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7、第 27 章

    第27章

    秦川离得远了些, 饭馆也很嘈杂,听不见那几人具体的说话内容。(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抬起头时,正好错过了薄禾徒手碎茶杯的壮举,只来得及赶上薄禾对面那小姑娘现场表演川剧变脸。

    脸色从激动变为呆滞, 又从呆滞化作木然,原本可以预见倾覆而出的指责瞬间收口, 可不就是变脸么?

    小姑娘站得笔直笔直, 比小学生接受领导检阅还要正经严肃。

    再看另外几个人,也都望着薄禾, 一脸回不过神的表情。

    发生了什么?

    再没有好奇心的人, 看见这一幕, 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但薄禾还是那个薄禾。

    秦川没看见薄禾脑袋上多长了个角, 也没看见桌上多了只小猪佩奇。

    她只是在说话。

    和平时一样, 没有激动, 还带着笑。

    可越是这样, 越显得古怪。

    秦川没察觉自己对薄禾的关注已经超过上司对一个下属的正常关注。

    以他的为人, 这种下意识走进同一间饭馆,多看几眼的行为, 也与平时的行事风格不服。

    他反倒是觉得,薄禾这个人, 身上的秘密太多了。

    一个接着一个,一层接着一层。

    就像洋葱,是个剥之不尽的生物,能逼死强迫症。

    其实也不能叫秘密。

    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秦川同志现在看见的, 不过是薄禾小姑娘从来没有在职场上表现出来的另一面。

    他印象里的薄禾,形象单薄,存在感微弱,在工作上生涩懵懂,要么是疏忽大意被人利用,要么是粗心鲁莽走错房间,纵然有点小聪明,也谈不上人才栋梁。

    和所有在职场上撞撞跌跌的新人一样,薄禾并没有特别令人惊艳之处,就连她事先背下会议稿子的小聪明,也被之前那些举动冲散不少,所以当时秦川并没有对她另眼相看。

    游戏里那个聪明果决的师父,说到底,也只存在于虚无缥缈的世界里,秦川也许会有犹豫,最终却不会改变印象。

    直到海岛发生地震,他看见薄禾回头去找自己,蹲在凉亭那里喊他的名字。

    那一秒,灾难濒临头顶。

    不管年纪美丑贫富,头顶巨石掉下来砸到谁的几率都是一样的。

    生死边缘,人会下意识遵从本心。

    善良与自私,不过一线之间。

    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做出薄禾这样的决定。

    当时如果薄禾头也不回地跑掉离开,秦川也不会觉得怎样,舍死求生本来就是人之常情。

    他是老板,可以选择开除或留下一个人,却没有权利去要求属下得为自己豁出性命。

    可薄禾却回了头。

    即使秦川没有被埋在凉亭下面,但不可否认,他对薄禾的看法,却从那一刻起,悄然发生变化。

    工作之外的薄禾,没了职场上的小心谨慎,如履薄冰。

    她现在的任何一个表情,即使是微笑,也比在工作时要自然随意许多。

    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秦川,把那边发生的事情,当作一部有趣的无声电影。

    他一边吃饭,一边从那几人的表情上猜测正在发生的事情。

    ……

    舒窈逐渐回过神。

    也许是发现薄禾根本不可能拿她怎么样,她的底气又回来了。

    但张辰跟薄禾已经聊到了另一个话题。

    他们在聊大学时周边的小吃。

    头头是道,充满怀念。

    舒窈想旧事重提,又觉得太生硬,只好别扭着不肯说话,等谁先发现了回头哄她。

    欧阳小心翼翼看她一眼,将刚端上来的香菇焖鸡往舒窈的方向挪了挪。

    “小窈,多少吃点吧,老板手艺真的挺出名,不然晚上回去你会饿的。”

    最不想说话的人却先来哄自己,舒窈很不高兴:“你想吃就自己吃吧,我回去可以叫外卖。”

    欧阳还想劝,却听见旁边薄禾忽然话锋一转。

    “我之前听老板说,他们店里最受欢迎的菜,除了鱼,就是这道香菇焖鸡了,做法跟别的地方不一样。”

    张辰很捧场,适时接下她的话题:“怎么个不一样法?”

