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第 6 章

    “谢……谢公子”白村长看到谢槐钰,紧张的说话都变得有些磕巴了。(看啦又看小说网)

    “村长。”谢槐钰随意的拱了拱手,收下了那鸡蛋和酒,递给小树,又让仆役拿了肉干、米粮等同等价值的东西作为回礼,还给村长。

    他看到村民们一直不肯散去,便转过身对小树说了几句,又笑着对所有人道:“因为祖母守孝,我要在此住上三年,以后也要和大家做个邻居。凡是村里的农户,每户可领一斤粳米,一斤肉干,三斤豆子。大伙儿领了东西,就请散去,还好让我的这些仆役们方便做事。”

    说着,小树就站到一旁,大声喊着所有人到这里排队。

    听到有东西可领,村民们一窝蜂的排成一队,人都站到了庄稼地里去了。谢家庄的门口,倒是腾出了一片空地。

    谢家的仆役们都是些见过世面的,谢槐钰吩咐下去,就有人自动拿了秤出来。把一斤粳米,一斤肉干,三斤豆子分别称量,用油脂打包,放到个空的框里。

    每家每户过来领取的人,也不能随意发放,而是都要问问话,登个记,每一户人家只能领取一次。

    白邹氏原本还想要占个便宜,多领一次,便撺掇着白稻去另外排队,结果排到前面被人问了出来,闹了个难堪。

    她到没有觉得什么,但白禾满脸通红,只羞怯的看了谢槐钰一眼,便赶紧拖着自己的亲娘走了。

    白术坐在树上,看着所有人领完东西离开。

    等谢府的仆役都开始收拾东西了,他才从树上跳下来,拎着两只竹筒,对准备进去的小树叫了一声:“小树,你等等。”

    小树回过头,便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人站在门口,一看见自己就张嘴笑出一口白牙,仔细一看,眉间还有一颗红痣,不是昨天的那个哥儿又是谁?

    “怎么又是你!”小树一看到他,就想起昨天这人纠缠不休,跟在自家的马车后面走了快半里路。

    “你家少爷在么?”白术问道:“我是来谢谢他的。”

    刚才还在发东西的时候,谢槐钰早就进去了,他想把礼物亲自交到对方手上。

    “我们家少爷是你能找的么?”小树板起面孔,就要赶人。

    这人八成又是来打秋风的,以前在谢家,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

    “那你帮我把东西交给他。”白术说着,把手里的两个竹筒塞到小树怀里。

    “什么东西!”小树冷不丁被塞了个满怀,吓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刚才的那个哥儿却已经跑远了。

    他仔细一看,才发现竹筒里装着满满的青鱼和虾子,用河水浸着,都是鲜活的。

    自家少爷好像倒是挺爱吃这些河鲜,小树想了想,就把这两只竹筒拿到了厨房,交给了厨娘,让她拿去好好料理一番。

    傍晚,谢槐钰走进饭厅,刚拿起筷子,就看到了满桌的河鲜。

    红烧鱼块、豆腐鱼汤、还有清炒河虾,这些菜肴看起来气味鲜香,让谢槐钰食欲大开,吃完又多盛了一碗饭。

    饭后,谢槐钰叫来厨娘问话。

    他原本以为这些河鲜都是厨娘去河边买的,正想着让她日后也可去买一些。

    没想到他刚一提出,厨娘就一口说道:“公子可别难为小的,这些都是今天小树给我的,我自己去哪里买这个啊。”

    谢槐钰皱眉,他知道今天小树并没有出门,自然也不可能去买来这些河鲜。

    他叫来小树一问,才知道原来今天这些鱼虾竟然是昨天半路遇到的那个哥儿送来的。

    “那个哥儿人呢?你后来就这么让他走了?”谢槐钰问道。

    “不让他走?难道还让他留下来么?”小树一脸纳闷:“少爷,我看那个哥儿不怀好意,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闭嘴。”谢槐钰呵道,表情有些严肃。

    小树一个激灵,不敢再说。他极少见他家公子发火,没想到今天竟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哥儿训斥了他。

    见小树一副委屈的模样,谢槐钰叹了口气,耐心说道:“那个哥儿你昨天也见过的,生生饿晕在路边,可见他自己都吃不饱的。他日子都这么难了,今天还送了这么多东西过来,也是很用心了。”

    说罢他略微思索后说道:“如果你下次看见他,就把他留下来吃顿饭。如果他再送来什么东西。你就照单收下,给他同等价值的银钱。”

    打发走了小树,谢槐钰笑着摇了摇头。世道艰难,哥儿的日子更不好过。遇到这样的人,他不介意帮对方一把,至于以后的路,那就看他的造化了。

    回家的路上,白术就像走在云朵里一样,整个人的心里都是美滋滋的。

    虽然他今天没有和那个雄性说上话,但是他又见到了一次他本人,知道了他的姓氏,还把自己的东西送出去了。

    那个雄性说要在这里住上三年,三年的时间,足够让他表现出自己的诚意了。

    白术一边走着,路边突然有人喊住了他的名字。

    白术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个灰头土脸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身后还跟着三个小男孩,最大的才六七岁模样,最小的那个看起来不足三岁,被男子抱在怀里。

