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9、第 29 章

    “你要真这么做, 也没用的。(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老潘笑了笑,像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首先没凭没据的,谁信?安导不是年轻小演员,爆出个未婚先孕, 前程就全部断送了,这种新闻对她影响不会大到哪里去。”

    “再说了, 以安导跟媒体的关系, 这种新闻压下来,还不就是一两顿饭的事?到时候受困扰的, 反倒是你。”

    “你要是想进娱乐圈, 这事一出, 的确是有人来找你炒作, 给你点好处, 可那对你长久发展没有半点好处, 安导一句话, 你在圈子里就寸步难行。”

    “你要是不想进这个圈子, 这些事被曝光出来,对你的生活同样是一种困扰。”

    “小薄啊, 我仗着年纪,跟你多念叨几句, 有钱傍身才能挺胸抬头,你现在还没买房子吧,安导给钱,你就收着, 将来买个真正属于自己的房子,这不是挺好的么?”

    他逐一分析,将利害好歹在薄禾面前摊开陈明。

    老潘的确存了点吓唬对方的心思,可他敢发誓,自己说的这些也都是实话。

    “这些钱,你拿着自己用也好,捐出去也罢,总之安导给了你,就是你的,任由你处置,她这几天忙着拍戏,熬夜通宵是常事,要不然,她就自己来见你……”

    “她是怕我去找舒窈。舒窈不知道这件事,对吧?”薄禾忽然打断他。

    老潘滔滔不绝的话为之一顿。

    薄禾了然地笑笑:“安导家里人知道我的存在吗?”

    老潘:“当然,这种事能瞒得了?安导不是嫁入豪门的受气小媳妇,她有自己的事业,舒先生也很尊重她。”

    言下之意,薄禾就算把这件事闹大捅出去,也动摇不了安导的家庭。

    薄禾摇摇头:“潘先生,她要真不在意,就不会让你来找我,你时间宝贵,还耐着性子跟我说这么多,本身就说明了问题。安导是不怕我把这件事告诉媒体,但她担心舒窈受影响,就算舒家知道我的存在,可知道是一回事,我会不会给他们添乱,影响他们的平静生活,又是另一回事。”

    她带笑的眼睛迎上老潘,不带一丝嘲讽火气,平静得像在说别人家里的事情。

    “这要是放在古代社会,还能整个杀手护院之类的,把我从根源上给解决了,一了百了,以绝后患,可惜现代社会就行不通了,安导的权势也没到那份上,才只能让您出马,让我安分些。”

    “嗳,我说你这小姑娘!”

    老潘实在没想到,薄禾看着和和气气的一个人,嘴巴里能冒出这么刻薄的话。

    他蓦地坐直了身体,想端起个长辈的架子教训几句,可平时那些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功夫在肚子里打转半天,就是到不了喉咙。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老潘泄气似的道:“你跟我说这些也没用,当年丢下你的不是我,安导她,唉,她也是迫不得已!总之,钱你先收下吧,我知道你心里委屈,这么多年,一个女孩子过日子很不容易,我也不说让你多体谅安导,只是让你多考虑考虑自己。至于舒窈——”

    他有意顿了顿,不着痕迹观察对方的反应。

    但薄禾眉目低垂,指尖摩挲杯沿,茶在她手里慢慢变冷,又被手掌捂热。

    老潘看不出什么端倪,只好继续道:“你们当然有血缘关系,但这么多年从来没联系过,这次才见上面,安导的意思,是想等她高考之后,再找个机会慢慢和她说,而不是现在这么突然,舒窈年纪小,一时半会要是接受不了,再闹出什么事来,不单影响安导,也会影响你的日常生活。”

    薄禾忽然抬起手。

    老潘还以为她要给自己一个巴掌,连忙往后仰开!

    “买单!”

    薄禾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老潘尴尬得不行,嘿嘿笑几声,自嘲道:“坐久了背疼,伸展伸展!买单我来我来,你别忙!”

    小宁来得很快,对着薄禾甜甜一笑。

    “小姐姐,我们老板说,您只要以后过来消费,不管消费多少,一律免单!”

    薄禾奇道:“你们老板不是不在吗?”