    薄禾:“鸡腿肉炒之前会先腌制一小时以上,把鸡肉爆炒到变色之后,再跟香菇一块放进去焖。”

    张辰奇怪:“这不是跟别处的做法一样?”

    薄禾:“特殊就特殊在老板腌制的材料,是他自家琢磨出来的配方,密不外传,还有焖鸡时用的汤水,别的地方肯定是直接加水焖,他家用的是鸡汤,不加半点水,原盅鸡汤倒下去,连干香菇一道,这才是这道香菇焖鸡真正的精髓所在。”

    张辰啧啧两声:“难怪我看这道菜的价格也比别处高了两倍,原来贵在这里了。”

    薄禾:“焖的时候鸡汤蒸发,又从盖子上流下来,出炉那一瞬间,肯定香到醉人。”

    两人一唱一和,舒窈早就听饿了。

    她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在嘴巴软化之前,肚子已经当先发出抗议。

    咕噜一声。

    不知道对面的人有没有听见,反正张辰是听见了。

    他嘴巴上扬,又赶紧用手按回去,生怕小姑娘恼羞成怒,还真绝食抗议。

    舒窈终于拿起筷子,破罐子破摔似地夹起一块香菇焖鸡塞进嘴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特别饿的原因,她觉得这是她有史以来吃过最好吃的香菇焖鸡。

    心里的别扭没有随着嘴巴被美食填满而消失,像是为了表示自己刚才没有被薄禾那一手碎茶杯震住,舒窈没话找话地道:“你既然是辰哥的师妹,怎么混得那么惨,还去当个小助理,当初让辰哥给你随便找份工作,都能比这强百倍吧?”

    张辰:“窈窈!”

    薄禾笑笑:“我只是放假几天,过来帮忙,另外有工作。”

    “那你正职是什么?”

    舒窈微微睁大眼,心头已经闪现武术教练健身教练警察甚至是奥运冠军等一系列名词。

    薄禾慢慢张口。

    舒窈提气凝神,等她一鸣惊人。

    薄禾:“房地产公司——”

    舒窈莫名紧张:“嗯?”

    薄禾:“助理。”

    舒窈:???

    她一脸“你仿佛在逗我”的表情瞪了薄禾半天。

    薄禾耸耸肩:“我力气大,是从小锻炼出来的,不是有技巧性地训练,说白了还是普通人一个。”

    舒窈很失望,又知道对方说得没错。

    她母亲是当导演的,从小她也没少看见不少银幕上光鲜亮丽,不可一世的帝王皇后侠客侠女,在她母亲面前恭谦有礼的模样。

    想象与现实,本来就是两个世界。

    撇撇嘴,舒窈也就对薄禾失去了兴趣。

    他们吃完饭的时候,秦川早就吃完了。

    他坐了一会儿,惊觉自己这样的行为近乎偷窥,又皱皱眉头,对自己竟然会坐在这里浪费时间感到不可思议。

    趁着薄禾没留意到自己时,他已经起身结账离开。

    秦川还不知道,两小时后,自己又会见到薄禾。

    他打车去了一间茶馆。

    这是一间坐落在古城区老街上的茶馆。

    老街的主体是一栋明清风格的宅子。

    除此之外的所有建筑,都是政府为了保留这座宅子而保留下来的陪衬,大多数是商铺,但基本都是后来修建或翻新的。

    茶馆就在老宅子对面,闹中取静,古色古香。

    会去老宅参观的,基本都是游客,这条老街的消费,基本上也是游客带动起来的。

    相比之下,茶馆生意就显得有点萧条了,偶尔会有年轻人和本地人过来小坐,幸好老板财大气粗,不指望赚钱,两个小员工才能安心守着茶馆,不用成天担心自己失业。

    门口竖了个易拉宝,上面写着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在本店举办,欢迎赏光云云。

    秦川想了三四秒,怎么也想不出自己的小茶馆怎么举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览。

    他举步入内。

    走进茶馆的时候,秦川意外发现这里的客人比上次他来的时候还要多一些。

    虽说依旧没坐满,但起码人气是有了。

    茶馆里的布置,也跟他上次过来有点不同。

    上次百无聊赖的员工小姑娘,这次忙得到处转,一个在茶台前给客人泡茶,一个端着木盘送茶,连老板进来也没留言。

    直到秦川敲敲茶台,埋头泡茶的小姑娘才抬起头。

    “老板!”

