钰笑道:“我从小在伯府里长大,那里规矩多,吃饭也有人管着,不能失了分寸。时间久了,就养成了习惯,但我喜欢看别人吃的香点。”

    听到他的话,白术胸口又涌出些又酸又甜的情绪。谢槐钰虽说的平淡,但他小时候,过的好像不太好。

    不过即使如此,他却对自己好好,没有笑话他笨,还怕他紧张。谢槐钰真好,白术心里想到,他觉得自己好像更喜欢对方了。

    白术点点头,端起饭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既然谢槐钰喜欢,那他必须要好好吃饭的,谢槐钰看他吃得香,或许还可以多吃一点。

    饭后,丫鬟们把桌上的残局收拾干净。

    四菜一汤,虽分量不多,但也被两人吃的干干净净。

    “你还会写字?”谢槐钰起身,拿出白术之前拿过来的那块布片,状似不经意的说到。

    “会一点。”白术凭着记忆点点头道:“小时候爹爹让我上过两年村学。”

    白术觉得自己挺幸运的,原身刚好也学过写字,不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会写字的原因才好。

    虫星的文字和这个世界几乎一样。

    不过他们已经发展到可以语音录入文字了,写字的机会少之又少。所以白术的字写的挺丑的。

    “怪不得字那么丑。”谢槐钰笑道,你写给我看看。

    白术摸摸脑袋,谢槐钰突然让他写字……

    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接过毛笔,在宣纸上练起来。

    白术是没用过毛笔的,不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他看谢槐钰写过几次,就学着他的样子,把笔攥在手里。

    沾了沾墨汁,一笔下去,墨太多了,沁了一大块黑色,还不如他用木炭画的。

    白术赶紧把笔抬起来,不太敢下第二道笔了。

    “你是什么师父教的,拿笔的姿势都不对。”谢槐钰说着一只手覆在白术的手上。

    他的手微凉,有层薄薄的茧子。白术口干舌燥,手心里立刻泌出一层冷汗。

    “你松手,我教你怎么握笔。”白术闻言就把手微微松开。

    他看向谢槐钰,对方一脸正经八百的模样,捏着他的手摆弄了一会儿,

    把白术握笔的姿势纠正好了,才绕到他身后,握着他的手在纸面上写下了一个白字。

    白术背后靠着谢槐钰的胸膛,感觉到对方的胸口压迫着自己。

    他个子不低,谢槐钰却比他还要高出一截。

    他一说话,气息就正好喷在白术的耳朵上。

    白术顿时有种头昏眼花的感觉,脖子到耳朵全红了。他悄悄向前挪了一点,总觉得自己现在和谢槐钰的姿势太亲密了。

    虫族的雄虫数量稀少,除非有意交往,否则基本不和雌虫有什么接触。许多雌虫究其一生,可能连饭都没办法和雄虫吃上一顿。

    白术心脏狂跳,自己现在和谢槐钰的状态有些超纲了。

    “你看好了,这是你的名字。”谢槐钰说着,落笔又写下一个术字。

    这两个字不是他平时惯用的小楷,笔画十分飞逸,反而更像行书。

    谢槐钰写小楷的时候,白术觉得他字如其人,气质温文内敛,现在换成有些攻击性的行书,竟也不维和。

    白术觉得谢槐钰把他的名字写的太漂亮了,看来自己以后也要买些纸笔练练,总不能连谢槐钰的名字都写不好吧!

    写完这个名字,谢槐钰就把白术的手放开,让他自己试试。

    白术想了想,提笔写了下去,却不是写的白术,而是谢槐钰三个字。

    他的字还是挺丑的,写的还很大。但在他的努力下,总算比刚才好了很多,还算看得过去。

    谢槐钰点点头道:“孺子可教也,这样好多了。”

