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9、第 79 章

    别看大家打游戏的时候情急之下, 什么话都能出口,等到线下真人见面了,彼此却腼腆起来。(m.sites3.com手机阅读)

    薄禾没有姗姗来迟压轴出场的毛病,作为东道主, 她甚至已经做好买单的打算,早早就去咖啡馆那里订了个包间, 还把钱也付好了, 避免到时候出现抢单的尴尬场面。

    最先到的是“疾如风”。

    这个在比赛语音里跟薄禾针锋相对,甚至一开始瞧不上她的人, 现实里居然是个腼腆的大男孩。这个大男孩在看见薄禾之后, 口才根本没有游戏里的十分之一, 介绍了自己的游戏id和从哪里赶来之后, 就开始陷入沉默, 薄禾问一句, 他才答一句。

    在网络上口无遮拦是一回事, 毕竟我即世界, 一切虚无,瞧不上也用不着掩饰, 但现实见了面又是另一回事,“疾如风”没想到薄禾在游戏里那么强势, 实际上却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笑起来还带着酒窝,甚至扎了个马尾辫,皮肤白皙, 娇俏可爱,比学生还像学生。

    面对这样一个女孩子,“疾如风”怎么也不可能说出不礼貌的话,甚至想起自己之前在语音里的一些言辞,还暗隐隐感到后悔。

    不仅他一个人有这种感觉,陆续过来的队友们,除了已经见过薄禾的许小哥之外,“容若公子”和“糖醋排骨”,无不对薄禾表现出程度轻重不同的惊讶。

    虽然薄禾在语音里的声音很甜美,但显然他们都有跟“疾如风”一样的固有印象,觉得薄禾现实里一定是个女汉子类型的姑娘,也许还会自行加上虎背熊腰,身强体壮等模糊轮廓,谁知道薄禾真人与他们所认知的大相径庭,反倒和她自己的声音非常契合。

    “八根胡须”倒是与游戏里豪爽的形象一般无二,他是典型的北方高大汉子,在华北从事it行业,趁着周末飞过来,看见薄禾的第一句话就是:“老铁,长得不赖啊!”

    薄禾回应:“彼此彼此。”

    两人相视一眼,哈哈笑起来,颇有点游戏里配合默契的兄弟哥们的意思了。

    毕竟都是年轻人,最初的尴尬之后,大家很快熟络起来。

    这六个人里,“容若公子”在区服里比较活跃,人面也广些,虽然他自己不是主播,但因为氪金大佬的身份,也认识不少知名主播,消息灵通,这次跨服淘汰赛的情况,也由他来作介绍。

    “这次每个服务器前三名队伍出线,一共三十个服务器,也就是说有九十支队伍,最后只能有前十六名出线,情况会相当残酷,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容若公子”二十五六的年纪,也是刚刚毕业工作没多久的年轻人,看上去家境不错,穿着用度都是名牌,也有些小傲气,一旦被他真心认可的队友,却会发现他还挺好相处,做赛前准备也异常认真,还打印了几页,每人分发一张。

    “你这跟高考也差不多了吧?”

    “我们要是不能出线,会不会被你给剁了?”

    “里面还有每个队伍的成员id和职业,连这次比赛是不是由主播代玩都标出来了,卧槽,你这是请了个中情局?”

    大伙纷纷调侃玩笑,表示惊叹。

    “容若公子”却没有笑,还解释道:“九十支队伍,一队六个人,我不可能每个人都打听清楚,只能标出一些有代表性的,大家将就着看吧,其实我觉得主要还是我们自己,只要实力够强,不管对方什么牛鬼蛇神,都无所谓了。”

    他说完这句话,其他人都有志一同,看向薄禾。

    经过上次比赛的淬炼,薄禾已经无可争议,成为众人的指挥。

    作为队里唯一一个还未出校园的学生,人不可貌相也许会成为“疾如风”认识社会的第一课。

    “你们别这么看我,我压力很大。”薄禾耸耸肩,脸上却一派轻松,“其实不用太紧张,比赛新地图,我们是头一回接触,我们的对手同样也是。平时各区服里的战力高低,在比赛里都派不上用场,大家的起点是一样的,差别只在于反应、操作、运气。最后一项我们决定不了,先剔除,反应跟操作是可以练习的。”

