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4、第 24 章

    谢家,白术不知所措的站在池塘边。(www.sites3.com)

    谢槐钰生气了,而且很生气。是不是因为他的缘故,他该怎么办才好?

    正想着,谢槐钰大步流星的朝他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是他没有见过的严肃。

    “谢槐钰,你别生气了。”一看到他,白术立刻跑了过去,他站在谢槐钰面前,说的很认真。

    谢槐钰停下脚步,打量着面前的哥儿。

    白术今天穿着件天青色的长衫,这颜色衬得他很好看。

    约莫是最近吃饱了饭,他虽然还是很瘦,可精神了很多,没有之前那种风一吹就要摔倒的感觉了。

    白术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就直直的盯着他看,黑漆漆的,印着他一个人的倒影。

    看着他的模样,谢槐钰突然觉得有点痒。

    白术一向开朗乐观,颇有些天地不怕的单纯和胆识,看着他,谢怀宇觉得,只怕这般局促不安的样貌,只有自己能看到。想到这里,他心里麻麻的酥了一下。

    不过他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情绪,淡淡的开口说道:“你叔叔他们来我家做客,你为什么打人?”

    “他们没安好心。”白术一想起这个事情还很气愤:“白禾他还想骗你,他明明已经和李三郎定过亲了。”

    “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他们的事我自会处理。”谢槐钰的声音有些冷淡,嘴唇微微勾了一下:“你知不知道,白老三是你叔父,白禾是你的堂兄。你莫名其妙就拿着棍子上去把人打一顿,被人追究起来,你一个哥儿的名声就完了。”

    在大宣朝,像白术这样的未婚哥儿,一旦传出恶名,就很难嫁出去了。

    但白术却并不把自己的名声放在眼里,他有些不服气的说:“名声算什么?如果忍气吞声才能换来名声,那我宁愿不要。”

    “你就不怕你未来的夫婿嫌弃?”谢槐钰挑眉说道。

    这一下,白术安静下来。似乎有点后怕的看着谢槐钰道:“你……你不会嫌弃我了吧?”

    被他这么一问,谢槐钰怔住,片刻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大概猜到了白术的心思,却没想到他竟敢这么直白就说出来。

    谢槐钰长到这么大,接到的明示暗示多如牛毛。

    然而那些人或者对着他小心翼翼,或者别有目的,或者故意引诱。像这个哥儿这么大胆直白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在这个乡下哥儿眼里,所有人大概没什么尊卑贵贱之分。他只是单纯的喜欢,单纯的对他好,单纯的把一颗心捧给他。也不怕他拿了刀子,把那颗心捅个稀巴烂。

    谢槐钰半颗心脏觉得喜悦,半颗心脏又觉得忧愁。

    白术很可爱,谢槐钰觉得自己是有些喜欢他的。

    可他毕竟只是个乡下哥儿,而自己需要的是和伯爵身份匹配的名门贵妻。

    他早就设想好自己妻子的合适人选,一个和自己一样身份的名门贵女。

    在尔虞我诈中长大,可以精明而虚伪,或许也不需要感情,只要她有足够的身份,能遮得住外面那些人的嘴。

    如果白术是其他人,他恐怕就直接收了,放在乡下的庄子里养着,也算是给了对方一个富贵。

    可白术又不一样,他很能干,生意也做的很好。这样的性子,离开自己,他一样能过的很好。

    谢槐钰看着对方的眼睛,就不舍得这样对他了。

    于是便做出一副冷淡的表情对白术说道:“你这样的小子,不过是个乡下哥儿,与我何干?又何谈我嫌弃于你?”

    他这一说,白术的脸色就苍白了几分,眼睛里似有东西闪了闪。半响才说道:“现在我的确是太弱,可你信我,我会努力配得上你。”

    他语气坚定又深沉,眸子里的水光像星星一样亮晶晶的,含着些什么,让谢槐钰恍了神。

    他总是看他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的眼神,就像拨透迷雾的阳光,反而衬得白术更加好看了。

    谢槐钰的心猛跳了几下,于是到了嘴边的狠话,转了个弯又被他吞回了肚子里。

    既然这么可爱……谢槐钰眼神暗了几分。他又舍不得就这么把他赶走了……

    或许,他可以再观察看看。这个小哥儿到底能够成长到什么程度?