    小宁:“啊对,他出远门去了,但你前两天给我们出的那主意特别好,我们跟老板通了电话,他特地嘱咐我们的。”

    薄禾:“我就是顺口一提,举手之劳,具体实施都是你们自己的功劳。”

    小宁:“反正我们老板这么说了,你就别为难我们了!你稍等一下!”

    她噔噔噔跑开,很快又拎着一个精致的纸盒回来。

    “这是店里的招牌点心,绿豆糕和凤梨酥,你带回去尝尝!”

    薄禾不肯收,非要给钱,还开玩笑:“你再这样,我以后都不敢来了!”

    小宁拗不过她,只好象征性报了个数目,收下糕点的成本钱。

    薄禾跟店里两个小姑娘打过招呼就走。

    老潘见她看也不看放在桌上的卡,只好手一扫,抄入胖胖的手掌里,跟在她后面。

    他没得到薄禾的肯定答复,眼见她出了茶馆就往对面剧组去,心里有点着急,又不敢喊住她,生怕薄禾一怒之下真在大庭广众喊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给安导平添烦恼。

    老潘就这么提心吊胆一路跟回去,发现剧组这会儿又热闹不少。

    非但女主演到了,男主演也来了。

    女演员到了一定年纪,事业难以避免会慢慢走下坡,男演员却正好相反。

    男女主演虽然都是一个年龄段的人,演技也都得到大众认可,但论起身价和知名度,还是男主角要更胜一筹。

    他得到的欢迎,比之女主角,又无形中高了一些。

    女主角跟他私交不错,也不是爱出风头的小姑娘了,见状还主动让出位置,让导演和制片人上前与之寒暄,自己拿着剧本在旁边看。

    剧组里有不少男主演的演技粉丝,还有的受家里大龄粉丝长辈们之托,见此难得机会,也都纷纷上前,请求签名合影。

    薄禾没有追星,也没兴趣去跟安导打照面,搞得彼此都尴尬,她进了老宅之后就溜边走,一边在找欧阳。

    欧阳为了等来一个给男女主演打招呼的机会,一直没去吃饭,这会儿估计饭盒也冷了,薄禾想把手里的糕点拿给对方,让她先垫垫肚子。

    但她没留意被围在人群里的主角,主角却注意到了她。

    “小禾?”

    薄禾下意识循声望去。

    她看见一张略带惊喜的脸。

    “真是你?来来,快过来!”对方招手。

    “干爸?”

    卓逸在圈中的地位,注定了他自带光环,安导在他面前也得客客气气的。

    但这会儿,众目睽睽之下,他竟不顾身份,主动拨开人群,走向薄禾。

    “干爸”“干爹”之类的称呼,在现今已经变成具有某种特定含义的贬义词,卓逸不可能不知道,但他听见薄禾的称呼,不仅面色如常,还招手让薄禾过去。

    卓逸责怪道:“你怎么会在这,拍戏?来了也不说主动打个电话给我,怎么回事呢你!”

    薄禾笑道:“哪能不告诉您,我们公司放假,我陪朋友来玩玩,要早知道您在这,我还不飞奔过来蹭饭了!”

    “都长这么高了,平时视频里也没看出来!”卓逸拍拍她的肩膀,脸上真有点儿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感,

    “老卓,你啥时候认了个女儿,我怎么不知道?”

