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6、第 26 章

    第26章

    “小禾, 你是不是还恨我?”

    见薄禾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张辰忍不住,又问了一遍。(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眼看对方不问到答案不肯罢休的架势,薄禾只好暂停进食, 并恋恋不舍看了那糖醋鱼一眼。

    热热的鱼眼睛也是最美味的一部分,要是放冷了, 胶质就会凝结, 也会多出一股腥味,大不如前。

    “我为什么要恨你?我们分手是经过双方协商同意的。张师兄, 你别想太多, 我要是恨你, 还会跟你坐在这里吃饭吗?”

    张辰有着这世上大部分前男友的心态。

    复合是不大可能复合的。

    如果前女友还对自己怀有留恋和爱意, 甚至念念不忘, 男方嘴上不说, 心里肯定会有一部分虚荣感得到满足。

    但张辰知道这是不对的。

    他在歉疚与虚荣之间挣扎徘徊, 最终选择前者。

    “小禾, 当初是我不对,我不该提出分手之后就立马出国。”

    “我们都分手了, 你为什么不能出国?”

    薄禾吮去筷子上的酸甜酱汁,眼睛亮晶晶, 噎得张辰说不出话来。

    张辰:“那起码……我应该安慰你,充分取得你的谅解吧,说到底,还是我对不起你。”

    薄禾不以为意:“也没什么对不对得起的吧,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两个人都有责任,当时你顶不住家里的压力,我也顶不住你家的施压,就只能是这个结果。”

    她越是这样说,张辰就越是过意不去。

    “我是男人,责任更大。我出国之后,我家里人,没再找过你的麻烦吧?”

    薄禾歪头想了想:“好像是找过两回,不过都让我给打发了。”

    张辰满目怜惜。

    他以为自己早就忘记薄禾了。

    分手之后,这个影子就被他强制在内心深处某个不见光的角落,存在感微乎其微。

    直到今日重逢。

    他们之间的故事,是最寻常不过的校园恋爱,清纯而美好。

    薄禾刚入学的时候,张辰已经是研二。

    但两人的分手却不怎么愉快。

    张辰书香门第,而薄禾户口本上是父母双亡。

    对张辰的父母长辈来说,他谈谈恋爱,找谁都无所谓,可一旦认真起来,想要长久,就不能是薄禾了。

    张辰是个注定要走学术路子的人,张家也多的是门户相当的世交,在现代社会,女方自己的身份职位和家庭背景,不说能帮衬提携张辰,但肯定也有锦上添花的作用。

    张辰平日的温文儒雅,在这种事情面前也没有变得强硬。

    家人轮番上阵给他分析利弊,父母为他找好国外进修镀金的出路,只要没有薄禾,一切都是坦途。

    张辰父母也找到薄禾,没有威逼利诱,反倒好声好气,给她分析两人交往的前景,内容重点无非都是他们俩长久不料,就算没有父母的阻力,双方三观距离等巨大差距,也迟早会导致这个结果。