    毕竟,只要他谢槐钰喜欢,自然可以给他想到的地位,就看这乡下的小哥儿能不能承受的起了……

    他轻轻一笑道:“只是嘴上说说漂亮话,如同空中楼阁,天上的云霞,风一吹就散了。这世上想要做些什么,不是要吃常人不能吃之苦的,寻常人尚且难以做到,你一个哥儿就更是艰难,等你真能拿出点什么来的时候再说吧。”

    白术听了猛地点点头,一双眼睛弯弯的发着亮。

    谢槐钰既这样说了,他反而安心下来。他只需一条心对他好,好好经营自己的买卖就行。

    他是最不怕吃苦的,在虫星的时候,军部里进行特殊训练,他什么苦没吃过?

    他从来也不是最有天赋的雌虫。但别人练习八个小时,他就练习十二个小时。

    军部规定,每个入伍的新兵都需要选修三门战斗类课程和三门科学技术类课程。只有白术一个人把包括地理植物医疗等等没人选的冷门课程全选了。

    也就是这样日日夜夜的刻苦训练,才磨练出了战场上那个以一挡百的将军。

    虽然现在将军变成了弱不禁风的小哥儿……账户里的巨额信用点也全没了……

    白术忽然觉得有点无奈……

    但,但他骨子里的还是自己嘛,白术的字典里,是没有得过且过这个词的。

    祁擒月追在谢槐钰后面的时候,却不小心饶了路,于是等他来到池塘边的时候,便看到一个诡异的画面。

    谢槐钰站在刚才那个很凶的哥儿面前,眼里似乎还带着一丝……温柔?

    他眨了眨眼,回想起那个哥儿之前拿着木棍猛敲白禾屁股的画面,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谢槐钰第一时间发现了他,眼眸一闪,咳嗽一声,和白术拉开些距离道:“今儿时间也不早了,你且先回去吧,日后切不可再冲动行事,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动手。”

    “嗯嗯。”白术脑袋摇的像拨浪鼓,谢槐钰的嘱咐,他是必然要听的。只是这么快就要走了,他难得见一次对方,还没有看够呢。

    祁擒月突然意识到什么,他勾起嘴角,走过去拍了拍白术的肩膀道:“你带来的包子么?味道不错。”

    白术一愣,看了看眼前的雄性,皱起眉头,他带给谢槐钰的包子,怎么被这个人吃了?难道他不喜欢吃包子?

    谢槐钰脸色一黑,抓起祁擒月的手道:“不要和未婚的哥儿勾肩搭背,对他名声不好。”

    说着,他喊来小树,把白术送了出去。

    等他走了,祁擒月才一脸奸笑的凑近他身边道:“我道是我请了那个白禾进来,你怎么一直都不见。原来此白非彼白,你看上的是这个小哥儿啊?”

    见谢槐钰不理他,转身朝书房走去,他又跟了上去,在后面絮絮叨叨的说道:“怪不得京城里那些大家闺秀你都看不上,没想到你竟然喜欢这种类型?”

    “什么类型?”谢槐钰停下脚步,冷冷的看着他问。

    “额……就是白小哥儿这种很凶,会打人的……”祁擒月被他看得有点虚。

    “他不凶。”谢槐钰顿了顿道:“而且我从未说过我喜欢他。”

    “那是谁连个包子都不肯让给我吃的?”祁擒月还在不依不饶的控诉。

    谢槐钰看了他一眼不再理睬……

    晚饭时间,小树指挥着丫鬟们端着几大盘各式各样的包子走进祁擒月的房间,道:“祁公子,知道您爱吃包子,我家少爷便吩咐下去了,以后只要您在谢府,必定让您顿顿吃好包子。您看看这里有猪肉馅儿,青菜馅儿,韭菜馅儿的包子您还满意么?要是还喜欢别的口味,我再吩咐厨娘去做。”

    祁擒月:“……”

    当天夜里,谢槐钰找祁擒月月下对饮,配的宵夜还是一大堆包子……

    祁擒月:“……”

    翌日清晨,祁擒月一醒来,就看到自己的桌上放着几个带着红点的包子,一旁的丫鬟福了福身说道:“少爷,这是刚才谢家小厮送来的早饭,豆沙馅儿的包子。”

    祁擒月:“……”

    不到卯时,一辆马车载着塞了一肚子包子的祁擒月从谢家匆匆离开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