    得到谢槐钰的表扬,白术开心的一笑,又低头认真的写了好几遍,一遍比一遍更好。只要他想,学什么都是很快的。

    看白术一直专心练字,谢槐钰摇摇头,坐了下来。

    饱暖思淫、欲,刚才吃饭的时候,看到白术乖巧的模样,他其实起了那么点心思。

    因此他才会突然提起写字的事情,借着练字的名义,想看看对方什么反应。

    不过白术的反应实在是……一看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

    如果是其他人,可能借着这机会把生米煮成熟饭,哪怕是得不了什么名分,这伯府的富贵也是享之不尽了。

    看白术那么认真的想把自己名字练好,谢槐钰收了心思。觉得就这么把白术放着,干干净净的欣赏也挺好。

    白术这副模样,和个小狗崽似的,也不知道家里是怎么养出来的。

    于是谢槐钰又开口问对方一些家里的事情,白术一一作答了。

    当听到白术现在还住在白老三家里,睡着稻草床的时候,谢槐钰收敛了笑容,神色看起来有些严肃。

    白术有些害怕谢槐钰嫌弃自己。他连忙说道:“我已经准备重新造房子搬出去了。也订了新家具,明天我找人把房子翻修好,再找村长借个牛车,把新家具拉回来。”

    顿了顿后,白术又郑重说道:“你放心,这都是暂时的,我会赚更多的钱,肯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如果小树在这里,听到白术的话,肯定又会炸毛。

    我家少爷是什么人,怎么会住你那破房子,跟着你受委屈!

    但谢槐钰听到了,却并没有反驳,只是勾了勾嘴角,沉吟片刻后道:“明儿你就别去找村长借牛车了,这里有马车,我让车夫载你去。”

    其实谢家空房极多,也不是住不下一个白术,但他毕竟是个未婚的哥儿。不清不白的住进谢家,与他的名声总是不好的。

    白术又写了一会儿,小树便拿着火折子过来要点油灯。两人这才发现,天色竟已经暗下来了。

    于是白术起身告辞,谢槐钰微微颔首,让小树把他送出门去。

    小树把白术送到门口,又叫住他的名字,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少爷他对你好是不假,谢家也不会亏待你,可你也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不该讲的别在外面乱讲,也别起不该起的心思。”

    白术沉默了一会儿,眨眨眼说道:“小树,你对我说这些,就不怕我下次告诉你家少爷?”

    小树一听,立刻胀红了脸,有些慌张的说道:“你要说便去说。少爷于我有恩,只要是为了他好,这恶人我总是要做的!就算少爷把罚我去劈柴我也不怕。”

    白术听完笑了,真诚的对小树说道:“我不会告你的状。不过我是真心喜欢你家少爷,也是为着他好的,你相信我。”

    小树一怔,眼里闪了几下道:“总之你心里有数就好,谢家这趟浑水,可不是你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清澈的。”

    白术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

    白老三屋里已经亮起了灯,他推开院门,正好碰上从茅厕出来的白禾。

    白禾大约是上次被白术打怕了,一看到他的人,就冷汗直冒,一瘸一拐的迅速往屋里窜去。

    关上木门,才悄悄的从窗口探头去看。

    白术今天穿着身从府城买来的新衣服,气色也很好。

    白禾心里顿时翻江倒海,白术这么晚回来,还穿得这么好,衣服八成是那谢公子送他的。

    “白术!你别以为抱住了谢家的大腿,有什么可得意的。谢公子可是伯爵府的少爷,不过是玩玩你而已。”他心里难受,嘴上忍不住就说了出来。

    见白术皱起眉头朝他看来,便立刻关上窗户。反正他躲在屋里,白术也不能拿他如何。

    下一秒钟,白老三家正屋的木门被一脚踹开,裂成了几瓣,白术站在门口,一脸煞气,和个活阎王似的。

    白老三全家不敢动弹,坐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白术,白禾张大嘴,连滚带爬的缩到墙角去了。

    白术几步上去,抓住白禾的领口,拎小鸡一样的拎起来道:“你要是再不安分,我就去找李三郎,把你勾引谢公子的事情告诉他。你在县里买了砚台,是有记录的,一查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白禾连连点头,说着我再也不敢了。

    他是真怕白术去告诉李三郎,谢公子不理他,李三郎就是白塘村最好的对象。如果李三郎不要他了,村里适龄的对象就只有那些家里只有三亩田的庄稼汉了。

    白术这才把他放下,扬长而去。

    他离开后,白老三屋里又传来了白稻和白老三骂人的声音:你是不是有病,又去招惹他干嘛?这下好了,门被踢坏了,修门又要花银子,你个败家的东西!

