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8、第 28 章

    秦老板觉得自己这位置特别好。(www.sites3.com)

    隔着明亮的大片玻璃窗, 能清晰看见对面老宅的人进进出出。

    四周又有绿色盆栽遮蔽,前面还有个竹帘,客人进门时因角度问题,最多只能看见竹帘, 也不可能特意绕过去认人。

    苏楠楠和小宁两人知道他爱静,白天只会偶尔过来换茶添水, 绝不会轻易打扰。

    当然, 他这么坐,主要还是为了安心办公, 绝非有意。

    毕竟往年, 这个位置也是秦老板的自留地, 从不对外开放。

    老宅倒是热闹非凡, 门口外面围了一圈吃瓜群众, 也总有剧组人员扛着机器进进出出。

    隔天中午秦川为了盛名的新项目考察出门, 跟合作方会面, 顺便吃了个工作餐, 直到傍晚才回来。

    留点的小宁说,薄禾一天没出现了。

    薄禾在剧组里干什么, 是探班,还是某个演员的朋友, 又或者是去兼职,秦川不知道,他也不想让小宁去打听。

    等晚饭之后,他偷闲上了吃鸡游戏, 却发现一个小小的意外之喜。

    薄禾也在线。

    她正在单排。

    秦川点开观战,发现薄禾选了热带雨林的地图。

    这地图比海岛和沙漠地图出得晚,优点是面积小,基本用不着什么交通工具,在海岛地图里跑毒能把两条腿跑断,到了这里,轻轻松松就能跑进安全区。

    但雨林地图的缺点也是小,一百号人挤在小地图里,动辄就遇上,遇上就得分出个你死我活,狭路相逢勇者胜,尤其是在天堂度假村和训练基地这两个地方,高手云集,厮杀惨烈。有些怂一点的玩家,喜欢先在野外零散房屋降落,等捡够了丰厚的装备物资,再杀回度假村去,这时往往能够看见四处散落的盒子,那都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前辈们。

    以秦川对薄禾的了解,一般人玩游戏是避开这两个地方降落,她却偏偏喜欢正面硬怼,从百十号人里杀出重围。

    对手法好的人来说,这的确很有成就感,否则藏在安全地方,等待敌人自相残杀,慢慢挪进决赛圈,分数固然能高些,爽感却少了许多。

    薄禾的比赛已经进行到尾声。

    毒圈在一点点缩小,肉眼可见,地图里就剩下两个人。

    薄禾趴在草丛。

    借着她的角度,秦川没看见敌人。

    这说明对方也是个隐藏身形的高手,甚至还可能穿着吉利服,也就是衣服服色近似草色,跟草丛融为一体了。

    秦川最近看了几场吃鸡比赛。

    有专业选手的,也有主播秀技巧的,还有业余玩家的。

    他自己也用微信号打了不少场,渐渐地练出一些技巧。

    秦川觉得,以自己现在的手法,虽然还比不上薄禾,但跟她组队,起码不会是拖后腿的那个了。

    跟高手组队固然可以收割人头,但看着队友收割人头,自己却只能打打人机,就不那么痛快了。

    他顺着薄禾的视角,眯着眼在前方搜索敌人的踪迹,准备等薄禾这一局打完,再邀请她一起组队。

    忽然间,前方石头后面隐约人头闪现。

    但薄禾没动。

    秦川现在对薄禾的游戏操作有种近乎盲目的自信。

    薄禾没有第一时间端起手里的m24一枪爆头,秦川下意识觉得不合理,随即又自动给她找了理由,认为薄禾是想后发制人,诱敌深入。

    但在敌人再次冒头,薄禾还是没动的时候,秦川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敌人显然也发现了,对方倏地开枪,朝薄禾的方向盲射几枪,打中薄禾脑壳。

    战斗结束。

    秦川退出界面,发出组队邀请,那边也迟迟没有反应。

    掉线了?

    今天是周日,托对面围观拍摄的游客的福,茶馆生意比昨天还好。

    不少有趣的摆件被年轻游客买走,越发让两名店员姑娘肯定这条路子走对了。

    虽说老板没要求她们一定得有盈利,不过有上进心的年轻人谁不愿意自己做的事情出成果,就算秦川不说,她们也会卖力一些,更何况昨天晚上秦川还给了她们一份奖励提成制度,这就让两人更加上心,琢磨着把卖得最好的猫头玩偶再定制一些回来。

    对方店铺位于西南少数民族聚集区,玩偶全部是手工制品,费时费力,宣传没到位,要不是多了茶馆这个大客户,平时生意也一般。两边一拍即合,茶馆当即成了猫头玩偶店的长期大客户,还专门订制了一些限量版服饰玩偶,只等到货,就可以把茶馆重新布置一番。

    小宁拿出以前没有的热情,越发细心装点茶馆细节,她自己原本就是学美术的,有些设计功底,这会儿正趴在茶台前手绘民族特色,冷不防茶台被敲了几下,她抬起头,半天没露面的老板居然自己走出来了。

    “老板,您是想吃晚饭了?我给您订餐?”