    她说了一半,“容若公子”电话响了,他做了个抱歉的手势,离开包间出去接听。

    大家索性中场休息,开始聊天扯闲篇。

    薄禾也起身去洗手间。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却遇见一个意想不到的故人。

    唐蜜。

    自从递交辞职报告,薄禾就没有再去过盛名。

    早在辞职之前,她就已经把手头的工作全部完成,所有交接文档都可以从公司电脑里找到,不需要再进行口头交接,唐蜜就算有心喊她来公司刁难两句,薄禾不肯去,她也没有办法。

    确切地说,她们俩没有不死不休的仇怨,职场上给同事挖坑,固然不常见,可也绝非没有,似唐蜜这等口蜜腹剑,把职场当作江湖来闯荡的人,也从来都少不了,更何况她是秦时愉的人,如今秦时愉把秦川赶走,新任一把手为了巩固地位,也要把忠于秦川,不肯合作的老人拿来开刀,唐蜜自然不需要对薄禾客气什么。

    可要是薄禾忍气吞声留在盛名,她还能时不时心情不好就拿起来捏一下,揉圆搓扁,权当消遣,偏偏薄禾一个小职员,居然一点委屈也不肯受,直接撂挑子甩脸就走。

    对于此事,唐蜜一直耿耿于怀,心里横着一根刺。

    这根刺不痛不痒,无伤大雅,但唐蜜就是不舒服。那种感觉,像是一个本来地位低微,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忽然有一天也敢跳到她面前大喊大叫,挑战她的权威了。

    唐蜜以为自己已经把这根刺消化掉了,直到此刻看见薄禾迎面走来。

    眼看薄禾根本没有与她打招呼的打算,脚步不停,目不斜视,唐蜜又岂能舒服?

    “薄禾。”她幽幽道,“碰见老同事,不打个招呼再走吗?”

    对方像是刚刚才发现她,一脸恍然。“哦,你好。”

    唐蜜:“你——”

    薄禾:“再见。”

    唐蜜:……

    薄禾还真朝她摇了摇手,快步离开,唐蜜简直快气死了。

    “别走,秦先生也在,你跟我一起去打个招呼吧。”

    薄禾:“哪位唐先生?”

    唐蜜:“秦川的父亲,秦氏的大老板,还能有哪位秦先生?”

    她理所当然地认为,只要薄禾还想跟秦川在一起,哪怕秦氏父子闹翻了,薄禾也不可能错过这个见面的机会。

    因为正常人的思路都是如此。

    但薄禾却道:“我不认识秦先生,又从盛名离职了,就没必要见面了吧。”

    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迎面走来。

    “请问您是薄禾薄小姐吗?”

    薄禾:“我是。”

    对方道:“秦先生想见您一面,不知是否方便?”

    彬彬有礼,但不容拒绝。

    秦时愉身边不留没用的人,薄禾听秦川说过,他一共有三名得力助理,往往也身兼保镖之职。

    当然,薪资待遇也是超乎寻常人想象的。

    面对这个人,薄禾的态度和刚才面对唐蜜一样。

    “对不起,我想不太方便。”

    她面色淡淡,拒人于千里之外。

    对方显然也没想到薄禾拒绝得如此干脆,但他没有离开的意思。

    “薄小姐,秦先生很期待与你见面,如果你有什么希望得到的东西,这也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薄禾沉默片刻:“如果我还是说我不想去呢?”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生日所以咕咕了,今天恢复啦,晚安好梦鸭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凤二的大宝贝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凤二的大宝贝 8个;风烟 3个;三天不日,上房揭瓦!、青兒、换了个名字、小丸子、我见繁花、edjedj、明河共影、最近掉进好多坑啊啊啊、秦熠专注按头十八年、路人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怼怼的大老婆、丫頭 30瓶;也须雁南 26瓶;lazi、孙慧、路人饼 20瓶;我就是北辰呐 19瓶;阿轻轻 15瓶;得闲饮茶、嘉嘉、最近掉进好多坑啊啊啊、那是一只兔子、君启、墨 10瓶;小丸子 9瓶;yu、梦田、微雨寒峤、东皇娇娇、书荒的饭团儿89 5瓶;弦歌 4瓶;咻咻摸鱼 3瓶;moon-jizz、上山打老虎、jx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