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第 4 章

    白术回到自己那间破屋子里,一屁股坐在稻草堆上,就着屋外白老三一家对他的咒骂声下饭。(Www.sites3.com)

    他就着月光心情愉悦的吃完了那碗豆饭,豆饭口感不好,十分干涩,比不上白天吃过的包子和糕点。

    但像白家这样,能吃上掺了粳米的豆饭,就已经条件不错了。

    吃完那碗豆饭,白术打了个饱嗝,肚子里胀鼓鼓的。

    豆饭这种东西,最主要的就是扛饿,但吃多了也不易消化。

    白术干脆趴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可只做了十来个,就累趴下了。

    不行……现在自己这具身体,体能实在是太差了。

    白术躺在铺着几块破布的稻草床上,回想自己白天见到的那个雄性。

    那雄性长的真好看,还温柔的要命,看起来脾气就很好的模样,追求他的人一定很多吧。

    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上自己,一想到对方喜欢上别人,白术心里就一阵发堵。

    他突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自从穿到这个身体之后,自己还没有照过镜子,白术都不知道自己长成什么样子!

    万一他长的特别磕碜?白术打了个寒颤,想起之前白禾好像还骂过他长得丑……

    这种可能性好像还是挺高的……那他岂不是彻底没有希望了?

    一想到这里,白术就卧立不安,躺也躺不住了。

    他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就跑了出去。

    夜晚的白塘庄凉风习习,吹在白术的身上,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白术一路小跑,来到河边。

    河水静静流淌,没有一丝涟漪,月亮高悬天空,在河里投下圆圆的倒影。

    他跪在河边,看河水里印出自己的倒影。

    高高的鼻梁,大大的眼睛,麦色的皮肤和因为瘦削显得过于棱角分明脸颊,眉心还有一颗红痣。

    在白术的审美里,这绝对是一个称得上英俊的小伙子。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那双眼睛有些圆润,看起来有一丝微微的软弱。

    除了太瘦了一些,自己这模样可比那个阴柔的白禾要顺眼多了啊!白术惊喜的一蹦三尺高,仰天长笑三声。

    看来那白禾就是妒嫉他的容貌,白术想到。

    只要他抓紧锻炼,再打拼出一片家业。以他的能力,绝对有信心可以赢得那雄性的心,给他提供最好的生活!

    不远处的河边,几个正在浆洗衣服的村妇看着白术疯疯癫癫的看着河水一会儿蹦一会儿笑。

    她们摇了摇头,有些同情的议论道:“你看看那边的哥儿,好像是白老大家那个,天天干活糙的和个男人一样,现在都有些疯了。”

    “说来也是可怜,听说本来配了李家三郎,不过人家李三郎现在是秀才,就算不取个富户女儿,也得配个清秀好生养的哥儿。他这模样,肯定是配不上的。”

    “是啊,他照了照镜子就变成那样了,大概是受了刺激。毕竟是个哥儿,以后可是嫁不出去咯……”

    翌日一早,白邹氏起了个大早,连早饭都来不及做,就拐到村西的王婆子家里去了。

    王婆子是王鳏夫的堂姐,平时就爱到处八卦,给这个做个媒,给那个说个项。

    依着王鳏夫和王婆子的关系,这给王鳏夫说媒的事情,当然是她去说最合适。

    “不成不成,一听到白邹氏的来意。”王婆子一口拒绝:“把白黍配给王木头?那白黍长得和个男人一样,一看就不好生养,村里哪个汉子会讨个不能生养的哥儿。”

    “哎呀,老姐姐。”白邹氏陪着笑脸:“王木头都三个儿子了,再生他还养得起么?”

    “要我说白黍这样的正好,生不出孩子,力气还大,正好娶回来放在家里干农活。王木头就当买了长工回来,又不要多少钱。那白黍生不出孩子,还不得拼命讨好王木头和他的儿子们么?”

    王婆子一听,仔细琢磨了一会儿,觉得有那么点意思,于是便答应先去帮白邹氏说项。

    把白邹氏送到门口,又试探的问了一句:“白婶子,这白黍毕竟也是白家人,就这么嫁出去了,白老三不心疼啊?”

    “快别提这了!”白邹氏连忙苦着脸道:“白黍忒不懂事,那李三郎要和他退亲,他竟怪到了禾儿头上,把家里的饭桌都掀了。也不掂量着自己配不配的上,还是赶紧嫁出去好!”

