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第 9 章

    “你要卖鱼?”听到白术的话,陈哥儿有些惊讶。(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同时他很快回过神来,以白黍抓鱼的本事,卖鱼的确是一个挺好的营生。只是以他现在的名声,怕是很难卖的出去。

    于是陈哥儿便老实说道:“你要在白塘村里卖鱼,除了做酒的人家,恐怕没几家会出钱来买。不如你去村东的县城里卖,那里有钱人多,鱼虾也卖的快些。”

    陈哥儿的话让白术眼前一亮,原来这村子东面还有个县城?

    而且谢家的庄子也在村东,如果他每天卖鱼,岂不是正好可以路过谢家?也方便给谢家的雄性送东西。

    白术当下便激动的握住了陈哥儿的手道:“好兄弟!认识你真是我的福气!以后我每天捉了鱼每天给你送几条,也算是感谢你给我出了这么个好主意。”

    白术这样一说,陈哥儿反而觉得很不好意思。

    他之前心里对白黍的那点害怕的情绪也完全烟消云散,更加真诚的说道:“白黍啊,你总是住在白家也不是个办法。正好你也有这么好的手艺,不如多赚点钱,以后搬到县城里住算了。”

    离开了白塘村,白黍的名声也没人知道,兴许还能自己找个好婆家。

    白术当然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只点点头道:“我知道的,等我赚够了钱,自然就走了。”

    他告别了陈哥儿,又继续回河里抓鱼,不一会儿,十来个竹筒满满当当,装满了各种河鲜。

    白术想了想,把河蟹捡大个儿的用草叶儿绑好,满满装了一筒,又装了一筒河虾,把青鱼挑出一尺长的三四条,用草叶串起来挂在腰上。然后就背着十几个竹筒朝城东的县城走去。

    他这一路走去,碰到的行人纷纷避让。

    半路又碰到了昨天那带着孩子的中年男子,他一看见白术,就脸色慌张的低下头,退到路边。

    倒是三个孩子一看着白术腰上的青鱼就开始嚷嚷:“爹爹,鱼!”

    “吃鱼鱼!”

    “我要吃鱼!”

    几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鱼不放开,口水都要流下了了。

    白术觉得几个孩子可怜又好笑,在虫星时,孩子们都能免费受到最好的教育,根本就不可能像这样连饭都吃不饱。

    他停下脚步,把一只装着不值钱小杂鱼的竹筒递给那男子道:“把这个给孩子们吃吧,不是什么好鱼,炖汤还是挺鲜的。”

    见那男子不肯接,他便把竹筒放在地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待他走后,王木头许久才从地上捡起那只竹筒,出神的看着里面的小鱼,又转头看向白黍离开的方向……

    白术又走了一会儿,便来到谢家门口。

    此时已经接近中午,谢家的院门大大的开启,几个洒扫仆役正从门口出出进进。

    “你好,请问这家的主人在么?”白术上前揪住一个仆从问道。

    “你是?”这仆从仔细打量了白术一眼,一看到他腰间挂着的青鱼便大声叫道:“小树,那卖鱼的来了。”

    不过一会儿,小树便从内院走了出来,一看到白术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有些不高兴的道:“卖鱼是吧,你跟我进来吧。”

    白术想说自己不是卖鱼而是送鱼,但一听到能进入谢家,便有希望见到那个雄性,不由的又有些飘飘然,便赶紧跟在小树后面走了进去。

    小树一路带着他走到后厨,厨娘和几个烧火的婆子正在院子里忙碌着做饭。

    小树指着一只装着井水的木盆道:“行了,你把鱼装到这个里面就行了!”

    这一看就是下人们活动的地方,那雄性是谢家公子,肯定是不会到这腌h地方来的,白术不免有些失望。

    不过他本来就是来送鱼的,能看见那雄性自然是好,看不见也就罢了。

    于是便把准备好的青鱼、河虾和螃蟹倒进盆里说道:“这井水养鱼容易死,还是用河水养着,可以活久一点。”

    “行了行了!”小树不耐烦的说道:“弄好了就跟我过来,我还有别的事儿忙呢。”

    说着,又匆匆把白术带到了一个偏厅,让白术坐在那里:“你先在这儿等着。”

    白术心中一喜,难道是他主人想来见见自己?

    于是便坐在那桌子前等着,心里不禁有些紧张,也不知一会儿见了那雄性要说些什么!

    虽然他年纪不小,但是一直在前线打仗,也没有时间和雄性约会。像这样和自己喜欢的雄性单独见面,还是第一次呢。

    白术等了一会儿,就看到一个仆役端着盘子过来,盘子里装着一碗白饭,一碟烧肉和一碟豆腐,和一杯茶水。

    那仆役把盘子放在桌上,又从口袋里掏出三吊铜钱道:“卖鱼的,这是你的报酬。吃了这顿饭,你便可自行离开。”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白术一愣,顿时十分失落,有些呆呆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顿佳肴。

    他这身子也不知多久没吃过肉了,闻到肉的香味儿就分泌口水,肚子也咕噜噜的叫嚣的想要开动。

    可是内心里,白术觉得这顿饭难以下咽。

    在虫星,如果一个雄性不喜欢某个雌性,就会拒绝这个雌性送他的一切东西。

    他给谢公子送了鱼,对方就给了他钱,这是不想和自己扯上关系的表现么?

    如果是以前,白术绝对有信心,以他的条件,虫星所有的雄虫都不会开口拒绝。但他现在不是以前的战神,只是个又瘦又穷的哥儿。

    连他自己都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又怎么能奢求一个优秀的雄性能对他另眼相看?

    他还需要时间,也许一年,也许三年,赚下让人无法忽视的地位。而到了那个时候,这位雄性还会等他么?

    白术实在是吃不下这顿饭,便拎着剩下的竹筒,留下那些铜钱便起身离开。

    进来的时候,他是跟着小树来的。那个时候他满心飘飘然,也没有看路,出去的时候,便一不小心走了相反的方向。

    白术绕啊绕啊,不知怎么就绕到一个池塘边。

    池塘不大,对面还有一排挂着帷帐的回廊,白术看着满眼的帷帐,也不知道到底该往哪边走才好。

    隐约看到那帷帐后站着个人影,便隔着池塘大声喊道:“这位小兄弟,请问出去的路到底往哪边走啊?”

    那身影一怔,顿了一下,便上前掀开帷帐,露出了一张让白术日思夜想的面孔。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