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9、第 19 章

    白术走进大堂,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柜台后面的严掌柜。(Www.sites3.com)

    严掌柜看到白术眼前一亮,露出几分欣喜神色。没想到白术这么早就过来了。

    白术跟着他走进后厨的院子,把装着活鱼的竹筒放在地上。

    严掌柜拿起一筒检查了一下,鱼都是刚刚从河里抓起来的,一条条还挺鲜活,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好。

    “好!好!”严掌柜数了数地上的竹筒,一共二十四筒活鱼,有四筒是白术特地多带来的。

    “您看看,多出来的四筒,你不要的话,我自己再想办法卖出去。”白术说道。

    “不必,我全要了。”严掌柜眉头一皱,干脆的说道。

    他怕白术卖给其他酒楼,又去和人家做生意,索性有多少收多少。

    白术乐得如此,又拿出腰间的兔子问道:“这还有只野兔,或炙或烧味道都很好,掌柜的您要么?”

    “也一并收了吧。”严掌柜爽快的大掌一挥,数出了一百八十文钱给他。

    约定好下次过来送鱼的时间后,白术就和严掌柜告别了。

    旁边的陈哥儿瞪直了眼,直到走出酒楼还没缓过劲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

    他之前听白术说卖鱼一趟能赚五十文钱,就已经觉得很多了,现在竟然一下就收到了一百八十文钱!

    卖一趟鱼就能收一百八十文钱,卖个几趟不就有一两银子了?白术也太会赚钱了!有了这个路子,他可不几个月就能赚够买地的钱了么?

    陈哥儿觉得自己简直是在做梦,看白术的眼光也带着丝崇拜,和之前不一样了。还一个劲的说道:“我不是在做梦吧,这么多钱?我真没做梦吧?”

    白术见他这样,不禁笑道:“陈哥儿,这才一百八十文呢,你就这样了,等以后我赚的更多,给你涨了报酬,你岂不是要晕过去了。”

    “还能更多?”陈哥儿张大嘴,不敢置信的问道。

    “当然。”白术说道:“现在只是卖给一家县城的酒楼而已。这县城外面还有府城,府城外面还有京城,全国这么多家酒楼呢。更何况卖鱼不过是个无本生意,只能赚点小钱。等我赚够了本钱,自然是要去做更赚钱的买卖。”

    “还有更赚钱的买卖……”陈哥儿听到白术的畅想,整个人都有些晕晕乎乎的。

    白术实在是太敢想了,能做好这县城的买卖,这辈子就已经不愁吃穿了。更别说那府城、京城……

    之前他要是听到白术这样说,一定会觉得对方自不量力,可现在听到的时候,看着白术亮晶晶的眼睛,陈哥儿却打心底里觉得对方真的有可能做到。

    “走,买东西去。”白术说着朝街道的另一边走去。

    这才刚刚赚钱,就又要花了?陈哥儿回过神来,有些心疼的跟在身后。

    白术先去了上次订衣服的裁缝店,拿了那件新衣服,又带着陈哥儿拐到了一间木桶店里。

    在大宣朝,所有的水桶都是木头制成,要让一片片拼起来的木桶不漏水也是门学问,因此木桶都是由专门的箍桶匠来制作,出售的价格也很高。

    这间店木桶店白术上次经过的时候就看到了。不过因为木桶价格太高,一只木桶就要三十文钱,因此白术并没有多余的钱来购买。

    这次他拿到钱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来这里订制两只木桶。

    白术找来箍桶匠,对他描述自己想要订制的木桶的模样。

    他想要订制的桶身要又大又长,可以放很多的水和鱼,桶身上要有草绳,可以背在背上。

    这些日子他每次过来都是用竹筒来装鱼的,竹筒虽然不要成本,但是背在身上实在太不方便了。

    箍桶匠听到他的要求后,要收他六十文一只的价格。白术立刻掏出了一百二十文递给工匠。

    陈哥儿在一旁听得浑身肉疼,这钱还没拿热乎,就又花出去了一大半。他当即又劝了白术一番,但白术不听他的,他便只得作罢了。

    除此之外,白术这次还买了五斤粳米,五斤面粉,一斤菜油和各种调料。

    白邹氏近来防他和防贼似的,把厨房里除了灶台外的东西都搬进主屋里去了。他现在忙着挣钱,也懒得为了这点东西和他们掰扯。还不如自己开火来的痛快又好吃,反正他总要和他们分开住的。

