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5、第 75 章

    薄禾喊出那句等等的时候, 人已经到了敌人尸体旁边。(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有奶爸在,我们队伍就不会死人,这件装备优先奶爸,大家没意见吧?”

    “糖醋排骨”有点不乐意。

    他心里知道薄禾的安排是对的, 只是不太愿意服从威尼斯人在线娱乐的指挥,那样显得没面子。

    “容若公子”既没有出声, 也没有去抢那套装备。

    场面一时有点尴尬。

    许小哥轻咳一声, 正想说算了。

    “八根胡须”那大大咧咧的声音已经响起。

    “许哲你快拿啊,磨磨唧唧, 等会敌队又来了!”

    小哥只好飞快把装备捡起来穿上。

    见“容若公子”没吭声, “糖醋排骨”也只好咽下嘴边的话。

    一行人沿着河流继续前行。

    经过刚才的教训, 众人也大概摸清那些看不见的河怪的规律。

    只要不在河水变红的时候下去找装备, 基本就不会触发那种麻烦的野怪。

    在接下来的五分钟内, 队伍又接连遇到两队。

    只不过对方都不是完整的六人队, 遭遇薄禾他们的时候, 对方一队剩下四个人, 一队剩下五个人,在操作难以超越薄禾他们的情况下, 人数上又没有优势,自然全都败北, 被薄禾队吃分。

    这个时候,薄禾他们靠着一路捡装备打怪和吃别人队伍的装备,终于达到了基本全队绿装以上,蓝装未满的小康水准。

    至于再往上的紫装和橙装, 是要看运气的。

    地图开始随机收缩毒圈范围。

    从系统提示和右上角的小地图来看,他们现在身处缓冲地带,也就是说,在三十秒后,此处将被毒圈覆盖。

    瘴气所到之处,飞鸟鱼虫,寸草不生,自然也包括活人玩家,他们必须马上向安全区进发,否则当瘴气覆盖到缓冲地带时,所有人都会团灭。

    这个规则简单易懂,玩过刺激战场的玩家都知道。但有经验的老手并不急于往安全区跑,他们会在灰色地带流连,以免太快进入安全区,遭遇更多队伍,容易被围攻,另一方面也可以埋伏捕获一些急急忙忙的毒圈跑过来,疲惫不堪战斗力被削减的队伍。

    众人都玩过刺激战场,也不是游戏菜鸟,无须多说,看到提示之后,就沿着安全区边沿缓速绕圈,一边搜索猎物。

    果不其然,还真让他们发现一个肥美的猎物。

    一条盘踞在山谷入口,鳞片斑斓的妖蛇。

    “八根胡须”倒抽一口凉气。

    “这起码也得是个小boss级别的吧?会不会爆点紫装?”

    其他人也都跃跃欲试,“疾如风”甚至已经向妖蛇走过去。

    “我去把它的仇恨拉过来,你们准备。”

    薄禾喊住他:“等等,我们时间来不及了,还有十秒就会开始收缩毒障,预计三十秒收缩完毕,一共四十秒的时间,估计没法让我们打完这个boss,反倒会把自己拖进去!”

    “疾如风”不以为然,直接问“容若公子”:“公子怎么说?”

    “容若公子”沉吟片刻:“打打看吧。”

    薄禾皱起眉头。

    “容若公子”所谓的打打看,可以理解为见势不妙就撤退,但如果这个boss到时候把所有人缠住,让他们想跑都来不及,根本就不是撤退不撤退的问题了。

    但“疾如风”已经跑到妖蛇旁边开怪,妖蛇瞬间被激发,伸长了蛇颈,张开獠牙,蛇信乱舞,朝他们扑过来。

    事已至此,薄禾再赞成或反对已经没用,如果她不想放弃队友独自逃跑,就只能选择参加战斗。

    众人迅速分散开,技能全开,轮番向妖蛇轰炸过去。

    小boss头上的血一直在掉,但比起它本身的血量,掉的这点血不过是九牛一毛,大家打了三十秒左右,妖蛇还有百分之九十五的血,而且对方也不是站着不动任凭他们狂揍的,妖蛇有好几个技能buff,都是之前没在地图外面其它怪物身上出现过。

