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1、第 91 章

    “紫之云”是一个强队。(m.sites3.com手机阅读)

    从之前的表现、名次, 乃至队伍操作水准,“紫之云”都比薄禾队亮眼。

    如果给队长老云一次重来的机会,他一定会选择先下手为强,或者直接等薄禾他们被章鱼怪团灭的时候再趁机捡漏。

    但世上没有如果。

    所以老云只能含恨而终, 带着他和他夺冠的梦想一起埋葬在茫茫征途中。

    中途出局的对手可以选择离席退场,或者移步观众席, 与玩家一道为选手加油, 或者留在原位。

    在老云舍身成仁之后,其他队友也都陆续被薄禾队消灭。

    老云很不甘心就此退场, 他坚信薄禾等人根本不可能坚持到最后, 为了亲眼目睹对手的失败, “紫之云”所有人都没有立场, 他们来到观众席, 死死盯着大屏幕上薄禾那一队的表现, 老云甚至频频去看薄禾, 似乎想从她脸上找到焦灼不安的神色。

    但老云暂时失望了。

    此时薄禾他们正在检查装备, 分配药品。

    “紫之云”队身上的紫色装备不少,再加上杀死章鱼怪之后的掉落, 足够把薄禾六人喂得肥肥美美。

    人手一件紫武,包裹里每人十颗以上血药, 一次可以恢复百分之四十五以上的血量,在这样一场残酷的大逃杀里,如虎添翼,锦上添花。

    毒障范围开始收缩。

    众人所处位置正好在圈外, 距离安全区大概数百米左右距离,必须马上往里撤退。

    但没跑出多远,薄禾他们就又遭遇上一场凶险危机。

    地势稍为平缓的半坡上,一群人正朝他们俯冲下来。

    但仔细一看,为首的只有七八个人是玩家,而跟在他们后面追逐的,竟是一大群形容僵硬,手脚腐烂的行尸走肉。

    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那些行尸在夜色笼罩下却显得越发狰狞恐怖,皮肉**的双手,仿佛随时都能伸长碰触到身前夺命狂奔的玩家们。

    许小哥等人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大家看着来势汹汹的这一大波攻势,一时都有点愣住了。

    “跟我走!东南方向!”

    薄禾言简意赅,带着队友开始撤退。

    “轻功用不了了!”有人忽然喊道。

    “这里的地形加上夜晚buff,刚才我们踩进一片沼泽之后,内息就消失得特别快。”

    薄禾似乎总能注意到细节,即使给予队友合适的答案。

    到了此时此刻,所有人对她的信任是无条件的,她说东,绝不往西,刚才几乎是她的话音刚落,所有人就立刻跟着指令撤退,也许有人认为这不难做到,但只要看看别的队伍,包括刚才被淘汰出的“紫之云”,就知道想要在短时间内培养出这种默契,绝不是一件易事。

    既然大家都无法使用轻功,那就只能用两条腿跑。

    许小哥很快发现对方的意图。

    “他们想把丧尸引向我们!”

    伴随着他的惊呼,脑袋后面,一道剑气呼啸而来,想要将他钉死在原地,幸而薄禾反应够快,直接反手一箭,将对方的剑气拦住化解。

    然而这一来一回的一秒钟工夫,行尸大军已经杀到,薄禾他们被拖住被攻击范围,四面八方瞬时被行尸和敌人包围。

    光是这些形容狰狞的行尸走肉还好办,他们现在六个人,加上对方两支幸存队伍的七八个人,这些人联手起来,足以杀退这波行尸群,说不定还能捡到不错的掉落。

    但人类之所以是人类,正是因为人心变化万千,无法捉摸,当他们面对共同敌人时,有些人会选择御敌为先,而有些人会选择先把对手干掉,再去杀退怪物,又或者说,抱着一种“即使我死了,你也别想活着出线”的心理,不肯让别人占一点点便宜。

    是以,当“八根胡须”喊出“哪个王八蛋藏在丧尸群里攻击我”时,薄禾他们是半点也没感到意外,但既然对手已经先破坏了默契,他们也就没必要再遵守绅士条款,薄禾当先挑了一棵树木,绕着圈跑,将后面追击的行尸暂时甩掉,又挽弓对准一名对手射过去。

    由于无法跳起拉远距离,弓箭威力减弱许多,没能一箭将敌人射死,薄禾再度陷入身后行尸的汪洋大海之中。

    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想要逃离行尸,玩家就得先联合起来,但他们的身份又注定彼此互相防备,另外两个队甚至会抢先出手,想暗算薄禾队伍,让他们折损人手,不再完整。

