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2、番外一

    秦时愉去世了。(m.sites3.com手机阅读)

    他的死很突然, 但也不是交通事故或天灾。

    而是心脏病。

    秦时愉一直有心脏病和高血压,这也是中老年人的常见病,只要控制得当,并不影响日常生活, 更何况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家庭医生随时候命, 秦时愉活到**十岁, 完全不是问题。

    但他却还是心脏病发死了。

    秦时愉发病时,没有一个人在他身边, 包括家里的佣人。

    堂堂秦氏集团创始人, 半生呼风唤雨, 叱咤风云, 到头来却跟雨棚里的流浪汉一个死法。

    据佣人说, 秦时愉出事当天, 他跟妻子大吵一架, 继室所生的儿子赶过来, 帮着母亲一起讨伐父亲,秦时愉虽然生气, 但还没情绪失控,直到妻儿摔门而去之后, 两名客人上门,给了他一摞照片。

    那摞照片,在警方接受调查这桩案子之后,一起作为证物被收走。

    而秦川跟薄禾, 也在警方那里见到了这叠照片。

    照片里的主角很多。

    有秦时愉的续弦,现在这位秦夫人周晗。

    有周晗所生的小儿子。

    还有秦时愉跟外面情妇所生的双胞胎。

    秦夫人周晗呢,表面上对他百依百顺,实际上另有情人。

    情人英俊高大,皮相甩了秦时愉十条街不止,对周晗更是温柔小意。

    周晗每个月在小白脸身上花大把大把的钱,甘之如饴,无怨无悔。

    两人甚至私底下拍了不少大尺度的照片,曝光出去,分分钟都是头版头条。

    秦时愉的小儿子,刚上大学没多久,是富二代界里典型的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吃喝玩乐,春天飞赌城,夏天去冲浪,秋天带着美女上巴黎,冬天搂着网红在瑞士。

    但他不像秦时愉白手起家,分外珍惜来之不易的一切,他因为从小到大,什么都不缺,反倒开始追求起别样的刺激,干了不少骇人听闻的荒唐事。

    秦时愉对小儿子的作为也略有所闻,所以他并没有将希望寄托在这个扶不起的阿斗。

    几个子女里,他最喜欢的,莫过于情妇于樱所生双胞胎里的哥哥秦阑。

    秦阑读书投资样样优秀,比起长子秦川不遑多让,更重要的是,秦阑平时也很崇拜秦时愉这位父亲,对他言听计从,跟秦川的叛逆绝不一样。

    因为对秦阑的喜爱,原本性格有些自私,绝不耽于情爱的秦时愉,对这个情妇也有几分不同寻常的偏爱,甚至曾经想过跟周晗离婚,正式迎娶于樱入秦家,反倒是于樱劝住他,说自己不图名分,只愿留在他身边过平平淡淡的日子。

    饶是精明厉害如秦时愉,看见于樱能放弃唾手可得的利益,也会认为她是真心爱自己。

    直到察觉对方不寻常的举动,他让人私下去查,查来一叠照片和证据,里头就包括秦阑的dna——他不是秦时愉的亲生儿子。

    既然秦阑不是,那么秦阑的双胞胎妹妹,自然也不是。

    不仅如此,于樱私底下还跟周晗联合起来,打算一步步蚕食秦氏的资产,搬空秦时愉。

    秦川不知道秦时愉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是个什么感受。

    因为他得到消息,跟薄禾一道赶过去的时候,秦时愉已经身在医院,被宣布抢救失败。

    死亡面前,人人平等,饶是算尽机关的秦时愉也莫能例外。

    看着被白布盖上的面容,薄禾油然生出一股悲哀。

    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秦时愉。

    他白手起家,奋斗史可谓励志史,秦氏完全是秦时愉一手缔造的商业帝国。就算秦川,也不能不承认,自己就算不从秦时愉那里拿走一分钱,也绝不肯重蹈秦时愉的覆辙,但他依旧得到了管理盛名的宝贵经验。

    可风光一时,到头来也逃不过猝死的命运。

    还在这种情况下,死得如此不甘愿。

    薄禾见过秦时愉的最后一面,那是在让家属看完最后一眼,白布盖上去之前。

    秦时愉双目紧闭,眉梢眼角无不流泻出痛苦怨恨愤怒,那种想要把一切人事都烧尽的怒火依旧没有散去,仿佛随时都会坐起来大发雷霆,把背叛他的人全部都杀光。

    可这是在医院,才更显诡异。

    薄禾忍不住攥紧了秦川的手。

    对方立时察觉,也悄然握紧,手臂将她后背揽上,带她离开。

    “我不应该带你来的。”

    “总该来见上一面。”薄禾顿了顿,“有我在,你也不孤单。”