    白禾害他们亏了三两银子,在家里的地位也一落千丈。

    现在那谢家送来的砚台还放在桌上,退也退不掉,他们一看到就一肚子的气。

    白禾也不敢再顶嘴,就怕白老三一气之下,真的不给他陪嫁了。只一个劲呜呜的哭,哭了一会儿,就听见白老三吼了句哭什么,真晦气。才总算消停下来……

    翌日,白术一大早就去后山陷阱摸了一遍,一天没看,陷阱里收获颇丰,得了两只野鸡和两只野兔。

    这一次,白术没杀野兔,他把两只兔子绑在自己屋内,只拎了野鸡朝河边走去,这鸡是他要带给谢槐钰吃的。

    因着今天要去县城里送鱼,晚点还要把订好的家具给拖回来,白术只得把买地的事情推到了下午。

    他背着新做的木桶来到河边,陈哥儿早就在那里等着了。

    一看到白术,陈哥儿就兴奋的朝他招招手,拿出了一小筐药材。

    这些都是他和白术一起采的,白术不在的时候,他自己还采了许多。不过药草不占分量,晒干以后,就只剩下这么多了。

    “白术,你看看这些药草怎么样,能卖上钱么?”陈哥儿有些忐忑的问道。

    白术翻看了一遍,觉得药草都挺完整,品相也不错,至于价格,他也不太清楚,于是便对陈哥儿道:“看着不错,等我们去城里卖卖就知道了。”

    迅速抓完两木桶鱼后,白术和陈哥儿起身上路。

    有了这两只木桶,他们背的鱼比平时还多了不少,行动起来也轻便了很多。

    来到谢家门口,白术停下脚步。他让陈哥儿在门口等着,自己则拎着野鸡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一辆马车从里面驶了出来,白术坐在上面对陈哥儿说道:“上来吧,我们坐车去。”

    为了方便白术拖东西,谢家的马车后面没有带车厢,而是装了个类似牛车一样的拖板,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

    饶是如此,也把陈哥儿的眼都看直了。这可是谢家的马车,伯府家的东西,就这样借给他们使用了,村里还有谁有这样的面子?

    “白术!你可真厉害!”陈哥儿兴奋的坐上马车:“这还是我第一次坐马车哩。”

    “有了马车是方便许多。”白术说道:“等我把地的事情置办好了,也要买一辆马车,运货的时候也能方便一点。”

    陈哥儿不知道白术昨天已经赚够了地钱,听到他这样说,还以为他还在发梦话呢。

    有了马车,一个多时辰的路只走了两刻钟就到了。

    车子在来福楼前面停下,严掌柜从楼里走了出来,看到白术坐着马车来的,还十分的吃惊。

    那驾车的车夫是谢家人,他以前也见过的,于是趁着白术把鱼送进去的时候,悄悄的拉着车夫询问对方怎么会在这里。

    那车夫便老实说道:“是少爷让我把白小哥儿送过来的,待会儿还要帮他拉东西回去呢。”

    “白小哥儿和少爷很熟?”严掌柜惊讶的问道。

    “熟不熟不清楚,只是让我送了他两次,昨天还留了人吃饭呢。”

    严掌柜是个人精,听车夫这么说了,心下就有了城府。

    能让谢东家亲自差人来送,还留了吃饭的哥儿,哪里能是一般的角色?不过这白小哥儿竟然还有这本事,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他了。

    待严掌柜回到后厨,就看到白术正扛着木桶,把里面的鱼腾到空木盆里。

    “白小哥儿辛苦了,我来吧。”严掌柜立刻上前说道,从白术手里接过木桶。

    “谢谢严掌柜的。”白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转手就去帮陈哥儿干活。

    “还不快上去搭把手!”严掌柜立刻朝着后厨的伙夫们使了个眼神。

    几个人一拥而上,把两个木桶都接过来,硬是不让白术他们再碰。

    白术:“……”

    总觉得严掌柜有点怪怪的。

    “严掌柜,今天我没用竹筒来装鱼,但是平日里一筒大概有八条鱼,我以后就按八条一筒和你结算,你看如何?”