    最后的结果可以想象。

    张辰先萌生退意了。

    他给薄禾留了短信,订了第二天的机票。

    他也永远不会知道,薄禾在问到他的航班之后,又花了自己平时舍不得花的钱打车到机场,却还是没见上张辰最后一面。

    那一天,薄禾在机场待了一下午,遥遥望着窗外天高海阔,飞机一架接一架飞向大洋彼岸。

    抹抹嘴,薄禾对上张辰的眼神,却忍不住好笑。

    早干嘛去了?她心说。

    只不过这种话没必要说出来。

    几年过去,她也早就淡忘了。

    当时那个机场落地窗哭得撕心裂肺的小姑娘,也早就是模糊的回忆了。

    她应该感谢张辰。

    要不是他,她也不会认清这世上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从此披荆斩棘,无所畏惧。

    秦川等了很久,终于等来第一道菜。

    此时他已饥肠辘辘。

    甚至没空朝薄禾那边看上一眼,秦川举起筷子就朝肉酱茄子下手。

    这道家常菜,只要会下厨的人,基本都会做。

    但做出来味道如何,又是两回事了。

    普通饭馆里的普通手艺,要么是肉酱归肉酱,茄子归茄子,要么则是过犹不及,肉酱茄子的味道固然可以互相流通,但整锅也因此糊掉,口感变得太过绵软。

    稍微讲究一些的厨师,做出来的肉酱茄子,则是层次分明,既富美观,肉酱与茄子的火候,又恰到好处。

    秦川吃过的美食数不胜数,他像所有普通食客一样,只会分好吃和不好吃,不会去考究一道菜的内在细节,但他低估了小店的水平,现在反倒有了出乎意料的惊喜。

    茄子整整齐齐码在煲里,丝丝分明,却与肉酱滋味互相渗透,彼此共容,让秦川忍不住一块接一块。

    肚子饿的时候,家常菜也是珍馐美味,更何况老板的手艺的确不错。

    酱汁淋在白米饭上面,又是一道下饭的美食了。

    在秦川品尝过第二道菜之后,才有余暇抬起头,重新朝薄禾那里看去。

    薄禾那张桌子,多了两个人。

    两个年轻的女孩子。

    一个坐在她旁边,一个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旁边。

    四人座位,正好填得满满当当。

    ……

    欧阳有点兴奋。

    她原本是出来找薄禾的,没想到能见着舒窈。

    干演员这一行,人脉朋友越多,就不愁接不到戏,总会有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通过千奇百怪的渠道介绍角色,像她这样比跑龙套好一点的小演员,哪怕小制作小成本的配角,机会也值得珍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火了呢?

    但安导这种级别,欧阳一般没有机会近距离交流的,就算有机会,也得安导愿意跟她交流。

    如果能够交好安导的女儿,也算另辟蹊径,殊途同归。

    从剧组其他人嘴里,欧阳或多或少听说了安导和舒窈的事情。

    安导是典型读书改变命运的那一代,正好赶上国内电影电视行业的黄金时期,老公家里也能使得上力,她自己一步步就走到今天。

    舒窈则是安导的独生女儿,受尽万千宠爱,以后走不走演艺道路还是两说,主要是暑假有空,又想见识见识剧组拍摄,安导就带她过来体验了。

    人和人就是这样的不公平。

    欧阳看着无忧无虑的舒窈,这样的想法怎么也忍不住冒出来。

    她在为了一个角色四处奔波找关系的时候,舒窈却因为投了个好胎,就可以轻轻松松,手到擒来。

    不管舒窈以后的人生方向是在圈里还是圈外,只要有安导和舒家在,舒窈的路就会比别人平坦数倍。

    “窈窈,这间饭馆在本地很有名气的,你看外面都大排长龙了,你想吃什么尽管点,今晚我来请好了。”欧阳打起精神,招呼舒窈,又不忘对张辰道,“不好意思,没打扰你们吧,实在是这里没位置了。”

    “没关系。”张辰好脾气地笑笑,又问舒窈,“你想吃什么,我去点?”

    舒窈左看看右瞧瞧,鼓起嘴巴,有点嫌弃。

    “这么小的店,又怎么吵,而且你们都吃完了吧?”

    张辰笑道:“这里上菜慢,我们才刚吃了鱼,你看看喜欢吃什么,只管点。”

    欧阳也道:“这糖醋鱼看起来就不错,要不再让老板来一份?”

    没等薄禾解释,舒窈就道:“算了,我不喜欢吃糖醋的菜,太酸了。”

    欧阳忙把菜单递给她:“这里还有别的。”

    菜单在经年累月的油烟浸渍中,也染上了泛黄的反光,手指按上去,就是一个清晰的指纹。

    舒窈是个有点洁癖的小姑娘,看着欧阳递过来的菜单,愣是没接。

    场面这就有点尴尬了。

    欧阳心下委屈,又不好表现出来,勉强笑笑,把菜单往前挪了挪。

    “那我先叫点饮料。”

    她怕又碰钉子,干脆汽水和啤酒各叫了几份,生怕舒窈觉得她小气。

    对欧阳的殷勤,舒窈从小到大,在其他人身上见过无数次,对此表现得很淡定。

    只是她不太清楚张辰跟她们的关系。

    “辰哥,你跟她们认识?”

    薄禾道:“我是张师兄的本科同校师妹,以前承蒙他照顾,这次正好遇上,就请他出来吃个饭表示感谢。”

    舒窈好奇:“辰哥照顾过你什么?”

    张辰制止道:“小窈!”

    薄禾却大大方方道:“我大一时勤工俭学,学校食堂是最个肥差,要不是张师兄帮忙,肯定是轮不上我的。”

    舒窈还没高考,对大学生活正是向往的时候,闻言就问:“食堂怎么是肥差了,不是需要帮忙洗碗搬东西吗?”

