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2、第 22 章

    小树匆匆赶来,就看到了白禾朝祁擒月抛媚眼的一幕,整个眼角都被雷得直抽抽。(www.sites3.com)

    他赶紧挤眉弄眼的对祁擒月说道:“祁公子,你快过来,少爷他现在就要见你。”

    “他有什么事情非要现在见我?”祁擒月不信。小树越是动作他就越是觉得其中有鬼,更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白邹氏在一旁看见了,还以为小树犯了病,便压低声音对白老三道:“这伯爵家里怎么还买这样的下人,你看那个小厮,他脸上一直在抽抽。”

    白老三也压低声音回她:“兴许是便宜吧。这么大的家业,得多少银子!总得买两个便宜的粗使仆役丫鬟。”

    他们自以为说话的声音很小,没想到自己的话已经被旁边众人听了个遍。

    谢家几个仆役丫鬟忍不住捂着嘴偷笑,小树又气又恼,索性插着腰大声对祁擒月说:“祁公子!你到底去不去嘛?不去的话我可去回禀少爷了。”

    白禾在一旁听到少爷二字,眼珠滴溜溜一转,便开口说道:“这位小厮,不如就让你家少爷到这里来见,正好我们也有事想拜见谢家公子。”

    “对。”祁擒月勾了勾嘴角,差点笑出声。他靠坐在太师椅上优哉游哉的对小树说道:“这样,你就跟他说我现在正在偏厅,让他有事到偏厅来与我说。”

    说着还故意回了白禾一个暧昧的眼神。

    小树气的想打人!一个乡下哥儿,还敢让自己少爷过来相见。又恨自己昨日说漏了嘴,搞得祁公子现在玩性大发,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他狠狠瞪了白禾一眼,转身离开。放弃了说服祁擒月,折回书房回禀了谢槐钰这件事情。

    谢槐钰听完放下手中的账册,一挑眉道:“祁公子要见的人,就随便他见。他要和谁**,也随他去。以后这种事情不必对我禀报。只是白老三家送来的任何东西,一律退回。”

    说完,他便提笔又在纸上写画起来。

    “可是那白老三一家说自己准备的礼物被门房摔碎了。”小树有些为难的说道。

    “什么东西?”谢槐钰皱眉,手指不耐的敲了敲书桌。

    “好像是一方砚台。”小树答道:“说是五十两银子买的,不过我看那砚台不好,怕是五两银子都不值。”

    “那就好办,”谢槐钰冷冷一笑,头也不抬的说道:“这砚台必定是他们在县里的文具坊买的,你找人去看看长什么样子,寻着一模一样的买回来还给他们便好。”

    “还是公子英明。”小树一鞠躬,幸灾乐祸的跑去找采购的王伯。

    这些村民一个个都想讹伯府的钱财,如果今次让这个得逞了,以后今天张三明天李四,全村怕是都要上谢家来碰瓷了。

    等他离开之后,谢槐钰停笔,低头看了看自己笔杆上瑶琳玉树四个大字,冷哼一声。

    他随意在笔洗里涮了两下,把笔倒插着扔回笔筒,又换了只上好的湖州狼毫。

    平日里那哥儿早就送了他爱吃的东西过来,今天却到现在都没见人影,还说什么只要是自己喜欢就好,看来也不过是嘴巴说说罢了。

    廉价的羊毫什么的,果然不适合自己,还是这上好的狼毫坚韧好用。

    谢槐钰笔尖落下,在宣纸上写下了一个白字,略一皱眉,反手又把这个字给涂抹掉了……

    白术离开药铺的时候,已经过了正中午。

    平日他每天早上都会给谢槐钰送些活鱼野味,然而今天一早出门,就忙到了现在,生生错过了午饭,再回去怕是也来不及了。

    白术得了一两银子,却并没有感到多高兴。

    他有些想念谢槐钰,自己都好几天没有见过他了。

    他肚子有些饿了,便索性去了附近的来福酒楼。

    走进来福酒楼,却并没有看见严掌柜的身影,白术熟门熟路的要了碗鸡丝面,便看到隔壁桌的客人要了笼宣软的肉包。

    “你家还有包子卖?”白术一愣,叫了店小二问道。

    店小二听着声音耳熟,便低头仔细打量了问话的小哥儿一番。

    这小哥儿穿着身青色长袍,眉眼精致好看,虽然看起来像个男人,但还是挺精神的。只可惜他眉间一颗红痣颜色黯淡,看起来就是个不容易生养的。

    再仔细端详一番,小二才发现这人便是之前卖鱼的哥儿,他有些惊讶的说道:“原来是白小哥啊,你换了身打扮,模样可俊俏了不少,我都差点没认出来。”

    说完后,才指着墙上一块空白的地方说道:“包子一直有卖,熟客都知道。白小哥儿你看看那里,就是之前挂牌子的地方,不过这挂牌已经坏了,正差人去做,所以没来得及在店里挂上。”

    “原来如此。”白术点点头道:“那你给我也来一笼。”

    “好嘞!”小二爽快的说道,从后厨里拿来了一笼包子。

    包子是被装在藤编的蒸笼里端上来的,还冒着白气。

    店小二揭开盖子,便露出热腾腾的三只肉包,每只都有拳头大小。

    白术食指大动,拿起一只咬了一口,宣软鲜甜的肉汁在口中爆开,熟悉的味道充满整个口腔。

    “这是……”

    白术怔怔的看向手中的包子,这不就是那天?谢槐钰亲手喂自己吃过的么!