    像是知道大家心里的疑问,制片人先问了出来。

    薄禾还是头一回跟安导距离如此之近。

    她的视线自然而然,落在对方身上。

    安导也正在看她。

    没有久别重逢的欣喜。

    没有隐忍,也没有苦衷。

    有的只是疏离,淡漠,平静。

    中学的薄禾,是最叛逆的时候,她也曾设想过种种狗血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场景。

    比如说自己功成名就了,亲生母亲千里迢迢找来,求她原谅。

    比如说亲生母亲生了什么大病,急需器官移植,他们家的人找上自己,各种威逼利诱要求自己妥协。

    现在回忆起来,薄禾还有点想笑。

    但真正的现实是——

    她们面对面站着,比世界上大多数人更加靠近的距离,却不愿意与对方说一句话。

    薄禾从安宝华眼中看见了猜测,疑惑,还有防备。

    就在前两天,这位安导在面对舒窈时,却是完全不同于此时的表情。

    她像世界上绝大数母亲一样,愿意将最好的东西馈赠给子女。

    这份慈爱,唯独不是给薄禾的。

    卓逸正跟人说起他认识薄禾的经历。

    “大概十几年前吧,我还没有现在的知名度,走在街上没几个人认识的那种,当时跟着摄制组进山里去拍一部纪录片,条件比较艰苦,也没啥娱乐,我们剧组里几个就相约拍摄之余,进山玩玩。”

    卓逸一边比了个高度,“那会儿小禾才这么点大,比同龄人小孩都矮,在离大山最近的镇里上学,周末到剧组来打工,帮忙跑跑腿,当个向导啥的,她对那附近的环境比谁都熟,我们就让她和另外一个年轻人,带我们去打个鸟儿什么的。”

    “结果坏事了。带路的那个年轻人把我们给带进山沟里,大伙全迷路了,怎么转也转不出来,大山里天黑得早,那树遮天盖地的,乌压压一片,我们同剧组里一个女演员,哦,就是凌霜,你们应该都认识,她急得都哭了。”

    他讲故事能力不错,边上的人也挺捧场的。

    “没想到霜姐那么硬气的人还有哭鼻子的时候啊!”

    “那后来呢,卓哥你们后来怎么样了?”

    “肯定是得救了吧?”

    “带路那小伙子自己也不认识路了,我们就在山里打转,又饿又累,得亏小禾有经验,带了不少干粮,背了满满一书包,进山前还被我们大伙笑,说她是吃货,事实证明小禾的举动救了我们所有人的命。”

    卓逸半开玩笑道,“要不是靠她这点干粮,我们可能根本捱不到第二天剧组派人来找我们了!”

    旁人凑趣:“所以就您认了个干女儿?霜姐十几年前也还是小姑娘吧,是不是怕被喊老了,才让您认的干亲啊?”

    卓逸哈哈一笑:“还真是,凌霜为了表示比我年轻,非要小禾认她当干姐,不让她喊干妈。”

    他手指虚点了点薄禾。

    “这十几年来,我们见面虽然不多,但也经常视频通话,这孩子懂事,招人疼,当时我们想把她接到北京上学,她就不肯,现在连工作也要自己来,不让我们插手,全是自力更生的。”

    众人自然纷纷夸奖,有说卓逸凌霜厚道讲义气的,也有说薄禾懂事乖巧的。

    锦上添花,何其容易,大家都愿意顺手为之。

    要是卓逸还跟十几年前一样默默无闻,现在充其量也就是一桩默默无闻的佳话,但如今卓逸功成名就,佳话的效果自然也得到扩大,那些前一刻还揣测薄禾那句“干爸”里藏了多少龌龊的人,现在都讪笑着送上夸奖。

    制片人适时加入一句:“小禾有没有演戏的打算?你这脸挺适合上古代妆,我们公司正好有部新剧要筹拍,女二的人选还没着落,你要不要来试试?”

    对方这话,也许只是场面上的客气话,但要不是卓逸的面子足够,这种人情也不会轻易送出。

    许多人熬了好几年都轮不上的女二,被制片人轻飘飘一句话就给了出去。

    老潘还有种仿佛在做梦的不真实感。

    他忍不住朝安导的方向看了一眼。

    后者的表情与他想象的差不多。

    五味杂陈,复杂难言。

    薄禾居然还能跟卓逸扯上这么一层关系,谁能想到呢?