    她手一抖,差点烫着。

    “这些东西是你们新买的?”

    随手点点茶案上,柜子上,客人桌子上那些小摆件,秦川问道。

    有些是从老街上的手工艺店里买的——秦川能认出来,有些他则没见过,或木雕,或布艺,或石刻,各式各样的人物姿态,有少女织布吹奏的,也有身着少数民族服饰的,边上还有几块刺绣。

    秦川对刺绣了解不多,依稀觉得应该是苏绣。

    苏楠楠忙道:“是,有些是从街上采购的,有些是网上下单的,我们昨天才开始布置,还有一些在路上,没寄到。店里不是有笔活动资金吗,您让我们在店面布置和活动上自由支配的,我们就用来买这些了?”

    秦川:“有效果?”

    苏楠楠连连点头:“门口的易拉宝只是个噱头,实际上展览就是这些小摆件,您看,我们都做了分类,那边窗台上,主要是木雕摆设,有八仙过海,有杨家将,还有白蛇传说,这部分主要以民间传说故事为主,柜子上是民俗乐器展示,洞箫琵琶等等,这些在老街头那间工艺铺子里就能买着,客人桌子上的是少数民族服装的布艺玩偶。我们在网上看见一间店铺,里面卖的都是各种猫咪头布偶穿上民族服装,做得还挺精致,我们订了一批现货,还有一部分没到,现在在路上。”

    她觑了秦川的脸色一眼,生怕老板发火,骂他们乱花钱。

    “这些新摆件,的确都是符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上面的内容,我们也没唬人,就是想给茶馆添点生意。”

    说话间,两个年轻女客走过来结账,手里还拿着两个猫头布偶,一只穿着傣族裙子,一只脚踩花盆底,两只猫耳朵中间顶着个大拉翅,看上去既滑稽又可爱。

    “老板,您这两个布偶卖不卖的?”

    “卖的呀,”苏楠楠顾不上跟秦川解释了,“它们裙子里头有标价格。”

    女客翻了一下,也没讲价:“我们都要了,怎么付款?”

    苏楠楠:“给我扫一下就可以,你们是手机还是现金?”

    女客:“手机吧,支付宝可以吗?”

    苏楠楠:“都可以的。”

    女客:“老板您这里的摆件太可爱了,有网店吗?”

    苏楠楠想必不是头一回被咨询到这个问题了,熟门熟路拿出一张茶馆的名片,双手递给她们。

    “网店我们还没开,这是茶馆的名片,不如您在上面留个微信,我们加个好友,等网店开了,我们一定知会你们。”

    两个小姑娘依言写了微信,互加好友,拿着布偶高高兴兴走了。

    苏楠楠拿出一叠六七张名片,放在茶台上。

    “老板,这是这两天客户问网店的,我和小宁都给记下了,咱是不是也开个网店?”

    老实说,老街上的茶馆也好,买各种画作工艺品的也好,生意客源都远远比不上市中心购物城。

    节假日还好些,淡季雨季的时候,游客大幅减少,几乎就是自己吃自己了。

    这间茶馆的前主人,就是因为经营不下去,才忍痛割爱,出让给秦川的。

    秦川盘下茶馆的时候,本来也没把它当什么赚大钱的买卖,只当作一项长期投资,赚钱不赚钱还是次要的,主要是为了让自己闲暇过来有个栖息之地,可以静思休息,放松养神。

    所以他雇来的这两名员工,虽然年轻,但也都是静得下心,性情温柔,耐得住性子的,否则这一天天的冷清,就算工资照发,两人肯定也早就跑了。

    虽然秦川没指望茶馆赚钱,但看见两人主动发挥能动性,想法子带起客源的时候,又有哪个老板会不高兴?

    “这法子是你们想出来的?”