    “小二,把剩下的包子帮我打包。”白术大声说道。

    这么好吃的包子,怎么能就他一个人来吃,一定要带回去给谢槐钰尝尝。

    “好嘞。”小二便拿着张油纸走出来,把两只包子倒在里面,再用一根细草绳熟练的打了个结。

    把那包温热的肉包揣在怀里,白术走出酒楼,便看到了严掌柜站在门口,正等着马车套好。

    “咦,你是……白小哥?”严掌柜看到白术也是意外,对方今天换了身新衣服,看起来倒是白净了不少,一眼就能看出是个俊秀的哥儿模样了。

    可今天好像并不是他和对方约定送鱼的日子,也不知小哥儿到这里干嘛来了。

    “严掌柜,明儿再说,今天我着急回去。”白术急匆匆的说道。

    要是他走的慢了,怀里这包子可就要凉掉了。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严掌柜笑道:“白小哥儿家在哪儿?在下正要去县城西面的白塘村,如果顺路的话,倒是可以带你一程。”

    “白塘村?”白术停下脚步,笑盈盈的一合掌道:“真巧!在下家里就住白塘村,正和严掌柜同路,那我就谢谢您了。”说罢便毫不客气的上了马车。

    严掌柜:“……”

    刚刚还觉得这小哥儿秀气了几分,现在看来果然是自己的错觉。

    坐上马车,白术一路上问了严掌柜不少问题。

    问过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来福酒楼不止一家,而是在整个大宣有好几家的连锁店。

    说起自家酒楼来,严掌柜十分骄傲,滔滔不绝。酒楼每天接待来客众多,三教九流络绎不绝,严掌柜听的多了,见识自然也不少。

    不一会儿,白术就了解了许多大宣朝的物价,风俗等信息,很多都是对他极有用的。

    比如在大宣朝,县城里的物价要比府城便宜三分之一。来福酒楼三十文一份的鱼到了府城里就能卖五十文了。

    又比如现下最赚钱的还是跑商的生意。北国的皮草运来,一张能卖十几两银子。而南面的丝绸运过去,一匹也能卖个几十两。因此现在店里的跑商的客人最多,花钱还很大方。

    还比如现在虽然规定一千文钱能换一两银子,但因为银子铸造不规范,杂质含量较多,私下采银制银的不少,很多地方的银子都贬值了。七八百文就能在黑市里换上一两银子。

    严掌柜讲着讲着,突然就开口说道:“白小哥,你一个哥儿,了解这么多做买卖的事情干嘛?要我说,你还是赶紧寻个亲事,趁着年轻找个人嫁了。”

    白术听到这话,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也不去反驳。

    这里的人都对他说哥儿的出路就只有结婚生子,可他来了几天,就发现这里其实和虫星一样,条件越好的雌性,越能找到更好的伴侣。

    可这里的人都这么觉得,他也懒得去一一反驳。只看了看外面的风景说道:“严掌柜,白塘村已经到了,麻烦你就在路口把我放下好了。”

    严掌柜于是让车夫停车把白术放下,自己继续向前。

    这里离谢家的庄子已经不远。白术并不想让严掌柜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于是便下车自己走过去,再走一阵便也能到了。

    等他走到谢家,敲了敲大门,门房的仆役便开门把人放了进去。一进门,白术便看到严掌柜的马车停在院内。

    他微微一怔,没想到严掌柜也是到谢家来,只是不知他到底是来作什么的?

    白术刚准备拉个小厮问问严掌柜到底是来干嘛的,便看到小树从院内走了出来。

    一看到他,便皱着眉头气哼哼的说道:“你还有脸过来,你们白家是讹上我们少爷了吧?”

    白术一愣,不明白小树为什么突然对他翻脸。

    小树虽然一直都不太喜欢他,但前几天自己过来送鱼的时候,他对着自己还挺客气的。

    “你家那个叔叔,还有他那一大家子人。今天一早就跑来这里,闹到现在还没走呢!”小树话音刚落,白术立刻皱起眉头,浑身一股火气上涌。

    白老三一家竟然跑到谢家来了?还敢骚扰谢槐钰?怪不得今早在县里撞见自己的时候躲躲闪闪的!

    “他们在哪?”白术气愤的问道。

    “额……偏厅……”小树有些懵,白术生气的模样相当可怕。他被对方一问,想也没想就说出来了。

    白术转身从墙角抓了根木棍往偏厅走去,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从怀里掏出一个温热的纸包:“这是给你家少爷吃的。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你先带去给他。”

    说完,就拖着那根木棍大步离去。留下小树拿着那只纸包,也不知道是先把东西交给少爷还是赶紧去阻止白术。

    想了一会儿,小树派了两个仆役过去,朝着书房飞奔而去。

    少爷说过了,那白小哥儿送来的东西都要送去给他。还是让他见了东西自己再来下决断吧。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