    白术以前的鱼一筒大概是7-8条,这样来算,严掌柜实际上算是赚了,也没有理由不去答应。

    没想到严掌柜一听,立刻摆手拒绝:“不行不行,一筒八条,才算七文,那是我占了你的便宜。我看啊,以后你的鱼就按照一文一条的价格给我,要是大鱼,就给你算上两文。白小哥儿你看还可?”

    白术:“……”

    他怀疑严掌柜是不是遇到什么喜事了,不过有钱赚他当然不会拒绝。于是便和严掌口头约定好了。

    把这次带来的鱼全部数完后,严掌柜总共给了白术两百文。

    两百文钱,让陈哥儿好生惊叹了一阵,但对于现在的白术而言,不过是一点点零花钱而已。

    他带着陈哥儿去了上次的药铺,药铺的掌柜一看到白术,就把他请进后屋。

    陈哥儿忐忑的把一篮草药放在桌上,那掌柜的就上前仔细查看了一番。

    这些草药都风干好了,品相也保持的很好。虽说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需要的量大,正是他们现在缺的。

    “这些草药,值不了多少钱。”药铺掌柜说道:“如果想要高价,下次还得拿些更稀罕的东西。像银花、玉桂这些都能值些银子,若有三七什么的,就更好了。”

    听到掌柜的这样说,陈哥儿有些失望,看来这些药草是赚不了多少银子了。

    可掌柜的接下来又道:“这样,这些草药我只能算你一文钱一株,这里我数了数,共有一百六十多株,去掉一些有残损的,就算一百六十文钱给你们吧。”

    陈哥儿一下就愣住了。一百六十文!这些山里的野菜,竟然就卖了一百六十文!

    白术淡定的接过掌柜给他的钱,数出了三十二文。想了想,又加了三文钱递给陈哥儿道:“这是你两层的分红。还有今天送鱼的钱。”

    因为草药晒的挺好,白术还多算了一文给陈哥儿。

    在他看来,做的好就需要鼓励。

    陈哥儿在白塘村是白术能信得过的人之一,他做事还是比较踏实,就是没什么自信。

    白术马上就要买地搞大规模生产,他希望能尽快把陈哥儿拉拔起来,帮他管理一些东西。

    这做买卖就和打仗一样,一个人再厉害,能力也有限,他还得再挑选几个靠得住的人,跟他一起把事情做起来。

    陈哥儿接过三十五文钱,整个人都懵掉了。

    他一个哥儿,也不受家里重视,就连出嫁的时候,也就带了点旧衣服破被子,钱是一分都没有的。

    三十五文钱,对于他来说是一笔巨款,而这钱是他自己亲手赚出来的。

    “我……我也能赚钱了……”陈哥儿手里捧着那三十五文,反反复复的唠叨着。

    他又说了几句,就转过头。

    白术看到他偷偷用衣袖子在抹脸。

    这怎么还高兴哭了呢?白术汗颜……才三十五文而已,买几斤肉这钱就花完了。

    “他们说我一个哥儿,是个赔钱货!”陈哥儿的声音有些沙哑:“他们都瞧不起我,说我赚不了钱,也收不上彩礼,浪费家里的粮食。”

    白术一听,才知道陈哥儿大概是说的自己的家里人。

    “但是我现在也能赚钱了,一次就赚了三十五文!”陈哥儿说着抬起头,眼睛红红的,还含着泪珠,里面却比以往多了些什么,亮亮的燃烧着。

    “往后我还要赚更多钱,要给粒儿买地!我要让他们都看看,我陈冬青不是赔钱货。我也是赚得到钱的!”

    白术这才知道,陈哥儿原来叫陈冬青,名字还挺好听的。

    像陈哥儿这样已婚的哥儿,村里人都是某哥儿的叫着,时间长了,就连他们自己都要记不清自己的名字了。

    白术挺欣慰的,他没想到这件小小的事情,竟然把陈哥儿整个人都改变了……

    “陈冬青,这名字很好听,那以后我就叫你冬青哥吧。”白术说道。

    “好。”陈冬青点点头:“白术,谢谢你,要不是跟着你,我一辈子也赚不了这些钱。”

    陈冬青赚了钱,如今更是极为崇拜白术,简直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白术见他情绪恢复了,便对他说道:“那我们现在去搬东西。”

    赶紧搬了东西回去,他还要去找村长买地呢。

    待马车上绑上了要带回去的新家具,陈冬青整个人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他这才知道,白术去了一趟府城,就赚回了买地的银子。

    白术并没有告诉陈冬青他总共赚了多少银子,只是说赚了足够多的钱。

    不过光看这些家具,陈冬青就知道白术赚了不少,这些成品家具,每件都要几两银子,而白术一个人就买了这么多。

    车子行驶到白塘村境内,路上就有人看到了白术车上的东西。

    白术竟然坐着马车回来,车上还拉了一堆新家具!