    比如现在。

    妖蛇血口一张,火焰狂喷而出,他们虽然躲避四散开,但火焰在地上留下焦痕,一旦踩上就会感染蛇毒,自己感染了还不止,如果感染者靠近队友,就会连队友也受到感染。

    “疾如风”作为玉衡,近战拉怪,首当其冲被火焰波及,而“糖醋排骨”跟“八根胡须”是近战刀客,在走位中也陆续传染了蛇毒,身上绿气环绕,步履变得迟缓,血量持续往下掉,甚至还多了抗拒奶妈加血的buff,许小哥拼命输血都无济于事。

    “容若公子”试图绕到妖蛇背后攻击,但对方的仇恨一心在“疾如风”身上,完全无视了他。

    最重要的是,此时瘴气一步步收缩范围,已经近在眼前。

    如果他们再不跑进安全区,所有人都会感染,在最短的时间内死去。

    赛前,不少知名主播点评各大队伍,还列了个“各区最有可能夺得前三的队伍排行榜”,他们队屡屡名列其中,要是现在连决赛圈都没进就全员覆灭,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许小哥在电脑前急得脸都红了。

    “撤退!撤退!马上撤退,我没法给你们加血了!”

    “我跑不了啊!这怪一直缠着我!”“疾如风”气得破口大骂。

    “我也跑不动了,这垃圾玩意太恶心了!你们仨直接走,别管我们了,能活一个是一个!”“八根胡须”也道。

    “听我指挥。”

    语音里一团忙乱,薄禾镇定的声音就显得格外突兀清晰。

    “疾如风你别动,不要再用拉仇恨值的技能,胡须跟排骨尽力跑,能跑多远是多远,奶妈给他们加血,优先疾如风,容若公子先进安全区,找个安全地方等我们。”

    她半句没歇,一气说完。

    “容若公子”注意到薄禾从头到尾没提到自己的安排。

    那你呢?

    这个疑问还没问出来,薄禾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来引开它。”

    官方对于箭客这个职业,从一开始,也是有拉仇恨的设定,相当于远程的mt,但具体在游戏江湖中,玩家很快发现,这个设定非常鸡肋。

    因为论拉仇恨,箭客开阳又没有玉衡厉害,论血量和防御能力,开阳又显得脆皮,久而久之,这个技能基本上被弃用了,加上箭客操作难度五颗星,为数不多的开阳玩家,几乎不会把这个技能拉到常用技能栏里。

    “容若公子”心念电转之间,薄禾的身形已经高高跃起。

    轻功让她格外飘逸潇洒,长袖在风中猎猎狂舞,修长身躯染上日轮光辉,而她在升至最高点时,恰到好处地挽弓射出一箭!

    太快了!

    “容若公子”自忖操作不差,但他玩箭客的时候,也处处受限,总觉得这个职业是官方专门用来刁难玩家的,他也看过不少知名主播玩箭客时的走位操作,其中自然不乏佼佼者,可他敢说,此时此刻,就薄禾的反应,她的操作起码也可以跟那些知名主播媲美,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那一箭正中妖蛇脑袋,在“疾如风”放弃反抗之后,箭矢上附带的仇恨值立刻把妖蛇注意力吸引过去,它嘶嘶低吼,冲着薄禾掠去,蛇尾飞快扫向对方,动作快得几乎化为残影。

    这一尾下去,薄禾恐怕要掉一半血。

    但她居然避开了!