    众人不得不一边逃离沼泽,一边艰难应付来自各方敌人的袭击。

    “八根胡须”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慢慢失血。

    许小哥被怪物们隔开,距离太远,无法给他加血,只能不停让“八根胡须”靠近。

    但敌人有意将他们分开,不断地在行尸中冲散薄禾等人,尤其是将奶爸许小哥孤立起来,迫使他自顾不暇,无法给队友加血。

    “容若公子”他们都没想到,自己扛过了章鱼怪,扛过了“紫之云”那种强队,却眼看就要沦陷在丧尸的魔爪之下。

    许小哥提着一口气,眼睁睁看着自己从满血到半血,一点点见底,却入不敷出,左支右绌。

    “容若公子”举起长剑无力地挥舞,一剑一剑刺在蜂拥而来的行尸身上,带着徒劳的不甘心。

    “八根胡须”在语音里叫得最起劲,但也是被行尸围困最厉害的那一个,他完全陷入沼泽地中心,被对手和怪物几面夹击之下,最终耗尽血气而亡,也错过了奶爸能够挽救的黄金时间。

    “八根胡须”长长哀嚎一声,恨不得跳出座位跑到坑死他的对手面前把人胖揍一顿。

    你说大家齐心协力对付行尸,离开沼泽之后再内斗不行么,把对手坑死的同时自己也死掉,损人不利己,怎么就有这么蠢的对手存在?

    可无论他怎么咬牙切齿扼腕叹息,属于“八根胡须”的决赛之旅已经终结,现在的他只能寄望于队友给力,在绝境中闯出一个奇迹。

    虽然目前看来,希望渺茫,几近无法实现。

    他切为观战模式,以薄禾的视角开始旁观这场比赛。

    薄禾一直在往外挪,试图跑出这片沼泽区域。

    天色雾茫茫,伸手不见五指,众人根本看不清沼泽有多大,他们又是否在往正确的方向跑,只能凭直觉行动,薄禾也不例外。

    但她有个优势,箭客是远程攻击,所以每次前进基本都落在最后,以便发动攻击时可以最大距离跃起,所以在返身回撤时,最后面就变成最前面。

    成败在此一举。

    “八根胡须”身临其境,屏住呼吸,仿佛自己附身于薄禾身上,也跟着她一直往前奔跑。

    身后行尸几次追上来进行攻击,箭客的血量也在一点点减少,就像“八根胡须”刚才那样。

    仿佛死亡被重置,生命再度回到濒死的那一刻。

    “八根胡须”觉得再来几回,他的心脏肯定顶不住。

    奇迹之所以是奇迹,就因为它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不会发生。

    如果一部戏里需要一个主角,那这场比赛的主角,也注定不会是他们这一队。

    想及此,“八根胡须”轻轻叹了口气,打算关掉观战模式,离席退场。

    但下一瞬,他的呼吸骤然提起!

    薄禾一跃而起!

    她跑出沼泽地了!

    在一跃而起的一秒种,薄禾同时完成吃药补血和转身挽弓两个动作,快得让“八根胡须”瞧不清,只觉眨眼之间,无数锋利箭矢就从薄禾手上重重绽放。

    万箭齐发,如雨如瀑!

    行尸霎时倒下一大片。

    队友们得以喘息片刻,赶紧往前奔跑逃命。

    “八根胡须”发现薄禾的操作很妙。

    她几乎是专门盯着队友周围的行尸射箭,对敌队玩家四周的行尸,则视若无睹,任凭他们徒劳挣扎,最终被怪物吞噬。

    三发连射,一气呵成!

    薄禾在落地,补血,后退回复内息,再度跃起,挽弓,射箭这些动作之间无痕切换,看得“八根胡须”叹为观止,他这才发觉,也许在以往的合作或对抗里,薄禾从来没发挥出真正的实力,也从未让他们看清过。

    几乎是在她一力擎天的表现下,其他队友逐渐脱离沼泽地,即使身上血量所剩无几,但包裹里的药品也足够让他们慢慢补回来。

    最重要的是活着。

    黎明的曙光正从层云后慢慢展露真容。

    光明的到来,意味着黑暗的退却。

    当漫无边际的浓雾散尽,天地重新被太阳笼罩,行尸走肉般的怪物也会无所遁形,嘶叫着痛苦化为灰烬。

    语音里,众人劫后余生的喘息此起彼伏,饱含庆幸。

    唯一挣扎着生存下来的敌人,被“容若公子”一道剑气劈过去,气绝身亡。

    他们又一次活了下来!