    这样的大八卦,在村里无异于一件头等大事,立刻就有人走街串巷的争相告知。

    白术还没到家,马车后面就跟着不少扶老携弱看热闹的人了。

    而此时,在白老三的家里。白老三和白邹氏端坐在桌旁,白李氏挺着个大肚子站在他们旁边。

    王木头手上拎着一只大雁,两斤豆子,对坐在八仙桌旁白老三说道:“白三伯,我是过来给白术提亲的。”

    白老三深深的吸了口旱烟,他是怎么也想不到,王木头竟然会突然上门给白术提亲。

    “去去去,现在还知道来提亲啦。”白邹氏坐在一旁,脸色十分难看。

    前几天她亲自去找那王婆子,可是被人给打出来了。这乡里乡亲的都看见了,现在王木头又来找白术提亲。

    除此之外,王木头给白术提亲,竟然还买了大雁,这让她十分不爽。

    白术一个哥儿,粗鲁无礼,不孝敬长辈,娶回去做牛做马就罢了。

    这王木头是不是眼瞎了,竟然还准备了大雁!

    这样想着,白邹氏看了自己身后的儿媳妇一眼,他家娶白李氏的时候,可是都没带上大雁,只找邻居买了只老母鸡。

    “白三婶,我是真心想娶白术,你们就放心把他交给我吧!”王木头说着就把手上的大雁往白邹氏手里塞。

    “你先等等。”白老三突然开口说道:“这事儿我们要商量商量,你先去外面等等。”

    王木头听了,就把大雁和豆子放下,走出屋外。

    等他出了门,白老三一家立刻围在一起,叽叽咕咕的讨论起来。

    “我不同意!这王木头竟然给白术带了雁,是存了心要给他体面了。”白邹氏说道:“那我之前不是被王婆子白打了。”

    “娘,我看趁着他心意没变,还是赶紧答应了吧。难道你不想早点把白术打发掉。”白禾急道。

    “把白术嫁出去了,他就分不了家里的田了。”白老三敲了敲烟杆:“再说了,这王木头家里几斤几两,你还不知道么?能拿出一只大雁恐怕都是系紧了裤腰带的,等白术嫁过去了,还不得跟着吃糠咽菜。”

    白老三的话让白邹氏眉展眼舒。白术过得好不好,跟她也没有关系,但是她就是见不得白术的日子过好了。

    实际上除了白术,这村里谁的日子过得好了,她心里都挺难受。

    凭什么大家都是泥腿子出身。人家过得能比她好?

    就连自己儿媳妇白李氏松快了一点,她都是看不过去的。

    “那……就不问问白术的意见?要是他不愿意……”一旁的白李氏弱弱的开口。

    “婚姻大事,长辈做主,这里轮得到他来说话?”白邹氏一个眼刀过去,恶狠狠的瞪了白李氏一眼。自己的这个儿媳妇,最近肚子大了,也不爱干活了,她是越来越不喜欢。

    这样想着,她便出去把王木头叫了进来,笑眯眯的收下了他的礼。

    王木头这才松了口气。双方敲定了迎娶的日期后,白老三就带着王木头去了村长白宝山家。

    他要找白宝山写婚书,同时也是让他做个见证,他可是好好的把白术给嫁出去了!

    马车在白老三的院子门口停下,车夫和陈冬青下来,帮白术把马车后面的家具拆卸下来。

    看热闹的村民把白老三家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一脸艳羡的议论着:这白术不知道干了啥,现在可算是发财了!