    秦川:“那个女孩子今天一直没过来?”

    小宁摇头:“没有,我也没看见她从对面那宅子出来,可能她从另外一边的门进出,要不我过去问问?”

    秦川:“算了。”

    秦老板其实更想自己过去看看。

    但万一真被对方撞上,他也拉不下这个面子。

    他不希望薄禾看见自己,就恢复职场上那种拘谨小心的态度。

    也许这种距离,对双方而言,才是最自在的。

    秦川出门吃完饭的时候,忍不住又点开游戏。

    刺激战场,没在线。

    九霄,也没在线。

    他又上了qq,对方倒是显示手机在线,不过秦川发送消息过去,也没见对方回复。

    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

    秦老板如是想道,有些心不在焉。

    剧组正紧锣密鼓,在准备一场夜戏。

    这是男女主角的对手戏,也是整部剧的重头戏之一,容不得半点疏忽。

    欧阳也有戏份,排在明天,今天她可以休息。

    但她不太想走。

    男女主角都是国内出了名的资深演员,光是国内有点分量的奖项就拿了好几个,这种年代剧,安导演下决心想拍好,当然得找这样的演员才能镇得住场子,这种演员的人脉路子,往往也比那些粉丝众多声势浩大的年轻偶像要广。

    这种群戏拍出来,红的是戏,不是人。就算演技为人称道,那也是主演们,不是欧阳。

    欧阳在其中的收获,就是趁机在大制作里混个观众眼熟,再然后就是扩展人脉。

    经过舒窈的事情之后,她不敢再主动去触霉头,但认识男女主演的机会,她舍不得放弃。

    欧阳以前是没有机会直面这种演员的,哪怕搭不上关系,能得到一个联系方式也好,所以即使没有工作,她也选择留在片场,就为了等两名主演到来。

    薄禾陪她一块来。

    但薄禾就轻松多了,既不必费心去结交别人,也没有欧阳那些患得患失的烦恼。

    作为编外人员的她,只需要待在一个众人注意不到的小角落里玩游戏,帮欧阳提提东西跑跑腿,也就行了。

    自以为丝毫不起眼的薄禾,还是被人找上了。

    站在她面前的人挡住了手机屏幕视线。

    薄禾不得不放弃即将吃到鸡的游戏,抬起头。

    “小薄,你是小薄对吧?”

    中年人露出笑容,似想表现得更和蔼一些。

    可惜失败了,薄禾的态度不冷不热。

    “您是?”

    中年人掏出一张名片递过来。

    “我姓潘,你叫我老潘就好了,咱们很久之前见过的,你可能不记得了,不过没关系,我是安导的经纪人,能和你谈谈吗?”

    薄禾笑了:“找我拍戏?对不起,我不进娱乐圈,您找别人吧。”

    老潘也笑了:“小姑娘真幽默,咱找个地方聊聊吧。”

    薄禾:“我们素不相识,没什么好聊的吧?”

    “聊聊欧阳璇?听小窈说,你这次是过来给她帮忙的,她很想要一个新角色吧,安导手里正好有适合她的本子。”

    老潘没给她拒绝的机会,语速很快,先是利诱,又丢出一个暗示,“我跟了安导很多年了,有许多事情,她工作忙,都是我帮忙料理,就像你跟欧阳一样的交情。对面有个茶馆,挺安静的,那里如何?”

    薄禾没说话,静静看了他片刻。

    老潘被看得有点发毛。

    他本来也不想在这里找人,但几次去她们住的旅馆都没见着薄禾,留了联系方式,对方也从来不回拨,老潘没办法,只好出此下策。

    但薄禾的反应显然没在他的预料之内。

    “我只有半小时的时间。”

    老潘忙道:“足够了足够了!”