    这样一来,刚刚赚的的一百八十文几乎又花了个精光。

    回去的路上,白术给了陈哥儿两文钱作为报酬,在村里分了手。

    他把买好的东西放在家里,趁着时间还早,便想好好的洗个澡。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天,白术虽然每天晚上都用清水冲过,但他没有换洗衣服,因此洗完以后又穿上一身脏衣服,身上也总是不清爽。

    这样想着,白术开始劈柴烧水,不一会儿,就烧开了一大锅滚水。

    他把锅搬到水井旁边,用井水对着开水变成温水,然后又去院子里抓了把白邹氏晒的皂角,就躲进自己的屋子里洗了起来。

    白术这个澡洗了很久,洗的那锅水都变成了黑色,感觉身上都轻了两斤。才擦干身子,把新做的衣服穿上。

    新衣服是天青色的,剪裁也挺合身,穿在他身上挺衬肤色。

    重新穿好衣服,白术看了看自己的胳膊,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洗完之后,自己好像变白了不少。

    也不知道原身之前到底多久没有好好洗澡了……

    洗完澡后,白术洗了换下的旧衣就去了后山,探了探几个陷阱,又从里面摸出了一只野兔和一只穿山甲。

    有了这只野兔,今天的晚饭又搞定了。

    山里的野兔繁殖很快,满山满野到处都是,但穿山甲他却是第一次见到。

    穿山甲的肉没什么吃头,但是甲壳却可以入药。白术变把它捆起来挂在腰上,等隔天再带去县里看看有没有药铺收购。

    他把几个陷阱重新加固了一下,就回了家。一到家,就刚好和穿得粉嫩鲜亮,面上还敷了□□的白禾撞了个正着。

    一看到白术,白禾哼了一声,上下打量了白术一番,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又想找打了?”白术冷着脸朝他挥了挥拳头。

    白禾立刻吓得尖叫一声,钻进了屋子里面。

    等白禾一进屋,白邹氏立刻紧张的问道:“乖禾儿,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想不开又和那疯子对上了?”

    “娘!白黍那疯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白禾气哼哼的说道:“您不知道,我刚才听三郎说什么了!”

    刚才他听说李三郎回家,就兴高采烈的打扮好了过去见他。结果李三郎一见到白禾,就给了他好大的脸色。白禾仔细一问,才知道对方是在白黍那儿受了气,把火发到他身上了。

    刚才李三郎的态度也让他受够了气。没考上秀才之前,李三郎还是事事都顺着他的,现在眼见着考上了秀才,就在自己面前拿起架子来了。

    “这个白黍真是不要脸了,勾引三郎不成,就去打伯爵家的主意,还往谢公子那儿送东西,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白禾一想到这茬,就气的发抖。

    白老三在一旁听到,倒是不以为意的笑笑:“那可是伯爵家,就白黍那模样,谢公子怎么可能看得上?”

    “爹!可是三郎说那谢公子收了白黍送的笔,还把他给赶出去了!”白禾急道。

    “还有这事?”白老三一愣,伯爵府这样高贵的门户,怎么会和白黍这小子打上交道?

    “爹!你说我们要不要也去给谢公子送点礼物,拉拉关系。”白禾撒娇的抱着白老三的胳膊说道。

    “送礼物?那得花多少钱啊?”白稻一听立刻插嘴道:“这天下哪有农家往伯爵家送钱的道理。我看你就是不知足,有了李三郎的亲事,还想着伯爵家的富贵。伯爵家是那么好进的么?”

    “你懂什么!”白禾火大的说道:“那白黍就是给谢家送了东西,和人家搭上了关系。到时候白黍有了伯爵家撑腰,再过来找咱家要田要地,你们还敢不给么?”

    白禾的话让白老三和白稻一怔,心下立刻惴惴不安起来。

    虽然白老大的田当时已经被村长划给了他家,但谈好的条件之一就是要让白黍出嫁。

    可白黍现在眼见着嫁不出去,那条件就不成立,如果他去找村长要求分田,又有伯爵家撑腰,白老三是要把白老大的几亩田还给他的。

    见白老三和白稻犹豫了,白禾又再接再厉的说道:“爹,既然谢家都肯收白黍的礼,那肯定也肯收咱们家的。能和伯爵家搭上关系,再让那谢公子喜欢上我,咱们以后在村里不就横着走了?难道我还比不上那个白黍么?”

    白禾的话让白老三一家彻底动了心。白老三使了个眼色,白邹氏便从自家床底翻出了那压箱底的十两银子。

    白禾眼前一亮,就要伸手去拿银子。白老三立刻一烟杆敲上去,把他的手给拦住道:“等等,这礼要送,也要想想到底送些什么。你先去打探打探,咱们再好好筹备,总不能被白黍那崽子给比下去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