    白邹氏和白禾寻着声音从屋子里走出来,正看到白术把上好的柳木家具往屋子里搬。

    “这是在干啥呢?”白邹氏傻了眼。

    白术哪里来的钱,竟买来这些家具?

    就那一张大床,就是他们家里想买都舍不得买的,现在竟然让白术这无赖给享受了。

    “白老三家的,你这侄儿发财了,你看看,这些家具,至少也得七八两银子吧?”一个八卦的村民在一旁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要是对他好点,他赚了这些银钱,也少不了孝敬你们一份啊。”

    白邹氏气的脸色发青,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有什么稀罕的!他一个哥儿,干什么能挣到这些钱!谁知道这钱是怎么来的?脏得很!”

    “还能怎么来?”白禾也在旁边红着眼接口道:“不过是抱了谢家的大腿,那谢家给的呗!不过他现在都要嫁给王木头了,要是被那谢家公子知道了,恐怕这些东西都要给收回去的!”

    白术忙着搬东西,并没有听到白邹氏他们的话,可陈冬青刚好经过,竟是把这些听的一清二楚。

    “白术要嫁给王木头了?”他立刻皱眉问道:“你可别胡说。这王木头和他都没见过几次,他怎么可能就要嫁给他了?”

    王木头他知道,是村东的一个老鳏夫,家里都有三个儿子了,才三亩地,日子穷的揭不开锅。

    如果是以前,他恐怕也会觉得白术能有人看得上就已经烧高香了,但他现在跟着白术混了这些天,思想早就被白术改变了。

    白术能力这么强,半个月就把买地的钱都赚上了,这王木头何德何能配得上他?

    更何况,他记得白术曾对他说过,自己是喜欢那谢家公子的。

    “是不是胡说,你们待会儿不就知道了?王木头可是提了雁儿来的,诚意十足。看他那么有诚意,我爹当然不能耽误了白术的终身大事,现在,恐怕婚书都已经在村长那儿拟好了。”白禾幸灾乐祸的说道。

    陈冬青一听,当下变了脸色,他冲进白老三家的主屋一看,地上果然放着一只扑腾着翅膀的大雁。

    他立刻冲进旁边的破屋子,找到正在摆放家具的白术。

    “白术!你快点到村长家去!王木头刚刚过来提亲,白老三他……他已经答应了!”

    “什么王木头?”白术还有些懵懵懂懂,不明白陈冬青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总之你赶紧去吧!路上我再和你慢慢说!”陈冬青不由分说的推着白术就往外走,朝着白宝山家里奔去。

    听陈冬青路上说了一遍,白术这才知道,自己离家的这段时间,白老三竟然要把他嫁出去了!

    白术一肚子的火,白老三是什么人?他的婚姻大事,凭什么轮的着他来作主?

    他跑得飞快,一会儿便到了白宝山家。就看到白老三满脸堆笑的拍着村长白宝山的肩膀,手中还拿着一道未干的婚书道:“老哥啊,能把白术这孩子送出门,也总算了了我一桩心事。这王木头虽说有孩子了,但他可是提了大雁来的,诚意可嘉,我看和白术倒是挺登对的。”

    “是,白三叔你放心,我肯定不会亏待白术的。”王木头在一旁说道。

    “我不同意!”白术径直冲进院子里,大声说道。

    他狠狠的瞪了白老三一眼,眼光和刀子似的,白老三顿时汗毛直竖,抓紧手上的婚书退了几步说道:“你……你一个哥儿,有什么同不同意的?你都这个年纪了,难道还想一辈子不出门子?”

    村长白宝山见状也上前劝道:“贤侄啊,你别看王木头他有了孩子,但他这人挺老实,对你也是真心实意。这次提亲,他可是拎了大雁上门的。”

    “是啊,昨天我见到你的时候,就说了要去买雁,你当时也没说什么,可不就是已经同意了?”王木头支支吾吾的说道。

    白术看向一旁呆呆站着的王木头,这才把人名和这个见过两次的人对上号。

    怪不得他上次看到自己的时候说要去买雁,他要是知道买雁是这个意思,肯定当场就拒绝了,又怎么可能弄出现在这档子事情。

    鉴于这个插曲,他对王木头倒是不太好意思发大火,只耐着性子解释道:“我不知道买雁是这个意思。你花了多少钱买雁,我原价补偿给你。不过嫁给你是不可能的,我有别的喜欢的人了!”