    刚才病房里,有秦时愉的后妻和儿子,有秦时愉的情妇和儿女,还有律师和几名助理。

    对方都不是形单影只,秦川也带了关慎,但关慎毕竟只是助手,不是亲人。

    只有薄禾,才是他最亲近,相依相靠的人。

    “过两天,老头子会公布遗嘱,我估计,他可能会留东西给我,也可能不会留。但如果他会留,我不想要。”

    他不是在告知薄禾,而是在与她商量。

    秦氏偌大家财,就算秦时愉分出九牛一毛,也足够让薄禾他们吃喝不尽了。

    虽说现在秦川有了自己的事业,但这世上没有人会嫌钱多,而且,秦川也还不算最有钱的那个,他们现在顶多只能说比小康好一点。

    他本来已经做好慢慢说服薄禾的打算了,谁知对方一听,想也不想就点头。

    “那挺好的。”

    秦川有点意外,而后失笑:“不心动?”

    薄禾也笑:“自己有能力,为什么要去靠别人施舍?我知道你一直不想要秦先生的东西,才会费尽心思跟他划清界限,没道理现在就改变原则了。”

    秦川捏了捏她的手:“谢谢你,我以后会努力让你过上更好的日子。”

    薄禾扬眉:“我也可以让你过上更好的日子。”

    周晗觉得病房太闷,老头子那张脸也让她很不舒服,看多一眼都觉得心跳加快,赶紧找了个借口出来,结果一出门就看见走廊尽头,秦川薄禾两人在喁喁私语。

    秦川脸上有着凝重和悲伤,浅浅淡淡的,但他看着薄禾的眼神,却很甜蜜欢喜。

    这是恋爱中男女特有的表现。

    周晗觉得心更堵了。

    她这辈子没得到过的东西,每次看别人拥有,就觉得难受。

    周晗转身又进了病房。

    她宁可去看老头子那张死人脸。

    起码能让她觉得高兴一点。

    秦时愉的葬礼结束之后,秦家人如约聚集在一起,等候律师宣布遗嘱。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会是秦时愉眷顾的那个,翘首以盼,充满期待。

    当律师宣布遗嘱之后,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除了秦川。

    秦时愉手里的秦氏股份有百分之五十一,确保他对公司的绝对领导权,但在他去世前一周,这些股份都已经被他零零散散变卖转赠出去,到最后自己手里只留下百分之五的股份,遗嘱里分成五份,分别给了秦川、周晗的儿子,情妇,以及情妇生的两名儿女,每人各百分之一。

    这百分之一的股份,平时没事拿点红利,足以过得很滋润,但要是想翻起什么风浪,那是不可能的。

    除此之外,秦时愉名下还有各地的不少不动产,各种股票理财保险产品,现金等等,将全部由律师估价变卖,换作现金,秦家每名子女分得一千万,其余的将会拿去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专门用于各种先天疾病的儿童治疗。

    周晗越听,脸上越发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也就是说,她嫁给秦时愉这么多年,就值一千万?

    其他人也都错愕交加,似乎无法相信秦时愉竟然会这么安排后事。

    他们虎视眈眈瞅着律师手里的文件,似乎想扑上去抢过来。

    情妇忍不住问了一句很没智商,但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的话:“王律,你确定这是秦时愉秦先生的遗嘱?”

    王律师表情严肃:“当然,这份遗嘱生前经过秦先生本人再三确认,一切依照程序来走,具备法律效力。我都是照着上面念的,偶尔解释两句也是为了方便诸位理解,条款内容上面都写得很清楚,各位手上的复印件,跟我念的这份原件内容是一样的,等我讲完,有什么疑问都可以提出来。”

    他说完,继续照本宣科地念,大家表情却都乱哄哄的,显然没心思再听下去。

    周晗忍不住去看秦川。

    他是长子,还曾经管理过盛名,秦时愉一度想要把他作为接班人来培养,但秦川不是一个听话的傀儡,他很多观念做法都跟秦时愉截然不同,秦时愉那样霸道的性格,又容不下一点异见,最终三观不同的两人分道扬镳,父子反目。

    曾经得到过那么多,又在一夕之间失去,甚至连遗产也没有对他另眼相看,秦川难道不会比他们更恨?

    但周晗只看到秦川一脸云淡风轻。

    装出来的?

    当所有事情尘埃落定,眼看秦家人无力回天,只能任由遗嘱生效,周晗带着一腔恶气出门,就透过电梯外面的玻璃墙,看见秦川走向路边停靠的车子。

    薄禾正好从车上下来,两人开开心心,有说有笑,手挽着手步行离开,看样子是正好要去吃午饭。

    秦川根本就没受任何影响,对他来说,好似一千万和一千块一样,得到或得不到,失去或没有失去,都没什么两样。

    因为他已经拥有更重要的东西。

    周晗不看还好,看了就更生气了。

    生气之后却涌上一股茫然,仿佛自己努力半生,最终竹篮打水。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