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5、第 15 章

    白术看他一眼,并不反驳,而是径直走到旁边的面摊,找老板要了碗鸡蛋面。(m.sites3.com手机阅读)

    这面摊的面分几个档次。最便宜的就是阳春面,一文钱一碗,也是卖的最多的一种。

    贵一点的有青菜面和咸菜面,两文钱一碗,而鸡蛋面则更贵,要三文钱,至于更贵的肉丝面,准备的分量不多,一大早就已经买完了。

    “一碗鸡蛋面。”摊主大声叫卖了一句,把面条扔进了烧滚了水的锅子里,又打了个鸡蛋进去。

    “等等……”白术突然开口。

    “怎么了?小哥儿?”面摊摊主微微一顿:“面已下锅,概不退换。”

    他怕白术突然后悔,又嫌这鸡蛋面贵了。他鸡蛋都已经下锅,他要是不要了,那可就亏了。

    隔壁馄饨摊的老头看到这一幕,呵呵一笑,幸灾乐祸的说道:“对这种穷鬼啊,就要先交钱,后下锅,不然一会儿他吃饱喝足赖了你的账,你找谁去啊?”

    “面我是要的,不过一个鸡蛋不够,帮我再加一个蛋,还要放点青菜。你看看要多少钱?”白术说完,馄饨摊老头脸色一变,一张脸涨得通红。

    面摊老板立刻眉开眼笑,笑眯眯的对白术道:“两个鸡蛋你给我五文就好,那青菜不值钱,就当我送你的。”

    说着他又打了个鸡蛋下去,还抓了一小把青菜洗净放入锅中。不一会儿,锅里的水就滚开,面摊老板把面捞起来盛在碗里。又把两个金黄的鸡蛋盖在面上,还搭配了几根绿油油的青菜。

    白术掏出五文钱放在桌上,坐在路边呼哧呼哧的吃了起来。

    这面摊的面下的非常一般,没有使用高汤也没放什么提味的调料。即便如此,白术还是吃的很香,对他现在的身体而言,鸡蛋就已经是很鲜的美食了。

    吃完以后,白术也不顾那馄饨摊老板的脸色,把碗放在桌上就走。

    只剩下那面摊的老板笑着对又气又恨的邻居说道:“老姜,你这次可是看走眼了。这哥儿昨天肯定是赚了的,我看他心里有数的很,不骄不躁,日后定是个不简单的人。”

    回到白塘村,白术第一件事就是要把那只毛笔交给谢槐钰。

    只是他今天没空,还要忙着准备第二天送鱼的事情,于是便没有进门,只是随便找了个仆役,把自己买好的毛笔送进去。

    白术离开后,李三郎远远的从树后钻了出来。看了看谢家的大门,就要过去拜访。

    他近一个月没有回村,并不知道这突然出现的一家是什么身份。

    过去这里虽然一直有个大庄子,但常年无人居住。

    现下虽然住进了人,但他以为只是什么暴富的乡绅。

    能买的下这么大的庄子,这乡绅也算个有钱人了,怪不得白术千方百计的上门巴结。

    不过就算是乡绅,也不过是个平头。他一个秀才,亲自登门拜访,对自己来说还算折节下交了。

    李三郎这样想着,就走上前去敲了敲谢家的大门。

    听说他是村里的秀才,便有仆役去主屋里通报,不一会儿,就有人引着他走进院子,来到了最外侧的偏厅里头。

    李三郎在偏厅里坐了一会儿,便有丫鬟上来递茶。

    那丫鬟是谢府里跟来的,也长得清秀可人,竟比村里的女子都要貌美,让李三郎看得眼睛都直了。

    等丫鬟走后,李三郎才来得及欣赏谢家这偏厅,这一看,也是羡慕的眼睛滴血。

    这偏厅里待客的桌子椅子,竟然都是上好的檀木做的。

    其实谢家老宅长期无人居住,各种布置都十分简单。

    在京城谢府,所有的家具都是黄花梨制成,上面还雕有各种图案。也就是在这里,才用次一等的檀木来打造,也不讲究什么花样。

    但就是这样的家具,在李三郎的眼里,也是绝顶好的了。毕竟他在县城的官学里看到的也就是柳木家具,看来这新来的乡绅,可真是极有钱了。

    过了一会儿,谢槐钰穿着身湛蓝的布衣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小树,朝李三郎作了个揖。

    李三郎立刻放下茶杯,满脸通红的起身,紧张的回了一礼。

    一看到谢槐钰,他就知道自己的推测肯定是错了。

    面前这男子风神俊朗,气质比他在考场上见过的那些大家子弟都高贵,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乡绅。

    相形之下,李三郎就自惭形愧,觉得简直抬不起头来,又后悔自己没有多问问再来,结果白白闹了笑话。

    一想到自己这番都是被那白黍害的,李三郎就有些咬牙切齿。谁想到那泼皮竟然如此胆大,连这样的贵公子都敢肖想,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这位李秀才,敢问你上门所谓何事?”谢槐钰笑着坐下,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

    “我……我我……”李三郎支支吾吾,把自己先前准备好的那套说辞吞下肚子。

    他现在可不敢再说自己是折节下交,只能把白黍拉出来说道:“我刚才路经此地,看到村里的无赖上门巴结,就特意过来给您提个醒,免得您被那贱人蒙蔽,有损名节。”

    “大胆!”小树一听,立刻开口呵道:“我们少爷哪里会和什么无赖交往,你少信口胡说!”

    谢槐钰也是一愣,脸色当即沉了下来。

    他听说登门的是个秀才,虽怀疑对方是来巴结他的,但还是耐着性子过来相见。没想到这人一开口就要在他这里告状,还一口一个贱人,好一副内宅怨妇的做派,让他十分不喜。

    他在谢家见惯了女人之间的宅斗,对这种事情最厌烦不过,于是便毫不客气的开口说道:“来我家拜访的,都是村里有名有姓的居民,哪里来的无赖?这位秀才怕是看错人了。喝了这杯茶,就请回吧。”

    谢槐钰的话很不客气,已经明显含着送客的意思,但李三郎一个村里长大的,却是完全没有听出对方的话外音。

    一听到谢槐钰不信,李三郎立刻争辩道:“我说的就是那个白黍,刚刚来您家送笔的哥儿。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您可千万别被他骗了。”

    “什么笔?”听到白术的名字,谢槐钰怔了一下。

    他看向一旁的小树,就见小树支支吾吾的说道:“刚刚那哥儿让门房的送进来一只笔,我看也不是什么好的,连下人用的也不如,就扔到杂物间里去了。”

    “拿上来看看!”谢槐钰瞪了小树一眼,用力说道:“下次凡有他送东西来,你都要告诉我,不可以自己随便处置了,知道么?”

    小树被说了一顿,灰头土脸的走了,去杂物间找到了白术送来的那支笔。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