    白术仔细的搜寻原身的记忆,他对这一家四口完全没有什么印象,也不知道对方叫住自己到底要干什么。

    “白术,你……这个给你。”中年男子说着,在怀里掏了一会儿,掏出了一包豆子,小心的打开。

    这豆子正是刚才从谢家庄领到的,男子打开油纸包,小心翼翼的在里面抓了一把,递给白术道:“来,给你吃的。”

    男子身后的男孩一听到吃字,哇的一声就嚎啕大哭起来:“爹爹,我要吃!”

    “我也要,我也要!”

    “哇——吃吃……”

    白术:“……”

    这雄性干嘛……这么一小把豆子,都不够他塞牙缝的。

    他接过豆子,就摊开手,放到那三个孩子面前,对他们说道:“来,给你们吃吧。”

    三个孩子立刻把他手里的豆子抢了个干净,狼吞虎咽的就往嘴里塞。

    中年男子顿时十分尴尬,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白术道:“小孩子不懂事,他们都太馋了。”

    “没事。”白术不以为然的说道:“小孩子都这样。”

    说完,他和这男子打了个招呼,就先行离开。

    留下中年男子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呆了,他咬了咬牙,转身朝着反方向走去。

    今天早上,王木头的堂姐王婆子突然找到他,跟他说了娶白黍的事情。

    白黍虽然是哥儿,却长的像个男人,又刚刚被退了亲。

    谁都知道,他是村里嫁不出去的人,王木头当下恼羞成怒,想也不想就拒绝掉了。

    后来王婆子好生相劝,列举了娶白黍的种种好处。王木头听她一番分析,心底就有了几分动摇,但到底还没有下定决心。

    没想到今天下午,却在路上正好碰到了白黍。

    见到白黍本人,王木头突然就觉得长得像男人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白黍虽然和男人一样,但是五官俊秀,看起来十分舒服,比那些故作女子打扮的哥儿还要顺眼些。

    而且看他刚才,对自己的孩子还挺好的,心地也很善良。王木头突然就觉得,娶了白黍也挺不错的。

    他立刻下定决心,转头又往王婆子家走去,想让王婆子替他去提亲。

    白家,白邹氏把拿到的粮食收好,又把肉干赶着最肥的地方切了一小块,准备晚上给白老三做个蒸肉吃。

    白禾不悦的在桌前坐下,开始责怪起白邹氏:“娘,都是你今天非要哥哥去再领一遍东西,害得咱家丢了脸,那谢公子可怎么看咱们啊。”

    “我怎么知道你哥会被发现。”白邹氏不乐意了:“再说了,你管他怎么看我们。我们又不和他打交道,得了东西才是实惠。”

    “就是。”白老三一拍桌子说道:“你怎么还说起你娘来了?真是越大越不懂事。要我说那谢公子也是小气,发个东西还要一家一户的问清楚,这伯爵府也不过如此。”

    “你们懂什么!那可是未来的伯爵,管着我们这村里所有农户的租子,连村长都要给他送礼。”白禾说道:“再说了,他可是要在白塘村里住上三年。要是对我们印象不好了,以后还怎么来往。”

    “你还想跟未来的伯爵来往?”白稻大声说道:“你不是看上了那谢公子了吧?你都有李三郎了,那也是个秀才,万一以后中举了,前途无量,还是实际些的好。”

    “噗嗤——”李氏站在墙角,忍不住捧着肚子笑喷出来。

    “笑什么!”白禾翻了个白眼,脸色立刻垮了下来。

    在没见过谢公子之前,李三郎原本也是很好的。只是珠玉在前,有了谢家伯爵府的高枝做对比,李三郎就成了那路边的牵牛花,上不了台面了。

    “李三郎那个人,你们还不知道他么?”白禾说道:“他爹就只考了一个秀才,他考了两次也就考了个秀才,以后能不能中举,鬼才知道。”

    “现在谢家公子来祖宅守孝,那是千年难得一遇的机缘,一般人想碰还碰不上呢。如果我有机会能得了他的青眼,就算是做个小的,那也比跟着李三郎强啊。有了谢家撑腰,以后咱家在村里就是这个。”白禾举起手来,比了个大拇指,又对白老三说:“说不定爹你还能弄个村长当当。”

    一听到村长,白老三眼珠子咕噜一转,当下也有了一丝心痒。

    “这……那万一不成呢?李三郎那里怎么办?”白邹氏仍然有些担心。

    “李家这边咱们先吊着好了,反正他们也没正式和咱家提亲。只要我们不说,李三郎怎么会知道。万一那谢公子看不上咱家,我就再嫁给李三郎好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