    比赛场上的薄禾,全神贯注,心无外物,完全隔绝了观众席上那些注意到她的操作,而发出一阵又一阵哗然的动静,她是如此耀眼,如此令人无法忽视。

    这一刻,无关性别,只有实力。

    荣耀,终究属于强者。

    在一片沸腾之中,秦川的到来,无人注意。

    他今天本该有一个签约会议,关乎一笔新订单的合作。

    生意至此,虽然看起来不错,可也只能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局,征途刚刚起步,一切为时尚早。

    会议提前结束,他匆匆赶来,正好赶上薄禾巅峰时刻的表现。

    对方在台上,根本没有注意到秦川。

    而他在台下,却一眼就看见参赛选手之中,于他而言分外出众的薄禾。

    秦川没有急着入座,他在台阶上站定不定,以便借着灯光效果,更清晰打量那个他最喜欢的人。

    大屏幕上,折损了“八根胡须”的队伍还在继续往前奔跑。

    他们遇神杀神,遇魔杀魔,一路闯入决赛圈,最终居然成为幸存二十余人中,幸存人数最多的队伍之二。

    另外一支也同样拥有五名队员的队伍,居然是淘汰赛中第一名出线的“雷神队”。

    许小哥他们有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猛地回头一看,似乎根本没想到自己已经走出这么远。

    场上的参赛选手一个个减少。

    留在原座继续观看比赛的终究是少数,失败的情绪汹涌而来,能让人一瞬间从高峰跌到低谷,只想远远离开与比赛有关的一切事物,找个无人的角落独自舔舐伤口。

    薄禾带着耳机坐在队伍中央,宠辱不惊,悲喜不显,宛若手持利刃,披荆斩棘,带着一股温柔的杀气,却绝无任何人敢小觑。

    此时此刻,但凡从头到尾跟进比赛的观众玩家,早已不会相信薄禾想要凭借游戏热度出道出名之类的流言蜚语,因为一个不真正热爱游戏,将比赛当作一件心血去精心雕琢的人,是根本不会有这样精彩的表现。

    屡屡的九死一生,杀出重围,只能一次又一次证明薄禾的实力,将流言彻底击破粉碎。

    秦川见状,不由莞尔。

    在全场观众全神贯注追逐竞技之际,唯有他的表现如此特殊。

    因为秦川忽然想起自己真正认识薄禾的那一天。

    不是在现实,而是在游戏。

    那时,他是虚拟世界的新手,遭遇玩家霸凌,毫无还手之力。

    箭客从天而降,惊鸿一现,将他救出重围,护在身后。

    故事已经开始,只是当时两个人都未察觉。

    秦川以为那只是一次无关紧要的细节,如今回想,所有琐事细节,都能成为会心一笑的甜蜜。

    比赛场上,最后的胜利者正在激烈竞逐。

    毒障已经逐渐收缩到最小范围,所有埋伏暗算在这样的范围内已经失去效用,狭路相逢,正面对决,装备,药品,乃至走位操作,成为最终决胜的关键。

    许多队伍到最后只剩下一两个人,这种情况下,人多力量大,他们自然很快被淘汰出局,而薄禾这支队伍,跟冠军种子队“雷神”也将迎来巅峰之战。

    两队没有贸然对上,都在毒圈边缘游走,试探性出招,以便获得更有利的先机。

    这是一片森林。

    枝叶繁盛,草木承露。

    祥和宁静,人间太平。

    但,这都是假象。

    所有人在丛林中悄然前行,借着树木的遮蔽无声游走,试图发现敌人的踪迹。

    前方应该埋伏着两名敌人。

    通过对方衣角在树叶之间的轻微拂动,薄禾在心里快速下了判断。

    她没有动,只是在语音里告知队友。

    因为对方的破绽,很有可能只是想引他们现身的陷阱——

    当你凝视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这句话对于现在的薄禾几人而言,对面就像一个无比深邃的深渊漩涡,当他们贸然有所举动之时,也有可能让深渊化身恶魔的入口,将他们全部吞噬。

    “右前方,那棵紫色花的树上,好像还有一个人,但我不确定。”

    “疾如风”轻声道,虽然明知对方不可能听见他的声音,还是不由自主连呼吸都放轻了。

    许小哥循着他所指望去,只看见一片摇摇曳曳的紫色碎花夹杂绿叶光影,仿佛有人,又仿佛没人。

    “不能再等下去了!”

    “糖醋排骨”当先沉不住气。

    对方的位置比他们好,毒障在以雷神队为圆心缓慢收缩。

    再过几十秒,就算薄禾他们不着急,也得被迫现身往安全区跑。

    他们先暴露,就等于先给敌人提供了靶子。

    轰隆!

    不知何时,乌云涌来,天色骤变。

    闪电照亮天空,雷声滚滚而至。

    “我和容若先上,我左你右,针对刚才确定敌人方位的两处,其他人在后面,那两人应招的时候,其他人一定会策应队友,只要一动,就会暴露,你们抓紧机会,奶妈殿后,尽量不要冲在前面!走!”

    暴风雨眼看说来就来,身后毒障也在逼近。

    薄禾不再犹豫等待,一声令下,当先跃出!

    对方蛰伏已久,等的就是这一刻。

    在薄禾身形现身之时,从她对面的树丛树后各处,剑气与利箭齐发,瞬间全部朝她掠来!