    王婆子也不吭声,只笑着点头。等白邹氏一走,王婆子在她背后呸了一声。

    个不要脸的老婺婆,谁不知道是她家白禾抢了白黍的亲事。都是千年的狐狸,搁她这儿装聊斋。

    不过回过头想想,白黍这人挺老实,也好使唤,虽然阳刚了一些,和王木头倒是能凑合到一块儿。便喜滋滋的换了身衣服,往王木头的家里去了。

    白邹氏在王婆子这边,家里做早饭活计自然就落到了白李氏头上。

    白塘村这边是鱼米之乡,农户早上都是喝粥。白李氏大着个肚子,从缸里舀出碗糙米洗了,又蹲在地上给灶里添柴火。

    白术闻到米香,就从睡梦中惊醒了。

    这个时间,白家其他人都还在睡觉,他看到白李氏做饭,就搬了个凳子在旁边坐下。

    白李氏看了一眼,继续一言不发的做着米粥。

    白家的早饭是从来都没有白黍的份的,但这又关她什么事?

    昨天白黍把白稻都给打了,自己一个孕妇,难带还跟他硬刚不成?

    做好米粥,白李氏率先盛了碗稠的。想到自己那口子,就又盛了一碗,两碗一起端到房里去了。

    临走之前,还不忘对着房里喊了一声:“爹,弟弟,吃早饭了。”

    反正她人已经喊过了,吃不吃的上,那就看个人的本事了。

    白术看着锅里清汤寡水的米粥,先喝了一碗,肚子却一点儿不见饱。

    于是又拿勺子把剩下的米粒都给捞了,打了浓浓的一碗米汤,咕噜咕噜的喝了个干净。

    白老三起来的时候,白术正放下碗,和白老三打了个照面。

    “你!你……”白老三指着他的鼻子想骂几句,又想到昨晚那一出,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至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白术吃饱喝足,心情不错,看白老三也没那么讨厌了。

    他直接无视白老三,大摇大摆的走出家门。

    昨天他连对方的姓名都不知道,今天再去那雄性家附近转转,看看能不能打听些什么。

    白术离开,白家灶里就只剩下了一锅清米汤。

    白老三气的浑身发抖,只能连喝了三碗米汤,饿着肚子去田里干活。

    白术走到一半,忽然想到,昨天那雄性给了自己那么多好吃的,自己今天也不能空手过去。

    于是他又折返了回去,从屋里拿了把旧镰刀出来。

    白术先去了后山,在山上捡了根粗的竹子砍了,剁成一节一节的。

    又在竹筒上开了两个洞,用草搓着绳子,从洞里穿过。

    他这样一做,一个简易的竹筒就被制成,白术又如法炮制了几个,就拎着这些竹筒朝河边走去。

    现在日头已经升高,河边聚集了不少打水洗菜的哥儿村妇。

    看见白术拎着这么多竹筒过来,就有人开始好奇的问道:“白黍,你这是要干嘛呢?”

    “抓鱼。”白术乐呵呵的答道。

    “抓鱼?这鱼哪有这么抓的?”许多村妇都哈哈大笑:“只看过钓鱼的,拿网捕鱼的,你这空手拿个竹筒就能抓鱼了?”

    还有个别和白邹氏关系好的,比如村东的田四娘,看白黍极不顺眼,冷着脸就说道:“白黍啊,你今天怎么也没下地去帮白老三干活?做人不能忘本啊,你三叔一家可是白养着你呢。”

    以往这个田四娘就和经常当着村里人的面对白黍说长道短,白黍每次被她说的脸红的滴血,也不敢反驳,只能在心里委屈。

    可白术不是白黍,他嘲讽的看田四娘一眼,大声道:“干你屁事!我家的闲事你也管。”

    田四娘冷不丁被他喷了一句,又气又恨,插着腰指着白术骂骂咧咧:“你,你还是个哥儿,怪不得李三郎不要你了,我看你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说一个雌虫嫁不出去,在虫星,是很严重的诅咒。一个雌虫听到这样的话,是要和那个人决斗的。

    白术一听,从腰里抽出那把镰刀,举着镰刀恶狠狠的上前一步:“想打架?你来试试?”

    田四娘只是嘴巴贱,其实是个胆子小的。哪里能想到自己就说了几句,白黍竟然要拔刀砍她。

    她当即吓得腿都软了,颤颤巍巍的退到后面:“你疯了么?别……别过来……”

    旁边的村妇们也震惊了,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还是一个陈姓的已婚哥儿胆子大点,他上前几步,对白术说道:“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

    又转头对田四娘说:“骂人不揭短,这事儿是你不对在先,赶紧给白黍赔个不是。”

    田四娘这才不情不愿的给白术赔礼道歉。

    等白术把镰刀别回腰后,田四娘连忙风一样的跑掉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