    妖蛇快,她的动作则更快,以箭客特有的轻功,在半空蹿来蹿去,硬是没被妖蛇打中。

    毒圈逐渐逼近,其他人开始撤退。

    许小哥还在犹豫要不要留下来奶薄禾。

    “全都走,不用管我,包括奶爸!”薄禾道。

    千钧一发,大家默默往安全区狂奔,没有人再为了彰显性格故意唱反调。

    毒圈侵蚀的速度正在加快,从距离他们身后十几米左右,到几米,再到咫尺之遥,“糖醋排骨”跟“八根胡须”因为有减速buff在身,跑得稍慢一些,血条短短几秒减少到百分之九十,还在继续往下掉。

    两人拼尽全力跑进安全区,累得跟自己真身跑了一千米似的,都在电脑前喘气。

    “薄荷茶还没进安全区。”不知道谁说了句。

    众人沉默。

    “疾如风”心里更不是滋味。

    说起来还是他一意孤行不顾阻拦非要去开怪的,结果自己平安无事,反倒连累队友给他们殿后。

    现在最好的选择是继续前行,但没有人开口。

    虽说薄禾生机渺茫,但多等她一会儿,是他们作为队友唯一能做的。

    许小哥也没吱声。

    他就坐在薄禾旁边,正屏息看着薄禾跟妖蛇周旋逃跑。

    薄禾还在从毒区往安全区跑,身后妖蛇狂追,不时释放火焰攻击,她左避右闪,还得注意右上角地图。

    她的血量在一点点减少。

    百分之六十。

    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四十……

    许小哥看得急死了,却还不敢催促,生怕薄禾分神。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语音里,“八根胡须”一直在问。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别催!”小哥紧张得仿佛是自己在跑。

    再看薄禾,脸色却依旧淡定,最起码小哥看不出什么惊慌失措。

    “百分之十五了,快快快!你再靠近一点,我在安全区就可以给你加血了!”小哥大叫起来。

    薄禾嗯了一声。

    屏幕中,残血的箭客独自在地面疾奔,如天地之间最后的希望。

    四周俱是幽红毒障,在一呼一吸之间深入血肉骨髓,将生命一点点侵蚀。

    但孤独的箭客从不放弃,即使四面楚歌,她依旧拼尽全力,想要杀出一条血路。

    终于!

    胜利在望,远远的,她也能看见队友的身影了。

    只有百分之五的血量了。

    许小哥急得鼻孔都快喷出火来。

    箭客一跃而起,用积蓄的内力释放轻功,身影化为长虹,以燃烧生命的决绝掠向前方的安全区。

    所有人眼巴巴看着,他们不像许哲能在薄禾旁边,只能看着屏幕里那道身形越来越近,而她的血量同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

    许哲蓄势待发,在薄禾进入自己的技能范围时立马跳起来,手中不停给她施放加血技能。

    妖蛇似乎追得累了,它终于宣告放弃,而薄禾也飞进了安全区。

    不约而同,众人重重松了口气,语音里此起彼伏,清晰可闻。

    再看薄禾,即使最后几秒被许哲疯狂加血,她现在也只有百分之八左右的血量,如果不是她自己反应敏捷,只要稍微慌乱一点,逃跑的路线曲折一点,或者多犹豫一两秒,现在肯定已经失血过多被淘汰了。

    “别发呆了,毒圈很快又要收缩,我们继续走,小哥帮我把血加满,大家把血药尽量留着,等到决赛圈的时候,血药肯定会变得很珍贵。”薄禾稳稳道。

    没有人再抬杠。

    众人默默跟在她后面,安静乖巧得像懵懂初生的小动物。

    就连最不服她的“糖醋排骨”,也好似嘴巴被上了封条。

    薄禾以绝对的实力和强势,拿到属于自己的指挥权。

    许小哥看着一个个比赛当哑巴的队友,忽然有点想笑。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

    “辞职了?”

    安宝华刚刚开完一个剧本讨论会,从会议室走出来,就从经纪人老潘口中得知这个消息。

    她不由微微皱眉:“她找到新工作了?”

    老潘:“好像还没有,可能想休息几天吧。”

    安宝华:“我不是让你去找她,把我上次给她的提议再说一下吗,她再去找一份新工作,不管是什么,都不会比我介绍给她的待遇更好有前途,她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

    老潘尴尬道:“我打电话了,她没接,我发了消息,她也把我拉黑了,这几天你忙着新剧筹备,我就没给你说。”

    “这孩子真是扶不上墙。”安宝华叹了口气,把到底像谁的下半句咽回去。“她要真有更好的选择,我绝对不勉强她,可她所谓的自力更生,怎么听起来那么幼稚可笑?”