    话匣子就这么打开。

    欧阳对他们的话题兴趣缺缺,绞尽脑汁心想着怎么把自己给介绍给舒窈,要是能让她在安导面前美言几句,就更好了。

    老板端着他们点的饮料和骨头汤过来。

    欧阳有心表现,主动拿起勺子给众人分汤,在端给张辰的时候,却出了点小意外,手滑没捏住碗,汤就倾洒在桌面上,一部分泼在躲闪不及的张、舒两人身上。

    舒窈连油腻腻的菜单都不愿意碰,怎么能忍受汤汁泼在自己身上,哪怕只是几滴,当即就叫了起来。

    欧阳也惊呆了,连声道歉,忙拿出纸巾给他们擦拭。

    “我房间里还有新衣服,没穿过的,要是你不嫌弃,我回头就拿给你,我身材和你差不多,你应该也能穿!”

    舒窈气得不行,话脱口而出:“谁要穿你的破衣服,你想巴结我也不用这种办法吧,我肯定不会给我妈说什么好话的!”

    欧阳的脸色瞬间就白了。

    虽然她的确是想讨好舒窈,可绝不会用这么笨拙的办法,而且讨好归讨好,当事人意会在心就行了,很少有人会这么直截了当说出来。

    但舒窈年纪小,又不需要在娱乐圈混,看别人脸色,自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直戳欧阳内心。

    大庭广众,她的脸火辣辣的,像被人剥了一层皮下来。

    舒窈也觉得很委屈,还气得不行,也不管张辰在旁边拉自己,打圆场,就不管不顾继续说。

    “你想找关系走后门,也不是不行,但我妈说,就算有后台有关系,你起码也得业务过关,才能站住脚,实话给你说吧,今天你拍完,我在旁边,听见我妈跟副导聊天,说演员想出头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功底好,就是天道酬勤,一种是天赋好,信手拈来,羚羊挂角,你两头都不靠,当时你的戏份拍完,我妈就摇摇头,这意思你懂吧?所以你讨好我也没用的!”

    小姑娘噼里啪啦一大堆说完,珠玉落满玉盘也似,欧阳却听得呆住了。

    “我也没想讨好,不是,我是说,我本来是找薄禾的,也不是专门来找你的……”

    她结结巴巴解释,整个人臊得不行,又委屈又郁闷,面对舒窈“我早就看透了一切”的眼神,欧阳只觉双颊从眼下热到了耳根,滚烫滚烫的。

    舒窈把纸巾往桌上一丢。

    “得了吧,你让你朋友找辰哥吃饭,当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不就是想通过辰哥搭上我妈的关系么?”

    啪。

    算不上清脆,有点闷闷的声响。

    像极了一条鱼在砧板上垂死挣扎,被一只手摁住死穴动弹不得。

    舒窈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眼神慢慢往下,落在薄禾的手上。

    那里本来握着一个茶杯。

    现在茶杯碎成几块,哗啦啦落在桌面上。

    薄禾若无其事:“不好意思,刚手劲有点大,我喊老板过来换个茶杯。”

    几个人呆呆看着她。

    张辰见过她在学校食堂扛煤气炉,直接肩膀一个大的,手里一个小的。

    当时他就知道薄禾的力气比寻常姑娘大,但现在回想,禁不住有点后怕。

    他们分手的时候,薄禾没有把他打得满地找牙,是不是算手下留情了?

    薄禾拍拍手,把桌面上的碎片抹到一边。

    然后温温柔柔对他们道:“今天晚上我来请,就当庆祝我们师兄妹久别重逢,不谈工作,不说扫兴的事情。舒小姐,我面子不够大,你就当给张师兄一个面子,好不好?”

    舒窈下意识点头,看她的眼神就像看见小猪佩奇在餐桌上跳芭蕾舞。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来辣!

    老规矩,本章前66个留言送红包包。

    秦川:我看见了什么???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油炸蚕蛹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仲唐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e??府的披帛ww 10个;凤二的大宝贝、风烟 2个;今天秦总没玩游戏、静·可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八鹤蓝、1% 30瓶;龙井茶红烧肉、阿庄可以 20瓶;七月lily、老婴、lc_east 5瓶;xde、迷糊蛋 2瓶;温婉、29844479、她说要结婚了、温如颜、千树、芙拉 1瓶;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