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第 12 章

    “那好,给我来一筒。(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一个刚刚买完菜的汉子掏出八文钱道:“我老婆生孩子,在家坐月子呢,正好给她吃鱼补补。”

    “好嘞,白术挑了一筒鲫鱼递给他道:“鲫鱼下奶,和豆腐一起炖汤吃最好。”

    他乐呵呵的收了钱,便做成了自己今天的第一桩买卖,白术的心中也对自己的活鱼生意充满信心。

    有了八文钱,饿惨了的白术立刻去馄饨摊隔壁的烧饼摊上买了两文钱的肉烧饼,他又去买了碗只要一文的绿豆汤,就着汤狼吞虎咽的吃掉了两个烧饼。

    馄饨摊的老板气的要命,但刚才已经怼了白术一顿,也不好意思再拉下脸让对方来吃自家的馄饨。只能酸唧唧的说道:“这才刚开张呢,就以为自己发大财了,做生意哪有这么容易!”

    白术吃完午饭,便继续开始卖鱼,有了刚才的开头,他便依着刚才的法子继续叫卖。

    可有了个开头以后,来看活鱼的人不少,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掏钱来买。

    白术叫的嗓子都哑了,那四周围观的看客来了一波又一波,都没能等来自己的第二桩生意。

    眼见着日头越来越低,周围有些卖菜的都已经收摊了,竹筒里的活鱼被太阳一晒,也已经半死不活的翻了肚皮。

    那卖馄饨的老头背着手走到白术面前,笑嘻嘻的说道:“我说什么来的,你这鱼就是没人买的。”

    白术皱起眉头,看了看越来越少的行人想到:不行,他不能就这样在这儿坐以待毙。

    白术初来乍到,并不知道这个时代的物价。

    三文钱一碗馄饨,一文钱一碗绿豆汤,看起来似乎十分便宜。可就是这样价格的吃食,也不是一般老百姓能消费的起的。

    大多数的老百姓都是靠天吃饭,田里的作物长起来一茬,就拿到集市上卖一茬,一个月可能就只能赚个一吊钱。

    他们过来都是吃的自家带的干粮,自然是舍不得花八文钱买他的活鱼。

    白术拎着竹筒起身,朝着县城里走去。

    既然这里没有生意,那他就去其他地方找找。县城里的那些大户人家,说不定愿意买他的活鱼。

    从城门进去,就是县城的主路。县城的道路不算宽敞,只能并排走的下两辆牛车。

    越是走进去,白术越是觉得失望。这县城和大城市不同,商业也不算特别发达。

    沿街虽然有些人家开了门面做些买卖,但都是些针头线脑、面条馄饨之类的小摊,两个大点的店铺都没有。

    “卖鱼咯,卖鱼咯!新鲜的活鱼,七文钱一筒。”白术一路沿街叫卖。

    竹筒里的鱼都快死了,他自然也不敢卖那么贵,就降了一文钱价格。

    可一路叫卖过去,除了一家卖茶叶的出来买了一筒,剩下的竟然一筒也没有卖出去。

    “卖鱼咯,新鲜活鱼,六文一筒。”白术不得不继续降价。

    此时太阳已经快要落山,白术觉得自己的鱼可能要卖不出去了。

    村里一到了晚上,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现在这个时间,回去已经太晚了。

    白术放弃了继续卖鱼,随即决定在县城里住上一夜。

    他现在才卖了两筒鱼,统共赚了十五文钱,吃掉了三文以后,还剩下十二文。

    白术把十文钱藏进鞋底,只留下两文钱,想找个地方吃碗热乎乎的面条。至于住的地方,反正现在天气热,他随便找个地方躺一夜就好。

    他这样想着,便来到了一个叫做来福酒楼的饭店里。

    现在这个时间,小点儿的饭馆儿都已经关门了,倒是这种大型的酒楼里还有吃食供应。

    这酒楼有上下两层,上层是客房,下层是吃饭的地方。

    以白术的眼光来看,店里所有家具都刷着枣红色的木漆,看起来老气沉闷。但就这个时候的审美来说,这样装修的酒楼,在县城里已经是数一数二的了。

    “打尖儿还是住店啊?这位……哥儿?”店小二熟练的招呼起进来的白术,在看到他眉心的那颗红痣后愣了一下。

    白术听不懂什么是打尖儿,但是听懂了后面的住店。他看向墙上挂着的牌子,上面把所有食物的价格都明码标价挂了出来。

    一盘牛肉是四十文钱,一盘红烧肉是三十文钱,一份红烧鱼是二十文钱……

    除了这些价格昂贵的荤菜,下面依次有烧豆腐,炒青菜等家常菜,只要六、七文钱一份。最便宜的就是阳春面,什么都没有的一碗光面,只要两文钱。

    是白术便拿出两文钱放在桌上道:“不住店,给我来一碗面条。”

    店小二收起那两文钱道:“你请坐吧。”又转身对着后厨的地方吼了一句:“一碗儿阳春面。”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蓝色褂子的中年男子便端着碗面放到白术面前。在看到白术桌下放着的那些竹筒,愣了一下。

    “小兄弟?”那中年男子开口:“你这竹筒里,装的是活鱼么?”

    “是啊。”白术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要买么?五文钱一筒。”

    中年男子这才发现白术额头上的那颗红痣,不由得怔了一下,没想到自己面前的这个黑瘦少年竟然是个哥儿。

    现在这个时间,哪个哥儿还一个人在外面走动,也不怕遇上坏人?这个人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不过比起这个男人一样的哥儿,中年男子明显对那些活鱼更感兴趣。他拿起其中一个竹筒看了看道:“五文钱一筒?价格倒是不贵,可是你这里面好多鱼都已经死了。”

    “这鱼都是我早上从河里抓的。”白术立刻说道:“不过到了现在,也有一天时间,死掉几条也很正常。如果是新鲜抓上来的,我一筒活鱼要卖八文钱呢!”

    “如果能保证是活的,一筒八文倒也不是问题。可你现在这些鱼,已经死了一多半,我一筒四文全要了,你卖不卖?”中年男子说道。

    “全要了?”白术心里一喜。但面上却并没显露出来,而是故作为难的说道:“四文钱的话,价格的确是低了一些。不知道这位先生要这么多活鱼作什么?一个人吃得完么?”

    “不是我吃,而是我经营的酒楼需要。”原来这男子姓严,正是这间来福酒楼的掌柜。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