    以秦川对她们的了解,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苏楠楠没有隐瞒。

    “是一个小姐姐给我们出的主意,她来茶馆里喝茶,看见我们这里主打古风,生意却不多,就建议我们买些摆件过来布置,加个非遗之类的名目,可以让内容变得更加丰富。她说会来这里喝茶的,大部分是过来参观老宅,又住在附近的游客,特别是自由行的年轻游客,他们喜欢老宅,也就会喜欢这种民俗风格的礼物,这是一个可以把茶馆名头打响的机会。”

    秦川不置可否:“你们很赞同?”

    见他没有明显不喜,苏楠楠点头道:“昨天刚布置好,效果还不太明显,今天是周末,游客不少,对面老宅被一个剧组租用了,说是要拍戏,不少游客在那围观,累了就到咱们茶馆来,刚才那种猫头布偶最受年轻女孩子欢迎,我们进了三十个,今天已经卖了二十个,一个月下来也是一笔小收入了。”

    她跟小宁自打来了茶馆,都没感受过生意好是什么样,好不容易有点起色,两人忙是忙了点,却挺兴奋的。

    秦川很快就想到给她们增加提成,调动员工积极性的事情,但这需要思考一个完整的机制,他没有贸然说出来,反而问起另一个问题。

    “那个给你们出主意的人,你们表示感谢了吗?”

    小宁快言快语:“那天她点了些茶和点心外带,我们没有收钱。”

    秦川:“点了多少?”

    小宁:“一百七十六块,吧。”

    最后一个吧字,消失在秦川的瞪视中。

    秦川:……

    “给你们出了这么好的主意,你们用一百多块就打发了?”他有点无语了。

    苏楠楠打圆场:“主要是您不在,我们也不知道送什么合适,给钱她也不肯收,最后只能先免了茶钱,不过这小姐姐好像是对面剧组里的,昨天我看见剧组的人在和她说话,白天我去找找,您是想见她吗?”

    秦川点头:“这样吧,这两天找个空约一下她,我想和她谈谈,另外,我留一笔钱给你们,如果她实在不收,你们就让她这些天都到茶馆来用下午茶,一律免单,回头再让她挑些摆件带走,就算是礼物了。”

    苏楠楠正要答应下来,却咦了一声。

    “外头那个是不是她?”

    她问的自然是小宁,而不是秦川。

    小宁忙也往外看。

    “没错没错,就是她,她好像说她姓薄,我去请她进来!”

    说罢,兴冲冲就要出去,胳膊却被秦川拽住。

    秦川面色古怪,心情复杂。

    五味杂陈,难以言喻。

    这可真是——

    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面对小宁的疑惑,他轻咳一声。

    “我忽然想起来,这两天我还有事,人我就不见了,她要是上门,就还是由你们招呼她吧。”

    小宁和苏楠楠茫然点头。

    秦川:“记住,不用跟她提起我,她要是问起来,你们就说老板出远门去了。至于钱,一定要说服她收下,她既然出了有用的主意,这就是她应得的。”

    小宁:“要是她不肯收呢?那小姐姐人挺好的,给我们出主意应该也不是为了钱,要是我们非得塞给她,是不是反而有点变味了?”

    秦川想了想:“那就在店里挑两块上等的茶饼送她吧。”

    她们没有想到,号称“出远门”的秦老板,从第二天起,就开始待在茶馆一角,哪也不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说出来你们都不信,今天不仅准时更新,还肥肥的[doge]

    前66个留言,照旧红包包~~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29550011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9550011 4个;风烟 3个;凤二的大宝贝 2个;凤二玩儿橘子白丝、九霄好玩吗、vc银翘片、我就是北辰呐、总会迷路的小胖纸~~、星空を君に、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葱白、寂灭 40瓶;苍山负雪 28瓶;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聿怀、圆溜溜 20瓶;mayaleaf 15瓶;yy 14瓶;今天好好学习了吗 10瓶;lc_east、总会迷路的小胖纸~~、叶岚的话、wander 5瓶;流云渡 4瓶;奈何 3瓶;29550011、21775312 2瓶;小企鹅eeee、路壬、慕乔、慧贤、moon-jizz、暖白芷、薄采其茆、啊嘻嘻、千树、知我曾摹一笔、jx、荷叶下的游鱼 1瓶;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