    所有攻击重重扔在薄禾身上,即便她即使开启了减伤技能,依旧难以避免身受重伤,流星般向下坠落。

    但她的暴露也为队友们争取了时机,其他人分别锁定了敌人的位置,急掠过去。

    许小哥藏在最后面,拼命为薄禾加血,企图挽回她的生机。

    血量缓慢回升的同时,树枝也阻止了她下坠的趋势,薄禾借力重新跃向半空。

    前方,还有一名强敌在等着她。

    雷神队的队长名叫雷神无极,他的本职工作是游戏主播,曾经参加过不少电竞比赛,而且自己也因为热爱《九霄》,玩了一个战力很高的号,在九霄世界乃至整个游戏圈子,都威名赫赫。

    有这样一个灵魂支柱在,雷神队自然不可能有除了夺冠之外的第二种想法。

    决赛之前,他们没把薄禾队当作对手,从未认真研究过他们的阵容和战术,直到决赛圈最后王不见王,雷神无极才感到后悔。

    但现在弥补还来得及,即使他没有刻意去了解,也知道薄禾跟他一样,正是对方那一队的队长和核心。

    只要除去薄禾,群龙无首,对方必然溃败。

    雷神无极是天枢。

    天枢从一出生起,就与剑为伴。

    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对于雷神无极而言,他早已将剑术练得出神入化。

    御剑如神,收剑如心。

    此刻,他与薄禾身在半空,同时掠向对方。

    他却没有选择常用的控剑术,以一剑化万剑,而是转化为近身攻击,手持长剑,劈向薄禾。

    剑气轰然而破,若雷光劈开天河,挟万钧无法匹敌之势翻涌而去,朝薄禾当头罩下!

    然而——

    雷神无极的志在必得陡然变成难以置信!

    正好就是那零点零零一秒之差,薄禾竟然躲开了大部分剑气,以损失大半血量的代价,博得了对手一瞬间的判断失利和错愕交加。

    她抽出腰间短匕,扑向近在咫尺的雷神无极,淬毒匕首插入对方身体,又在对方还来不及变招或撤退之际,将弓弦截断缠上对方脖颈,在雷神无极将长剑捅向她的同时,也死死抓住弓弦两端。

    每个职业都有同归于尽的招式,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箭客也不例外。

    雷神无极万万没想到,薄禾会选择这一招来对付他。

    对自己很残酷,但也很有效。

    炫目的光效在两人周身爆开,伴随着雷光霹雳,看呆了所有观众玩家。

    惨烈而又璀璨的一幕。

    两人化身被光团包裹的陨石砸向地面!

    与此同时,薄禾的行动也为队友们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和机会,“容若公子”一刻未停,几乎无缝连接,剑光万千,将敌人纷纷斩落,其他人迅速补刀,后发制人,在许小哥的协助下,将敌人控住,并一点点消灭。

    雷神无极恨得咬牙切齿,耳机一摘重重摔在桌面,以此发泄自己的懊恼。

    “是我失误了,我不应该先去攻击她的!”

    他不得不向队友承认自己的失误。

    半招之差,让他们从冠军变成亚军。

    回应他的,是队友落在肩膀上的手。

    薄禾的队友们在欢呼!

    全场的观众在欢呼!

    这是一场精彩而充满悬念的比赛。

    坚持不懈,绝地反击,以死求生,所有这样的词汇,加诸在冠军队伍上,都毫不过分。

    一支在海选乃至淘汰赛中从未被人看好过的队伍,却居然闯过重重难关,最终夺冠。

    虽然还未正式领奖,但他们已是公认的王。

    “八根胡须”嗷嗷大叫,热泪盈眶,与队友们拥抱在一块,以此宣泄心中的激动和快乐。

    “糖醋排骨”早就一路狂奔到台下,与观众玩家挨个击掌。

    而薄禾——

    她被簇拥在队友中间,以女王之姿,如受众星拱卫的明月,却毫无骄矜之态,反倒眉眼弯弯,望向不远处。

    秦川正站在过道台阶上,双手插兜,帅气俊朗,冲着她笑。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接下来是番外篇。

    内容大概是薄禾的职业方向,安宝华,秦家的事情。

    感谢鹅鹅们伴随全文的一路支持,请点下一章接着收看番外。

    感言和新文预告会在番外结束时出现。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风烟 4个;江洋子 2个;我就是北辰呐、微雨寒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丫頭 20瓶;野吾 15瓶;北溟有鱼鱼鱼、三天不日,上房揭瓦!、柳无笙、阿良、那是一只兔子、许你一生无忧无虑、hex 10瓶;百离、西瓜西瓜、胖蟹 5瓶;柯谢尔德的小龙仔啊 2瓶;木木无声、墨酱、青兒、jivana 1瓶;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