    听到白术的话,王木头一脸死灰的摇晃了几下,似乎被打击的颇深。

    一旁的白老三倒是不乐意了,他好不容易才能把白术送出门,白老大家的那几亩地也算落地为安。要是白术不嫁了,到时候再闹个分家,白老大家的那几亩地不就有可能被他给分出去了?

    于是他指着白术的鼻子大声说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父母不在了,你的婚事就得由着我来作主!你说不嫁就不嫁?这婚书都已经写好了,这事可不是你说算了就能算了!”

    说罢,他看了一眼村长白宝山,对他说道:“老哥!这事儿你可得给我做个主!这大宣朝里,就没有哥儿自己作主嫁人的先例。如今白术的婚书已经签订了,他就是王木头的人了,万万也没有中途反悔的道理,我们白家也丢不起这个人!”

    白宝山也是满脸为难。他知道王木头家的情况,白塘村里,肯嫁他的哥儿怕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出来。

    可现在婚书都已经签好了,他也登记在了册上,这册子每月都要上交,到官府里登记记录的。

    到了这个份上再反悔,那就是白术悔婚。

    在大宣朝,哥儿和女子不许悔婚,如有悔婚意图,按律要处杖六十,且若王木头不同意白术悔婚,这婚姻就已经板上钉钉,谁也更改不了的。

    于是他便说道:“大侄儿,你和王木头已经结订婚书,就万没有悔婚的道理了,你可别再说傻话了。”

    “笑话!这婚书又不是我签的,和我有什么干系?”白术冷着脸道:“白老三又不是我老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嫁也是他的儿子出嫁,你既说不能悔婚,那就把白老三的儿子嫁过去好了,反正这婚书也是他来签的。”

    “你……你!”白老三气的两眼发昏,指着白术脱口而出:“我家白禾可是要嫁给秀才的人,怎么可能嫁给王木头这个老鳏夫?”

    王木头在一旁听到了,也铁青了脸色。没想到白老三竟然这么看不起他!

    他找白术提亲,就是前几次遇到他的时候,白术看着脾气很好,性格挺温和的,他觉得娶了他,对方一定会好好对自己的孩子。那白禾虽长得清秀,可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白老三就算想嫁,他还不想娶呢!

    谢家大门开启,车夫驾着马车驶了进去。

    “老冯头,白小哥儿的事儿可是已办好了?”小树开口问道。

    少爷刚才就问了他几回,可是仔细等着人来回话呢。

    “东西是已经给他送到家了。”老冯头说着,想到了刚才在外面听到村民们的议论,便开口对小树说道:“不过……刚刚我倒是听到了一件事情,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什么事情?”小树皱眉问道。

    “我听说,那白小哥儿今天被人提了亲,说是要嫁给村里一个带孩子的老鳏夫了。”

    “他要嫁人了?”小树一愣,随即想到白术昨天对他说的话,有些气呼呼的哼了一声。

    这白术都要嫁人了,还三天两头的往这里跑,对着少爷献殷勤!

    昨天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真心喜欢少爷,搞得他差点就信了!他这就要去告诉少爷,让少爷把这人的真面目看清楚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盗墓十年记 12枚、浅草大总攻 6枚、猫尾狐妖 4枚、南瓜花 2枚、式责 1枚、nonoat 1枚、晏无师的小箱子 1枚、索尼子w 1枚、小为 1枚、长安 1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随波逐流 39瓶、西可 28瓶、22013044 20瓶、月下小鱼儿 20瓶、把我当成一棵树吧 10瓶、最爱花言巧语的猫 10瓶、白驹过隙 10瓶、夜猫子 10瓶、鹿林 10瓶、白甫 10瓶、am慧儿? 6瓶、盗墓十年记 5瓶、山夕 5瓶、幕盼 5瓶、笑书碧血 5瓶、韶華 4瓶、茯茯 2瓶、青鸾 2瓶、21350270 1瓶、纸短情长 1瓶、布衣天子 1瓶、小说有毒 1瓶、轮回智商担当 1瓶、24972854 1瓶、式责 1瓶、whx 1瓶、fiyinginthesk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