    卓逸在圈中的人脉资源,不会比安导少,薄禾要是真想进娱乐圈,有他保驾护航,根本就不必安导出面。

    更难得的是,老潘能看出来,卓逸对薄禾,是真有几分疼爱在,而不是那种萍水相逢的作秀。

    但这样一来,刚才他在薄禾面前说的那些话,就显得有些可笑了。

    真是枉做小人了,老潘暗自苦笑。

    他知道,安导的心情,现在肯定比他更糟糕。

    薄禾笑着婉拒了制片人的好意,又把被挤到人群外面的欧阳拉进来,给卓逸和制片人介绍了两句。

    “这是我朋友欧阳,她这次在剧组里拍戏,我陪她来的,陈先生……”

    卓逸在旁边纠正:“叫陈叔,老陈跟我是多年兄弟了。”

    薄禾从善如流:“我现在这份工作挺好的,暂时没有改行的打算,多谢陈叔。”

    她没有直接为欧阳争取角色,但欧阳从原先连混个脸熟都做不到,到现在还能让对方记住名字,已经是质的飞跃。

    欧阳自己也很激动,面对卓逸跟制片人,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

    秦川从外面溜达回来,就看见小宁一脸神秘兮兮,欲言又止。

    “怎么回事?”他以为店里出了什么问题。

    结果小宁把自己刚才听见的只言片语竹筒倒豆子似的全倒出来了。

    “我也不是故意要偷听的,那时正好在收拾您的桌子,就听了几句。”

    见秦川沉着脸,小宁有点心虚补充,“后来没听完,我就从另外一边出去了。”

    秦川道:“除了我之外,不要再告诉别人,包括小苏。事关客人**,要是传出去,对店里声誉有影响。”

    小宁忙点头保证。

    其实老潘在那说安导安导,她本来也猜不到是谁,没准还以为“安导”是个人名,但这几天,对面剧组的人进进出出,没少称呼安导安导的,小宁想记不住也很难。

    她自己只当听了个猎奇的八卦,秦川却没这种想法。

    他知道自己对薄禾的关注度已经越来越高。

    这种关注于他而言是不正常的。

    理智与多年的自制力,阻止了他想要更进一步了解的好奇心。

    但这样想的时候,秦老板的手却已先一步打开qq。

    意料之外。

    薄禾居然回复了。

    她对秦川说,这两天自己在外面,没怎么上游戏,只能等回去再带他吃鸡了。

    秦川打了回复,删除,又重新斟酌措辞,如此几次,回复才终于确认发送。

    秦川:师父,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薄禾:没有,怎么这么问?

    秦川:之前你跟我说话,都会发表情的,这次没有。

    对方随即发了个笑脸过来。

    秦川:这不算数的。

    薄禾:别担心,我没心情不好,就是看见了一个不想看到的人,有点烦躁而已。

    秦川心说,要安导真是薄禾的生身母亲,还抛下她这么多年,换了自己,岂止是有点烦,没有报复都已经算是克制了。

    但他知道薄禾,薄禾却不知道他。

    在薄禾眼里,秦川只是一个正值青春期,被学习困扰,性格有点孤僻,又格外护短的少女。

    秦川不能说任何出格的话,甚至不能做出一些违反人设年龄的行为。

    因为成年人的安慰,和小朋友的安慰,肯定是截然不同的。

    否则,以薄禾的聪明,肯定迟早会怀疑。

    秦川蹙眉想了半天,最终在对话框里打下一行字。

    师父,其实我也心情不好qaq

    最后那个颜文字表情,还是他临时抱佛脚,从搜索引擎里搜出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  ps,虽然提及娱乐圈,但薄禾不进娱乐圈,这篇也不是娱乐圈文。

    更新送上,晚安好梦 =3=

    本章留言前66送红包包,假期愉快鸭~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晏无师的小箱子 5个;风烟 3个;凤二的大宝贝、edj_ry、九霄好玩吗 2个;我就是北辰呐、?e??府的披帛ww、三天不日,上房揭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晏无师的小箱子 70瓶;明明 50瓶;梦白夜 30瓶;鬼女秋薰、隐机、抚扶、九轨 20瓶;阿良、uknowyouknow 15瓶;三天不日,上房揭瓦!、梦岚、圆溜溜 10瓶;12345上山打老虎 8瓶;跪求更新 6瓶;有个金针菇、啦啦啦、杏仁布丁、可乐可乐哉 5瓶;24320492 3瓶;千树、微凉。、乡下狛桑、菁、anna z、122123、甘乐、r酱、小企鹅eeee、sumireee、moon-jizz、薏苡薏檍薏、柏川、叶岚的话 1瓶;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