    他特意挑了这么个天色,就是为了尽量降低影响。

    剧组正是最忙的时候。

    女主演的到来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

    大家众星捧月一般围上去,姐前姐后地叫,没人去留意角落里的老潘和薄禾。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剧组。

    老潘似还有意避嫌,特意拉开些距离。

    薄禾只当没看见,径自进了对面茶馆。

    小宁看见薄禾,倒是挺高兴的,热情招呼,忙前忙后,听说他们有事要谈,还把两人送到最里面的雅座。

    没等薄禾点单,小宁就泡了最好的茶叶送过来,不忘准备几碟糕点,让他们慢用。

    老潘有点惊讶。

    他跟着安导来梨城选址拍戏的时候,安导一眼就看中对面的老宅子,顺带也相中这个闹中有静的茶馆,当时还让他出面跟老板商谈,看人家是否有意出让,结果老潘打听来打听去,只打听到茶馆老板不缺钱,不是本地人,似乎还挺有来头,神龙见首不见尾,剩下两个员工小姑娘,一问三不知,安导这心思也就歇了。

    老潘觉得不好开门见山,就挑了个最安全的话题。

    “这茶馆挺不错的,古朴典雅,这玩偶上回好像没见,还挺有意思。”

    薄禾却没兴趣跟他绕圈子,直截了当就问:“安导演派你来说什么?”

    老潘笑道:“我听小窈说,你们昨天一起吃了晚饭?年轻人多交流交流是好事……”

    薄禾起身。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没空听您废话。”

    老潘忙起身虚拦。

    “别急别急,我不是因为她来的!听说你毕业工作了,安导本来想帮忙,你也没来找她,一切自力更生,安导听说了之后很欣慰,但也怕你刚参加工作,花销大,身上没余钱,所以让我给你拿一些生活费。”

    说罢,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轻轻放在桌上,推过来。

    薄禾看着这张卡,忽然也笑了。

    老潘不知道她有什么可笑的,笑容就收敛一些,还有些莫名其妙。

    “安导担心我来找她麻烦?坏她名声?我要是早知道剧组有她,我就不会来了。”

    老潘和和气气道:“瞧你说的,小薄啊,我知道你这些年受了委屈,可这些都是不可抗力,没有人愿意这样,包括安导。她知道真相之后,这些年也尽力弥补了,你别恨她。”

    “您言重了,她在我眼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存在感,哪里来的恨?”薄禾的回答也斯斯文文,不带一丝烟火气。“如果您指的补偿是她汇来的那些钱的话——”

    薄禾拿出手机,打开照片,找了一会儿,将一张图片放大,摆在老潘面前。

    “我一分钱都没收,全部捐给山区儿童建图书角了。”

    老潘看着照片里那一张张叠放在一起又参差露出金额的捐款收据,顿时说不出话来。

    薄禾又补了一刀:“每张收据上的金额跟她每次让人汇给我的金额是一样的,她连给我汇款都不敢用自己的名字,生怕什么时候被我抓住把柄,坏了名声,每次都是以您的名义,所以这些捐款,我拿去问她,她还未必知道,可您一定清楚。正好,既然来了,您点点看,数额对得上吗?”

    老潘:……

    他忽然发现,眼前的年轻姑娘并不像他想象中那么好打发。

    至少,不像养在温室的舒窈那么好应付。

    他知道两个人本来就是不一样的,却又忍不住暗暗对比。

    老潘还未来得及说话,又听见对方道:“潘先生,我跟安导虽然在血缘上是母女,但这并非我乐意的选择,不单安导自己不想承认我,我同样也不想承认她,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会借此占安导什么便宜,但如果你们咄咄逼人,非把我惹急了,那我就指不定一个生气,就去找媒体胡说八道了呢!”

    薄禾的语气很平静。

    但听在老潘耳朵里,这些平静全都是山崖上摇摇欲坠的巨石,说不定一根手指就能将它们全推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来辣,晚安好梦 =3=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 36个;晏无师的小箱子 6个;风烟 3个;凤二的大宝贝 2个;九霄好玩吗、?e??府的披帛ww、西瓜西瓜、芙拉、斜风细雨、不思惘、白马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l盐盐 206瓶;青案案案 69瓶;楼心月 54瓶;一笼烧卖、我就是北辰呐、疏影、九黎、苏木 20瓶;不能再追没完结的文啊、喷喷啪啪嘭嘭、soso、今天好好学习了吗、三叶草飘过、子麦、莴笋橘桔 10瓶;跪求更新、转身,不见 6瓶;芙拉、七月lily、水蒸蛋、换了个名字、想要遇见一束光 5瓶;豆花公 3瓶;乡下狛桑 2瓶;白马、温如颜、脸脸、叶芷柔、暖白芷、菁、千树、sumireee、懒惰小狮、moon-jizz 1瓶;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