    老潘道:“我跟她室友联系了一下,小薄好像是因为什么事,跟室友闹翻了,秦川现在也跟他父亲闹了矛盾,被秦时愉被秦氏除名了,好像也暂时没有什么新的去向。”

    安宝华道:“我们家老舒给我说过,秦川一毕业就在他爸那里工作,算是把盛名经营得不错,但也根本没有什么基层经验,现在被彻底断了后路,就算是一时吃穿不愁,也很快会坐吃山空,到时候迟早要回去服软认错的,他们俩最后很难真的走到一块。”

    老潘点头附和:“他们俩成长环境差太多了,门不当户不对,的确难以长久。”

    他不免想吐槽,心说你以前嫁给你们家老舒的时候,不也门不当户不对的,怎么换了薄禾就不行了。

    但看着安宝华深为赞同的表情,他没真傻到把吐槽说出口。

    老潘不是傀儡,也不是安宝华的佣人,作为经纪人,他固然需要与安宝华保持立场一致,可那并不代表他没有自己的想法,偶尔他也会觉得安宝华对待两个女儿的态度实在有天壤之别,就算舒窈的确是爱的结晶,可难道薄禾就是歪瓜裂枣?

    偏心最终令人在歧途越走越深,这也许就是安宝华的写照。

    如果薄禾一辈子这样庸庸碌碌也就罢了,有朝一日要是有出息,不知道安宝华会不会后悔?

    虽作此想,不过就连老潘也觉得,他的假设太过于理想化了,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是在平凡庸碌中度过,虽然薄禾的骨气令人刮目相看,但多半也是最后沦于平凡,甚至会在若干年之后,后悔自己的年少轻狂,没有接受亲生母亲的帮助,而人的青春年华是有限的,有时候错过了,就是永远。

    两人都默契地没再提起薄禾。

    对于安宝华而言,这是一个即使出人头地,也未必能令她脸上有光的存在。

    “我准备让窈窈直接出国,她爸却觉得让她参加一次高考也不错,你觉得呢?”

    很快,她转而说起自己最为钟爱的女儿。

    ……

    秦川正在厨房煎蛋。

    他神情专注,仿佛做一项无与伦比的大工程。

    强迫症患者准备把蛋煎成一个无论用肉眼还是仪器测量都毫无破绽的圆形。

    但腰间突如其来一双手臂让他忽然走神,铲子歪了一下,煎蛋随即缺了一小角,就像水果被人咬了一口的手机品牌。

    “不完美了。”他嘟囔道。

    “嗯?”薄禾探过头来,看向锅里,“挺完美的啊。”

    秦川叹了口气,这就是完美主义者和得过且过者的区别。

    “今天比赛怎么样?”他问道。

    薄禾摇摇头,没说话,表情倒还挺淡然。

    秦川:“以你们的技术,除非内讧,否则出线还是正常水平发挥的,不会连区服海选都出不了线吧?”

    薄禾:“出线倒是出线了,就是……”

    秦川安慰道:“名次不好也没关系,能出线就行,后面还有机会。”

    薄禾叹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我们最后拿了本服第一吧,但也阵亡了两名队友,总觉得这荣誉来得太虚,要是淘汰赛再遇到强敌,就有点棘手了。”

    秦川嘴角抽搐:“你这是故意耍我呢?”

    薄禾笑嘻嘻:“哎哟,被您老猜中了,咋地?”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我,是肥肥的我,周一快乐,本章留言前100送红包~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风烟 6个;凤二的大宝贝 2个;sodoi、三天不日,上房揭瓦!、换了个名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mintutu 10瓶;27026267、微雨寒峤、阿良 5瓶;Σ(°△°|||)︴、减肥的芒果酱 2瓶;苏雨、转身,不见、郭撤撤、沐子枫、蓝星 1瓶;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