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第 11 章

    一句你开心就很好,让谢槐钰愣住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他娘去世前,也这么对他说过。

    那时候他还小,记不住什么东西。只记得自己跪在地上,握着他娘的手,闻着满屋子腐朽的中药味道,听他娘絮絮叨叨的说些临终前的话。

    他娘说了很多,旁边一直有侍女在呜呜的哭,吵得他脑袋疼。

    他左耳进右耳出,几乎一句也没记住。唯一能回忆的起的,就是他娘最后的那句,你开心就很好。

    只可惜他生在谢家,长在谢家,就注定他没办法过那开开心心的日子。

    一个没了亲娘的孩子,每天活在算计和阴谋诡计之中,又怎么开心的起来?

    他虽然对谁都摆出一副笑脸,却早就不知道真正的开心是什么心情了。

    “行了,既然白术他不要,也不必勉强。”谢槐钰神色变得有些淡淡的:“小树,你现在赶紧把人送出去吧,以后要是再犯这样的错误,你和外面那些个就都不用再跟着我了。”

    “是!”小树一个激灵,背对着谢槐钰狠狠的瞪了白术一眼道:“小哥儿,你请这边走吧。”

    突然被对方请走,白术内心觉得十分沮丧。

    谢槐钰虽然没有明说,但白术就是知道,他一定是不高兴了。

    难道是自己有哪句话说错了么?白术绞尽脑汁的想着,却仍想不出到底为什么。

    他一步三回头的跟在小树身后,眼神还留恋的看着身后的谢槐钰。直到走到拐角,马上就要看不见人了,才转身站定,朝对方挥了挥手,大声道:“明天我还来,你要是吃腻了鱼,我给你逮兔子,抓野鸡。那烤兔腿也很好吃,还有野鸡,用蘑菇一起顿鸡汤,可好喝了,你肯定会喜欢!”说完这句,便一溜烟的跑的不见踪影。

    留下谢槐钰一人站在原地,略怔了一会儿,又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自己真是魔怔了,刚才竟然被这么一个乡下哥儿牵着情绪走。不过是个傻的,他倒是不介意提携提携,毕竟他送的那些“厚礼”倒是真的挺和自己胃口的。

    白术离开谢家的时候,已经是正中午了。

    他没吃谢家准备的饭食,没走一会儿就肚子饿了。等他一路走出村子,来到县城门口,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

    如陈哥儿所说,县城门口相当热闹,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集市。

    许多周边的村民挑了粮食、鸡蛋、蔬菜等各种东西来卖,还有城里的商户出来,在街边架起炉子,做一些炊饼,面条等吃食。供来往的客商们解馋,生意也是相当好的。

    “卖馄饨啦,好吃的馄饨三文钱一碗。”

    白术听到有人叫卖馄饨,便凑了过去。

    一个露过的商人问卖馄饨的老板:“你这的馄饨怎么这么贵?县城里的馄饨才两文钱一碗咧?”

    那卖馄饨的老头子笑着对那商人说:“我家的馄饨里面全是肉,自然要三文钱一碗,那县城里的馄饨虽然只要两文,但全是皮,就一点儿肉末。你要在县城里吃到我这样肉多的馄饨,怕是要五文钱一碗呢。”

    那商人似乎也接受了他的说法,于是便要了两碗馄饨,和自己的同伴一起吃了起来。

    白术看到这里,便看向他摊子上的馄饨。

    那些包好的馄饨个头儿的确不小,但也说不上很大。

    看来这县城里的物价,是要比外面更贵一些的。

    “小哥儿,怎么,要来碗馄饨么?”见白术一直看着自己馄饨,老头子开口问道。

    “老板……我没钱。”白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他囊中羞涩,身上一文钱都没有,只有卖了手上这些鱼,才能赚到吃饭的银钱。

    “没钱怕什么?”老头子打量了一眼白术背后的十来个竹筒,搓搓手道:“我看你不是带了这么多鱼么?用你的鱼来交换,一筒鱼换一碗馄饨。你要是同意,我现在就给你下锅了。”

    一碗馄饨换一筒鱼?也就是说自己一筒鱼可以卖三文钱?白术在脑子里飞速的算着。

    他之前去谢家送鱼,送了三筒,小树给了他三吊钱,共计三十枚铜板。

    就算谢家给他的略多一些,那一筒鱼也不可能只卖三文钱啊?

    这馄饨摊的老头子,怕不是想要占自己的便宜吧?

    于是白术直接拒绝道:“还是算了吧,等我卖完了鱼再来吃你家的馄饨。”

    那老头子一听,立刻冷哼了一声道:“卖不卖的出去还不知道呢,等你卖完,我家的馄饨怕是都要收摊咯。”

    “收摊就收摊呗。这里又不只有你一家吃的。”白术也不惯他,直接喷了回去:“你家不会做生意,别人家自然会做。”

    “你……你个臭小子!”老头子听到白术的话,气的咬牙,指着他骂道:“一个哥儿还抛头露面做买卖,一看就是个嫁不出去的。我就看看你这些破鱼能赚到多少银子!”

    白术懒得再和他理论浪费时间,只在城墙旁边物色适合卖东西的地方。

    看了一圈后,白术选中了一块空地,那儿离城门不远,旁边就是卖粮食蔬菜的农户们。

    他刚才已经看过了,卖鱼的不止他一个,那些人多半都在地上铺着一块破布,上面装满用网子捕上来的死鱼。

    鱼按条数来卖,小鱼三条一文钱,大鱼一条一文钱。像白术这么一筒鱼,足有十几条之多,虽然个头不大,但怎么也能卖个五六文钱的。

    白术把所有竹筒放在地上,就开始叫卖起来:“卖鱼咯,卖鱼,新鲜的活鱼八文钱一筒。”

    他价格开的很高,一开始就比别人贵上许多,一些在旁边买菜的人便凑过来问道:“小哥儿,你这鱼也卖的太贵了吧?人家三条鱼才一文钱,你这一筒居然要卖八文钱?”

    “贵自然有贵的道理。”白术开口说道:“您看看这鱼,可是我今天早上才从河里抓起来的。这鱼就要吃个新鲜,死了味道就变了。我这一筒鱼虽然看起来价格贵,但是我还送你们竹筒啊?你们就着这竹筒把鱼提回去,到家的时候鱼还是活的,今天吃不完还能明天吃。八文钱一筒,真不算贵了。”

    他这样一说,便有人觉得似乎也挺有道理。

    现在天气炎热,鱼虾这些东西都不禁放,一天不吃就臭了。但这样把鱼活着提回家里,还能用水养着第二天吃,就不用大热天再往城外跑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